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T專法草案出爐,業者批「逼走 Netflix 等繳稅外商」

NCC 表示,各國都有對 OTT 產業進行管理,並未限制產業發展,未來草案推出後,也會持續跟各界溝通。
評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評論

本文來自中央社 (1)(2),INSIDE 授權轉載。

醞釀近 2 年的 OTT 專法草案將出爐,一旦立法通過,NCC 將有權納管 Netflix、LINE TV 等業者,引發土洋業者群起反彈,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NMEA)理事長蔡嘉駿代表出面,重砲抨擊專法「最嚴重後果就是把外商逼走」。

2020 年 7 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首次拋出「網際網路視聽服務管理法」草案(OTT TV專法),並舉辦 2 場公聽會,一度引發業者強烈反彈,外界原以為草案將不了了之,但在立法院交通委員會主決議要求下,今年 5 月 NCC 提出新版 OTT 草案架構,並規劃在 6 月底前公布草案內容,讓業者急跳腳,包括 Netflix、Disney+ 國際影音串流巨擘以及 friDay 影音、myVideo、LINE TV 等本土影音平台,紛紛向 NMEA 大吐苦水,表達疑慮。

根據業者掌握 OTT 草案架構,NCC 將公告一定規模以上的大型平台必須登記並負擔特別義務,計畫要求大型業者要有一定程度投入本土內容產製,看似是要促進台灣本土內容產業,不過看在國際大型串流平台業者眼裡,這項規定反而可能成為扼殺創意的緊箍咒,蔡嘉駿對中央社記者直言,「這是外商最顧慮的一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韓國付費率比台高 5 倍 Netflix 營收卻不及三立東森

蔡嘉駿強調,不是所有內容放在 OTT 平台上就會有人看,一定要有夠好、夠吸引人題材才能吸引觀眾;換句話說,只要是有競爭力內容,大家搶著合作跟買版權都來不及了,也根本不用政府管。

對於韓國「魷魚遊戲」為何可以在全球掀起「魷魚熱」,蔡嘉駿說,韓國內容產業長年累月練兵,大膽嘗試各種題材,發揮不受限,已經找到符合市場口味的詮釋,再加上善用國際 OTT 業者行銷包裝與影響力,才能引起廣大迴響。

他認為,台灣若想打造「台版魷魚遊戲」,不是一味先要求自製或合製比例,導致內容題材遭到限縮,而是應該給予內容產業空間,為產業注入活水。

此外,業者也憂心 OTT 專法可能衍生額外成本。蔡嘉駿說,有線電視台就算全天候播放,頂多 24 小時內容,但國際 OTT 供應全球觀賞,片庫數高達數十萬小時內容,一旦被要求本土比例,即便是個位數比例,換算自製或合製內容數也相當可觀,外資業者都很難做到了,更遑論本土業者。

儘管草案才剛釋出架構,但不少有意來台的國際業者都已在密切關注、甚至考慮暫緩來台計畫,「最嚴重後果就是逼業者撤出台灣,不是不可能,但數位服務還是可以提供,政府甚至因此無法課稅」,蔡嘉駿語氣間難掩無奈。

他強調,OTT 專法不是只跟平台業者有關,與台灣內容產業的製作公司、行銷公司都有關。如果業者普遍不支持,外商不買單而撤資,留下的是苟延殘喘、規模更小的本地業者,也沒有因為外商撤走而變好,生存下去的唯一辦法只有向文化部拿更多補助,反而變成惡性循環。

至於 NCC 制定 OTT 草案動機,市場有說法指出,因為 OTT 觀看人數眾多,再加上有線電視業者被 NCC 高度管制,若沒有納管 OTT,可能對有線電視業造成不公平競爭。

不過,蔡嘉駿認為,OTT 業者並不如外界想像擁有龐大影響力,他舉例,全球 OTT 龍頭 Netflix 在台一年營收估計只有新台幣 30 到 50 億元間,營收遠不及三立、東森新聞台。

根據 NMEA 協會初步統計,台灣一年 OTT 產值約新台幣 100 億元,民眾對於韓劇、日劇、歐美劇接納度高,但蔡嘉駿坦言,追劇的台灣民眾固然多,但有很大比重是收看盜版,外資 OTT 業者同樣也發現台灣觀眾比國外收視戶更愛看盜版,付費意願比較低。

他舉例,韓國付費率比台灣高上 5 倍,粗估韓國 Netflix 訂閱戶約千萬戶左右,造就韓國 OTT 產業蓬勃發展,此外,韓國民眾也愛看電視,電視台熱門戲劇收視率甚至可以上看 30%,顯示韓國影視產業規模龐大且非常有活力。

反觀台灣,民眾對付費內容態度比較保守,OTT 產業在台發展仍不如韓國興盛,因此 NMEA 一直訴求,希望透過 OTT 自律規範即可,訂出專法反而限制產業發展。

此外,目前 NCC 規劃將打擊盜版納入 OTT 專法,最嚴重者會祭出斷網嚴厲做法,但蔡嘉駿認為,處理盜版問題其實在其他部會修法即可,事實上合法的 OTT 平台根本不敢播盜版內容,因為會面臨先被製作公司「告到死」情況。盜版問題的真正癥結點在於封鎖不完的盜版網站,放在 OTT 專法處理盜版問題,就算法院判決下來出動斷網少說也要 2、3 年時間,屆時「爆紅戲劇都播完了,實際效果相當有限」。

韓挾內容實力迎戰 OTT 巨擘 台灣籌碼在哪?

隨著 Netflix 等國際平台在 2016 年起陸續進軍韓國,蔡嘉駿直言,韓國的確也有管理 OTT 平台的相關討論,但韓國不是訂嚴苛專法,而是想辦法支持國內業者做好內容,透過政策制定以及平台整併來因應國際平台的競爭壓力。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韓國是亞洲內容產製重鎮,Netflix 在 2020 年入股韓國最大影視製作公司 Studio Dragon,雙方進行合作,由 Studio Dragon 每年固定提供韓劇內容給 Netflix,2 年下來推出「二十五,二十一」、「我們的藍調時光」等爆紅韓劇;但目前市場傳出 Studio Dragon 有意獨立門戶自行建立 OTT 平台。

蔡嘉駿說,韓國跟國際級 OTT 合作,同時也抱持枕戈待旦心態,待時機成熟,韓國不甘於只做內容提供者,還要變身為平台提供者,有好的內容做底氣,未來打 OTT 國家隊才更順利。

反觀台灣內容產業,固然有小品佳作表現,不過蔡嘉駿認為,「韓國可以跟國際平台坐地喊價,台灣有什麼談判籌碼,需要靜下心想一想」。

他說,當台灣 OTT 產業的合法業者仍處於新創階段,業者普遍無法獲利情況下就要開始納管,「這是不是限制產業發展?」

OTT 草案架構掀反彈聲浪 NCC:持續跟各界溝通

NCC 近期規劃推出新版 OTT 草案條文,國內外 OTT 平台業者擔憂管制過多,扼殺產業發展。NCC 表示,各國都有對 OTT 產業進行管理,並未限制產業發展,未來草案推出後,也會持續跟各界溝通。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在 2020 年 7 月就曾推出「網際網路視聽服務管理法」(草案)(俗稱 OTT TV 專法),後續開 2 場公聽會,但引發業界一面倒反對,甚至美國商會也來關切,一度讓 OTT 草案暫緩推動,不過,在立法院交通委員會主決議要求下,NCC 在今年 5 月底再度提出新版 OTT 草案架構。

根據新版草案架構,多數平台業者原則上不需登記,只要遵守草案內所訂的一般義務。不過,NCC 會公告一定規模以上的大型業者一定要來登記,並負擔特別義務,像是設置本國內容專區或投入本國內容產製、加入或成立自律組織等,以落實義務層級化的精神,並規劃近期釋出完整草案條文。

OTT 平台業者關注 OTT 新版草案對本國內容投資的要求,NCC 發言人翁柏宗告訴中央社記者,新版條文目前還沒經過委員會最後決議,還無法對外具體說明。

不過,翁柏宗表示,OTT 法案目標是在傳播科技匯流環境中,持續達成保障公眾視聽權益與維護本土文化傳播權等,除此之外,站在公私協力治理模式下,政府也會鼓勵業者擴大本土內容投資,這些理念方向都是一致的。

產業界擔心目前多數業者都還在求生存的新創發展階段,草案若管制過多,恐扼殺產業發展。

翁柏宗表示,目前各國都有對 OTT 產業進行管理,並未發生限制產業發展的情況,NCC 會持續觀察國際狀況,未來草案推出時,也會持續跟社會各界溝通、滾動檢討。

責任編輯:蜜雅
核稿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不只業績成長率翻倍,還吸引 95% 新客:惠普運用蝦皮購物優勢,切入講究效能與資安的疫後混合工作市場

台灣惠普(HP)透過與蝦皮購物合作,活用蝦皮購物在行銷與流量經營的優勢,搭配「月月盛典」活動及活潑的促銷機制,擬定客製化促銷策略,創下業績成長率翻倍,並吸引 95% 新客的銷售佳績。
評論
Photo Credit:惠普
評論

「在哪裡都能工作」是否聽起來很浪漫、很吸引人?但想要「耍浪漫」可是有最基本的門檻——更強大的資安與效能更佳的電腦設備。

當融合遠距與辦公室的混合工作(Hybrid Work)模式已成為疫情後「回不去」的主流,長期以強力的資訊安全與高相容性軟體在市場佔有一席之地的台灣惠普(HP),透過與蝦皮購物合作開設品牌旗艦店,除了於甫落幕的「618 全民年中慶」電商大促消創下當日業績成長率逼近 1 倍的亮眼佳績,更在商城狂購節吸引高達 95% 新買家,成功打入疫後時代更重視產品規格與效能的年輕客群。

Photo Credit:惠普

浪漫的混合工作模式,更需要惠普產品的高效能、高資安

「只要產品有接上網路,就得考量資安議題。」台灣惠普資訊科技董事長暨總經理王靜秀在訪談中的短短一句話,精準道出惠普產品在台灣市場的品牌定位。

成立超過 80 年的惠普,當年兩位創辦人把矽谷自家車庫當作基地,從零開始打造企業的故事,已是矽谷「車庫文化」的典範。如今,惠普的筆電產品不僅在歐美地區為領導地位,在 3C 商品競爭更激烈的台灣市場裡,惠普藉由主攻高資安、高相容性軟體解決方案等特點,亦站穩中高階的電腦、列印產品市場。

而疫情後再也「回不去」的混合工作趨勢,讓使用者在辦公室與其它空間之間往返時,他們除了在乎電腦設備的體積輕薄、高效能,更得考量在公司網路與其他環境網路之間切換時,對科技裝置可能帶來的資安風險。

這些工作大環境變遷,都讓今天的消費者「不再惟價格是問」,反倒更在意產品的規格、穩定度,也讓惠普產品在疫後崛起的混合工作時代更受台灣市場歡迎。

Photo Credit:惠普

蝦皮購物幫你「客製化」促銷,成為高單價商品銷售動能

只是,儘管惠普長期與台灣各大電商通路合作,但王靜秀表示,目前較熟悉惠普品牌的台灣消費者仍以 30 歲以上客群為主,也坦言:「我們希望讓更多年輕使用者認識惠普。」

雖然年輕客群是絕大多數線上銷售的主力,但如同高單價 3C 市場有不同定位,她也觀察到蝦皮購物擅長觸及與其他電商平台不同的線上客群。最初,蝦皮購物剛進入台灣時主打 C2C (個人對個人)交易,吸引不少年輕客群在平台上頭「挖寶」高 CP 值商品;而隨著蝦皮購物近年著重行銷與流量經營,並透過「月月盛典」活動及活潑的促銷機制,協助各品牌擬定客製化促銷策略,蝦皮購物也漸漸成為高單價商品的線上熱門銷售平台。

因此,在促銷檔期起跑前,惠普行銷團隊會針對旗下各個產品,與蝦皮購物的專案經理討論行銷操作主軸,好讓不同產品線、不同價格帶的商品都能輪流曝光。

以月初登場的 「月月盛典」為例,屬於中高階定位、價格超過新台幣 2.7 萬的 16 吋 Victus 電競機,就是當時惠普在蝦皮商城品牌旗艦店的熱銷主力商品之一。以上半年最大檔「618 全民年中慶」為例,惠普的當日業績更創下年成長率近 1 倍。

Photo Credit:惠普

高達 95% 新客驅動成長!蝦皮購物「商城狂購節」助惠普擴大粉絲群

即便在非促銷檔期間,惠普在蝦皮購物的行銷腳步也沒停下過。每個月都會固定投放蝦皮購物結合自身第一手去識別化消費數據與 Facebook 廣告的新型態零售媒體「蝦皮 X Facebook 廣告」,隨時因應市場變動來精準調整廣告投放,以便提高轉換率。

舉例來說,惠普透過「蝦皮 X Facebook 廣告」協助事前規劃促銷活動、期間檢視以及事後檢討,順利讓今年 618 大促消當日廣告績效(ROAS)衝高到超過 32 倍,比起一般 ROAS 平均值約落在 7 倍,成效明顯高出不少。

而蝦皮購物站內所擁有的大流量,也挹注到力欲在台灣市場擴大客群的惠普。例如,去年正式上線、專為蝦皮商城品牌量身打造的每月 25 日「商城狂購節」,相較於每月固定舉辦的另外兩檔促銷活動,透過更精準的觸及蝦皮商城用戶,它不僅為惠普帶來更高訂單量、更多不重複訪客,還讓品牌旗艦店粉絲數已突破 2 萬名、有一定老顧客基礎的惠普,成功在活動期間吸引高達 95% 新客買單。

Photo Credit:惠普

延續車庫文化的創新精神,惠普攜手蝦皮購物衝出業績成長率翻倍

進軍台灣超過 50 年的惠普,延續當年「車庫文化」的創新基因,運用蝦皮購物數位行銷工具進行客製化促銷,除了成功銷售高單價商品、衝出業績成長率翻倍,也吸引大量新客並順利擴大粉絲群。在疫後時代發揮自家產品特色,以高效能、高資安等優勢再度攀上混合工作市場趨勢高峰。

掌握最新產業趨勢、品牌經營策略、蝦皮精彩案例,請追蹤 Shopee for Business 粉絲專頁、或收藏蝦皮購物媒體行銷官網

本文章內容由「蝦皮購物」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