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大型科技公司都在矽谷?

對於大多數科技創業者來說,即便將矽谷稱作「科技業從業人士的耶路撒冷」也一點都不過分。那些極力想成為「下一個矽谷」的國家或城市,到底缺乏那些優勢?
評論
評論

矽谷一景。照片來源:Wikipedia

本文轉自 Tech2IPO,原文來自 Pandodaily

本月中旬,ContentDJ 創辦人 Jerry Tian 在自己的部落格上發表一篇名為「為何加拿大沒有大型科技公司?」的文章,並指出在北方電訊破產後,以及黑莓公司奄奄一息時,加拿大已經沒有任何值得外界關注的科技企業。同時,Jerry 建議加拿大應該修改現有的移民法案,以進口來自包括矽谷和其他技術聖地的人才,而不是浪費 8 年或 10 年的時間在本土培育技術性人才和公司。

不過,加拿大並不是唯一一個想要成為「下一個矽谷」的國家或城市,包括紐約、洛杉磯、芝加哥和奧斯汀等都致力於成為科技型城市,但直到現在,矽谷依然佔據了領先地位。為什麼?

對於大多數科技創業者來說,即便將矽谷稱作「科技業從業人士的耶路撒冷」也一點都不過分。普通人可能會單純認為矽谷是一個不斷誕生優秀科技企業的地方,但對此時閱讀這篇文章的你,矽谷是一個揮之不去的概念。如同它代表文化一樣,矽谷是一個集協作、競爭、開放式創新、失敗和磨礪為一體的願景。當然,它還是一個目睹某家科技公司存在數百年甚至永垂不朽的見證者。

那麼,那些極力想成為「下一個矽谷」的國家或城市,到底缺乏那些優勢?

首先,相較這些起步稍晚的城市,早期科技公司的茁壯成長造就了現今的生態系統。在矽谷,無論是創業者、工程師、投資者、設計師、服務提供商、大學等諸如此類的基礎設施都要比其他地方更多;反過去講,正是因為這些因素的更早存在和繁衍才造就了今天的矽谷。另外,早期網路使用者樂於分享和反饋自己體驗的習慣,在為如今已成長為巨頭的企業創造經驗地同時,也為現在的創業者提供了前車之鑑。

並不是每家新創公司都獲得過投資,但在舊金山灣區,這種情況卻很罕見。在美國,僅有兩座城市的創業者才可以如此程度吸引投資者,一是矽谷,另一座則是西雅圖;而且這兩座城市屢屢會湧現「10 億美元俱樂部」的新創公司。知道秘訣嗎?因為真正的巨頭會創造出超越它們本身的生態系統,並潛入到人們日常生活的各個角落。也正是這些公司,可以毫不費力就能夠吸引到人才、達成一樁樁收購、在研發上投出巨資、創造系統性的營收。作為對比,其他地區的投資人想要從新創公司獲得收益可能需要等到 10 年甚至更長的時間,而這是他們不願意看到的。

對於「優質的投資人為何都在矽谷」這個問題,我認為無需作過多解釋。其它城市缺少什麼?也許並非通常的人才,而是時間和經驗。矽谷的價值是基於時間的,而時間創造了經驗和氛圍。對其他地方來講,為了打造一家 10 億美元的公司,可能需要花掉數十年的時間。不管你是否喜歡 Zynga 創辦人 Mark Pincus,但我們的確應該為他提出的「數位化摩天大樓」(Digital Skyscraper)概念向其致敬。Mark 曾稱,因為目睹過很多連續創業者的辛酸創業史,所以他希望用自己的一生去打理 Zynga。諷刺的是,前微軟家庭娛樂業務主管 Don Mattrick 最近接替了 Mark 擔任首席執行官;儘管如此,我們仍看得到他為將 Zynga 打造為一家可以「矗立百年」的公司而付出的努力。

在其去年夏天對芝加哥生態圈發布的實地報告中,Trevor Gilbert 認為所謂的「中西部心態」(Midwest Mentality)對這片區域的科技企業造成巨大影響。Trevor 認為,芝加哥人很注重實效,指出該區域的新創公司通常從創立首日起就開始訂定盈利模式,而不是專注於發展用戶。你可能辯駁:這樣不好嗎?沒錯,盈利的確很棒也非常符合新創企業的境遇,但如果將精力過早投入到這一目標上,那創業者就無法集中精力延續業務的增長。

然而,這種情況可不止發生在芝加哥,類似的情況還存在於洛杉磯。在洛杉磯,新創公司通常在資本市場的估值達到數億美元之後,就會陷入停滯或被更大一點的公司收購。你也可以認為這是一種詛咒,但在這些地方,這種類型的退隱卻被稱為一種「成功」。紐約市亦是如此。如果你仔細觀察過,就會發現近年來紐約 10 億美元的公司其實也不少,但幾乎都被矽谷巨頭收購。比如 DoubleClick 和 Tumblr 分別被 Google 和雅虎納入麾下,而 3D 成型技術製造商 MakerBot 也在上月被併購。儘管像閃購服務 Fab、Gilt 和簽到服務 Foursquare 等這樣的公司仍存在,但它們仍有很長的路要走,並證明它們可以成為行業巨頭。

Jerry 指出,部分輿論會將新創公司失敗的矛頭指向投資者,因為他們堅持認為是投資者的貪婪導致了這些計劃的失敗。不過,並不是所有投資者都有這類意向。這些講究利益和時效成正比的投資機構,通常都是那些資金鏈不太充裕的公司;因此,他們需要儘早獲得回報。而在矽谷,鑑於眾多創投或私募都在這裡設立了總部,而且他們背後的財團都異常富庶,因而矽谷的創業者一開始並不會追求盈利。

回到最初的問題上:為何像紐約這樣的城市還無法成為「下一個矽谷」?顯然,矽谷的創業者在努力創造有用的東西,而其他區域的創業者在盡力找尋可以「用」(花費)的東西;在這些地方,很多創業者都被科技創業帶來的利益沖昏了頭腦。

研究證明,矽谷生態圈數十年的發展造出了人們對事物的合理性漠視。拿當年只有 20 歲的 Mark Zuckerberg 來說,當年 Facebook 還未盈利,但即使在接到雅虎的收購邀約時,Zuck 還是毅然拒絕了對方。當年長的顧問建議 Zuck 賣出他所持有的 25% 的股權時,他這樣回覆對方:「我不知道要怎麼花這筆錢;Facebook 剛剛起步,而我對自己已擁有的東西感到很滿足。」

作為對比,以色列社群地圖服務 Waze 就將自己以 10 億多美元賣給 Google。Sarah Lacy 撰文批評 Waze 的做法,並建議以色列三思後行。她認為,以色列有潛力為自己鑄造一種永續發展的全球性科技公司環境,但出售公司並不是選項。

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矽谷可以免疫這種循環,但在矽谷,幾乎所有的創業者都意識到,只有成為一家大公司才可以吸引到人才和資本,而這是他們努力的目標。在很多情況下,創業者都有理由接受 9 位或 10 位數的收購邀約,但如果你說矽谷和其他地方有什麼不同,那就是矽谷人懂得說「不」。


精選熱門好工作

營運工讀生 (Part-time Intern)

Wanted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資深軟體工程師- KOL Radar (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Node.js)

iKala 愛卡拉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產品專員/經理 (PM)

強勝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