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產品經理與工程師:如何與設計師一起工作

Julie Zhuo 當過產品經理、工程師和設計師,現在是 Facebook 產品設計總監,她最近在 Medium 寫了一篇文章,算是給產品經理跟工程師的小抄,告訴他們要怎麼跟設計師一起工作。
評論
評論

本文譯自 Facebook 產品設計總監 Julie Zhuo 發表於 Medium 的 〈 How to Work with Designers

多年前,我曾當過產品經理,然後是工程師,而過去七年我從事的是設計工作。每天我都跟擔任這些角色的人一起工作,每一天,我對產品開發背後的責任、挑戰和藝術都有新的體會。對於想要搞經楚設計這個奇怪、銳利、helvetica-typed 世界的工程師和產品經理們,這篇文章正是為你們而寫。

若想使用設計師語言,請停止說那些指標的事,改聊使用者。

其實大多數的情況下,「指標」跟「使用者」意思不會相去太遠。舉例來說,你或許是希望設定一個目標,讓註冊頁面的轉換率提高 X%;另一種說法其則是:你想要掃除那些阻止使用者註冊、使用產品的障礙。但是你看,「說法」在這裡就變得很重要——讓使用者更容易註冊 vs. 優化註冊流程的轉換率。前者談的是對使用者的價值,後者則是公司為了成功所產生的需求。設計師做事的心態一般來說是比較偏向使用者這邊。

其他像是:

我可以增加這個按鈕的點擊率嗎?=> 我們如何才能讓使用者知道這個貼心的新功能用起來多麼簡單?

我們希望這個改變不要對指標帶來衝擊。=> 我們需要確保這個改變不會讓使用者有使用上的困難。

來吧,提高病毒散播係數!=> 鼓勵喜歡這個功能的使用者跟朋友們分享。

每個設計師都有各自的強項,而這些強項需要用來解決合適的問題

每個設計師都不一樣,即便是「全明星等級」的設計師對於問題的思考也不一樣,這是因為設計包含:

視覺設計 :這一類包含了字體、對比、階層、「舊的東西看起來好嗎?」等。你看對地方了嗎?細節是琢磨過的還是馬虎的?最重要的是,這個視覺設計是否系統化。

互動設計 :使用者要做 X 的話簡單容易嗎?導覽系統做得好嗎?轉換和動畫會讓 app 用起來更加直覺嗎?

產品設計 :這個設計有成功地解決問題嗎?這個設計好用嗎?產品有明確的願景嗎?有帶來價值嗎?

有些設計師在視覺表現方面技驚四座,但是對互動設計卻沒什麼經驗;有些設計師可以做出聰明的產品策略,然而在執行層面就比較弱。每個設計領域都有非常艱深的問題要解決,挑出合適的設計師去解決問題顯得非常重要。你不能隨便換掉一位設計師,卻又期望新的設計師可以在專案上表現得跟前任一樣。一般來說,要做出好的設計,就得面面俱到。如果你只能有一位設計師,那麼他最好要是個通才,而非在某方面很強,其他都很差;反之若你有設計師團隊,能聚集各領域的高手也許就行得通。

愈是資深的設計師,愈是應該負責解決抽象的問題

為了更進一步說明,我用以下幾個等級和對應的職責作為例子:

設計師等級一:設計一個表格讓使用者編輯他們的個人檔案。這很明確——假設使用者有個人檔案要編輯,而解決辦法就是按需求設計出一個表格。

設計師等級二:設計一個好的介面讓使用者編輯個人檔案。解決方案可以是一份表格、一個所見及所得(WYSIWYG)的編輯器,或是一個彈出式視窗。

設計師等級三(廣):設計一個編輯個人檔案、發表文章、更改設定等等的系統。現在我們談的就不僅是編輯個人檔案,而是具備一定彈性、橫跨整個 app 運作的編輯系統。

設計師等級三(深):設計一個方法讓使用者「想要」更新他們的個人檔案。在這裡,我們討論的是,設計師需要自問:為什麼使用者應該去更新個人檔案?何時更新?如何才能好好地傳遞這樣的請求(請使用者更新個人檔案)?

設計師等級四:為 app 設計一個可以提高使用者真實性的解決方案,此時「編輯個人檔案」說不定根本就不是我們的焦點,或許一個讓使用者互相檢驗(peer-review)的系統會更好。

設計師等級五:要能發掘產品對 app/公司/網站而言最大的問題在哪裡,並且設計一套解決方案。到了這個最高層次,最頂尖的設計師將能推動一個產品的願景。

編按:推薦各位讀者閱讀這篇 Rdio 設計總監 Ryan Sims 的採訪 ,有助於明白頂尖設計師是如何看待抽象問題、如何去推動產品願景。

換言之,如果資深設計師對產品的策略及願景有很深的掌握度,那麼他們將會表現出高度的生產力。反之,如果一個資深設計師被指派一個菜鳥等級的任務(例如:設計一個表格),但他打從心就不認為表格會是解決問題的最佳辦法,那麼他不僅會很不開心,說不定還會表現得很差。陷入這種緊張的狀態是影響團隊士氣的源頭:越是資深的設計師,如果不能完全認同產品的願景或策略,那麼他們感受到的挫折便會越深。

設計師花越多時間跟其他的設計師交流,作品也會變得越好(設計師本身也是)

設計師對其他設計師作品提出意見是推動進步的最佳方式之一。如果一個設計師老是獨自工作,從未將自己的作品拿出來與同行交流,那麼幾乎可以保證他們的設計會比定期交流之後的結果差。這也是為何要鼓勵設計師在專案開發階段(設計還不斷在更改的時期)多與其他設計師坐在一起工作,並且只在專案的執行階段才被鼓勵與工程師一起工作(當主要設計定案、執行變得更重要的時候)。

設計師為工作付出的努力與價值大多是很難被衡量的

這是因為一個設計師的目標是成就一個高品質的體驗——並非僅止於產品的一個面相,而是整個體驗,而且要能經得起時間考驗。我們就談談雜亂(clutter)吧,從質來看,大家通常會認為雜亂是不好的,那麼設計上要加東西加到什麼程度才會變得「太雜亂」呢?這根本難以量化。同樣的,那個剛新增的設計不太可能立即影響使用者,但是慢慢地,像海浪一點一點削去岩壁,東西越加越多,有一天使用者會發現你的網站變得亂七八糟。這時候,就會有其他顯得更加清新、簡約的 app 冒出來解決你的 app 所要解決的問題,這時就太遲了。

同樣的,設計師常常會推動一個 app 或系統不同部分之間的一致性。也許這看起來過於挑剔,因為在功能的層面上如果上傳照片的流程一致,這樣不就夠了嗎?

問題是,使用者不是只上傳照片。他們也許還會上傳影片,如果上傳照片跟影片的方式設計得完全不同、兩者完全獨立,這很容易混淆。使用者上傳照片或影片會很痛苦。想像一下,如果電腦的「檔案」選項在每個程式的位置都不一樣,有的在左上方、在右上方、底部或是任何地方,肯定會是一場惡夢。

的確,有時候設計師對於輕重平衡掌握會失控。設計師會傾向於過度注重個人的經驗而輕視整體。同樣的,設計師有時候並非產品的目標使用者,卻會以自己的個人體驗作為指標,決定要把焦點放在哪裡。(當然,我在這裡講的東西也未必適用於所有設計師。)然而事實上,因為設計一直在變化,短期內量化指標有漲有跌,難以評估,例如使用者的信任、理解,以及長期的情感和喜悅——都會因為設計師的推動而有正面的影響,然而這卻是難以用數字去量化的。

設計師最在乎的,還是細節

真的,想讓設計師臉紅心跳、渾身飄飄然嗎?把每個像素模擬到位,設定一個高標準,不收爛貨,為了圓滿一個小細節不惜更進一步,或是多花一個晚上去做那些擺明就是要取悅使用者的東西。每一個我認識的設計師,都非常樂意與尊崇設計價值的產品經理和工程師一起犧牲夜晚和週末,共同努力去成就彼此所信仰、團隊中大家都想做的、好用的、一流的、真正更上一層樓的產品。

敬請期待後續系列文章: 〈 如何與產品經理一起工作:設計師的小抄 〉 與 〈 如何與工程師合作 〉。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助攻金融科技!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解決遠距投保、視訊會議、人臉辨識三大難題

因應疫情時代的視訊投保需求,以及各種遠端金融服務場景,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一站式解決方案,解決遠距投保、視訊會議、人臉辨識三大難題。
評論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
評論

受疫情影響,金管會於今年 6 月宣佈視訊投保暫行方案,確保壽險業者各項服務及業務不因疫情影響中斷;截至7月底止,已有不少知名金融保險業者獲准試辦遠距投保業務項目。

目前小規模試辦的結果,卻因為市面上欠缺可整合視訊會議及 eKYC(Electronic Know Your Customer)的解決方案,業者大多得透過整合多套不同服務,例如:採用 Teams、Webex 或  LINE 等工具進行視訊會議,或保險簽單需事先提供予客戶列印、簽名,又或者是透過第三方的方式錄影(如透過手機或攝影機翻拍)等,導致使用者體驗不佳。此外,這樣的做法還是仰賴保險業務員以肉眼比對投保人及身分證,仍有冒用風險。

對於未來大幅度開放遠距投保,勢必需要更成熟、高度整合的解決方案。

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解決方案,解決遠距投保的身份認證難題

以保險、金融應用來說,目前主流的生物辨識 eKYC 技術主要包含:人臉辨識、指紋辨識、虹膜辨識等。其中,人臉辨識在過去數年來,因為深度學習技術導入,辨識度大幅提高,加上辨識速度快、無須專用硬體(可使用裝置上的相機)即可進行遠端辨識,大大降低接觸風險,因此也在這幾年成為生物辨識技術的主流。

只不過,目前全球的人臉辨識技術大多為中國廠商,在台灣要落地應用,恐怕會有資安疑慮,無法安心採用。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訊連科技推出人臉辨識產品 FaceMe® 並可作為一系列金融科技解決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以威力導演、PowerDVD 等軟體知名的「訊連科技」,近年來也跨足 eKYC、AI 領域,擴充人臉辨識產品,推出「FaceMe® AI 人臉辨識引擎」,提供高達 99.7% 準確度的人臉辨識服務,並於全球知名的 NIST(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之 FRVT 人臉辨識基準測試中,於 1:1(人證比對)及 1:N(身份認證)項目排行全球第六,除了是台灣排名最佳的廠商之外,也是該項測試排除中、俄廠商的全球第一。這樣的技術,也是訊連科技針對金融保險業者的 FaceMe® Fintech 解決方案中,重要的核心之一。

辨明真偽!FaceMe® Fintech 提供整合性的金融科技解決方案

談到金融科技,除了資安、金流系統之外,在講求無遠弗屆的遠端服務時,辨明真偽更是信任基礎的第一步。因此,訊連科技的 FaceMe® Fintech 以精準辨識的技術為核心,為金融、保險應用提供一系列解決方案,包含:

  1. eKYC SDK 提供人臉辨識、身分證真偽辨識、活體辨識、人證比對等功能。
  2. 視訊會議 SDK 提供金融保險業者於公有雲或私有雲架設視訊會議、進行錄音錄影、畫面分享,業務員能透過畫面分享進行保單說明。以公有雲來說,FaceMe® Fintech 的視訊會議採用位於台灣機房的 GCP (Google Cloud Platform),即可符合資料落地的需求。

其中,視訊會議 SDK 功能完整,有諸多優勢。除了可於視訊會議過程中進行錄音錄影(符合金管會要求)、業務員能透過畫面分享進行保單說明之外,還有許多身分驗證服務,可導入包含:

  1. 身分證真偽辨識:透過 AI 辨識身分證是否為真,避免業務員肉眼誤判。此外,若有二階段認證需求,也提供聲紋比對功能。
  2. 活體辨識:避免透過相片或影片假冒身分。FaceMe® 的活體辨識可提供透過一般行動裝置之 2D 鏡頭、或是透過 3D 鏡頭(如 iPad Pro、iPhone X 等)進行活體辨識。
  3. 人證比對及核身:透過人臉辨識,比對證件照及鏡頭前的投保人是否為同一人,減少業務員肉眼誤判。
  4. OCR 光學字元辨識: 身分確認後,將證件資訊帶入保單,如姓名、身分證號、換發日期等,省去打字麻煩,加快投保速度。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FaceMe® 可跨平台建置於 Windows、Linux、Android 與 iOS 等作業系統,亦可提供 HTTP API ,進行網銀服務串接。開發者可在各種終端設備或雲端服務中快速導入人臉辨識功能,進行身份辨識、身分驗證等多種應用。

不限智慧金融!FaceMe® 的其他廣泛應用:智慧安控、智慧健康量測

於前一陣子 IEEE 舉辦的 ICCV 電腦視覺大會中,訊連 FaceMe® 活體辨識成績為全球第三,且是排除中、俄廠商的全球第一。 FaceMe® 除了核心的跨平台軟體開發套件外,也針對安控、金融保險等應用,提供垂直整合方案。

除了上述保險應用之外, FaceMe® 也可廣泛使用於遠距開戶、 ATM 無卡交易、行動網銀身分辨識、遠距客服等服務,或是於分行內建立迎賓系統、黑名單偵測、機房金庫的門禁管理等;在疫情時代下,也提供非接觸性的健康量測功能,例如偵測是否配戴口罩,或偵測訪客額溫等。如果終究都要推行遠端,何不現在就了解 FaceMe® 各種強大的應用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