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部落格回歸本質——Medium 誕生記(上)

評論
評論

圖片來源:Medium

編者按:越是浮躁的年代,就越是需要可以沉澱思想的地方。Medium 志在於此,它是一個專注於分享觀點和故事的 Blog 平台,由最先創造 Blog 產品 Blogger 和 Twitter 的 Evan Williams 打造。本文作者任職於 Teehan+Lax ——一家提供網路產品解決方案的公司。文中出現的 Geoff TeeHan 和 Jon Lax 是該公司的兩個創辦人。

Inside 先前已刊載過 闡述 Medium 理念的文章 ,以及 創辦人 Evan Williams 打造 Medium 過程獲得的啓發 ,歡迎讀者參考。

一個專注於分享觀點和故事的地方

這個世界的媒體多得不勝枚舉。然而無論傳統媒體經濟正在遭受何種變故,都無法阻擋海量訊息從智慧型手機、企業以及新一代的媒體型創業公司那裡蜂擁進網路,讓整個世界都看得見。

在不斷推出的媒體型產品讓人們的生活變得越來越高效時,我們開始思考某種具有極大改進空間的媒體產品,它對

個人來說並不是必需的,對新聞媒體來說也不重要。我們就叫它觀點吧。

何種類型的觀點?各式各樣:對今天(或過去)發生的某件事情的獨特看法,分享努力獲取的專業知識以便讓讀者做得更好,一個讓人們大笑,微笑或者讓人們覺得有意義的故事。你可能有一些可以衝擊、影響他人的想法想要與人分享——而這些想法超越了你的朋友,超越了 140 個字可以表述的範圍——我們想要提供這樣的工具和場域(Evan Williams)。

開始

Twitter 共同創辦人 Evan Williams 和 Biz Stone 創立了新公司 Obvious,我們與該公司間的聯繫,始於 Evan Williams 在 Twitter 上關注我們。Twitter 創辦人用這種方式跟人交流看似來似乎很正常。直到幾天後,我們收到他發來的私訊(Direct Mail)。

當時是 2011 年 9 月,幾次郵件的交流之後,Evan 在一封郵件內問到我們能否盡快選個時間同他在舊金山見面。接下來那一周,Geoff Teehan 來到了舊金山——Obvious 公司所在的那座城市。

初次會談

我們當時並不知道自己要期待些什麼。因為沒有議程安排,我們只是在日

曆上標示:一個小時的會談。Evan 暗示會談的內容與他準備著手的下一步工作有關。一想到要跟這位創造了 Blogger 以及 Twitter 的人見面,我們好生緊張。

會議的一部分內容是,由我們敘述我們做過什麼、如何做出來的,我們公司的結構,我們的合作夥伴以及我們當時在做什麼;我們那時剛發表了 TweetMag app,還現場展示了 iPad 平台的 Readability app 的原型。

會議的最後 20 分鐘則由 Obvious 來說明它當前正在思考的東西。這些東西大都是關於未來出版業。對此我們當時還有些模糊,但很快我們就會弄清楚。

會議結束時,Evan 說道:「非常高興和你們會談。雖然我現在還沒有任何東西,但一想到我們將來會找到某樣東西然後一起合力完成,我就感到很興奮。」一個在結束時沒有下一步安排的會議通常不是什麼好徵兆,但不得不說,花時間和對某些事物抱有相同熱情的人一起交談實在是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第二次會談

大概一個月後,我們終於收到了來自 Obvious 的消息。這次是關於一起工作的事。

Geoff 和 Jon 飛到舊金山同 Jason Goldman 還有 Evan 見面,這次他們兩人了解到更多關於 Obvious 正在做的東西,以及我們公司可以提供的幫助。

在會議上,Jason Goldman 和 Evan 談到他們正在探索出版平台的一些創意。他們已經為創造這樣一款產品而工作幾個月了。這款產品的精細、複雜程度令人難以置信,雖然它已經試運行過一些模式,但這些模式沒一個能讓人找到對的感覺。

他們想試驗一些新的東西。它不需要功能全面,只要出現原型就可以了。Evan 相信產品決策要由實際使用情況決定。即便我們沒能建立出功能全面的產品,但這個原型仍給他們帶來更好的方向感,如果他們的新產品創意值得繼續探索下去的話。

Jason 因事去多倫多待了兩天,我們則對原型進行了粗略加工。接下來的兩個月我們設計、創建出各種各樣的產品模型。我們每週都會同 Obvious 聯絡。我們的工作方式挺像對普通客戶那樣:由於每週一次的客戶回應而不得不上緊發條,轉注工作。

產品模型使得我們可以從兩方面中鑑定一些功能:哪些功能不好用,或者哪些功能需要更豐富。

漫長的等待

2011 年聖誕前夕,我們把產品原型包裝了起來。Obvious 的工作人員對我們的工作表示感激之意,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直到新年過後我們仍在等待。我們不斷查看 Obvious 的網站、它的 Twitter 以及其他一些科技媒體 Blog,希望聽到官方宣布與我們所做的產品相關的任何消息。但什麼都沒出現。

這對我們來說很煎熬。你在工作時不能透露工作內容,而且無法確定它是否會出現在網路上,抑或最終被決策者砍掉。我們能做的只有等待。

再次聯絡

在 2012 年 4 月份,Evan 再次寄信給 Geoff,並說道他希望討論以一種更親近、更能彼此協作的工作方式。去年為原型而工作了四個月後我們知道,在 Obvious 工作是很繁忙的。他們已經實踐一些東西,這就是他們說到的——Medium。他們已經有了實際的程式、正在運行的產品以及準備塑造出某種東西的決心。

接下來我們飛回舊金山。此時的 Obvious 已經搬進一間更好的工作室。那裡的工作人員已經增加了一倍,而他們所有人正專注於創造 Medium。

從 Medium 身上幾乎看不到我們所做原型的任何痕跡,但這也可以理解——它已經演化成一個非常不同的產品。Evan 解釋,他感覺到在 Web 上進行有意義的寫作是一個需求方向。沒有一個地方可以供那些想寫一些比微網誌品質更好的內容的人駐足。Blog,這個長遠看來更能滿足人們需求的產品,需要精華內容讓它崛起並散播出去。

獲得成功的那些人,需要對單一方面的問題進行持續關注和學習,而新人則需要讀者。他繼續說道,人們有時在談到某一主題時只能想到一樣東西,但他們不可能每天每週都有機會在談論某一主題時想到新的東西。這正是 Medium 願意解決的問題。

他希望我們提供一支團隊和 Medium 現有的團隊進行融合,以幫助他們設計產品。彼時,他們團隊有三名設計師:Dustin Senos,Leigh Taylor 和 Dann Petty。Dusting 身兼兩職,他既是開發者又是設計師,而 Dann 和 Leigh 則專注於設計。Evan 已經打造

出一支非常了不起的工程師隊伍,但他還需要設計師的幫助,這也是我們加入的原因。

這次的工作方式跟典型的客戶任務有些不同。它不會讓我們回到多倫多,然後在獨立狀態下工作,就像我們做原型時那樣。我們需要成為 Obvious 團隊中的一部分。這對我們來說不僅有些麻煩而且還很有挑戰性。經過長時間討論,我們達成了以下約定:

  • 6 個月交出成品:設計產品不光是為了發表——它在發表後仍需要不斷細化改進。
  • 特種突擊團隊: Geoff 將帶領 4 人的團隊和 Obvious 原來的團隊一起設計、改進 Medium 的使用者體驗。
  • 遠距離工作:我們幾乎要花一半的時間在舊金山的 Obvious 辦公室工作。
  • 深度整合:在此團隊工作的每一個成員都將被視為 Obvious 的員工。新的 Obvious 電子郵件位址,到 Github、Campfire 小組的訪問權限,甚至可以使用 AnyBot 在現場開會,如果當時我們在多倫多的話。
  • 全心全意投入:這個團隊將只為 Medium 工作,不可再分心於其他任何工作。
map

 〉〉 讓 Blog 回歸本質——Medium 誕生記(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