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用 iPad 上課的「賈伯斯學校」

來自阿姆斯特丹的民意調查研究者 Maurice de Hond 發起「賈伯斯學校」,一個沒有鉛筆、沒有課本,只有iPad 的學校。
評論
評論

照片來源:Flickr

荷蘭出現了只用 iPad 教學的「賈伯斯學校」。

這種教學方法

聽起來有點激進,學校目前還不是官方的,不過仍由荷蘭國會支持,資金支持則來自民眾。來自阿姆斯特丹的民意調查研究者 Maurice de Hond 發起「賈伯斯學校」,一個沒有鉛筆、沒有課本,只有 iPad 的學校。

「賈伯斯學校」的作息較自由,早上 7 點半到傍晚 6 點半是上學時間,比正規上課時間要長很多,但是上學的孩子們可以在父母的許可下自由決定自己什麼時候上下課。「賈伯斯學校」接受的學生是 4 到 12 歲的兒童。

該學校的主要課程有閱讀技巧、語文以及數學。不過令人意外的是還有書寫課程,在以蘋果產品為代表的電子產品衝擊下,人們書寫技能已經慢慢退化了。還有一點我比較好奇的是,若該學校不用紙筆,那麼書寫課程怎麼進行教學呢?在滑溜溜的 iPad 螢幕上練習寫字顯然有些古怪。接下來,物理、藝術和建築也將會是該學校的課程。

一所「賈伯斯學校」的校長 Gertjan Kleinpaste 這麼說:「我們現在做的事情在 2020 年將會變得非常尋常。我也保證我們的教學不僅僅是讓孩子們呆坐在螢幕前而已。」

按照發起人 Maurice de Hond 的想法,到明年八月,「賈伯斯學校」的數量將達到 40 所。目前還尚不清楚該學校的錄取方式(可能類似於買彩券中獎的方式),而且學校會為那些負擔不起 iPad 的家長提供補助。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不禁想起許多年前初中畢業的時候,叔叔給我買了一本約有 10 個 iPhone5 那麼厚的《朗文高級英語辭典》,然後說了一句:「電子辭典那些不好用,查單字意思不准確,小孩子們把它當成遊戲機在玩。」遺憾的是,這本辭典之後在角落裡默默地佈滿灰塵了,而現在手機和電腦完全取代了它。

而且我還在想,當年紙質書慢慢取代竹簡的時候,當時的人們會不會像我們討論電子書和紙質書一樣討論紙質書和竹簡的優劣。不管怎麼樣,像「賈伯斯學校」這樣完全拋棄傳統紙筆的學校出現了。

不是只有蘋果產品在教育領域攻城掠地,其他科技公司也沒有閒著。如果讀者們還記得 5 月 Google I/O 大會的話,也許會記得其中花大篇幅介紹 Google Play 中新增的 Google Play Education,這將會提供更多更優質的教育方面的應用給教師和學生們。

硬體上,Google 有 Chromebook。微軟也在用更優惠的價格吸引學校購買旗下的 Surface RT 平板電腦, Windows 版的 Kinect 在教育培訓方面有一席之地。索尼推出了 13.3 英寸的 Digital Paper 輕薄平板來專攻教育市場。

不過在此方面表現更出色的仍是蘋果,早在去年初的蘋果紐約發布會上,蘋果推出了三款教育方面的重量級產品,iBooks2.0、iBooks Author 和 iTunes U。這些都顯示了蘋果對革新教育市場的決心和努力。

事實上,基於軟硬體的結合所實現的功能比傳統教學工具要更強大、更高效、更便捷,而且從教育週期的長久性來看,以電子書和紙質書價格對比為例,傳統教學工具的價格優勢也會消失。

1-120410105T52K

儘管對於觸控螢幕裝置進入教育市場還有爭論,但這個趨勢確實不可逆了。或許對於很多人來說,像 iPad 這種產品還是偏重娛樂用途,作為教育工具從心理上講還是不夠嚴肅。個人覺得工具用途還是因人而異,即使是看起來嚴肅的課本還不是被學生們各種塗鴉佔據,一生淒苦的詩聖杜甫在憂國憂民的同時忙著打仗去血拼。

至於觸控螢幕裝置對於受教者心理生理健康的影響,也無需恐慌,但需謹慎。做到控制使用時間,選取高品質 app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