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創業路:Blocto 李玄、顏維佐分享創辦人到底該怎麼分工、溝通,成就彼此

台灣區塊鏈新創 Blocto 近期獲得 NBA 達拉斯獨行俠隊老闆 Mark Cuban 的青睞成為策略投資人,他們是怎麼辦到的?
評論
Photo Credit:AppWorks
評論

本文為 AppWorks 投稿,經 INSIDE 編審後刊出。作者李欣岳是 AppWorks 媒體公關總監,在 AppWorks 負責媒體與社群溝通相關輔導。加入 AppWorks 前有 18 年媒體經驗,是台灣第一批主跑網路產業的記者,先後任職《數位時代》副總編輯、《Cheers 快樂工作人》資深主編、SmartM 網站總編輯。畢業於交大管科系,長期關注媒體產業變化,熱愛閱讀商業與科技趨勢、企業與人物故事,樂於與人交流分享,期許自己當個「Internet 傳教士」。

2019 年成立的 Blocto,是台灣這一波區塊鏈創業風潮中,最具代表性的新創之一。以智能合約錢包作為創業起點,致力打造成為人們「進入區塊鏈世界的入口」,Blocto 除了是明星公鏈 Flow 上最多用戶使用的錢包,超過 80% Flow 鏈上的用戶,都使用 Blocto 進行 FLOW Token 質押外,在跨鏈應用上,也已支援包括 Ethereum、BSC、Solana、Avalanche (c-chain)、Polygon 等其他一線公鏈,以持續優化用戶體驗為目標,期待能提供用戶在跨鏈資產轉移、交易時,有更趨一致的體驗,得以更順暢地在不同鏈上切換。

隨著在加密貨幣錢包上累積的基礎,Blocto 也將產品觸角延伸至 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 以及 NFT Marketplace 等應用,並在今年發行生態系的功能和治理通證代幣  Blocto token ($BLT),在位居全球前三大的加密貨幣現貨交易所 FTX 上架。優異的技術實力以及商業佈局,更在近期獲得 NBA 達拉斯獨行俠隊老闆 Mark Cuban 的青睞,成為策略投資人。

Blocto 是 AppWorks Accelerator #19 的校友,也在找到 Product-Market Fit、進入加速成長期的 2021 年,進一步獲得 AppWorks 的注資。Blocto 創業兩年能快速展現戰果,兩位共同創辦人:擔任 CEO 的 Hsuan 李玄 (圖左)、擔任 COO 的 Edwin 顏維佐 (圖右) 是關鍵人物。

兩人從前區塊鏈新創 COBINHOOD 的同事,到成為攜手創業的夥伴,這一路上,他們是如何分工、商討發展方向、擬定策略,以及在變化快速的區塊鏈產業中,彼此互相成就、互相扶持,進而殺出一條成長之路,在創業維艱、合夥不易,總是有人默唱「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後」的新創世界中,都很值得創業者參考。AppWorks 特別訪問到兩位,並且幫大家整理出重點:

Q: 區塊鏈這個領域,最吸引你們投入其中創業的原因是什麼? 

Hsuan: 當我們決定創業時,很明確就是要做區塊鏈的題目。這其中,有很大的原因是我們創業前就已經是同事了,當初會加入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產業很吸引我們。

我是 Computer Science 的背景,在區塊鏈領域,另外要將 Computer Science 結合密碼學、分散式系統等技術,整合出一整套有實際用途的系統,可以具體去解決金融、商業、娛樂面向上,或是某些應用過度中心化這些問題,對我來說,將各種理論整合進入實際的商品化、產業化,這個過程非常迷人,我也非常堅信區塊鏈是可以改變世界的,再過幾年,就可以更大幅度走入人們的日常生活,這當中還有很多關鍵問題需要解決,但也因此會有很多新創的機會。

Edwin: Blocto 已經是我個人第三次創業了。前兩次都是比較傳統的做生意、貿易這類,我也待過 Fortune 500 這種規模的大企業。相較過去的經驗,區塊鏈最大的特色,就是整個產業技術、應用疊代的速度非常快,可能幾個月、甚至幾週就發生一次,我過去比較少有這種感覺,這非常激勵人心。

優化使用者體驗,是區塊鏈創業最大的機會之一

Q: 為什麼 Blocto 一開始就選擇切入錢包?創業前有討論過其他選項嗎?

Hsuan: 在 2019 年準備創業的那個時間點,我們放眼望去,覺得這個產業若要對更多人產生影響力,使用者體驗是最大的問題,也是最大的機會之一,而錢包是所有人進入區塊鏈、使用加密貨幣的主要入口。

區塊鏈應用的使用者體驗一直是產業的一大痛點。從下載錢包、創建錢包、私鑰管理,到理解應用並成功與其互動,用戶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與成本去完成,這也是目前區塊鏈應用還無法被大規模採用的原因之一。

事實上,我們還有更大方向的討論,就是我們要選擇 To B (面對企業用戶的服務) 或 To C (面對個人用戶的服務) 的商業模式。我們覺得 To B 的模式比較不容易 Scale up,一次做一個案子,也許可以賺到一些錢,初期現金流可能比較穩,但如果要做兩倍大的案子,可能團隊規模也需要等比放大到兩倍。另一方面,To B 要配合客戶的需求,對我們來說,也比較不自由、不那麼有趣。

若是走 To C 的模式,如果我們可以做出一個夠好、我們自己也喜歡的產品或服務,用戶數的成長空間將非常寬闊,真的可以看到因此為人們帶來更大的影響力。當時,已經有不少高效能的公鏈出來,各種交易所更是比比皆是,反而比較大的問題在使用者體驗,因此選擇 To C 模式、切入錢包這個題目,這倒是有很高的共識。

Q: 實際做 To C 以及錢包後,有嚐到什麼苦頭嗎?

Hsuan: 一開始確實比較辛苦,不過應該說這是在預期內。2019 年相對是區塊鏈的寒冬 (編按:比特幣從 2018 年每顆約 2 萬美元,一路跌到 4,000 美元以下),幣圈內想賺錢、想炒幣的人那時比較失去興趣,遊戲或是其他應用,當時也都還很陽春,其實並不好玩、不容易吸引人,都還是比較小眾的市場,在當時要做錢包,吸引一般大眾來使用,推廣上的確比較辛苦。

Edwin: 從另外一個面向來說,To B 比較像是企業客戶出考題,跟對方聊完,就會知道他要與不要什麼,我們需要解決哪些問題。To C 則完全相反,就是要從市場反應中快速調整,逐漸做出現在的樣子,我們在過程中也做過一些市場調查,但做出來的成果,就是會有一些人喜歡、一些人不喜歡,比較像是我們自己要去發掘問題,出考題給自己去解決。

但也正因為這樣,我自己覺得做 To C 有一種比較浪漫的感覺,尤其是在區塊鏈產業。就有一種眾志成城的感覺,看著用戶數量慢慢累積起來的過程,很有趣也很有成就感。

Q: 現在整個區塊鏈產業的氛圍,和你們創業當時非常不同,整體上樂觀許多。不少稍具知名度、規模的項目,都能更快地拿到更多的資源與支持,創業的選項也很多。在這樣截然不同的大環境中,你們在堆疊或累積競爭優勢,去發展未來產品與服務時,背後的思考脈絡為何?

Hsuan: 其實我們的目標一直沒變,希望可以成為人們進入區塊鏈世界的入口。錢包要滿足用戶身份識別以及存放、交易資產的需求,不管是加密貨幣、NFT,或是最近很受關注的 Metaverse、區塊鏈遊戲等,我們希望能持續累積競爭優勢,成為用戶進入區塊鏈,或是未來進入 Metaverse 的入口。

這是我們一直專注在做的事情。其中,最重要的考量,就是要讓用戶的技術感降低。因為對用戶來說,他就是想來玩遊戲、收藏 NFT,並不在意底層技術怎麼運作,到底在哪一條公鏈上來運行,用戶在乎的,是能否在這當中獲得一致的體驗。我相信未來幾年內,整個產業都會處於多鏈並行的狀態,這也是我們正在解決,下一個成長的契機,我們跟比較多這類的跨鏈應用合作,讓我們可以建構起一個跨鏈的生態系,進而使我們可以成為各種區塊鏈應用的入口。

Edwin: 這應該也算是我們創業初期至今的特色。因為我們一開始就決定要切入錢包,所以我們不要和既有的 Player 競爭,因為這個產業先行者優勢還滿明顯的,在 2019 年那時,可能只有千分之一、萬分之五的人用過區塊鏈,如果和其他對手競爭這樣規模的市場,將會非常辛苦,我們要做這些人以外的市場,能夠帶來可能是從千分之一成長為百分之一這樣的新用戶,我們今年也確實在幾個合作案例上,看到成功帶入大量新用戶,算是有實現創業的目標。

在跨鏈應用上體驗一致、資產互通

Q: 如何帶來這些從沒使用過區塊鏈的新用戶?

Hsuan: 這應該跟我們在這個產業滿久了有關,對各種技術都還算熟悉,反而讓我們不會單純從技術角度去思考問題。我們一直努力讓用戶在不同公鏈的應用上,能夠體驗一致、資產互通。例如,解決 Ethereum、Solana、Polygon、Flow 這些不同 Layer 1、Layer 2 公鏈之間資訊互通的問題,需要做哪些事情,才能讓用戶可以很無感地在不同公鏈之間切換,這比較是我們思考問題的方式。

Edwin: 這某種程度來說,這也是我們堆疊起的護城河。在產品陸續改版時,我們會刻意把鏈跟鏈之間的距離感消除,從我們創業第一天就是這樣。但確實有一些產業基礎發展上,是我們當下無法解決的關卡,所以有些部分快,有些部分慢,但只要能從我們這邊解決的問題,我們會儘量讓使用者在我們的產品上,使用不同公鏈的體驗是一致的。

Q: 你們曾一起當過同事,然後一起創業,在創業的過程中,身為 Co-founder,兩位如何分工?決策如何產生?如何化解意見分歧?

Hsuan: 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是在前公司一起出差到柏林時認識的,應該對彼此的第一印象都不錯。當時我負責技術,Edwin 負責 BD,其實相距還滿遠的,但就覺得有一些共通點,Edwin 其實也是技術背景出身的,所以在溝通時,其實還滿容易互相理解。

創業後的分工,我主要負責技術與產品,他負責 Marketing 與 Operation,其他像 BD、募資或是公司方向策略,則是一起討論、一起負責。在各部門的執行上,就依據這樣的分工各自運作。印象中,我們創業至今,好像還沒有吵過架吧,我們都還滿⋯⋯

Edwin: 激烈地溝通。

Hsuan: 或是到講話比較大聲。

Edwin: 真的都還好、都還好⋯⋯

Hsuan: 對!甚至連激烈地溝通都沒有很激烈。我們 EQ 還算高,也都滿理性的,遇到意見或想法不同時,就是努力說服對方,或是說有一些喬事情的方式,在各自負責的部門策略或戰術上,就互相尊重、相信對方。

例如,在經營社群上,我覺得既然我們希望打造注重用戶體驗的錢包或生態系,用戶有任何疑難雜症,我們都應該要盡量協助。但 Edwin 並不認同,他認為這樣會花費太多時間與人力,去照顧所有人的需求,可能會造成極少數的用戶,不先自己動手找答案,只要有問題就想要問,會讓我們要花很多資源去照顧極少數用戶,他認為應該把資源花在優先解決用戶的重要問題上。因為這是 Marketing 的範圍,我也就尊重他的決定。 

營收成長還是用戶成長優先?

Q: 這樣的分工可以理解。但在更關乎公司長遠發展的方向上,你們如何化解意見分歧?

Edwin: 公司剛成立時,其實沒什麼錢,我們有看到一個眼前立刻就可以 Catch 的機會。也不是說要賺什麼快錢,而是我覺得既然我們要提供服務,就應該做營收,能賺的錢就要賺。但 Hsuan 的想法不同,他認為還是應該要繼續把用戶做起來,把用戶做好,營收自然會跟著來,我們比較常在溝通這類的事情。

很多時候,我覺得比較像是兩人在鬥智。我們都知道對方會怎麼想、會怎麼說,然後想能不能提出更好的說法說服對方。這某種程度也有一些樂趣,感覺很好玩。但在創業前,我們也有討論到,萬一真的無法說服對方時怎麼辦?我們的 Agreement 是就聽 Hsuan 的,創業至今,也就只用過兩次。

Q: 等於平均一年用不到一次!聽起來,你們在創業之前的 Smart Contract 寫得不錯,各種溝通上可能發生的情況,都有對應的自動執行機制?

Hsuan: 這是最後不得已的手段,我真的非常謹慎保守在使用它,不會動不動就覺得「我們當初不是就決定我說了算嗎?」總的來說,我比較偏夢想一點,例如想做 Ecosystem Building,去帶動更大的用戶成長;Edwin 比較偏實際一點,例如在不同階段,公司現在有多少現金、該賺多少錢。

Q: 創業至今,有沒有發生錢不夠用的時候?你們通常會怎麼解決?

Hsuan: 我們之前的確遇到過,創業資金快燒光了。當然我們還是儘量維持原本在做的事情,希望以比較小幅度的調整,能夠產生更多營收,或是先募一筆資金。我們當時其實有把各套劇本準備好,例如,資金還剩六個月時,要做哪些事情,萬一只剩兩個月,資金水位還是沒有起色,又要做哪些事情。比如說,是不是要接一些案子,先賺一點錢進來,讓大家多撐三個月,雖然對長遠發展來說比較不理想,但至少可以讓我們撐過去。

差不多就是 Flow 準備上線時。成為支援 Flow 的錢包,是我們很相信的路線,也相信這個合作會很有收穫、會很成功。但問題在於這需要比較長的時間去等待,而我們投入了很多 Effort 在這上面,但 Flow 整體生態系的發展,終究無法只取決於我們自己,我們也有想好,如果 Flow 成功或不成功,或是沒有那麼快成功,我們要怎麼樣才可以繼續支撐下去。

Edwin: 更早一次發生在我們剛創業時。剛創業時,我們都有去當過講師,Hsuan 教區塊鏈的技術,我教區塊鏈的 BD,努力先賺點零用錢養公司。後來真正更吃緊的時候,我們也想過是否能跟誰先借錢,或是我們兩人暫時不要拿薪水,各種選項都討論過。

當然,還算幸運,這些挑戰我們都順利度過了。儘管再怎麼缺錢,我們自始至終都沒想過要賺一點快錢 (編按:割韭菜),始終都還是想著,怎麼把這個系統建立起來,也許當下變慢一些,但不要背離我們的方向。

各種創業會遇到的挑戰,除了理性溝通外,我覺得我們兩人都滿重感情的,會支持彼此,也許這次你辛苦一點,下次就換我辛苦一點,我們都會覺得說「OK,彼此彼此」。

Q: 這真的有一種工程師才懂的志氣與浪漫!在你們的心中,希望 Blocto 成為怎樣的公司?

Hsuan: 希望公司能繼續維持新創思維,並成為全體目標一致的團隊。這類似 OKR 的精神,就是所有人對代表目標的 O (Objectives) 都能看得更清楚。我們知道,當團隊正在成長,規模正在變大,所有溝通與訊息傳遞會變得更困難,但我們還是希望大家都能知道公司目前的方向是什麼。

我們每週會有一個一小時,所有人都必須參與的會議。在會議上,我們會分享觀察到的市場狀況,公司之前做了哪些嘗試與調整,從中學習到什麼,接下來要往哪個方向發展。希望讓所有同事都能清楚知道,公司未來大約三個月的整體目標是什麼,我們最在意的事情是什麼,讓每位同事都能從自己的工作與角色中,去思考一些可以做到、符合公司整體目標的事情。

在這過程中,我們會有試錯的新創思維。也許會錯,然後可能會放棄或是修正,在這過程中,一起找出更好的方向一起前進。希望能熱愛自己做的產品,大家互相 Cover,而不只是把自己份內的事情做好,比較像是除了自己負責的部分外,盡可能在其他任何可以貢獻、Cover 的地方,把每個小縫都能補得很滿。

我還滿驕傲的,現在我們有二十多位同事,還能維持住這樣的文化。有個小故事讓我很有感觸。今年初,我們有一個被併購的機會,對方開得條件不錯,因為我們所有員工也都是公司股東,如果接受這個併購,所有人應該都能獲得不錯的報酬,等於提早出場,然後幫別人打工。我們有在會議上跟大家分析這當中利弊得失,能賺到一筆錢,但未來公司技術、產品與發展方向,未必能全部由自己控制。後來我請大家閉起眼睛投票,想或不想被併購的舉手,結果所有人都舉手不想被併購,沒有任何一個人舉手想要被併購,大家都想要繼續打拼下去,那個畫面真的很感動我。

Q: 要讓所有節點都產生共識,這真的是很難得的經驗。其實 Blocto 與 AppWorks 也很有緣,你們在 2019 年創業那一年就加入 AppWorks Acclerator 成為校友,畢業後又成為 AppWorks 的投資案。你們覺得加入 AppWorks 為創業者校友所打造的社群,對你們往後的創業有哪些幫助?

Edwin: 我覺得有兩個面向。第一個,就是 Networking,比如說,我們跟 Flow 團隊第一次正式的會議,就是 AppWorks 介紹的 (編按:AppWorks 是 FLOW token 在 IEO 時,全球第二大的機構投資人),隨後以此開展出深度的策略合作。AppWorks 有 Accelerator、VC,還有培養軟體人才的 School,這一整套體系很不錯,等於方方面面的人都會碰到,創業者不管要找創業與商業合作夥伴,甚至是找人才,在 AppWorks 的體系中都有機會遇到。

第二個,是在各自的創業旅程中,彼此一起交流與學習的創業者同儕。當然,我們一直很努力做出一些東西出來,但其實也會很害怕做錯方向,而自己並不知道,把資源和心力消耗在一些無法產出成果的地方。在 AppWorks,有非常多和其他創業者交流的機會,不論是私下或是 AppWorks 主辦的活動,因為區塊鏈還是非常新的產業,許多事物都正在發生,需要不斷去探索,我們不會期待別人告訴我們該怎麼做,但至少會有其他創業者跟我說「欸!你不要浪費時間在這裡了,你應該去做其他事情,我試過了,在這裡是不會成功的。」我覺得對我們來說,這非常受用。

Hsuan: 作為一位創業者,要經營一家新創事業,有非常多知識需要學習。AppWorks 的 Master Team,會提供一些課程與輔導,比如說人才招募、法務、財務上的知識架構,當然創業者本身要努力做功課,但 AppWorks 可以幫助我們更快入門,知道要先從哪邊著手,再從此延伸更深入的學習。另一個收穫,是我在 AppWorks 認識了不同國家在區塊鏈產業的創業者、或是其他領域的學長姐,這是非常有幫助的 Connection。

Q: 很高興聽到加入 AppWorks 的創業者社群,真的對你們的創業有幫助。展望未來半年到一年,Blocto 有哪些新計畫?

Hsuan: 我們會繼續發展跨鏈的應用,希望能吸引更多現在還在幣圈、鏈圈以外的用戶加入。例如,我們現在發展最成熟的公鏈合作,就是 Flow,希望在這個基礎上,開啟更多的跨鏈應用的合作,把我們的優勢擴展到例如 Solana、Polygon、BSC 上,這已經慢慢在發生。

在應用上,會從純 NFT 和 Gaming 再往外擴一點,例如 GameFi,或是稍微結合一些 Finance、交易或是買賣加密貨幣等服務。如果大家對於 Metaverse 的想像更明確、更清楚,或是整個產業體系更加成熟,我們也會在此佈局。

Edwin: 除了產品與技術層面外,我們一開始就是想做幣圈、鏈圈外的市場。這其實滿好玩的,我們一直在進攻這個市場,比如說,未來一段時間內,區塊鏈的使用人數,從總人口的千分之一增加到百分之一,別人可能會覺得不過就是百分之一的小市場,但對我們來說,就是水漲船高、十倍成長紅利的可能,其實我們一直關心那些準備但尚未進入區塊鏈世界的潛在用戶,一直在思考,是否有做出真的滿足這群人需求的產品或服務。

Blocto 經驗給創業者的 Takeaways:

1. 找到明確的北極星 (創業的長期目標):創業是一趟充滿各種未知變數和挑戰的旅程,找到明確的北極星,才能持續朝同一個目標打磨產品、服務與商業模式。

2. Co-Founders 間不可能總是會產生共識:感情、默契再好的朋友或同事一起創業,都有可能發生想法不同、溝通不順的時候,創業前,對於各種可能阻礙「凝聚共識」的情況,以及如何解決的討論越清楚越好。

3. 信任是點點滴滴累積而來:不論對創業夥伴、員工來說,建立信任或向心力都不是容易的事情,透明與開放的溝通,則是逐步累積信任的重要過程。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



電動自駕車上路迎曙光!Turing Drive 借重 AWS IoT Lab 雲端服務,桃園青埔開放道路成功試營運

Turing Drive 透過 AWS IoT Core 進行資料彙整並集中傳送到 AWS 雲端,事後新創團隊更快梳理資料庫的數據,持續優化自駕車路線,AWS 除了技術面、架構面的協助之外,更重要是提供實作的引導,讓管理資料安全更有效率。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評論

電動車浪潮,讓無人自駕車的場景應用,增加更多想像空間!市調預測 2020~2024 年 L1-L5 等級電動自駕車,年複合成長率 18.3%。然而,電動自駕車要實際上路,除了要配套法規,保護乘客、行人的安全,更備受考驗。

團隊成員平均 30 歲的新創台灣智駕(Turing Drive)於 2018 年創立,致力研發可商轉的自動駕駛系統,他們開發的特製國產電動車,上路測試兩年行駛超過 30,000 公里、運載 70,000 位旅客。達成 98% 車輛妥善率,背後正仰賴龐大感測數據做為支撐,過程中 Turing Drive 借重 AWS IoT Lab 物聯網實驗室服務,讓創新之路更加拓寬。

特殊交通情境提供創新養分,封閉到開放場域 Turing Drive 累積實戰經驗與數據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Turing Drive 執行長沈大維提出電動自駕車在台灣交通情境下所擁有的優勢與挑戰。

「要在台灣創新,尤其是電動自駕車全新題目,對我們新創是相當大挑戰,但也迫使我們每天想破頭思考,在困境之下該如何找出路!」Turing Drive 執行長沈大維開門見山表示,創業三年多來,走得每一步有多麼不容易。

Turing Drive 握有 CPU、GPU 平行運算核心能力,正因為資源稀缺,盡可能發揮自駕系統的多重定位技術,從GPS、光達、雷達、影像、到車體慣性導航等應用,Turing Drive具備足以提供市場最快速 time-to-market 應用方案。然而,除了握有 AI 演算、晶片感測能力,沈大維認為台灣的獨特交通情境,對發展自動駕駛技術推了一把。

他解釋,「台灣摩托車、汽車齊聚路上,還有偏鄉接駁、市區夜間公車專用道,多元交通環境交錯,讓我們嘗試用自動駕駛創造新的營運模式,這是其他國家沒有的先天優勢。」因為有實際場域得以試營運,Turing Drive 一路從封閉環境的桃園農博會、台中麗寶樂園,再到台北信義區夜間、桃園青埔的開放道路環境,象徵台灣交通情境的縮影,這家新創正逐步破關打怪。

Photo Credit:Turing Drive
全台第一條電動自駕巴士路線,就在桃園青埔。

除了 Turing Drive 積極突破技術提升安全率,提供場域驗證、城市建設的桃園市也貢獻良多。桃園市政府經濟發展局局長郭裕信回應,桃園近年積極推動創新城市治理,被 ICF 智慧城市論壇評選為「全球智慧城市首獎」,電動自駕車是智慧城市的一環,因此桃園不遺餘力推動全台第一條自駕巴士路線試營運,提供載客接駁累計超過 800 位人次乘坐,創下 90% 乘客滿意度。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桃園市政府經濟發展局局長郭裕信表示,桃園近年積極推動創新城市治理,電動自駕車是智慧城市的一環,因此桃園不遺餘力推動全台第一條自駕巴士路線試營運。

大量的感測、影像數據該如何加值使用?借力 AWS 邁向「雲」運算成必經之路

Turing Drive 的電動巴士每天在桃園青埔定點載客、行駛,可想而知,有多麼龐大的感測、影像數據不斷累積。沈大維點出過去其他案例測試時,若想達成 Data Driven 驅動更多自駕車服務,勢必要先克服數據的儲存、加值、運用等實際挑戰,他解釋,「以前用終端硬碟儲存資料,往往我們工程師要留守到半夜,再去插拔車上的硬碟、整理車子運行數據,我們發現這樣做很沒效率,甚至隨著數據資料越來越多,在分類管理的工作也更為困難。」

面對難題,就是尋求解方!Turing Drive 找上 AWS IoT Lab 物聯網實驗室,雙方開始盤點,該如何運用雲端環境的優勢,更輕鬆掌握、洞察自駕車數據的金礦。AWS IoT Lab 表示,

「我們從三大面向切入,協助 Turing Drive 加速他們開發流程、減少工程師例行工作,甚至將影像資料有效加值,又能確保資料安全。」

AWS 所説的的三大面向,正是 AWS IoT Lab 所提供的三項解決方案服務。首先針對工程師要排班到試營運現場,插拔硬碟下載資料的冗長流程,AWS 提供 AWS IoT Device SDK 透過 MQTT over TLS1.2 安全機制加密與 AWS IoT Core 連結,通過認證後可將終端裝置的資料傳到 AWS 雲端儲存。同時允許開發團隊從遠端,直接登入自駕車系統做韌體更新或回收數據等指令,大幅縮短 Turing Drive 在開發、調教程式的時間。

第二項服務則聚焦協助 Turing Drive 針對自駕車運行所錄製的影像,AWS 提供 Amazon Kinesis Video Streams (Amazon KVS) 服務,讓終端裝置的影像資料串流到 AWS 雲端平台,進行後續機器學習、分析處理。讓 Turing Drive 省去過去人工傳輸影響資料流程,也幫助開發團隊更便利做後續的資料加值利用。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AWS IoT Solutions Architect Tec 介紹三項解決方案內容服務。

第三項則鎖定自駕車的資料,因為搭載光達、雷達、GPS、陀螺儀等感測器,每天每秒都在產生巨量資料,Turing Drive 透過 AWS IoT Core 進行資料彙整並集中傳送到 AWS 雲端,事後新創團隊更快梳理資料庫的數據,持續優化自駕車路線。除這三項關鍵服務,沈大維特別回應,「AWS 帶給我們技術面、架構面的協助之外,更重要是提供實作的引導,讓我們管理資料安全更有效率,把資料放到雲端儲存,再也不用煩惱地端伺服器的維護跟管理。」

Turing Drive、AWS、桃園市政府,各司其職聯手出力助攻電動自家車加速上路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沈大維指出,電動自駕車上路的普及,須同步具備雲端數據解決方案與硬體環境的配合。

在 Turing Drive 的眼中,與桃園市政府合作在青埔導入電動巴士試營運只是開端,沈大維說:「十年、二十年後,我們認為新世代的智慧車會趨向平台化發展,一方面需要有像桃園市願意投資智慧城市硬體環境的地方政府;另一方面則仰賴 AWS 雲端方案,完善數位基礎建設來整合道路號誌資料、車輛運行資料,當這兩端同步發展之下,電動自駕車上路才會加速普及。」

尤其是自駕車數據背後隱含的商業創新,郭裕信回應說,「智慧城市治理最重要就是數據, Turing Drive 掌握的數據未來還能跟保險公司、電商導購做結合,只要資料去識別化在安全範圍下使用,相信 Turing Drive 與 AWS 兩家新創企業的創新能量,我們非常樂見有更多資料應用,搭配新興商業模式,在充滿活力的桃園市進行驗證,看見更多創新應用具體落地。」

Turing Drive 展望未來的佈局,沈大維認為自駕車的發展不會只靠一家企業單打獨鬥,未來他們將聯手產業鏈夥伴,將 AI 技術、車載設備、關鍵組件、路側設備端到端的解決方案輸出海外,放眼全球商機。他肯定表示,「AWS 雲端平台具備彈性,不斷推出新應用的價值,我們會持續與 AWS 合作,把新世代智慧車的數位基礎建設産品放在 AWS 平台一起推廣,鼓勵更多勇於築夢的新創,善用 AWS 的優勢展開創新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