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香港避難的 PRISM 爆料者:我並不期望自己還能回家

向媒體爆料美國政府與科技巨頭之間 PRISM 專案的那個年輕人,正在香港避難,他也在當地接受衛報記者的採訪。
評論
評論

原文 〈 向媒體爆料美國政府與科技巨頭 PRISM 項目的那個年輕人,正在香港避難  〉,轉載自 虎嗅網

向媒體爆料美國政府與科技巨頭之間 PRISM 專案 的那個年輕人,正在香港避難,他也在當地接受衛報記者的採訪。

上週美國國內的頭號新聞是涉及政府、科技界的監視計畫 PRISM 專案,矽谷多家知名科技公司被指出資料庫可供情治單位「直接進入」。儘管各大科技巨頭強調:未與政府於法律許可之外的範圍在訊息與數據方面有合作,甚至 表示不知道有 PRISM 專案的存在 ,但美國總統倒是大方承認,並說明:「我們尊重使用者的網路和電子郵件的隱私,這個專案對美國公民並不適用,也不會針對居住在美國的人。國會曾經對這一點進行全面評估,FISA(海外情報監聽法案)也有授權。」

這個專案的存在,是由《華盛頓郵報》報出。而爆料者,29 歲的 Edward Snowden,在報導發表出來之前的 5 月 20 日,已離開美國本土。據說現在正在香港。他稱,之所以選擇香港,是相信這兒的言論自由,也能享受政治庇護權。

Edward Snowden 曾經在 CIA 擔任過技術助理職位,現在是美國國防承包商 Booz Allen Hamilton 的員工。

在他向《華盛頓郵報》提供第一份文件之時,他在一個便條上寫著:「我明白自己將為這個行動付出代價,」但是,「如果能把那些統治著我所愛的這個世界的東西——聯邦秘密法律、不平等赦免、不可抗的行政權力等等——揭露哪怕是一秒鐘,我也滿足了。」

Edward Snowden 曾說,他認為網路是人類史上最重要的發明。而他相信網路的價值及其相對應的隱私,正被無處不在的監控摧毀。「我並不認為自己是個英雄。因為我所做的皆為自利。我不想生活在一個沒有隱私、不給探索和創造力任何空間的世界裡。」

當他得出結論,認為 NSA 的監控網絡是無可挽回、不可撤銷的時候,他知道自己遲早會做出今天的選擇。「他們所做的是對民主的明顯威脅。」

而 Edward Snowden 大方對外公開自己的身份也是對自己所做行為的肯定——「我認為我沒有做錯什麼。」同時,也是保護自己的一種措施。如果誰想害他,可能會承受更大的輿論壓力。

在公布這一文件之前,Edward Snowden 已經向上級請好了病假。現在,他已經抵達香港,從而可以暫時免受來自美國政府的迫害。

不過,在文件洩露事件初期,他並沒有對外公開自己所處的位置,因為他希望,媒體能將事件的重點放在美國政府身上,而不是他。

在數小時訪談中他惟一一次情緒激動,是他說到他的選擇對他家庭的影響之時。他多位親人都在美國政府工作。「我惟一害怕的就是對我家庭有什麼不好影響,而我對此無能為力。這是讓我晚上睡不著的事。」

他認為政府將啟動一項針對他的調查,並可能會指控他違背了反間諜法,協助國家的敵人。

說到他的未來,他並不清楚。他覺得他最好的庇護之國是冰島,那是網路自由度最高的國家。

「我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滿意,我認為這是值得的。我沒有遺憾了。」他說。

以下是衛報的採訪影片:

Edward Snowden 在影片中表示,並不期望自己能返家(I do not expect to see hom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