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 硬塞】在薩爾瓦多,比特幣自由主義撞上專制政權爆出什麼火花?

加密貨幣已經成為自由化政府財政的象徵,但很多薩爾瓦多人卻對比特幣變成法幣感到不滿。
評論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評論

原文來自 Wired《In El Salvador, Bitcoin’s Libertarian Streak Meets an Autocratic Regime》,作者 Gregory Barber、Cady Voge。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授權提供,由 Linden Chen 翻譯並經 INSIDE 編審。

6 月初,薩爾瓦多 40 歲總統納伊布・布克萊(Nayib Bukele)用一段預錄影片通知市民們將參加一場大規模實驗,宣稱有個能帶來更美好未來的計劃:比特幣。他說,這種加密貨幣將成為薩爾瓦多的法定貨幣——他們會是全球第一個把比特幣提升到和美元具有相同法律地位的國家,而且他們自從 2001 年以來就把美元當作國家法定貨幣。伊布・布克萊進一步補充說明,這項政策將會有利於那些被銀行所遺棄的失業者。

但以一個用來幫助薩爾瓦多人脫困的計劃而言,這些失業者顯然是缺席;布克萊甚至沒用西班牙語對國民說明。反而他是在邁阿密的大型會議中對一群來自各國的比特幣愛好者傳遞這則訊息。

在薩爾瓦多的首府,36 歲的軟體開發者和為其他工程師打造的「駭客空間」創辦人瑪利歐・戈梅斯(Mario Gomez)對此表示嚴重懷疑。「我並不完全相信這些人販售的一切,」他解釋身為開源技術的粉絲,他不認為自己是比特幣的敵人,但他反對政府強行推銷比特幣給民眾。所以他上了推特抗議政府,在接下來的數週裡,他對總統提出的計劃批評越來越多,追蹤他貼文的粉絲也隨之增加。

8 月 31 日戈梅斯在推特上發布幾張從政府洩露出的投影片,內容是關於政府將推出的比特幣錢包應用程式 Chivo 可能有問題。隔天早上,他一如往常開車送媽媽上班,卻被警察攔下。警察告訴他,他的車子出了問題,但他們並沒有告訴他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戈梅斯回想當時與其說是困惑,不如說是害怕。在警察沒收他的手機以前,他馬上向大約 8000 位粉絲發送訊息。在他被拉進警車後座時,他媽媽也拍了一張照片,而後他被帶到附近的另一個車站,他表示在那裡得知不被允許和律師見面。同時間,推特上也掀起抗議聲浪,要求釋放他。6 個小時過後,他被當局釋放。

薩爾瓦多警方隨後表示,政府懷疑他從事不明的金融犯罪而偵查他,但當局尚未起訴。戈梅斯和代表他的人權組織「Cristosal」律師則反駁,他會被拘留是跟分享 Chivo 訊息有關,這是一種恐嚇言論的行為。當局雖然沒把手機還他,但後來他仍在推特發文,堅稱自己只是發表和工作相關意見的普通人。他認為這相當諷刺。長期以來,比特幣一直被視為是掙脫銀行和政府控制的自由燈塔。但不知為何,戈梅斯只是反對國家把比特幣視為法定貨幣,就讓他在不情願下成為政治異議份子。薩爾瓦多警方對此則不予置評。

強人浮現

布克萊 6 月發布比特幣政策時,也同步加強對權力的控制。第一個強人浮現的跡象出現在一年前,在立法機關表決失敗後,他在武裝警察和士兵的護送下,進到薩爾瓦多的立法議會,坐在為立法議會主席保留的椅子上向上帝祈禱,後來他說上帝告訴他要有耐心。但他並不用等太久。去年 5 月,在獲得立法議會絕對多數席次後,布克萊所屬的執政聯盟投票免除司法部長和憲法法庭 5 位成員的職位,並換上對布克萊忠誠的人馬。不久以後,布克萊推動修法,讓自己的總統任期延長,超過法定限制。

薩爾瓦多轉向威權引起了美國警戒。美國已用貪腐為由,制裁布克萊的親密戰友,並表示將把對薩爾瓦多的援助從政府轉向民間社福團體。只不過在薩爾瓦多布克萊還是很受歡迎,民意調查顯示他的支持度超過八成。曾有一段時間,他把自己推特上的簡歷改為「世界上最酷的獨裁者」。(現在則寫著「薩爾瓦多的執行長」。)「我認為這種個人崇拜令人擔憂,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他讓人想起過去拉丁美洲很多掌握軍事力量的獨裁政客,或是向追隨者傳播個人崇拜理念的政黨領袖,」佛羅里達國際大學政治學者愛德華多・賈馬拉(Eduardo Gamarra)說。

比特幣「應該是自由、無政府狀態和獨立於國家的象徵。但相反地,布克萊卻把它變成壓迫的象徵。」-拿破崙・科內霍/薩爾瓦多電腦工程師

布克萊把比特幣視為薩爾瓦多人翻身的機會,特別是比特幣能繞過從國外收美元產生的高額費用,這種金流占薩爾瓦多經濟將近1/4。他自信預測,比特幣的價值將會飆升,為國家帶來財富。但儘管布克萊深受民眾愛戴,但一般薩爾瓦多人卻不確定誰能從比特幣政策中獲益。9 月一項民調發現,超過 2/3 薩爾瓦多人不贊成「比特幣法」,且一場反對用民眾稅負來購買幣值波動劇烈加密貨幣的抗議,已經吸引數千人。戈梅斯和其他參與抗議的人士表示,政府行動太快,導致布克萊一再宣稱要幫助的弱勢族群可能受害最慘重。民調中受訪者對比特幣的最大疑慮是其波動性,還有不知道怎麼使用它。

但最近幾個月,當局推動比特幣的努力只在規模和炒作上成長,其中多數是由布克萊的個人推特帳戶所推動。政府正在推動吸引外國投資者的政策,包括 10 億美元由比特幣支持的債券、監管較少的經濟特區、稅收減免和針對大額投資者提供永久居留權。根據參與討論的人士指出,這些政策主要由一小群總統顧問所擬定,其中多數都是外國人。

「我認為他把賭注押在更大的東西上,」在薩爾瓦多中美洲大學任教的荷西・路易斯・馬加納(Jose Luis Magaña)說。薩爾瓦多國債沉重,並已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尋求 13 億美元的紓困措施補救,否則將面臨違約,讓造就布克萊今日人氣的改革政策胎死腹中。馬加納質疑,面對從國外得到紓困的選擇越來越少,布克萊可能把比特幣視為募資的最後一搏——就算這樣做會進一步疏遠美國和批評比特幣計劃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在所不惜。

比特幣的狂熱份子——其中有一部份人在幕後推動布克萊的政策——正處在尷尬的境地。比特幣是在全球金融危機後創建,它的粉絲視其為自由象徵,也是一種不受政府控制的開放金融技術,賦予人們更多自主權。然而現在這群人正在支持一個日漸專制的政權,這個政權可為其他國家提供發展參考模式。

在 Reddit 上面,加密貨幣以太幣的共同創辦人維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稱布克萊的舉動是「魯莽」而且「違背自由理想」,他並指出,薩爾瓦多政府內對比特幣所知甚少的人將遭到駭客攻擊和詐騙的風險。「每個不加批評反而讚美布克萊的人真的很可恥(好吧,我指的是主要為這政策負責的人:我對那些比特幣極端主義者感到可恥。)」他寫道。對一些薩爾瓦多人而言,這種虛偽很容易被察覺。薩爾瓦多電腦工程師拿破崙・科內霍(Napoleon Cornejo)就說,比特幣「應該是自由、無政府狀態和獨立於國家的象徵。但相反地,(布克萊)卻把它變成壓迫的象徵。」

想法誕生

去年春天,27 歲的比特幣支付應用程式 Strike 創建者傑克・馬勒斯(Jack Mallers)在聖薩爾瓦多一家餐廳和朋友一起吃壽司時,收到布克萊的弟弟約瑟夫(Yusef Bukele)在推特上發送的訊息。Strike 是使用閃電網路的幾個比特幣錢包之一,這種閃電網路讓人們更容易用比特幣支付,畢竟沒有閃電網路之前,比特幣通常使用起來很慢。馬勒斯在幾週後抵達薩爾瓦斯,在沿海城鎮桑提斯(那裡也稱為比特幣海灘)衝浪,並觀察一項有趣實驗,一位匿名捐贈者在那裡為居民開設比特幣錢包。

約瑟夫・布克萊聽說 Strike 進軍該國後,就邀請馬勒斯參加一場會議。根據薩爾瓦多報紙《El Faro》報導,政府一直對區塊鏈技術感到興趣,並接受國際顧問建議,推動數位國家貨幣,並在政府服務中導入區塊鏈。但馬勒斯表示,他和布克萊兄弟倆就一項讓比特幣成為薩爾瓦多日常生活核心的計劃進行聯繫,並同意就該計畫向他們提供建議。

「布克萊採用比特幣是為了自身利益,而非利他主義。我不相信他這樣做是為了幫助薩爾瓦多人民。但沒關係,比特幣還是會幫助薩爾瓦多人民。」-艾力克斯・格萊斯汀/人權基金會執行長

幾個月以後,馬勒斯發現自己站在 2021 年比特幣邁阿密年會的舞台上,在播放布克萊宣布比特幣成為薩爾瓦多法定貨幣的影片時,他輕拭眼角淚水。稍晚在推特上和布克萊「老闆」一起慶祝的比特幣支持者而言,是個重大的象徵性勝利——代表比特幣在世界舞台上的合法性已得到認可。他們還宣稱這對薩爾瓦多貧民與勞工階級而言是實質勝利。

與此同時,薩爾瓦多人卻推文抱怨他們並沒有向總統提問的權利。三天以後,議會通過比特幣法案,並預定在 9 月初生效。政府還表示會推出比特幣錢包 Chivo——在薩爾瓦多俚語是「酷」的意思,任何開戶的人都可得到價值 30 美元的信用額度。

在加密貨幣社群中,意見不合的狀況一觸即發。不少人全心全意接受這個消息——還有總統;其他人則將其描述為必要之惡。「我們需要把比特幣跟布克萊分開,」比特幣倡議者、自由主義非營利組織人權基金會執行長艾力克斯・格萊斯汀(Alex Gladstein)說。他說,可以一方面慶祝薩爾瓦多採用比特幣,但另一方面也同步譴責布克萊侵犯人權的行為,他也指出,威權主義者通常刺激、幫助人權的金融創新。「我把比特幣視為特洛伊木馬,」他說。「布克萊採用比特幣是出自自身利益,而非利他主義。我不相信他這樣做是為了幫助薩爾瓦多人民。但沒關係,比特幣還是會幫助薩爾瓦多人民。」

其他人則認為,比特幣並沒辦法為薩爾瓦多人帶來太多好處。曾研究在委內瑞拉等陷入困境的經濟體中使用加密貨幣的投資者吉爾・岡特(Jill Gunter)表示,雖然給予法定貨幣地位,對比特幣而言是分水嶺,但對薩爾瓦多人而言,實際收益卻不太明顯。她說,比特幣是種不穩定、投機的資產,需要時間和教育讓人們負責任使用。像閃電網路這種技術太新,不適合處理數百萬用戶的需求,比特幣在薩爾瓦多上路時,這些因素似乎都沒有被考慮進去。「我還不太清楚,他們試圖要解決什麼問題,除了在一個重要時間點發布消息,吸引這一行技術部門的廣泛注意——他們成功做到這一點,」她說。

9 月發布比特幣將成為薩爾瓦多法定貨幣前夕,馬勒斯坐在芝加哥,戴著卡車司機網帽,穿著挑染過的帽 T,他對薩爾瓦多人的前景感到樂觀。「他們過去沒有公平發展的機會,但透過比特幣,他們會抓住機會,」他說。但他也對政府作法的某些層面持保留態度。法律和他所看過的草案有出入,但他所建議、崇尚財務自由的言論也已經一去不復返,取而代之的是臭名昭彰的第七條,要求商家接受比特幣——一項授權。(布克萊後來表示,拒絕它的企業不會受到懲罰。)

馬勒斯還擔心政府動作太快。短短三個月時間,不足以建構一個順利、安全處理人們資金的應用程式,會有駭客、錯誤和隱私外洩的風險。其他錢包像是 Strike,理應要透過閃電網路連結到政府的 Chivo 錢包,但這個應用程式卻因為障礙而變慢。Strike 還在申請許可,而且無法和薩爾瓦多銀行帳戶建立連結,與此同時,用戶看到的餘額是 USDT(一種受到執法單位審查的穩定貨幣)而非美元。Strike 的條款顯示情況沒改變,目前的佈局看起來對政府有利,但對馬勒斯而言,這解方看起來麻煩可多了。

啟動時的抗議

9 月 7 日,Chivo 正式啟用,也引發首都聖薩爾瓦多一波街頭抗議。商家憂心比特幣幣值不穩定,政府還得強迫他們接受比特幣;其他人則認為法源、Chivo 錢包和提供預算的資金都很不透明。政府雖然承諾設立 1.5 億美元基金來支持 Chivo 錢包內民眾持有的比特幣,但沒有進一步提供公共基金到底是以比特幣還是美元等細節。

如果是比特幣,該基金的利潤要如何使用?如果價值突然暴跌,會發生什麼事?(布克萊後來在推特上表示,比特幣的利潤被用來資助各種計畫,包含牙科保險和一家名為 Chivo Pet 的獸醫醫院。)比特幣的價格在政策發布當日暴跌近 10%,到了 1 月初,它保持在大致相同的水準。

布克萊公開宣稱這個政策很成功,應用程式下載量超過 200 萬,而且他的支持者也表示,比特幣已經在幫助低收入的薩爾瓦多人。「相信我,窮人沒那麼笨。如果有什麼東西,可以讓他們在這裡或那裡賺到額外的錢,那對他們而言是件好事,」在美國華府擔任顧問,並負責對布克萊政府進行遊說的達米安・梅洛(Damian Merlo)說。在法律生效那天,El Zonte 比特幣海灘背後的組織者在推特上辦了虛體會議以舉杯慶祝這個歷史時刻——被稱為比特幣日。居住在美國的薩爾瓦多裔支持者也加入,分享他們的興奮。一位發言人表示,「很高興我們可以看到薩爾瓦多除了幫派暴力以外的事情上新聞。」薩爾瓦多政府財政部在 10 月表示,美國向薩爾瓦多支付的總款項中約有 2.5 %是透過 Chivo 所發送。

「坦白說,我還沒有用過它,但我已經把應用程式準備好,以防有人想用比特幣支付。」-聖薩爾瓦多服裝店老闆

但薩爾瓦多的一些人暗指政府公布的數字被誇大了。有些人可能只是為了領取 30 美元的信用額度而使用該應用程式,之後就會放棄使用它。「很多企業在這裡使用比特幣,但我不知是它是否最終會被政府所用。坦白說,我還沒有使用它,但我已經把應用程式準備好,以防有人想用比特幣支付。」聖薩爾瓦多一家小服飾店的老闆匿名表示,他因為害怕遭報復而不願意透露姓名。

薩爾瓦多用戶表示,閃電網路處理支付等基本功能一直不太可靠,尤其要讓資金從 Chivo 轉移到 Strike 等其他應用程式特別麻煩。有時交易根本不會出現在收款人的錢包中,讓國外匯款變成很危險。Strike 拒絕對 Chivo 或布克萊政府發表評論,但表示它仍是薩爾瓦多下載次數最多的應用程式之一。當兩位《WIRED》記者試圖使用加州奧克蘭薩爾瓦多餐廳裡的 Chivo ATM 時,他們發現螢幕上顯示錯誤。收銀台的一位男子說,這台機器似乎常常都是斷線的。

根據人權組織 Cristosal 所蒐集的投訴,在比特幣成為薩爾瓦多法定貨幣的幾週內,有數百人表示他們被用來開人頭戶以領取 30 美元的獎勵。布克萊政府沒有回覆《WIRED》的採訪邀約。

「政府是故意降低透明度的,」代表 235 位身份遭盜用受害者的 Cristosal 反貪腐律師魯斯・羅培茲(Ruth Lopez)說。「比特幣系統和 Chivo 錢包系統都是這種不透明度的一部分。「運作錢包的公司——Chivo SA de CV 是私有的,但 99% 的股份由一家國有公司持有。根據《El Faro》報導,該公司已經把應用程式的開發外包給承包商,該公司的法律代表包括一位因為貪腐而受美國政府制裁的官員。羅培茲和其他人希望看到公司的財報,但政府表示 Chivo SA 是私人企業,不需要公開財報。

10 月、12 月在聖薩爾瓦多舉行的民主抗議活動中,最受關注的問題仍是比特幣。對像戈梅斯這樣的批評者而言,在一個人均收入西半球最低之一、僅 3650 美元的國家,廣泛採用數位貨幣不可行——至少速度不能這麼快。他認為比特幣對人們的日常生活而言是有風險的,尤其薩爾瓦多有 68% 勞動力從事非正規經濟。「有時不是缺乏技術的問題,而是(缺乏)教育,」他說。

8 月下旬,薩爾瓦多財政部長把 7500 萬美元的公共資金從薩爾瓦多開發銀行轉移到「比特幣基金」,政府稱該基金就是 Chivo 錢包背後的資金池。政府還表示已經購買價值 6000 萬美元的比特幣。從那時候開始,布克萊還進一步宣布購買更多比特幣,在推特上吹噓薩爾瓦多正在「逢低買入」——指的是在比特幣價格下跌時大量買進。這些資金的來源也籠罩在迷霧中。洛佩茲說,政府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證明確實購買比特幣。缺乏透明度「恰好違反加密貨幣管理的原則,」她說。

比特幣城市計劃

11 月下旬,布克萊穿著一件白色、沒紮進去的襯衫、反戴棒球帽,站在台上閃爍的霓虹燈前,螢幕上用英文顯示「FEEL THE BIT(感受比特幣)」字樣。這是另一場比特幣會議的結束,只是這次會議辦在聖薩爾瓦多,而 Chivo 的表現並非最好;在為期一週的活動中,#FixChivo(調整 Chivo)在推特上成為熱門話題,因為很多說英語的訪客想把資金發送到其他錢包,卻發現資金不見。

但布克萊正在說服其他企業跟進。在把 Chivo 導入 Chivo Pet 獸醫醫院並取得進展後,他繼續發布另一個重大聲明:比特幣城市。他說,這座城市會建造在孔查瓜火山(Conchagua volcano)的邊緣,可以很輕易使用周遭地熱能源開採比特幣,而且企業不需要繳稅(除了銷售稅以外)。但比這些更重要的是,他如何支付以比特幣支持的 10 億美元債券。

站在他旁邊的是開發比特幣產品的公司 Blockstream 的策略長山姆森・莫爾(Samson Mow)。莫爾表示,該計劃從夏天以來就一直在進行,在馬勒斯把他介紹給總統以後,他把發行債券視為是為比特幣採礦基礎設施提供資金的一種方式。Blockstream 將和發行 USDT 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Bitfinex 一起發行債券。比特幣債券結構在薩爾瓦多還不合法,因此布克萊表示已經邀請 Bitfinex 的所有者幫助修該國的證券法,並將獲得第一張許可證。

我還不太清楚,他們試圖要解決什麼問題,除了在一個重要時間點發布消息,吸引這一行技術部門的廣泛注意——他們成功做到這一點。-吉爾・岡特/投資者

採礦計畫暫時失敗,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比特幣城市,但莫爾並不以為意。他把這座城市和香港、杜拜背後的理念進行比較:引入國際投資、創造安全的監管環境,把利益回流給本地人。但比特幣債券能不能成功一點也沒保證。一些分析師指出,金融公司不太可能承擔風險,比特幣粉絲最好直接購買一般貨幣。但莫爾指出,他已經從中發現利潤——主要來自被稱為「鯨魚」的大型 Bitfinex 投資者——預期全球比特幣圈人士會大量支持。在這次發行中大舉投資的人,也將獲得薩爾瓦多永久居留權。

多位熟悉這些討論的人士表示,薩爾瓦多政府把比特幣債券視為缺乏美元的潛在解決方案。該國的垃圾債券評級和國外友邦的數量正在減低中。「這是場豪賭,」政治學家賈馬拉說。「這就是我為何主張,這會引發很多猜測,關於這一切會如何使(布克萊)個人或家人受益。」

格萊斯汀表示,布克萊的命運是由比特幣價格這樣簡單的事情來決定。「如果價格上漲,他就是個有遠見的人;如果價格下跌,他就會萎靡不振,成為失敗者,」他說。「真的,其他都不重要。」對於薩爾瓦多其他地區而言,這趟比特幣之旅一定更加複雜。如果布克萊能在他的實驗中,成功把象徵自由主義的比特幣與威權主義結合,一定還會有後進者繼續效仿他。「生活中就是充滿各種矛盾,對吧?」賈馬拉說。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Mia

2022 INSIDE 趨勢論壇 #1 Metaverse 意見大蒐集!一分鐘填問卷享超早鳥七折優惠:https://bit.ly/3FE0HaU

加入 INSIDE 會員,獨享 INSIDE 最精采每日趨勢電子報,未來還有會員專屬內容。 點擊立刻成為會員 

延伸閱讀:



網路服務領導者第一線 DYXnet,以優質資料中心及 BMS 方案成企業數位轉型最強助手

第一線作為大中華區領先的電信中立網路服務供應商,提供企業可靠、安全、靈活管理的 IDC 解決方案,包含 IDC 機房服務以及新型態雲服務─Bare Metal Service (BMS),在兼顧效能及成本效益之下,協助企業擁抱新世代商業型態。
評論
photo credit:第一線DYXnet
評論

近年 5G、AIoT、大數據及數位內容等服務蓬勃發展,企業也逐漸走向多雲、混合雲部署,同時因為疫情促使遠距會議、宅經濟及影視產業商機崛起,大幅提升企業對各類數據的應用,為因應雲端化及數位轉型而急速增加的跨國通訊傳輸,企業對於資料的妥善儲存和維護亦面臨極大的挑戰。

第一線作為大中華區領先的電信中立網路服務供應商,提供企業可靠、安全、靈活管理的 IDC(Internet Data Center)解決方案,包含 IDC 機房服務以及新型態雲服務─Bare Metal Service (BMS),在同時兼顧效能及成本效益之下,協助企業全力擁抱新世代商業型態,簡單迅速地佈局海外市場,在後疫情時代下取得先機,創造雙贏。

第一線提供全方位的 IDC 解決方案,解決企業快速拓展需求

第一線提供全方位的 IDC 機房服務,滿足企業對機房環境高坪效、高品質及高穩定度的要求,企業無須煩惱自建機房昂貴的成本及繁瑣的管理業務,即可享有營運商等級的基礎設施、全球串聯的便捷網路,以及安全可靠的設施環境。

第一線的 IDC 機房基礎設施包含強大的跨國際骨幹網路架構、電力備援系統、環境控制及防火保護,以符合國際電信機房的標準。另外 7X24X365 全天候的監控與技術支援服務,讓企業主可在安全的環境中,穩定快速地處理所有對內與對外的需求。

第一線的 IDC 機房基礎設施包含強大的 跨國際骨幹網路架構、電力備援系統、環境控制及防火保護,以符合國際電信機房的標準,提供企業專業的 IDC 服務。(本圖為示意,非第一線機房圖片) / photo credit:第一線DYXnet

第一線曾協助某大型雲端供應商,在 2019 年新加坡宣布暫停建置新資料中心後,透過自身強大的合作夥伴人脈,獨家取得獨立資料中心的樓層,完成建置逾 300 個機櫃的任務。第一線也針對客戶的需求,客製化整體電力、空調系統、機房隔間、門禁系統等,增設維運管理及人力外派,一條龍整合資源,一次購足免除客戶東奔西走的繁雜準備,更能專注於核心業務發展。

輕量彈性新選擇─Bare Metal Service 新型態雲服務

Bare Metal Service (BMS) 提供自媒體、串流平台及遠端應用等新型態商業模式公司,高彈性、高安全性、低營運成本、輕資產,快速部署的雲端資料中心解決方案,企業無須一次性支付大筆費用,以使用量彈性計費,讓每一分預算都能花在刀口上。

由第一線採購部署,縮短客戶採購建置週期,BMS 具有更高的靈活性及成本優勢,也大幅提升資料乘載,能支援大數據、高效能資料庫,更能應對遊戲及財務金融產業,高資料負載需求,讓每個用戶擁有專屬、靈活且高效能的服務。

第一線累積逾20年的服務經驗,為企業客戶提供標準化及客製方案多元選擇,並善用 BMS 的優勢,實現物理性阻隔獨佔使用資源,同時結合全球資料中心足跡與實體資源分隔,提升安全性,滿足複雜的安全與法規需求。

以第一線的電商客戶為例,電商產業淡旺季的資源需求有所不同,傳統的資料中心解決方案無法彈性應變,因此第一線結合紅帽 OpenShift 容器平台技術打造「一體化混合雲解決方案」,除了依照客戶的促銷週期,提供即時標準設備的短期服務及快速擴充,7x24 小時全天候遠端及現場的技術支援,迅速排除困難,在這次的合作中,第一線協助客戶靈活地佈建資源,貼心且可靠的技術團隊也成為客戶最有力的後盾。

選擇第一線 DYXnet,成為產業最前線

數位經濟浪潮加速來襲,身處瞬息萬變的網路世界和高度競爭的商業環境,高效、安全穩定的伺服器、資料庫及網路設備成為不可或缺的要素,有鑑於各國對於資料主權及落地權的要求愈來愈高,企業對於資料中心及跨境連線的重視程度也日益升高。

第一線專業、積極且到位的服務深受大中華地區企業口碑肯定,囊括 ISO 27001、ISO 20000、ISO 9001 認證,採取最嚴格的安全措施,以業界最佳標準作業提供服務。

此外,第一線自 2008 年以來,積極於東南亞佈局網路資料中心,深耕東南亞市場多年,豐富的人脈及合作經驗,也是企業發展新南向業務最為可靠的夥伴。第一線在海內外豐富的合作經驗,能有效提供各類型企業專業的 IDC 解決方案,更推出 BMS 全方位服務,滿足企業成本、安全性、服務品質等多重考量,協助企業在數位經濟下快速發展數位業務。

第一線(DYXnet)憑藉卓越的團隊領導及經營,優良的企業形象,及豐沛的專業素養,榮獲中華民國傑出企業管理人協會頒發的「第二十一屆金峰獎十大傑出企業」。 / photo credit: 中華民國傑出企業管理人協會

第一線 DY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