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網站:台灣絕不能仿效中國建立防火長城

智慧財產局日前針對國內外網站提供侵權內容的行為,提出了要求國內 ISP 以封鎖 IP 或 DNS 的方法進行防堵。乍看之下這種「防火長城」是立竿見影的政策,實際上對智財局、ISP 業者、用戶,以及對於保護著作權人經濟利益反而會帶來負面影響。
評論
評論

本文出自作者喬敬的 Facebook,Inside 獲作者同意後轉載。喬敬先生為中域國際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主要從事新頂級域(New gTLD)申請和營運咨詢,網路品牌與商標管理和創投業務。他長期擔任網際網路管理機構 ICANN 通用頂級域名理事會(GNSO)理事,亞洲頂級域名註冊管理局 DotAsia Organisation 董事,以及台灣網際網路協會 TWIA 監事等多項職務。喬敬擁有近十五年在域名和網路產業的管理營運經驗,長期代表台灣和亞洲區參與國際網路政策與標準制定的工作。喬敬先生是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工商管理碩士(MBA)。

智慧財產局日前針對國內外網站提供侵權內容的行為,提出了要求國內 ISP 以封鎖 IP 或 DNS 的方法,防止國內用戶訪問該網站下載侵權內容 1。乍看之下這似乎是立竿見影的政策。實際上對智財局自身、對 ISP 業者、對用戶以及對於保護著作權人經濟利益,帶來負面的影響和衝擊是非常大的。

網路上的侵權行為防不勝防,美國對於監督台灣在智財權利保護的工作持續地給予壓力。巨大的經濟利益是由良好的版權制度進而增加了稅收。台灣配合國外政府保護版權,也是對國際社會做出一份貢獻。反之亦然。台灣的創意實力在對岸以及國際上發光發熱,衍生出來的經濟利益當然也需要國家幫忙保護和伸張權益。這點不容抹煞智財局的一直以來的努力。

但是,封網站就是不對,就是開民主倒車,勞民傷財的豬頭政策。有執行封網站政策的國家連上的是 Intranet,而不是 Internet。封網站是現代國家邁入鎖國的第一步。

智財局若想以行政命令的方式,用「管好 ISP 業者就能防堵侵權內容散佈」的思維,無非是自亂陣腳,落入了開民主倒車的困境中。假設 ISP 業者就是侵權內容主機的供應商,那應該透過受中華民國法律監管的商業合約進行限期下架和賠償處分。假設 ISP 業者並沒有提供侵權內容的主機服務,而只是純粹的上網接取服務,那麼要求 ISP 以黑名單的方式封堵網站,短期間可能有效,長期下來必定會造成用戶體驗不佳,或是用戶繞過 ISP 既定的路由模式,自行訪問被封鎖的站點,情況就如同大陸的網友進行所謂的「翻牆」來訪問 Youtube,Facebook 等政治敏感的網站。

智財局其實可以積極地對付侵權網站,尤其是侵犯到我國著作權人經濟利益的網站。網站的宿主可能是在台灣境內,可能是境外。網站使用的網域名稱可能是.tw,可能是其他如 .com/.net 的國際域名,這些管理單位都有通報機制,智財局建立起良好的通報和聯繫機制,讓國內外業者來配合執法,每年定期出國開會吸取新知新做法,遠比替自己要到一個封網站落後國家的臭名來的強。至於有可能的侵權內容散佈者,國內如 Hinet、PChome、痞客邦等 ISP 或 ICP,國外如 Google、Youtube 或 Taobao 等,如果隨便就把人家網站封了,不符合比例和公平原則,損害一般正常用戶權益,若執法過當,更能將侵權處分一舉提升至國與國間的貿易戰。

想當然地,侵權網站做到夠大,才會觸動到政府監管部門的神經。所以通常等到監理部門查覺到了,嚴重的侵權行為早就發生。整個網際網路仍在爆炸式的成長,封網站其實是螳螂擋車,智財局反而或許可以多想想,如何讓年輕一代的消費者能主動提報侵權的內容的習慣,讓消費者在面對侵權內容時產生一種莫名且不文明的罪惡感,這絕對比大海撈針式的查緝來的實際些。

總之,「封網站」與極權或落後國家已經劃上等號。人類已經在在證明,政府不論是以政治、宗教、兒童保護或智財權來封鎖網站,這些都是無效並且浪費資源的事。智財局萬萬不可開倒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