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的臉或圖「被盜上架」成其他人的 NFT,法律上怎麼辦?

這篇文章來分析一件事:如果哪一天我的臉變成你的 NFT,法律上可以怎麼辦?
評論
評論

本文為果殼林紘宇律師、邱聖翔律師共同撰文,並授權 INSIDE 刊載。

最近頂級數位頭像 NFT 系列《Bored Ape Yacht Club》被著作蟑螂盯上,兩個新項目,他們直接將《Bored Ape Yacht Club》圖像水平複製,沒有任何加工,並取了一個極其類似的名稱,並鑄造為 NFT 發行。

當今天你的臉,突然被做成 NFT,然後進行全球販賣,這就是日前「Cipher Punks」發生的事件,100 位知名資安專家,早上醒來,發現自己的臉被做成 NFT 商品販賣,全球搶收購。

隨著區塊鏈的技術在近年爆炸性的發展,從 DeFi、GameFi、Dao、Web3.0 直到今年最出圈的「NFT」(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原先主打著「去中心化」、「匿名性」特性的分散式帳本技術及密碼學,卻也被反應極快的不肖商人與蟑螂,濫用極低的發行門檻與區塊鏈抗審查的特性來獲利。

這篇文章來分析一件事,如果我的臉成為你的 NFT,法律上可以怎麼辦?

項目方:拿著著作權法的尚方寶劍,全球追殺 

未經他人同意即以他人的圖像、肖像、文字等作品,逕行拿去製作並且發售NFT,對於項目方而言,例如《Bored Ape Yacht Club》的發起人 BAYC,他擁有無聊猿的所有著作財產權,於我國法下他有什麼權利呢?

其實,我國著作權法第 87 條已明定數款侵害著作權之態樣,而且同法第 88 條及第 91 條除有民事責任之外亦有刑事責任,法律及權利非常明確。

甚且,著作權法法第 4 條搭配 WTO 會員國彼此間對於著作權的保障採取平等互惠原則,縱使是外國著作,在台灣未經同意發行 NFT,或是我國的著作權人其著作在國外未經同意發行 NFT,通通屬於著作權法的守備範圍,所以項目方若掌握有著作權(財產權),對於各種抄襲、仿冒、發行的人,可以拿著著作權法的尚方寶劍全球追殺,因此當你拿著 NFT 想要來商業使用時,你可能要多想一下。

圖片來源: https://mintable.app/COLLECTIBLES/item/PHAYC-2416-Rare-PHAYC/ySsCCVQgktIHV8q

前面提到的抄襲版《Bored Ape Yacht Club》(如上圖),目前已遭 Opensea 依照其使用者條款規定下架,因此你在一般平台上已經找不到他,不過這兩個抄襲項目其實已經銷售一空。

惡搞作品或是名人的「臉」:著作人格權與肖像權

如果是別人拿著我的著作,並予以戲謔性的「惡搞」,或甚至直接「竄改」作者名稱?其實著作權法不只保障著作財產權,更重視創作者的人格權,並且享有禁止不當修改權(著作權法第 17 條)。

如果沒有惡搞,只是單純將別人的「臉」,再製、轉換成 NFT 全球發售呢?人的頭像、臉的部分是受到肖像權的保障的,所謂肖像權,是指自然人對於自己人像加以使用之控制權利,屬於民法第 18 條的人格權的一種,始於出生,終於死亡。任何自然人有權禁止其肖像未經同意而被公開使用。而前面提到的 100 位知名資安專家頭像被發成 NFT,最後項目方在各方壓力以及潛在法律責任下已經退費並下架 NFT。

因此作品被惡搞,或是把名人頭像被發成 NFT 銷售,就明顯違法,並可能會有相關民事甚至刑事責任。

圖片來源: https://www.techbang.com/posts/93025-nft-ibcdao-crypto

NFT 持有者:我的「數位資產冠名權」被侵害了?

在提起法律手段之前,我們必須先思考一個本質上的問題,NFT 究竟代表著什麼「權利」,到底我的什麼「權利」遭受損害呢?有些人很直覺的認為取得 NFT,就取得該作品本身的所有權或是著作權,實際上可能並非如此。

真正的所有權人只是針對他本身對於特定物品的使用收益處分的權限,而NFT這種數位資產,我過去已經多次撰文強調,縱使擁有NFT,你無法阻止發行人的雙花行為(重複發行),各種數位創作的儲存方式,也影響擁有NFT能否成為「接近」擁有一個所有權的型態。

我看過多數的情況,答案是沒有。

擁有 NFT 大多數不等於擁有所有權。

NFT 到底代表著什麼?我始終認為最能夠清楚描述的名詞,為「數位資產的冠名權」。

這是一種你可以隨時對外界證明,這個 NFT 所表彰的數位資產,是由 NFT 擁有者來冠名,讓各界知道,在這個 NFT 藝術品旁邊,有 NFT 擁有者的名字。(註1)

只是趨勢發展之下,縱使我們都認同這個新概念,法律上能否保障你仍然是未知數…

是否為民法所保障?

民法第 184 條以下規定了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制度,他的的功能在於,決定因不法或違法行為而造成的損害,應由誰來賠償,以及要賠多少。

一般侵權行為民法第 184 條中包含了三種侵權行為的類型:

  1. 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權利(民法第 184 條第 1 項前段)
  2. 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的方法損害他人利益(民法第 184 條第 1 項後段)
  3. 違反保護他人的法律,致損害他人的權利、利益(民法第 184 條第 2 項)

其中第一種是最典型的侵權行為,第 2、3 種對於被侵害者有較高的舉證責任(原告比較容易敗訴),然而第一種侵權行為的前提,法院認為須侵害他人的「權利」,包括財產權,例如物權、準物權、無體財產權(例如智慧財產權);以及非財產權,例如人格權,但不包括「利益」純粹經濟上損失。

很遺憾的,如果 NFT 是一種「數位資產冠名權」而被他人抄襲侵害,那麼在台灣法律位階上不是「權利」被侵害,而只是一種「利益」,無法依第一種典型侵權行為求償的純粹經濟上損失。

當然我們仍依民法第 184 條第 1 項後段及民法第 184 條第 2 項,主張「利益」被侵害,不過則舉證責任及勝訴的難度就相對較高。

結論

在未經他人同意,即以他人圖像、肖像、文字等 NFT 圖檔逕行拿去重製、並且發售 NFT,這樣的行為對於項目方(著作權人)、名人(被盜用頭像)者都有比較完整的法律保障,相較起來,NFT 持有者只符合民法上對於「利益」侵害的要件,要在比較艱困的情形下證明對方成立民法侵權行為。

現實生活中非常多的制度,是人類因應生活模式改變而「想像」出來的,法律及法院就是處理人類經濟活動及紛爭的一種方法。我們不知道最佳的解決方案為何,但我們知道區塊鏈技術及抗審查特定不該被濫用,我的臉或圖不該「被上架」。

回過頭來,當 DAO、Web3.0 的誕生,以及內部治理機制的完善,或許 NFT 的問題未來不需透過法律或法院解決,透過新一代的審查、管理或治理機制,就可以解決此問題。我個人認為法律是可以解決的,但需要法律救濟制度可以以時俱進跟上爆炸性發展的 NFT 生態,同時,我也期待著在區塊鏈世界會發展出一套屬於 NFT 治理機制。

註1:高培勛、林紘宇著,「尋找黑天鵝」,頁 191~197

註2:最高法院 106 年度台上字第 1895 號民事判決參照。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Mia

加入 INSIDE 會員,獨享 INSIDE 最精采每日趨勢電子報,未來還有會員專屬內容。 點擊立刻成為會員

延伸閱讀:




人機合一新型態微創手術,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精準持鏡機器手臂,穩定內視鏡影像提升手術品質

隨著科技進步,微創手術已成為一般外科治療的趨勢,「精準微創」更是現階段的目標。新型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可以模擬人手多角度操作持鏡,提供穩定的影像畫面,輔助主刀醫師精準切割、縫合患部,提升手術品質、縮短術後恢復時間。
評論
評論

談到開刀房、手術室,你腦中浮現的第一個畫面是什麼?小小的手術台旁擠滿多名醫護人員,手上持著不同的器械各自忙碌?

沒錯,一台成功的手術是由一整個醫療團隊,每個人各司其職,並保持良好的節奏與共同合作的默契,才能確保病人獲得妥善治療。

看懂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開刀房人員配置

以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來說,手術房內會有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來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同時還會有兩位分別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與協助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手術房內除了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之外,還有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以及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扶鏡助手扮演了手術過程中相當重要的「眼睛」角色,因為扶鏡助手操作的內視鏡,便是將極細長內含光纖、鏡片的鏡頭放入體內,再利用影像傳輸,將體內畫面傳導至螢幕上。由於內視鏡可以深入腹腔,傳回人眼無法透視皮膚所看到的手術部位,加上具有影像放大的作用,協助醫師更仔細觀察病兆、找對下刀位置。

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人工持鏡」考驗醫護體力、耐力

然而,內視鏡的操作,並非想像中的簡單。除了操作過程十分考驗「扶鏡助手」和主刀醫師之間的默契外,一場腹腔鏡手術動輒三、四個小時以上,要保持長時間穩定地「人工持鏡」,相當考驗醫護的體力與耐力。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坦言,「對於長時間的腹腔鏡手術來說,鏡頭畫面的穩定度非常重要。但是,當手術時間超過一個小時以上或步驟、位置較複雜,持鏡助手就容易感到疲憊、集中度下降,開始跟不上醫師的手術工作速度。」

再者,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也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造成手術畫面模糊,增加主刀醫師及開刀團隊產生視覺暈眩的可能性,進而拉長手術時間,提升手術困難度。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

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CP值高

為了滿足不斷上升的內視鏡手術需求,醫界也追尋更佳的手術方式。於是,內視鏡結合機器手臂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由此產生。

其中最知名的「機器手臂」就是大名鼎鼎的「達文西機器手臂」,但達文西手臂的體積龐大、造價昂貴、維修費驚人,每次使用的開機與耗材費高達20-30萬。對於一般民眾來說,是一筆相當高額的支出,不是人人都負擔得起。

為解決醫師臨床手術的多元與便捷需求,友信醫療集團代理引進由德國開發的「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有兩種不同型號,滿足不同的臨床需求,打破對機器手臂的既定印象,不僅體積輕巧、操作容易,關節活動角度靈活,更可直接架於開刀床邊軌上,手臂移動範圍能完全涵蓋整個病人,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且大部分的配件可以重複滅菌使用,每次開機約1-2萬元,導入成本低、CP值高,對於醫院及病人來說負擔降低許多。

除了費用門檻較低,劉信誠主任分享到,與傳統人工持鏡相比,機器手臂持鏡的畫面較穩定,還可以由醫師主動控制畫面,提升手術的流暢度。

另外,在執行微創手術的縫合等精細動作時,穩定、不晃動的畫面也能讓主刀醫師在視覺上較舒適且不易感到疲倦,增加手術的準確度,達到「精準微創」的目的。

▲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則可以提供流暢且穩定的影像。

胸腔鏡手術應用範疇多!日本研究揭「人手持鏡」與「機器手臂持鏡」的差異

劉信誠主任指出,近年來微創手術已是目前臨床上的主流。根據統計,在醫院開刀房所進行的手術中,傳統開腹手術對比腹腔鏡微創手術的比例,已經將近1:9。

如同微創手術的主要目的,在於縮小患者的手術傷口、降低出血量及術後疼痛的發生,因此在進行手術時間較長的微創手術,機器手臂持鏡更顯重要。

根據日本研究發現,機器手臂相較於傳統人手持鏡,不會增加手術準備時間,熟悉持鏡手臂操作的醫師更可以降低18%的腹腔鏡手術時間;且因內視鏡影像穩定,手術下刀、縫合位置更精準,在減少內視鏡穿刺套管拉扯傷口下,患者的出血量也會降低、術後恢復速度也更快,大幅降低住院天數。

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來說,便是針對消化系統、婦產、泌尿等外科手術需求所設計。透過內視鏡穿刺套管(Trocar)註冊點作為移動與旋轉的中心點,記憶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在術中提供穩定內視鏡影像的同時,也能避免內視鏡拉扯擴大手術傷口,對外科醫師提升微創手術精準度,保有穩定支撐和靈活定位能力有所助益。

▲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透過電腦登記Trocar穿刺套管作為移動/旋轉的中心點,記憶腹腔鏡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避免拉扯手術傷口擴大。

小腔室也能輕鬆進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體積更輕巧、角度更靈活

相較腹腔、胸腔等部位,對於耳鼻喉科與顱底手術,醫師要面對更小的腔室,為避免觸碰重要的神經組織及血管,更需要仰賴內視鏡精準的移動與角度。另一款新型持鏡機器手臂具有6個關節的機器手臂、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可以提供360度橫向移動視角,及垂直90度的視覺角度,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穩定提供內視鏡影像輔助醫師進行手術。 

▲具有6個關節的另一款新型機器持鏡手臂,能夠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

除了上述提到的持鏡機器手臂與傳統人工持鏡之間的差異,對醫院及醫師來說,持鏡機器手臂在人力調度上更有彈性,可以減輕醫護的視覺疲勞與持鏡姿勢疲勞。

對患者而言,持鏡機器手臂提供的穩定手術影像畫面,有助於提升手術品質,減少手術時間及併發症,讓患者安全快速地回到工作崗位或生活上。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