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爾瑪接受萊特幣一事為假消息,美證券交易委員會將介入調查

沃爾瑪並沒有開放使用萊特幣作為付款工具,整起事件都是假消息、有心人士蓄意操弄虛擬貨幣市場。
評論
評論

昨日,外媒 GlobeNewswire 發表一篇來自沃爾瑪的官方新聞稿,其內容稱沃爾瑪將開始接受使用萊特幣作為付款工具,隨後包含路透社、CNBC 等知名外媒相繼報導此事,促使萊特幣在消息發表後幾分鐘內從 170 美元左右上漲至 230 多美元。 

然而沃爾瑪今日表示這項消息並非由官方發佈,而是來自與沃瑪爾行銷部執行長十分相似的假信箱「[email protected]」,官方假消息一經證實,萊特幣價格則跌回 180 美元。

沃爾瑪接受使用萊特幣的假消息,掀起虛擬貨幣市場劇烈震盪

從沃爾瑪接受使用萊特幣的假消息事件來看,不難猜想是有心人士捏造官方身分想炒作萊特幣,東窗事發後萊特幣不到一天就跌了將近 50 美元,想必不少投資人因此事件虧損不少錢,然而為何從最初到最後曝光的短短幾個小時,沒有其他人發現這可能是假消息?

理由在於假消息起始點 GlobeNewswire 現為全球知名的新聞稿分發公司,在北美及歐洲等地擁有相當高的知名度,再來加上路透社、CNBC 等外媒相繼報導,而且在知名 Litecoin 推特上也有這項消息露出,即使是業界人士及產經界投資人都可能會上當。

沃爾瑪的萊特幣假消息曝光前,其實就有推特網友發文質疑 [email protected] 的真實性,這起詐騙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表示將會介入調查,目前得知的消息是這串假郵件地址是在上個月 8/17 日註冊的。但尷尬的點是這個假信箱是加密 IP 網域服務供應商 Namecheap 的功能,所以無法追蹤註冊此網域的使用者是誰。

現網路上有關沃爾瑪接受使用萊特幣有關的新聞皆被刪除,GlobeNewswire 投資者與公共關係部門副總裁 Dave Pleiss 表示,以前從來沒有過類似的事件,往後將會加強實名制等身分驗證步驟。

不過其實仔細想想,現在眾多火紅的虛擬貨幣中,萊特幣可以說是其中最冷門的也不為過,身為全球數一數二的零售業龍頭之一的沃爾瑪,在沒有其他的配套和官方消息釋出前,會直接公布選用萊特幣作為付款工具怎麼想都不太可能。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



在貧瘠的東部偏鄉,為長者帶來日照光輝: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理想與現實

一粒麥子基金會的「多功能日照中心」有別於一般的安養中心或是日照中心,致力於提供更多功能、彈性化的支持性照顧活動,真正契合台灣花東地區長輩的生活需求與身心健康。
評論
Photo Credit:一粒麥子基金會
評論

人口高齡化是台灣正在面對的課題,尤其在地廣人稀、老年人口比例高於全台平均值的花東地區,失能、失智長者的晚年照顧議題更是迫切。被中央山脈完整阻隔的東部偏鄉,既是世外桃源,卻也是照顧資源較為貧瘠之地;當外部資源難以進入,偏鄉長輩也無法離開家鄉時,要在東部偏鄉推展長者照顧服務,勢必要仰賴在地照顧專業組織結合社區的力量,共同推動照顧服務。

自2014年起,一粒麥子基金會陸續在台東、花蓮、台南三處開設日間照顧中心,服務偏鄉長者,近年更積極與在地社區連結,不只為長者提供全人服務,協助長輩重拾力量、為自己建構活力新生活,也整合居家服務、家庭照顧者支持系統、社福諮詢轉介等多元服務,讓家屬能喘口氣,也讓即使是身在後山的遲暮長輩,猶能有日照光輝。

老年人口比例超過全台平均值,花東偏鄉長者的照顧缺口怎麼補?

花東地區老年人口比例長期高於全台平均,以行政院主計處統計(2020)為例,台灣65歲以上老年人口比例為16.07%,而花東地區的老年人口比例皆超過17%;儘管並不是比例居冠的縣市,但由於地處偏遠、資源相對匱乏,且青壯年人口外流嚴重,導致長者照顧的問題更加嚴峻。

因此,由台東基督教醫院設立的「一粒麥子社福基金會」,希望為偏鄉長者建構「日有所照」的多功能日間照顧中心,讓長輩能在白天時有個溫暖去處,也讓家屬能喘口氣休息或好好工作。

「花東地區有許多獨居長者,他們往往是經濟弱勢,沒有年輕人可以幫忙照顧起居,且偏鄉交通不便,無論是生病就醫或採買生活所需都不容易,因此長輩總是獨自待在家裡,默默承受孤獨老。」​​一粒麥子基金會執行長林木泉表示,其實偏鄉的獨居長輩不一定都是失能無法自理,而是需要一個可以踏出家門與人交流互動的機會,「否則一個人在家孤獨久了,會愈來愈孤僻,身心健康都會受到影響。」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林木泉執行長

因此,一粒麥子基金會透過「社區式服務」實踐偏鄉長者關懷,為長輩的晚年生活增添色彩,也為在地青年提供工作機會。

林木泉執行長說明:「在社區照顧模式下,長輩基本上可以住在自己家裡,這也讓長輩比較習慣和安心。同時多功能日照中心提供居家服務,有需要的話照顧服務員可以到家裡協助長輩洗澡、煮飯、送餐;若有外出需求,也有專用復康車可以接送。最主要是透過『多功能日照中心』這個場域,讓長輩可以快樂出門與人交流連結。」

Photo Credit:一粒麥子基金會/一粒麥子基金會的多功能日照中心作為社區式照顧的核心服務,不只提供聚會場所,若長輩需要陪同外出採買,照顧服務員也能協同前往。

一粒麥子基金會所建構的「多功能日照中心」與一般的安養中心、日照中心截然不同,安養中心主要提供長輩24小時的照顧服務,長輩必須以安養中心為家;而日照中心則較為彈性,長輩基本上可以住在自己家裡,維持與家人的日常連結,白天時段也可以到日照中心活動。

「不過我們的『多功能日照中心』又跟一般日照中心不同。」林木泉執行長更進一步解釋,一般日照中心並不提供夜間住宿服務,也無法配合長輩的時間,多要求長輩要去適應日照中心的活動安排;不過一粒麥子基金會的「多功能日照中心」之所以為「多功能」,就是能配合每位長輩的需求,適時提供短期的夜間住宿服務及居家、社區活動,不強制天天到日照中心報到,而是以「混合式」的服務提供以長者為本的快樂照顧。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觀照晚年——多功能日照中心給偏鄉長者的個人化服務

如何老得有尊嚴、老得快樂,是高齡化社會必須思考的問題。一粒麥子多功能日照中心最大的特色,或許就是他們能真正深入理解每一個長者的生命故事,並願意尊重長輩擁有自己的生活型態與生命經驗,同時提供必要的支援;誠如林木泉執行長所說:「其實有許多獨老長輩,他們年輕的時候可能就已是經濟弱勢、居無定所,或處在失能家庭;他們都有自己的生命經歷,而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讓他有基本的生活品質,並且打開他的心房,走出來和人群互動。」

尤其在花東偏鄉地區有許多不同文化的族群,若無法取得長輩的信任,甚至無法溝通,多功能日照中心的服務便無法到位。因此,一粒麥子基金會花了許多心思深入了解不同社區部落的文化,並且培訓聘用在地青年作為照顧人員,不只可以用母語溝通,長輩看到社區部落長大的孩子,也會比較信任。

林木泉執行長也補充:「一粒麥子基金會的多功能日照中心,最主要是希望可以幫助長者重新建構自己的晚年生活,所以照顧人員會先訓練長輩生活自理能力,也會運用社區部落在地文化,協助長輩發展興趣與活動(繪畫、木雕),營養師也會使用在地食材設計符合在地口味的菜單,讓長輩吃得習慣。」

Photo Credit: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有豐富多元的活動,更著重在地文化的結合,讓長輩可以開心參與,這是花蓮光福日照成立的木工班。
Photo Credit:一粒麥子基金會/一粒麥子基金會配合不同地區或部落文化,提供最接地氣的長者關懷服務。

種種細節,令人不禁感佩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不簡單。世界衛生組織(WHO)曾在2019發佈一篇文章,以「一個社會的衡量標準是它如何照護老年人」為題,強調長者照顧議題的重要性。在文明的社會裡,年老不該與孤獨苟活劃上等號,除了維持基本的生存需求,長輩的心理層面與生活品質也該受到重視。這就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獨到之處,他們看見長輩不只需要活著,也要生活。

撐起偏鄉日照系統,一粒麥子基金會急需各界善款支援

自2014年起,一粒麥子基金會陸續在台灣建置八個日間照顧中心,為了更貼近失能者、失智長者的需求,著手轉型為多功能日照中心(即綜合式長照機構)。預計今年九月啟用、位於花蓮縣光復鄉的「光福」則是一粒麥子第一個多功能日照中心,其前身是2014年底啟用的光復日照;第二個將會是位於在台東縣關山鎮的「關福」。如此「升級版」的日照中心,是一粒麥子在偏鄉偏區服務長輩及身心障礙者超過十九年後,在日間照顧領域中發展出的新模式。

然而,每一個偉大理想背後,總有許多現實考量。要維持上述完善且人性化的長者日照服務,實屬不易;隨著台灣步入高齡社會、東部偏鄉人口老化更加迅速,日照中心已是供不應求,無論是維持既有服務品質或是新建多功能日照中心,都需要各界善心人士出錢出力,共同撐起長者的日照網絡。

有一天,我們都會衰老,但我們都值得一個有尊嚴、有品質的晚年生活。

捐款支持偏鄉長者,讓人人都能擁有幸福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