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 Zynga 執行長 Don Mattrick 的遊戲人生

Don Mattrick 離開微軟,加入 Zynga 的新聞一出,微軟震驚、Zynga 股票大漲,而 Don Mattrick 的人格特質與故事就跟這樁跳槽新聞一樣精彩。
評論
評論

照片來源:Wikipedia

Don Mattrick 辭去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 部門總裁,加入日漸衰弱的 Zynga 的消息一出,世人紛紛側目,Mattrick 已經服務了 6 年的微軟內部更是震驚。就在幾月前,微軟剛剛發表 Xbox One,幾日前,公司才宣布將進行一次大型的架構重組,沒有任何跡象顯示 Mattrick 的離開。

有內幕消息透露,Mattrick 的離去或許是因為這次內部重組帶來的直接刺激。他在美商藝電任職 15 年後,到微軟待了 6 年,但微軟已經無法給他帶來更寬闊的上升空間,但離職後加入的 Zynga 則不然。進入 Zynga 後,他將和自己在 EA 時的老闆 Bing Gordon 一起挽救這間病懨懨的公司,換言之,Mattirck 能將他強硬的商業背景和迅疾應變的才能發揮出來。他的加入,也顯示著 Zynga 正在認真考慮扭轉敗局。Mattrick 跳槽的消息一出,Zynga 的股價就上漲了 11 個百分點。

所以,Zynga 得到的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真正的玩家

Mattrick 無比熱愛遊戲。17 歲時,他就和朋友一起開發出一款遊戲並以 100 萬美元的高價售出。即使現在年屆 49 歲的 Mattrick 親眼看到遊戲開發成功時兩眼發光的激動情緒,仍完全不亞於當年。同事 Phil Spencer 說,「如果你想看到 Mattrick 活力四射的樣子,只要把他放進遊戲研發工作室就可以了。」

當他還只是溫哥華郊區上成長的少年時,他就經常到一家 PC 零售店中學習軟體,並且觀察顧客們都用電腦來做些什麼。「看見人們真正對電腦的什麼部分感興趣,他們用滑鼠來點擊什麼東西,非常有趣。」Mattrick 說。

1980 年代,他加入了 Dinstinctive Software 公司,期間一些經歷激發了他開發 Test Drive 的靈感。Test Drive 是遊戲史上第一款玩家視角可以位於整個車輪後的駕駛遊戲。而後他因在溫哥華的街道上超速行駛被警察追緝的經歷,讓他開發出火紅的 Need for Speed

遊戲。而在 EA 時,Mattrick 則是「模擬市民(The Sims)」系列遊戲的幕後推動者——這款遊戲最初只是一個模擬蓋房子的工具,直到 Mattrick 提議,「模擬市民」的中心,才從建築轉向了屋內的玩家本身。諸如 Madden NFL 和 FIFA Soccer 等個性化運動遊戲也是受 Mattrick 推動。

「在那之後,玩家開始成為遊戲中的英雄。」Paul Lee 如此說道,他是 Mattric 在 80 年代中期運作的遊戲新創公司的伙伴。

Mattrick 進入微軟之前,Xbox 近乎是燒錢的無底洞,Mattrick 將它變成最熱賣的遊戲設備。他對 Xbox 最深刻的一點改變是,媽媽們不再是圍堵孩子玩遊戲的討厭鬼,他為 Xbox 加入 Netflix、Hulu Plus、ESPN、YouTube 以及 Kinect 體感裝置,將 Xbox 徹底變成適合整個家庭娛樂的設施。

「Mattrick 身上有一點和他同級的微軟管理者所沒有的特質,就是他懂得如何描繪遠大願景。」Mattrick 在 EA 和微軟時期的同事 Carnegie Mellon 這樣描述。

如果沒有 Mattrick 的推動,體感技術可能至今仍被微軟關在實驗室裡。當時,整間公司的人都在玩體感遊戲,有一個房間裡展示著體感技術的 demo,「每個玩完遊戲從房間內出來的人,都笑得如此開心。那為什麼我們不把這個 demo 變成真正的產品呢?」2010 年秋季 Kinect 最終發售的時候,它一舉成為銷售最快的消費性電子配件,就像微軟總愛掛在嘴邊的那樣——4 個月內,Kinect 出售 100 萬台。

Mattrick 在微軟的最後一個作品,是 Xbox One。這台設備有著個性化的顯示螢幕,能讓使用者一邊看電視一邊用 Skype 和朋友聊天,甚至還能聽到他最喜愛的足球隊戰況的實時播報。Xbox One 就像遊戲、科技和娛樂的合體。

交際花

Mattrick 有著一圈知名的朋友,並且他十分樂於展示這一點。他會說,在 EA

的時候,「Steven 只要經過我這裡,我們就會一起去玩遊戲。」他也對自己與最成功的商業電影導演 Steve Spielberg 以及 George Lucas 同為南加州大學電影學院的董事局成員津津樂道。

是他敲定了 Xbox 和 Netflix 的合作並聘用 Nancy Tellem(哥倫比亞廣播公司主席),來為 Xbox 拍攝原創節目,還有 Spielberg 的 Halo 系列。

管理者

加入微軟後的第一場會議上,Mattrick 逕自走向白板寫下一個數字:1 億美元。隨後他宣稱,「這就是我們今年要賺到的數字。」質疑聲立即沸騰起來,因為這個部分去年的業績是——5 億美元虧損。Mattrick 答道,「如果你們能證明我的算數和邏輯有錯,我就聽你們的。但如果你們不能,那這就是我們今年一致的目標。」

「Mattrick 把自己的雄心賦予給部門中的每個人,」見證少年 Mattrick 開發出 Test Drive 遊戲的 Hanno Lemke 說,「他毫不留情地、逼著自己的員工往前走,把他們遠遠推出舒適圈。」

「Mattrick 是個強硬派,」Xbox 的市場總監 Michael Pachter 說,「如果有人沒法執行分派到的任務,他們就得走人。Mattrick 對這樣的人沒有一絲耐心。」即便是 EA 中尚屬年輕的執行官,Mattrick 都能讓遊戲如期上市——「透過以失敗即離職的管理手段」,Bing Gordon 說道。

上個月的 E3 展會上,被問及 Xbox One 的網路問題時,Mattrick 狡黠地迴避:「當人們無法連上網路時,他們可以用已經 8 歲的 Xbox 360 來享受遊戲時光。」這一回答激怒了所有玩家,他們戲謔地稱 Mattrick 為 Marie Antoinette(絕代豔后),模仿他的口吻說:「讓他們都去玩 Xbox 360 吧!」幾天後,Mattrick 不得不被迫道歉,將 Xbox One 調整成不受限於網路。

複雜個體

Mattrick 喜歡精彩的場面,又一次他甚至叫來太陽馬戲團為微軟的活動演出,但他骨子裡卻又十分內向,多重矛盾的性格構成這個獨特的人:他是和藹的加拿大人,同時是專制獨裁的老闆,一個天生精明的員工,卻又不懼於在任何場合向自己的上司表露想法;一個像沙特王子般生活乘私人飛機工作的人,一個反對將自己的名字印成鉛字卻又樂衷於拋出一串名人好友名字的人。

Mattrick 的妻子是加拿大電信的女繼承人,他的房子是英屬哥倫比亞地區最大的一所。他的車庫裡放著他第一台法拉利,那是他用不到二十歲時賣出的那款遊戲的錢買的。而他仍不斷強調,自己至今還不甚出名。他說的是——那個前微軟執行官,那個喜愛常年在溫哥華的家中辦公,而一旦得去 Redmond 上班時,就搭乘私人飛機過去的人。

VIA: fastcompan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