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監視的自由——PRISM 是否將破壞矽谷網路產業?

《Facebook 臉書效應》作者 David Kirkpatrick 認為,PRISM 侵蝕人們對網路企業的信任,為自由發聲的工具蒙上陰影,全民公敵的後續效應,甚至可能改變目前由美國領導的科技產業景觀。
評論
評論

編按:美國爆發宛若「全民公敵」真實版的 公民監視計劃「PRISM」醜聞爆料者 Edward Snowden 於香港接受採訪表示,美國國家安全局所作所為「是對民主的明顯威脅」,往昔美國作為民主的象徵,正因此次事件岌岌可危。《Facebook 臉書效應》作者 David Kirkpatrick 認為 1,PRISM 侵蝕人們對網路企業的信任,為自由發聲的工具蒙上陰影,全民公敵的後續效應,甚至可能改變目前由美國領導的科技產業景觀。

關於國家安全局(NSA)「PRISM」計劃,政府有權進入 9 家網路公司查看使用者資料的新聞,幾天來炒得沸沸揚揚,讓我們大為光火。不過當前的憂慮程度還遠不足以表達此事的嚴重性。幾乎所有人對 PRISM 的觀點視野都很狹隘,我們的價值與目標可能比你想像的更具挑戰性。

受到牽連的不是只有美國人的隱私以及未來美國政治的發展,它造成巨大而負面的後果,衝擊遍及全球,美國政府從美國企業取得資料數據的特權,設下糟糕的先例,而且極度短視。

網路本質上是全球性的商業與社會景觀,只是現在美國企業取得壓倒性的優勢,它們已經創造無數驚人的創新與技術成就。蘋果、Facebook、Google、微軟、Skype、Yahoo、YouTube,上述這些被指控參與 PRISM 計劃的公司,是全球最重要的數位溝通與資訊平台。這種全球性的統治為美國乃至於全世界帶來的經濟與政治利益,顯而易見。原因除了它們對投資人而言是最利潤滿盈的企業;更具意義的是,這些企業藉由促進開放,建立起自由表達與對話的空間,創造出不同凡響的價值。

如今它被安放在名之為國安的祭壇上,我們願意犧牲多少這傲人的成功?

全世界的公民都能打開 Google 任意搜尋,並在 YouTube 或 Facebook 上與好友交流互動,無論話題是否觸及政治的敏感神經——從阿拉伯之春、伊朗綠色革命、針對俄羅斯總統普丁的示威、到近期不滿土耳其總理的抗爭行動。

對 NSA 入侵美國網路公司最耿耿於懷的一群人,可能是美國人以外的消費者。Facebook 擁有 10 億非美國人使用者、Google 更不用說,統治全球多國的搜尋引擎市場,在歐洲的市佔率超越 90%,旗下的 YouTube 更是全球民眾觀賞影片的首選。這下子,要想繼續保證網路服務使用者的行為與意見仍將受到美國政府保護,難上加難。部分 NSA 監控報告指出,法院得以命令這些公司交出整體流量,也可指定某個國家。

身為《Facebook 臉書效應》的作者,我特別熟悉 Facebook 的策略與成就。巴西 9 千萬網友有 2/3 是 Facebook 的活躍使用者。Facebook 在印尼、奈及利亞、南非、土耳其等等許多國家,都是最重要的溝通平台。Google 的 Gmail、微軟的 Hotmail、Skype、Yahoo、蘋果的重要性同樣擴及全球。

Facebook 提供使用者傳播工具傳送訊息給好友,成為一般人經常用來發出不滿之聲或者發表政治聲明的管道。幾乎所有國家都是如此。

Facebook 堪稱行動主義(activism)史上最強而有力的溝通工具,而歐巴馬很有可能,已經破壞了它在政治論述與抗爭行動上的效果與吸引力。美國政治與商業對手以及各國政府本身,或許將對自己的國民提出警告,美國企業有可能將他們的個人資訊交給美國當局。如此一來,既威脅了這些企業以往作為全球中立平台的目標,世界經濟成長甚至可能因此急劇減緩。

儘管這些服務進行在地化以後,似乎減輕了美國色彩,Facebook 因為提供各種語言,故在很多國家不被當成美國公司。而現在美國這面旗子,很可能在商業和政治上幫倒忙——美國服務,變成美國政府監視工具的同義詞。

這個傳達對話、政治論述、美國價值觀的強大工具,我們真的甘心它遭到殘害嗎?破壞這些美國經濟頂尖的公司帶來的金融與商業成就,值得嗎?歐巴馬只把 Facebook 等等網路公司當作行使美國權力的工具嗎?玻利維亞人顯然不這麼看待 Facebook。Facebook 是一個彰顯個人力量的工具,他們不會希望政府插手干預其中。

美國網路企業的全球影響力與永久的商業成就能否持續,端賴歐巴馬從此刻開始的處理方式。只是,若想恢復他已鑄成的傷害,或許得對這項計劃全盤否認,但這實在不太可能。

美國網路巨人並非沒有替代選項。全球各國公司無不摩拳擦掌推出自己的網路服務。全球次大的搜尋引擎是中國的百度,根據 ComScore,去年全球搜尋量有 8% 來自百度,俄羅斯的 Yandex 接近 3%,高於微軟 Bing。說到社群網路,中國騰訊出產的 WeChat 於全球吸引 4.5 億使用者(最新數據是超過五億),中國以外的使用者數以百萬計,成績斐然。絕大多數中國主要的網路公司,都雄心勃勃,懷有走向全球的野心。

華府領導人懷疑中國華為肯定透過產品從事間諜行為,顯然在他們眼中,充分利用所有國內資產以達地緣政治目的,非常合理。當然,他們有理質疑華為和中國政府這麼做。而歐巴馬與 NSA 此刻似乎決心為 Facebook、Google 等等美國網路公司在國際上加諸與華為一樣的惡名。由於政治人物的譴責,華為近期決定放棄巨大的美國市場,儘管根本沒有查出什麼間諜行徑的實質證據。華為在美國的遭遇,可能預示著美國公司在國外的命運。

讓 Facebook 成為地球上所有人使用的工具,是 Mark Zuckerberg 未曾動搖過的野心。除了被中國擋下以外,Facebook 穩定的在全球各地開疆闢土。然而,過去他要求中國政府應該放行 Facebook 的言論,如今看來說服力已然大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