單飛後的開發者生活--專訪香蕉相機創辦人 Boris Yang

從智慧型手機仍罕見新潮的時期開始自學 iOS 程式,到如今人手一支的行動時代寫出 App Store 第一名的拍照軟體;香蕉相機開發者 Boris Yang 四年創業路程相當蜿蜒曲折。
評論
評論

香蕉相機開發者 Boris Yang(貼圖是本人自己選的 XD)

從智慧型手機仍罕見新潮的時期開始自學 iOS 程式,到如今人手一支的行動時代寫出 App Store 第一名的拍照軟體;香蕉相機開發者 Boris 四年創業路程相當蜿蜒曲折。

2009 年, 本名楊劍雄的 Boris,帶著 500 萬積蓄從華碩離職(註一),與大學好友共創公司「雲端線上」,在美國科技新聞媒體 TechCrunch 於台北舉辦的聚會中,以閱讀器 app 初試啼聲。2010 年與信義房屋合作推出房屋查找 app 賺了一筆,同年加入台灣育成中心 appWorks,陸續產出 App 產生器,最終決定以「ekado」電子會員卡登上期末舞台,從 appWorks 畢業後四人團隊整軍,照相軟體「自拍王」問世,同時與雲端生活 + 展開合作。

2013 年初,Boris 脫隊重新出發,自主開發「香蕉相機」,五月甫推出便一舉登上 iOS 免費排行榜冠軍,最近付費版同樣奪得第一。

四年來,與團隊共同催生五項產品,而後選擇單飛做自己,Inside 採訪到 Boris,請他與我們分享沿途風景。

分手之後,繼續當朋友

團隊拆夥並不是新鮮事,但就如戀人分手,既有好聚好散,卻也可能反目成仇。很幸運的,Boris 屬於前者,儘管與夥伴在創業道路上走向分歧,現在他仍與先前共同奮戰的好友每週固定聚會,雖然不太談論彼此事業,不過維持純粹情誼也已實屬難得。

Boris 與夥伴能夠畫下完美的休止符,金錢處理得漂亮是主因,再加上 Boris 後期重心擺在營運與雲端生活 + 的合作軟體,甚少參與主力產品「自拍王」的開發,因此他的離開可說乾淨俐落,不留遺憾。

不過,脫隊仍是事出必有因,回想當初,Boris 不諱言,自己的個性比較乾脆,希望速戰速決,即使失敗也能快速重新來過,不過由於團隊共有四名共同創辦人,舉手表決制往往得在選擇、說服、妥協之間耗費大量時間。在結束與雲端生活 + 的合作後,Boris 思考良久,決定脫離團隊,成立「Sambar Deer 三博鹿」,展開一個人的大冒險。

關於這個名字,Boris 自述:

台灣水鹿是一種很能適應崎嶇山地的動物,堅硬的蹄甲,可在布滿岩塊、石礫的山地活動,其四肢長而有力,可在陡峭的溪谷中來去自如。

想必這是 Boris 給自己的期許,在崎嶇艱險的旅途中,以靈活的心態,面對各種挑戰。

找到藍海中的紅海

起初 Boris 對未來並沒有清楚的藍圖,靈感靠著社群網站而來,看到大家流行張貼名言錦句,便寫出 PixQuote 這個照片 + 名言的 app,但是反應普通。

今年五月 Boris 發表可以編輯日期、時間、濾鏡,還能加上個人小語的香蕉相機,還可選擇中文字型變化,當然,也沒放過東亞人最愛的貼圖,一個個傳神的香蕉人充分表達喜怒哀樂,滿足使用者創作慾的 app 迅速獲得好評,締造連續一周 iOS 排行榜冠軍紀錄。

而付費版推出三個月後也「解開付費榜 Top 1 成就」,只是,有點出乎我們意料,Boris 透露,台幣 30 元的 Pro 版,一天下載量僅為一、兩百個,就足以在這個時刻擊敗群雄,推測可能是蘋果太久沒出新機,導致 App Store 販賣機生意清淡。他自嘲,這樣的成績算是「成功的失敗」,也在 Facebook 上訴心聲:

無論如何,香蕉相機已然在台灣市場逐漸熟成,使用者自免費版本跳到付費版本的 4% 轉換率亦在水準之內,同時,又收到一堆「甜蜜」負評--Android 使用者急切盼望香蕉相機快快播種到 Google Play 的土壤裡。各種條件都在催促 Boris 快馬加鞭,最近他已找到 Android 工程師與設計師,預計十月就能誕生香蕉相機 Android 版,並且計畫在下個月進軍中國。

相機 app 儼然一片汪洋,Boris 卻仍選擇這個題材,他說,紅海不一定比較不好,找到還沒被滿足的需求,就可以在紅海中創造藍海。Boris 自己分析市場上多數相機 app「都幫使用者設定得好好的」,香蕉相機的標語與貼圖都能自由移動,後者甚至可以放大縮小,藉此做出與它者的差異化,仍能擄獲使用者的目光。

一路走來,有你真好

回首這半年,Boris 不斷強調自己非常感激貴人相助,特別是 Cubie Messenger 創辦人 Tempo 與 Cjin,有段時日因為 Cubie  Messenger 將香蕉相機置入 app 內協助宣傳,成效斐然。訪談結束後 Boris 還特地傳送訊息:

最近所有外部推廣中,最有效的是 Cubie 的 Tempo & CJ 幫忙的推廣。
直接造成了超過 12,000 次的 click,而且都是 iPhone 上的 click!!!需要特別感謝他們,我知道他們也有幫忙其他團隊,Cubie 真是創業者的好朋友。

確實,身為獨立開發者,少了團隊成員一起腦力激盪、鞭策彼此,幾乎是孤立無援的狀態,遇到疑問多半只能自答,但要取得成就,還需創業前輩拉一把。Cubie 無庸置疑是台灣團隊站上世界舞台的典範,先前 Inside Salon 邀請到 Tempo 分享募資經驗,獲得許多年輕創業家的好評。幫助雖非義務,但若有更多如他們一般,願意提攜後進的成功創業家,或許也會有更多如 Boris 般的年輕人或團隊綻放光芒。

此外,使用者的回饋,也是 Boris 遭逢迷途時的指南針:參考使用者需求修改產品,但切忌照單全收。其實這與我們先前一再複述的「使用者便是最佳解答」是一樣的意義。

縱使有貴人與使用者兩盞明燈,Boris 基本上仍是孤身一人,寫程式、想行銷、談版權,除了曾找好友幫忙繪圖,幾乎所有工作事必躬親。儘管他很滿意一切自己作主、節奏快速的生活,在軟體開發上豐富的國外資源不成問題,但偶爾也有令他使不上力的時候,比如推廣。特別是前往海外市場時,雖然寫了英文、日文電子郵件向好幾個日本 app 評測網站介紹香蕉相機,但都石沉大海,他殷切期盼,能有個共享推廣技巧的論壇或網站讓獨立開發者交流。

未來,如前所述,Boris 已經找到 Android 工程師與設計師,雖然目前都是兼職性質,但他們都有共識,將朝組成團隊的方向前進。Boris 有信心當初脫隊的原因不會重現,他想營造「充分討論的獨裁」,在成員自由發表意見的前提下,賦予決策者特殊權力,從而建立一支快速反應、不拖泥帶水的團隊。

後記

訪談過程中,感覺得出來 Boris 是一位不說大話、相當務實的創業者。歷經育成中心、團隊合作的洗禮,Boris 找到屬於自己的步調,產品大放異彩後,又將重整團隊。即使路程並非一路坦途,只要方向正確,仍能結出甜美果實。

註一: 為 APP 棄百萬年薪 我要當憤怒鳥接班人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