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姆科技觀察】不靠演算法卡位守門人:Substack「創作者中心」的服務模式

「創作者經濟」熱潮下誕生的 Substack,不走過去平台用演算法守門,再藉流量來收取廣告費/訂閱費的模式,而是回歸服務創作者,並藉著先行產生的讀者、創作者生態變成自身的資源優勢。然而面對資本寒冬,Substack 必須證明公司成長和變現能力,Substack 如何在堅守「賦權予創作者」創業理念之下,持續維持公司的成長?
評論
Substack on App Store
評論

美國電子報平台 Substack 讓任何人都可以在網路上發表文章,並以電子郵件的形式發送給訂閱者。Substack 想幫助創作者擺脫演算法和流量焦慮,鼓勵他們製作付費內容。

Substack 創立的時間正逢「創作者經濟」熱潮,不少知名的記者以及學者、作家紛紛入駐 Substack,發表個人的付費刊物。2021 年 Substack 也完成 6,500 萬美元的 B 輪融資。然而,根據今年 5 月紐時的報導,Substack 暫停原本籌劃中的 C 輪融資計畫。面對資本寒冬態度轉為保守的投資人們,Substack 必須證明公司成長和變現能力。本文將會討論 Substack 如何在堅守「賦權予創作者」創業理念之下,持續維持公司的成長。

社群創辦人的二次創業

Substack 創辦人同時也是現任執行長 Chris Best 過去曾創立加拿大通訊軟體 Kik。2017 年,川普甫就任美國總統,Chris 也離開 Kik,結束八年的技術長職位。當時,大眾開始意識到充斥社群媒體的煽動性內容以及各類的「另類事實」,正在對社會造成極為負面的影響。

Chris 也對當下的媒體現狀感到失望,他認為「廣告」和以參與互動為主導的「推薦演算法」是導致內容產業敗壞的邪惡毒藥;而訂閱制和容納電子報的收件箱 (Inbox)則是最佳的解毒劑。當廣告營收大規模流向 Google 和 Facebook 等分發流量的中介者,媒體只會變得更加極端,以內容農場、釣魚標題等聳動內容來騙取讀者的眼球和注意力;同時搭配社群媒體重視互動的演算法,導致煽動情緒的內容流竄於平台。

然而,Chris 相信好的內容,尤其是新聞性的內容不該是免費贈送,而是值得付費訂閱。面對氾濫的資訊,他希望閱聽人能夠有機會自主挑選想看到的資訊,並且付費支持信任和欣賞的作者,與創作者建立長期且直接的關係。讀者可以更自覺地選擇想要接受的內容。因此 Chris決定創立 Substack,作者可以免費使用 Substack 發布免費或是收費的電子報。Substack 則從付費的電子報訂閱收入中抽取 10% 作為收入來源。

Medium 的聚合者模式

說到網路文章平台,許多人首先想到的可能是 Medium。但 Medium 的經營發展模式跟 Substack 截然不同,Substack 的出現甚至可說是與 Medium 打對台。

Medium 提供的排版工具讓沒有程式背景的作者也可以輕易製作出排版精美的內容,因而大幅度簡化在網路上發布文章的流程。此外,Medium 也擅長操作 SEO,讓平台上的文章能輕易透過 Google 搜尋到,為作者帶來新的流量。

然而,Medium 並非跟創作者站在同一陣線,Medium 與 Facebook、Google 相同,想發展成掌握需求的聚合者 (aggregator),成為阻擋創作者和讀者之間的流量守門人。Medium 希望用戶把 Medium 作為閱讀文章的最終目的地,而非單一作者的網站,因此盡力避免讀者和作者產生直接連結。

同樣地,Medium 也不希望作者能直接擁有他們的受眾,在 Medium 會員模式中,讀者不是付錢給作者,而是付錢給 Medium,換取觀看站上所有放在付費牆(paywall)之後的文章。為了增加付費牆之後的文章數,Medium 機制也設定讓牆後內容可以獲得訂閱費用分潤以及平台的加權曝光。

為了將進站的流量沈澱為存量,Medium 會在文章的側邊和底部置入推薦列表,引導讀者點選其他作者撰寫的文章。此舉雖然能增加讀者在站上時間,卻對原文作者來說沒有任何益處,作者無法決定推薦的內容,推薦內容甚至可能破壞讀者的注意力和閱讀體驗。

Medium 就像是網路文章的 Spotify,把無數內容集結在一個平台上再曝光給讀者受眾,再從訂閱收入中分一部分給作者。如此機制導致作者只能透過病毒式的吸睛內容來吸引流量獲取報酬。交出控制權的創作者必須依賴平台的演算法曝光,也永遠離不開 Medium,否則就會失去過去在平台累積的追蹤者。

Substack 的 SaaS 現象

Substack 不想跟 Medium 一樣成為掌控一切的聚合者。Chris 認為在長文市場中,作者應該擁有更大的權力,因此長篇文章每篇的閱讀時間相對長,讀者自然會對內容品質有更高的期待與要求,也因此更傾向閱讀自己熟悉作者撰寫的內容;而付費訂閱,更代表讀者信任刊物的寫作品質,願意預先付款換取未來一系列內容的「訪問權」。因此在這樣的邏輯之下,讀者不再是付費成為某個平台的會員,而是為作者個人品牌買單,購買其提供的內容產品。

在 Substack 上,作者可以擁有訂閱用戶的電子郵件清單和付款資訊,這是Substack「將控制權釋放回給作者」的創業初衷,但這也讓 Substack 變成單純的 SaaS 軟體工具,當下一個軟體提供更好的使用體驗或是更便宜的價格、更低的分潤,創作者就會輕易帶著訂戶們跳槽到其他的軟體。此外這也導致作者無法享受聚合者的網路效應紅利,必須親自經營社群媒體、投放線上廣告或是和其他作者聯名來增加刊物的曝光度。

從 SaaS 變成平台

因此 (1) 作者轉移成本低 (2) 無法幫助創作者曝光,是 Substack 必須要解決的問題。Substack 必須要成為平台幫助作者獲得更指數性地訂戶成長,以及產生對 Substack 的依賴。為了達到這樣的目標,Substack 有幾項策略:

簡化訂閱流程

Substack 盡可能地減少讀者訂閱一份電子報過程中所受到的阻力。每一份電子報的訂閱頁面都不開放創作者更動以便讀者熟悉訂閱流程。此外,當讀者訂閱過任何一個 Substack 的電子報,之後訂閱其他刊物的時候就不用再次輸入電子信箱和付費資訊,(Substack 數據顯示付費訂閱者再次訂閱其他刊物的可能性比一般讀者高出 2.5 倍)。

手機版 App

今年 3 月,Substack 推出手機版 app,讓讀者可以在一個位置一次查看所有訂閱的文章。透過 app 定期推播的通知,能培養習慣讀者定期收看文章的文章,這也增加作者對於 Substack 的黏著力。此外,在 Substack App 裡面有搜尋跟發現新作者/刊物的功能,之後甚至有機會在動態裡面出現推薦文章的功能。

交叉推薦功能

Substack 曾經承諾持續開發演算法驅動的內容推薦引擎。既然如此,Substack 該怎麼幫助作者獲得訂閱成長,又怎麼幫助讀者新發現更多優質的內容呢?今年 4 月,Substack 開發一個名為 「recommendations」 的功能板塊,讓作者們可以在自己的刊物首頁推薦其他份電子報,或是在讀者訂閱後同時推薦其他刊物。跟 Medium 最大不同之處在於 Substack 讓作者可以自由選擇推薦的對象。Substack 試著讓平台產生網路效應,讓讀者通過作者的引導而多訂閱幾份電子報,作者們也可以互相合作以及引流。

意識型態優先

Substack 近期推出的一系列功能以及開始往漫畫、Podcast 等其他內容領域擴張,讓一些創作者擔心平台逐漸掌握過多的控制權,並質疑 Substack 是否又會走回網路聚合者的老路。Substack 的第一號員工 Nathan Baschez 幾個月前發表一篇名為 Substack Ideology 的文章闡述公司的創業理念。Nathan 認為 Substack 是一間意識形態 (Ideology) 優先的公司。Substack「拒絕廣告和互動演算法」的創業理念以及不願成為「內容守門人」的經營路線,讓公司得以獲得第一批創作者們的加入和支持。然而,公司的成長和營收數據仍需要對投資人們交待,因此 Substack 必須在以增長為優先的現實考量和遵守創業承諾之間盡力保持微妙的平衡。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Chris

加入 INSIDE 會員,獨享 INSIDE 最精采每日趨勢電子報,未來還有會員專屬內容。 點擊立刻成為會員

延伸閱讀: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 7 月 27 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評論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 月 27 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 1959 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 2014 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 2.7 兆成長到去(2021)年 3.7 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 [ 註 ] 」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 註 ] :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 110 年 8 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 1 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