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企業(中)

「全球均一薪資」政策的葫蘆裡賣的,是「以全球規模的篩子來篩選出優秀人才」的膏藥。當然,這副兩面刃的特效藥對某些人來說是金丹,對某些人來說是砒霜。
評論
評論

(圖片來自 Charley Lhasa,CC license)

本文作者黛博拉「上輩子」是軟體工程師,清華電機所畢,曾任職於飛利浦半導體與宏達電。目前是從事文字轉換工作的家庭主婦,定居於日本長野縣。喜歡探索蘊藏於事物表像下的本質。

本文轉載自她的部落格「黛博拉看日本」。

〉〉 黑色企業(上)

「全球均一薪資」政策的葫蘆裡賣的,是「以全球規模的篩子來篩選出優秀人才」的膏藥。當然,這副兩面刃的特效藥對某些人來說是金丹,對某些人來說是砒霜。

2000 年代初期柳井正所立下的目標是 2011 年 Fast Retailing 的營收要到達 1 兆日圓的規模。雖然這個數字可能要等到 13 年 8 月才能兌現,也就是比預期晚了 2 年,但柳井正早已馬不停蹄地在為邁向 2020 年的成長鋪路了。2012 年度 Fast Retailing 的營收為 9286 億日圓,日本國內門市總計為 845 家、海外門市為 292 家。到了 2020 年,Fast Retailing 的營收要成長至 5 兆日圓的規模,日本國內門市預計增加至 1000 家、海外門市增加至 3000 家。

柳井正常把這樣的話掛在嘴邊:「小說是從頭看到尾才會知道結局是什麼,但做生意不同。做生意是先下結論再開始著手事業的經營。」為了達到 5 兆日圓營收的目標,光靠日本國內的市場和人才絕對不夠,必須倚重海外才有辦法發展下去。自從在海外開了第一家 UNIQLO 分店以來,柳井正便一直認為不管在哪一個國家工作,只要員工為企業貢獻出相同的獲利,拿到的薪水也應該要放諸四海而皆準才是。而新興國家也有優秀的員工,即便都為同一家公司工作,只因國家地區的不同導致薪資水平低落,對展開全球事業規模的企業來說是沒道理的事。對柳井正而言,UNIQLO 要脫胎換骨成為真正的全球化企業,最要緊的是培育出夠多來自全球各地的經營人才。所謂的「夠多」究竟是多少? 柳井正表示,像負責整個大中國地區 UNIQLO 業務的潘寧 (44 歲) 和負責 UNIQLO 姊妹牌 g.u 的社長柚木治(48 歲)這樣的人才,還要再來個 200 人左右才夠。

透過「全球均一薪資」,實現了柳井正所勾勒之「不管在世界的哪個地方工作,只要同工(貢獻)就應該同酬,並能夠隨時進行跨國人事異動」全球化企業的樣貌。不過所謂的「同工同酬」,指的是只要有能力誰都有資格拿世界一流薪水,反之則向下看齊的實力主義制。從 10 年前柳井正便說「將來日本的年薪水平不是 1 億日圓就是 100 萬日圓,中產階級會一直減少」,「若個人無法透過工作來凸顯自我的附加價值,那麼薪資就只有往下流向低水平地區的份,年薪降至 100 萬也是沒辦法的事」。柳井正認為,所謂的「Global Economy」是『Grow, or Die』之一翻兩瞪眼的殘酷現實,人不求改變來提升其附加價值,就只有毀滅一途。

柳井正並表示,這些年 UNIQLO 的高離職率其實是全球化所引起的問題。營收目標要從 1 兆邁向 5 兆,柳井正形容目前 Fast Retailing 正面臨新的創業期。為了培養出足夠的人才來撐起 5 兆的宏願,柳井正坦承之前「新進員工經過半年培訓就要上戰場成為店長」之魔鬼訓練方針的確有操之過急之處,目前已取消這樣的做法,日本國內高離職率的狀況似乎有漸趨好轉的傾向。雖然如此,與新興國家的員工站在同一個競技場較量已是不爭的事實,隨著對手愈來愈多,被全球規模的大篩子淘汰的機率可能也會愈來愈高。

不過,問題來了。以 UNIQLO 為例,直接與「Global Economy」進行肉搏戰的是企業 (經營高層、資本家),而不是金字塔底部的員工。除了完成份內工作以換取生活費用外,如果能力許可,提升工作技能以爬到更上的一層樓或擇更良的木而棲等,皆為勞動型態的一種。「員工勞動」與「企業之爭」劃上等號的,似乎只限於經營人才的層次或其儲備戰力,這些人經常把「藉由加入企業之爭來磨練自己的能力,並累積資/經歷以求轉戰至條件更好的位置」奉為最高指導原則。此時,可以說「員工之爭」便發生在該勞動市場 (來自世界各地的經營人才或其儲備戰力) 的勞動者之間,以全球規模的大篩子來遴選優秀人才是相當理所當然的做法。在這個情況下,「企業之爭」與「員工之爭」有著很高的相關性。

而為數眾多之金字塔底部的員工,比方說大多數 UNIQLO 日本門市的店長可能終其一生以日本消費者為服務與商品販售對象、大多數中國門市的店長終其一生以中國消費者為服務與商品販售對象、大多數歐美門市的店長終其一生以歐美消費者為服務與商品販售對象…,以 Local 市場成長為主體的「員工勞動」似乎很難與以 Global 市場成長為目標的「企業之爭」扯上關係。此時,硬要把分別發生在這些 Local 勞動市場的「員工之爭」視為發生於世界規模的勞動市場,似乎過於牽強。在這個情況下,「企業之爭」與「員工之爭」並無顯著的相關性。這麼一來,打著全球化名號,卻將薪資水平高的 Local 勞動市場的員工逼得走投無路之 UNIQLO(Fast Retailing)為了在世界舞台脫穎而出的「全球均一薪資」、「全球規模人才篩選機制」等「理性的(rational)企業策略」,在正當性上便很難站得住腳。因此,不免讓人不做出「以全球化之名,行血汗之實」的聯想。

參考資料: 世界規模のふるい、成長か死か ユニクロの同一賃金「年収100万円も仕方ない」ユニクロ柳井会長に聞く批判されるべきは柳井氏なのか? (ブラック企業/ユニクロ問題雑感)

〉〉 黑色企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