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姆科技觀察】培育虛擬寵物賺收入!區塊鏈版寶可夢 Axie Infinity 的菲律賓熱潮

在菲律賓農村,22 歲的 Howard 因為疫情無法出外工作,只能開始遊玩 Axie Infinity,且每個月可以從中獲得 300 美元的收入 (菲律賓的最低工資為 170 美金/月)。Axie Infinity 是一款建立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看起來很像寶可夢的寵物對戰遊戲。在遊戲中玩家們可以培育和繁殖以 NFT 形式發行,名為 Axie 的數位寵物,並透過交易和戰鬥獲取寵物
評論
Axie Infinity
評論


在疫情期間,菲律賓人如何透過虛擬宇宙獲得收入?

根據 Youtube 的訪談影片,在菲律賓甲萬那端市的農村,22 歲的 Howard 因為疫情無法出外工作,只能開始遊玩 Axie Infinity,每個月可以從中獲得 300 美元的收入 (菲律賓的最低工資為 170 美金/月)。在 Howard 的村莊,有接近 100 位村民都開始加入 Axie Infinity  以維持生計,甚至包括他 66 歲的奶奶。玩遊戲賺錢的模式正逐漸改變當地成員的生活,一位 75 歲的老人每天從凌晨 4 點玩到晚上 10 點,透過遊戲的收入來支付藥物的費用。

PLAY-TO-EARN | NFT  Gaming in the Philippines | English: 

Axie Infinity 是一款搭建在區塊鏈上的寵物對戰遊戲

Axie Infinity 是一款建立在以太坊 (Ethereum) 區塊鏈上,看起來很像寶可夢的寵物對戰遊戲。在遊戲中玩家們可以培育和繁殖以 NFT 形式發行,名為 Axie 的數位寵物,並透過交易和戰鬥獲取寵物,整體介面看起來相當可愛,甚至帶有一點療癒感。

然而,看似天真無害的 Axies 遊戲背後,其實隱藏著相當宏大的理想。Axie Infinity 是由來自越南的遊戲公司 Sky Mavis 所製作。根據遊戲白皮書中的內容,Axie Infinity 的願景是希望在未來能看到工作和娛樂將融為一體,虛擬世界的機制能夠賦權給玩家,由玩家們共同治理並獲得經濟的機會。可愛生物的蒐集和戰鬥僅是整體計畫的第一步,吸引更多的玩家接觸加密貨幣的機制,進而了解去中心化和虛擬財產的概念,而 Axie Infinity 也已經證明了虛擬遊戲世界如何影響實體世界的運作,並產生了全新的工作和娛樂模式,這可以體驗在遊戲的爆發性成長上,Axie 正以驚人的速度吸引全球的玩家和金流。

今年四月,Axie 的單月營收只有 67 萬美金,到了 6 月其營收成長到 1,200 萬美金,單日平均收入就和《王者榮耀》並列全球第一,到了 8 月,Axie 已經超越王者榮耀,成為全球收入最高的線上遊戲,單月營收為 3.6 億美金。

以下本文將介紹 Axie Infinity 的發展起源,以及其開創的新遊玩模式「Play-to-Earn」為虛擬和實體世界帶來的改變。

受到謎戀貓和寶可夢啟發的遊戲靈感

Photo credit: CryptoKitties

2017 年 CryptoKitties 謎戀貓作為第一個採用 NFT 的數位資產遊戲開始聲名大噪,在謎戀貓採用的以太坊 ERC721 架構下,每一隻寵物都擁有獨立的 ID 和 256 個位元基因組,玩家可以靠著繁殖寵物以蒐集新產生的品種。 Sky Mavis 創辦人 Trung Thanh Nguyen 就是受到謎戀貓的啟發,繼而發想出 Axie  Infinity 的遊戲雛型;結合寶可夢的對戰玩法以及謎戀貓的 NFT 育種模式,但不同於寶可夢的卡牌形式,Axie 玩家以 NFT 的形式購買並擁有寵物;相異於謎戀貓,是由資產持有者等待 NFT 升值後賣掉獲利了結,Axie 玩家可以透過遊戲中的技巧性對戰賺取 ERC20 架構下的的遊戲代幣,再兌換成實體世界的貨幣。

Sky Mavis 在 2018 年 2 月開始第一波 Axies 預售,隨後推出自家的 NFT 交易平台,讓 Axies 收藏家進行交易。這段時間對加密貨幣圈來說,正是第一波加密貨幣熱退燒之後的寒冬期。團隊們認為能經歷這段期間對他們來說非常幸運,藉此他們可以逐步構建和優化產品,最重要的是,培養一群 Axie Infinity 的忠實用戶。爆紅的的遊戲或是加密貨幣專案容易吸引到一窩蜂的投機玩家在短暫時間內進出,進而破壞遊戲環境。這也是 Axie 認為其難以被複製的原因:新進的競爭者只會吸引想尋找下一個 Axie 的投機者,而不是真正有興趣跟著創作者一同推進遊戲發展的玩家。

Play-to-Earn 的遊戲模式為玩家創造經濟誘因

藉著區塊鏈技術的協助,Axie 營運著一種全新的玩遊戲賺錢 (Play-to-Earn) 模式,玩家只要在遊戲投入精力和時間就能從遊戲機制和生態體系中獲得獎勵。要加入遊戲,玩家必須先把實體世界的貨幣兌換成以太幣並購買 3 隻 Axies(一隻 Axie 的價格目前在 500 美金上下)。跟其他遊戲購買虛擬角色或是道具不同,玩家能獲得 Axie 的所有權,在遊戲中玩家可以自由決定是否要持續戰鬥破任務賺取兩款遊戲代幣( AXS & SLP),或是將 Axies 和代幣兌換成實體貨幣變現後離開。

當新玩家加入的時候,他們不是向遊戲開發公司 Sky Mavis 購買 Axies,而是在市集和其他玩家進行交易。舊玩家可以將手上既有的的 Axie 賣掉,或是花費 SLP 繁殖更多的Axie。當然,玩家不是憑空鑄造新的 Axies 寵物,遊戲規定每隻 Axie 最多可以繁殖 7 次,每次繁殖的費用也會隨著繁殖次數而遞增。

由於玩家必須藉由對戰來獲得遊戲代幣,而對戰的輸贏取決於每隻 Axie 的能力數值和種族、身體器官的不同,玩家因此更有誘因獲取代幣以培育更稀有的 Axie 去贏得對戰、銷售給新進玩家或是兌換成實體貨幣,甚至作為投資標的而持有。

Axie Infinity 世界中的土地也是可交易的。Lunacia 大陸上會生成怪獸和遊戲代幣。每一塊土地都是一個 NFT 並開放拍賣。目前公司也在規劃基於土地的遊戲新玩法,讓土地擁有者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開發新一層的遊戲。

比 Roblox  更進一步的遊戲生態

Roblox.com

2020 上市的 Roblox 是瞄準青少年和兒童的大型多人線上遊戲開發平台,平台允許玩家設計自己的遊戲、道具和服裝,遊玩自己和其他開發者建立的各種不同類型遊戲。遊戲中的代幣 Robux 在平台內流通,玩家可以用來在購買平台內的遊戲和道具,也可以兌換成實體世界中的貨幣。根據 Roblox 的財報,其中 27%的營收會歸給開發者。Roblox 的商業模式是 Play-to-Earn 模式的雛形:不像傳統的電玩遊戲只有少數最頂尖的電競選手才能靠著玩遊戲賺錢,在 Roblox 的遊戲生態系中,平凡的一般玩家也能在遊戲中獲取一定的報酬。

然而,Axie Infinity 則更前進了一步。Sky Mavis 從每筆交易中收取 4.25% 的手續費,以及一定比例的繁殖費用作為營收來源。這代表 95% 的營收都歸玩家所有,其餘的 5% 會進入社區財政部(Community Treasury)。在 2020 年 11 月,Axie Infinity 開始公開發行遊戲治理代幣 AXS,持有 AXS 就像是持有遊戲的一部分。除了作為遊戲內流通的貨幣外,AXS 也代表著遊戲的部分擁有權和管理權,持有者可以透過投票決定平台的走向以及社區財政的運用。由於 AXS 的代幣總額是固定的,並規劃在未來的 65 個月內逐步解鎖,也讓遊戲開發商 Sky Mavis 漸漸失去遊戲的絕對投票優勢,最終只會擁有 20% 的比重。這代表遊戲將會逐漸脫離 Sky Mavis 40 人開發團隊的控制,成為實質上真正由玩家共同擁有的虛擬世界,這也越來越接近電影「一級玩家」中的世界:玩家靠著遊戲和任務獲得虛擬宇宙中的一部分。

獎學金計畫幫助開發中國家玩家也能進入虛擬宇宙

前文提到,許多菲律賓玩家透過 Axie Infinity 賺取得以維持生計的報酬,但這些玩家怎麼負擔得起開局所需的 3 隻 Axies 呢 ?這正是 Axie 宇宙中最特別的一部分,全球各地雨後春筍般興起許多獎學金計畫,資助負擔不起遊戲進入成本的開發中國家玩家,其中最有名的組織莫過於去中心化組織 Yield Guild Games(YGG)。YGG 的機制是招募菲律賓和印尼的既有遊戲玩家擔任社群經理,負責培訓有心想進入遊戲的新手玩家。透過自動化的智慧合約,YGG 將 Axies 免費借給獎學金受贈者,再從玩家之後獲得代幣中收取 20% 給社群經理,10% 歸 YGG 所有。大批想進入遊戲世界的玩家紛紛寄送格式完整、內容豐富的履歷到 YGG 申請獎學金。由於相關的需求太多,YGG 還成立一個 Sponsor-a-Scholar 計畫,開放給其他有志於推廣虛擬宇宙的捐助者,資助玩家的啟動基金。

YGG 創辦人 Gabby Dizon 認為組織就像是虛擬世界(metaverse)的探險開拓者。YGG 不僅解決加密遊戲的流動性問題,讓更多的玩家得以進入數位世界,體驗虛擬宇宙的美妙,並讓遊戲生態得以順暢運作。另一方面,YGG 也增加勞動力的流動性,在 Play-to-Earn 模式下,實體世界的國界化為無形,只要擁有一台智慧型手機和網路,用戶可以從世界上的任何一個角落賺錢;遊戲的機制是獎勵有時間和技能的玩家,而非有錢的玩家,這創造一個更加平等的數位經濟體,也為更多人培養投資者的思維模式。

虛實交融的無限可能性

Photo Credit: iStock
Metaverse 讓人們在線上有自己的生活並且提供沈浸式的體驗,不受地域限制。

綜合以上,可以看到 Axie Infinity 玩家的誘因和動機都不同,有把遊戲當做工作的全職玩家、有將 Axie 當作投資商品的投機者、也有單純喜歡遊戲戰略和寵物飼養的純玩家。知名科技分析部落格 Not Boring 的作者 Packy McCormick 認為 Axie 未來的發展相當多元。在實體世界,Axie 有機會被翻拍成電影或是 Netflix 節目,Axie 的持有玩家或許有機會從中獲取部分的版稅收入。稀有的 Axie 持有者則有機會像是 Bored Apes_或是 CryptoPunks 一樣有更多的價值空間。而在虛擬世界,Sky Mavis 目前在

開發 SDK,讓其他開發者能夠運用 Axies 的角色 IP 建立新事物。如果 SDK 發展成熟,Axie Infinity 或許能像 Roblox 一樣變成創作者平台,為有心的玩家提供更多樣的生財工具。

Axie Infinity 的玩家屬性也創造許多的發展機會,這群玩家樂於接受新科技和新事物,區塊鏈公司可以透過廣告贊助或是其他的合作方式吸引用戶成為早期的 Early Adopter。此外,Axie 宇宙更是政府測試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的好場所,可以觀看獲得基本代幣收入的玩家是否還是會持續投入生態系當中。

總而言之,如同 Chris Dixon 的名言 “the next big thing will start out looking like a toy.” Axie Infinity 正讓世人看到虛擬宇宙的雛形以及虛實交融的新工作型態,而這劃時代的偉大事物正是由遊戲開始。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



【2021 INSIDE 未來日】Aruba 打造安全簡易的智慧物聯網

Aruba 台灣區副總經理陳清淵在會中談到如何打造安全、簡易的物聯網(IoT),以及如何建置和整合一個智慧平台。IoT 的應用範圍廣泛,從新能源、環境、居家、資訊安全,已經滲透至生活各層面,陳清淵也分享了 Aruba 在這一波浪潮中所能扮演的角色。
評論
Inside
評論

Aruba 台灣區副總經理陳清淵在會中談到如何打造安全、簡易的物聯網(IoT),以及如何建置和整合一個智慧平台。IoT 的應用範圍廣泛,從新能源、環境、居家、資訊安全,已經滲透至生活各層面,陳清淵也分享了 Aruba 在這一波浪潮中所能扮演的角色。

Inside
Aruba 台灣區副總經理陳清淵在 inside 分享對物聯網未來的期許

在會談一開始,陳清淵提到,目前運用 IoT edge 會遇到四個主要問題:

  • 企業在網路管理的工具上需要進一步投資。
  • 系統需要花很多時間在辨識和診斷訊息。
  • 資安危機逐漸攀升,未來需要確認連接的設備是否具有潛在威脅性。
  • 企業願不願意投入資源在設備的改善與升級。
陳清淵的PPT

此外,Aruba 在這些問題上,以三個階段、力求簡易的方式解決:

  • Connect : 連結網路作業的網域和地點。
  • Protect : 在資安的審查上採取嚴格的管控,以及安全存取服務邊緣(SASE),提供簡易性、延展性、彈性與無所不在的安全。
  • Analyze & Act : 由人工智慧(AI)所驅動的裝置,在威脅影響到用戶時,就能即時偵測並處理,增加資安防護的效率與可靠性。
陳清淵的PPT

資訊安全是重中之重,高達八成的用戶覺得自己沒受到保護

陳清淵指出,這時要重新定義 edge 的角色,如果不用網路,當然無風險,但是現在的時代物聯網已經滲透進許多家戶和企業,尤其是後疫情、數位化時代。知道有什麼設備連到你的網路是相當重要的。

有高達 80% 的人認為,自己沒受到保護。這比例相當高,也代表能做的事還有很多,而且,資安是重中之重,必須要做認證、使用者權限、若有感染就即刻隔離,過程中減少頻寬的浪費,Aruba 的無線控制器防火牆可即時阻擋、限制網路威脅、提供乾淨的流量,使用智慧化、簡單的方式管理使用者,若有感染也能即刻通知用戶。

陳清淵也舉出一些應用的範例,Aruba 可以提供門禁的安全運用,不論是家戶、飯店或公司都能受惠,而且應用範圍遠不只有如此,另一個例子來說,現在疫情依然影響人們的生活,確診病患的足跡、可能傳播的途徑都會經由人流散播,所以,人流追蹤的功能就相當顯目,除此之外,資產定位、偵測空氣品質、煙霧、室內導航,以及在美國這種民眾能擁槍的國家來說,槍聲的偵測也是一個重要的功能。

Aruba 建立整合自動化、資安的平台,簡化過程、增加效率

陳清淵解釋道,使用無線存取點(AP)作為連接物聯網的工具,可以有效簡化流程和減少建置成本;採用 Intelligent edge,在網路連接上時就啟動存取控制(Access Control),讓有權限的用戶才能存取受保護的資源,做到嚴格把關的功能;此外,Aruba ESP 是在雲端運作,而且能以人工智慧進行自動化、整合、資安的平台;接著,利用連結、保護啟動、分析和行動的連續過程,簡化程序、增加效率。

另一方面,針對小型企業,陳清淵表示,Aruba 的系統不只適用於中、大型企業,也可針對小型企業的不同需求做相應的調整,應用彈性相當大。

AioT 可客製化,讓大、中、小型企業都能運用 

現在為了搭上數位轉型的便車,許多企業也在思考如何切入,在切入角度上,陳清淵認為,有分上雲端、不上雲端的區別,只要轉換 edge,可依據當時的需求、便利性,做整合服務,而且還可以測量成長的幅度。

不過,即使有這些好處,當前 AIoT 的發展依然還是有困難,最大的障礙來自經費,現有的資金僅能支持維護,但是難以投入更多到研發中,如此一來, 對於 AIoT 的應用範圍和技術更新的速度就難以與國際並肩,陳清淵指出,企業需要更加關注這場數位浪潮,投入更多資源,才能發揮物聯網的優勢。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