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Graham:我一點也不想再嚐創業滋味

評論
評論

矽谷創業育成中心 Y Combinator 創辦人 Paul Graham

本文作者 Issie Lapowsky,原載於 Inc.com

Paul Graham 的科技創業育成中心 Y Combinator 已經塑造了許多包括 Dropbox、Reddit 和 Airbnb 在內的重量級創業公司。這位創業圈的巨人就創業公司成敗的原因、選擇專案的標準和方法、創業公司的成長、乃至創業的前景等問題分享了一些真知灼見,全文如下。

為什麼有些創業公司能夠成功,而有些卻失敗呢?

創業公司夭折是因為他們耗盡了資金。那麼他們是如何耗盡資金的呢?有時候,是因為銷售疲弱;但大部分情況下,原因在於他們沒有做出受眾想要的東西。這跟開餐廳是一個道理:酒香不怕巷子深,即便地處偏僻、價格偏高、服務又差,只要有美味這個「殺手鐧」,它還是會廣受歡迎。所以,「做出人們想要的東西才是關鍵。」這才是根本所在。如果你把公司做死了,也許因為你沒有提供人們想要的東西。

從 Groupon 和 Zynga 近期發展受阻來看,您怎麼判斷哪些是人們的長遠需求,哪些又是人們的短期需求呢?

這兩個是很極端的例子,銷售上過於激進會過早消耗公司的發展後勁。公司成長很快是件幸運的事,但同時也面臨著疏遠使用者的風險。你所談到的是貪吃的風險,雖然大多數創業公司都是因為吃不飽而做死的。

您最近選擇了 Groupon 的創辦人 Andrew Mason 作為兼職合夥人。為什麼呢?

他很棒。人很聰明,而且開朗有趣。在我眼裡,創業公司都是火車殘骸。你透過媒體了解到一些火車失事的新聞,然而還有更多的類似事件是在人們視野之外的。而 Andrew Mason 就是那個被報導的幸運兒。

創業育成中心往往因輕看創業面臨的挑戰而受指謫,YC 的創辦人們對創業的困難程度有充分理解嗎?

關於創業圈是什麼,我寫過的文章並不少。也許其它創業育成中心會低估創業的難處,但我們不是。換言之,創業的現實困難程度是每個人無法預料的,因為人們之前未經歷同樣的難處。由於沒有太多時間和資金風險,這讓我們樂意創辦一個 YC 這樣的公司。所以,我們很樂意為有潛力、有誠意的團隊提供資金,即使他們覺得事情做起來很難,那也沒關係。只有嘗試了,人們才知道自己善於做什麼。也許只有 0.5% 的人有頭腦和充分的意志去做這類事情。創業公司難做但不是不可以做,正如 5 分鐘跑一英里很難但並非不可實現。

在 YC 投資的公司中,他們的創辦人有哪些普遍的缺點?

他們往往不知道如何去獨立。孩提時代,他們聽父母的;上了學,他們按學校規定做該做的事情;工作了就聽從老闆吩咐做好本職工作。他們總是像嗷嗷待哺的雛鳥一樣離不開餵養。因此我們不得不告訴他們,「我們不是你的老闆,你儘管全權負責。」一些人聽到這個就怕了,他們注定要給人打工。而另外一些人則善於發現自己其實有一雙翅膀並嘗試著飛翔。只有在被扔下峭壁的一瞬,你才能有機會發現自己其實是能飛的。

矽谷的創業者是否在解決「實際問題」的討論一直都在繼續,這個問題您怎麼看?

我認為這是人們看不透驚天動地的創新往往出自一開始不起眼的想法。微軟第一款產品是為 Altair 機器實踐基礎程式語言,當時它只有幾千個使用者,起初想法不驚人並沒什麼,人們往往缺乏觀察種子的眼光,不曉得將來它們也許會長成參天大樹。

大創意都是由小想法發展而來的,醫療健康即是如此。如果你想做一番事業, 大可不必想法驚人,但一定要把事情做好 。剛起步,這是個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的事。也就是說,不是走一條「小而美」的路線,然後慢慢變得強大;就是就大處起步,但一開始可能做得差一點,然後再循序漸進改善。為什麼呢?憑經驗講,一開始就想從大處著手很難成事。這比較符合政府的行事做風,他們的表現往往很糟糕。

您如何能看出小想法中蘊藏的大潛力呢?

大部分情況下,我們看人。如果他們看起來決心堅定、充滿熱情、靈活機敏,而且想法還不太糟,我們就會投資他們。我們曾認為 Airbnb 很糟,我們投錢給他是因為真地很喜歡他們的創辦人。他們看起來無比堅定且富有想像力。對他們的持續關注讓我們免於愚蠢之舉。

那些精彩的想法起初看起來可能不起眼,Google 就是如此。當時的搜尋引擎市場已是不乏玩家,其中一些還由上市公司運營。人們為什麼需要一個新的搜尋引擎呢?當我第一次聽說 Facebook 時,它的使用者群體主要是沒什麼購買力的大學生,他們每天都把時間浪費在看彼此的個人資料上。如此看來,Facebook 是史上是最蠢的公司了。

自 YC 成立以來,您評判創業項目的方法經歷了怎樣的變化?

長久以來,我們積累了許多判斷方法。所有的面試我們都有錄影存證,每輪面試前我們都會把前幾輪倒序看一遍。這非常有利於我們掌握這些創業公司的發展狀態。有時,看著看著影片忍不住就想說「我們差點又上了這些傢伙的當。」但有時,我們得說:「哈哈!簡直是刺激的 X 計劃!」

怎麼說?

比如新創公司的 CEO 不應該有濃重的外國口音。原因大概在於,創業公司有大量細緻而微的溝通工作要做,濃重的口音是個很大的障礙。也許有些人會認為講地道英文的人成功的機率會更高。所以如果 CEO 口音太重無疑會傷害信息的有效傳達。

另一個評判標準是創業公司對拒絕的態度。過去我們投資一家公司是因為他們看起來很友善。而對於那種被認可就開心被拒絕就如天塌了一樣的公司,我們選擇最終會給一個「No」。

現在您怎樣看那些估值 10 億美元的公司呢?這些公司值這個價嗎,這是不是預示著泡沫即將來臨呢?

Instagram 可能是樁好生意,因為 Mark Zuckerberg 並不蠢。既然他 10 億美元買下了 Instagram,這意味著他需

要這麼佈局。關於他這麼做的原因我的揣測是:Instagram 足以對 Facebook 構成威脅。估值的意義不就在於此?如果對 Mark Zuckerberg 而言你的公司得 10 億美金,那它就真的值 10 億美金。

但 Instagram 是一個不可複製的特例。某些公司估值高可能是因為他們拖了太久沒有上市。估值高沒錯,但估值高跟泡沫並沒有必然的聯繫。估值高意味著它可能有下挫的空間,以後會伴隨一定的起伏波動。

但泡沫就是更一回事了。如果某個明知價高還照買單不誤的人巴望著把資產轉移到另一個更蠢的人手中,這時候產生的才是泡沫。但現在的情況並非如此。現在沒有誰要想著投資哪個即將上市的公司轉而期待著愚蠢的散戶以更高的價格買進這些股票。我了解這些人。這可不是他們的動機。

當下,您似乎是矽谷最樂觀的人之一。原因何在呢?

我之所以如此樂觀,是因為我得以與矽谷最優秀的 2% 的人一起工作。但就 YC 育成的當前 53 家創業公司而言,他們表現都相當不錯。人們常常批評現在的年輕人作風懶惰,我們這兒的年輕人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兒。他們都在埋頭苦幹。也許這就是我樂觀的源泉所在。另外,這可能還跟我生來是個樂天派有關。如果你是個天生的悲觀主義者,就很難做到這點。

YC 的創業公司是否帶給您一些收穫,同時這些收穫又是您之前在運營 Viaweb 時需要知道但沒有想到的?

就我所知,當時我們是唯一的新創公司,所以比之於其它新創公司,我並不清楚自身的相對優勢和劣勢。而現在我很明確我們屬於哪了。Viaweb 是由一群善於程式設計,但拙於銷售和做生意的書呆子所創立的。回過頭來想,我們其實應該把大把的時間花在銷售上。當時佔上風的想法卻是透過寫程式解決所有問題。現在看來,我們軟體的複雜程度大大超過了實際需求。

您是否懷念親自創業時的興奮感受?

天哪!我再也不要重來一遍了。做投資人比開公司要容易多了。我意思是,YC 現在已經發展成這個規模,至少我們不需要為付費使用者提供數據服務,也無需半夜處理某些突發的棘手事件了。即使是投資一個不大符合我創業偏好的公司,也要好過親自經營一家創業公司。

您怎麼看 YC 的未來?

創業已經成為一股勢不可擋的潮流。以往來看,大學生畢業後有兩個去向:一是讀研究所,二是找工作。而現在又多了一個選擇,就是創業。從產業革命的高度來看,我臆測這會是經濟轉型的表現之一。

當我還是一個孩子時,我認為你所工作的公司的聲望直接影響到個人的榮譽。而創業似乎總跟默默無聞連在一起。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創業的大軍,我能夠想像將來會有 10 倍、甚至 100 倍於今天的創

業公司湧現出來。今天,有不計其數的 Brian Cheskys(Airbnb 的 CEO)和 Drew Houstons(Dropbox 的 CEO)想要為微軟和 Google 工作。如果有意願,其實他們可以自己創業。我們同樣要考慮如何獲得成長的問題。也許 YC 以後會成長到現在 10 倍那麼大也未可知。這個世界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Paul Graham 偶爾會親自撰寫文章在部落格上,Inside 曾經張貼幾篇他對創業的洞見,有興趣的讀者可進一步參考: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