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產業的金礦:資料新聞學

資訊爆炸的時代,從中撈取可靠且有價值的訊息變得困難重重,而這反而成就媒體的新商機。彭博社靠著提供金融數據的終端機每年帶來 63 億美元營收,經濟學人、eMarketer 等媒體都有轉化新聞為有用資訊的服務,在傳統媒體慘淡景象裡,它們開拓了嶄新的營收利器。
評論
評論

本文轉載自虎嗅網 〈  數據新聞的商業模式  〉

在所有關於資料新聞學(data journalism)的興趣和希望之中,新聞編輯最關注的是「它的商業模式是什麼?」我們無法輕率預言,但也許可以從媒體產業的近況和現狀中發現線索。事實是,已有很多新聞機構從這新生事物中獲益。諸如「資料新聞」、包括當下最熱門的「資料科學」等術語,乍聽起來新鮮,實際不然。相反地,這些新標籤不過是對一股數十年前就已出現、並且正愈演愈烈的潮流的描述而已。

資料即生意

許多新聞從業者似乎還沒完全意識到,資料採集、分析及視覺化所能達到的利潤規模。這是一門有關提純訊息的生意。有了數據工具和技術,人們越來越有能力把握和理解那些極其繁複的議題:國際金融、債券、人口、教育等等。所謂「商業智能」,正是這樣一堆科技概念的統稱,它們試圖清晰地說明發生在公司裡的事。那些屬於我們時代的大規模、高利潤公司,例如麥當勞、Zara、H&M 之類,無不依賴資料追蹤來賺錢,而且賺得不少。

眼下,這些工具和技術的應用範圍逐漸擴大,開始從商業延伸到其他領域,例如傳媒業。某些新聞從業者

敏銳地發現並抓住這一機遇。以 Tableau 公司為例,他們為客戶提供成套的視覺化工具。又如「大數據(big data)」運動,眾多科技公司利用(通常是開源的)軟體包從大量資料中探尋、挖掘,眨眼的功夫就能提取有效訊息,得出深度見解。

的確,這些技術如今可被應用於新聞業。《衛報》和《紐約時報》的團隊正孜孜不倦進行嘗試和突破,希望不斷擴展該領域的疆界。我們現在所看到的,無疑只是冰山一角。

然而,資料新聞到底怎麼賺錢?在這個向我們敞開的全球性的大市場裡,目前只有一件事情:把資料從人們的身邊轉入腦中。也就是說,讓資料可見、可知。我們希望和每天都出現在新聞中的天文數字產生聯繫——究竟那幾百萬、幾十億對我們這些平民而言,意味著什麼。

媒體轉型的希望?

早有部分資料導向型的媒體企業將上述原則應用於實際,並獲得豐厚的回報。它們擁有良好的成長態勢,有時還能創造亮麗的利潤收入。彭博社就是代表之一。該公司共有 30 萬台終端機,向它的客戶提供金融數據。這在金融行業中,無疑是一個極有力的競爭工具。每台終端設備都配有彩色按鍵的鍵盤,提供多達 3 萬種功能選項,客戶可以用其查詢、比較、分析並作出決策。根據《紐約時報》2008 年的一份評估報告,該項核心業務每年至少

能為公司帶來約 63 億美元的收入。正因如此,彭博社持續不斷進行擴張,包括大量招募新聞記者,收購業內頗負盛名但處於虧損狀態的「商業周刊」等。

另一個代表性的例子是來自加拿大的湯森路透媒體集團。該集團最早是當地的一家報紙,以購買英國知名的新聞標題為業。20 多年前,他們決定撤出報業,轉投訊息服務業,旨在為客戶提供關於若干產業的關鍵消息和深度分析。假如你對如何利用專業化訊息賺錢稍有疑慮的話,建議閱讀一下 維基百科上關於這家集團的歷史

再把目光轉向《經濟學人》。這本雜誌無疑已在媒體領域樹立起卓越、有影響力的品牌。與此同時,雜誌中的「經濟學人智庫」單元看起來更像是一個諮詢部門,提供幾乎所有國家的相關發展趨勢預測。他們旗下擁有數百位專業記者,聲稱為全球範圍內 150 萬客戶服務。

除此以外,我們還可以從許多微型的數據導向型業務中汲取靈感。例如來自美國的 eMarketer,為任何感興趣於網路行銷的人提供業務比對、數據圖表和建議。又如來自德國的 Stiftung Warentest,是一家專注於調查產品和服務水平的機構。還有同樣來自德國的 Statista,對公眾訊息的視覺化工作提供入門式輔助。

目前,在該領域,全球各地湧現出一波創業潮,當然涵蓋各領域 ——例如,旨在「徹底改造商業研究」的 Timetric 及 OpenCorporates、Kasabi、Infochimps 和資料市場(Data Market)。按理來說,在該領域,許多公司的業務是實驗性的,但是,眾志成城,他們可被看成是變革的重要指標。

那麼,有關資料為導向的新聞業——大眾媒體就像沉沉睡去的巨人。在德國,每年有 72 億歐元流入該領域。新聞業是個與眾不同的產品:若經營得好,不僅僅有利可圖,而且在社會起舉足輕重的作用。一旦認清了資料新聞業可更輕而易舉地提供更好、更可靠的見解這個事實,那麼將在新聞編輯部創造更多的工作崗位。

注意力之外,是信任

對於資料新聞業,並不僅僅在於先發制人,而在於提供可信的訊息來源。在這個管道眾多的世界,儘管資訊爆炸,然而信任是日漸稀缺的資源。資料新聞記者可協助收集、合成並讓受眾真正深刻理解複雜問題的方式,呈現出各種各樣且常很難獲取的信息。相比單純地循環使用新聞稿,並將其他地方聽到的新聞事件再重述一遍,資料新聞記者能用交互式圖表和直接接觸第一手來源給讀者一個清晰明了、可理解且最好是量身定做的觀點。他們的工作並非微不足道的,而確實是彌足珍貴。

因此,讓有抱負的資料新聞記者探索此領域並說服管理員支持這一創新項目的最佳辦法是什麼?

首先,應尋找與正中要害最接近的機會:唾手可得的目標。例如,你有可能已經收集了大有用處的結構化文本和資料。最好的例證便是《洛杉磯時報》的「殺人犯數據庫」。此時,數據化和視覺化是關鍵,而非馬後砲。編輯收集所有能找到的罪行,而只有此時才寫出以此為基礎的文章。假以時日,此類資料的收集變得更好、更有深度且更有價值。

這些並非一蹴可幾,而是需要經年累月的付出。對此,一個蠻有希望的指標便是《德克薩斯論壇報》(Texas Tribune)和 ProPublica,這兩家照理說為後印刷媒體公司,據說他們為非營利的新聞組織籌集的資金比原計劃提早完成。

對一切與資料有關的領域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不管是作為通才,或專注於資料食物鏈(data food chain)的專家——為那些相信新聞業的人提供有價值的觀點。一位聞名遐邇的德國出版商最近在採訪中說「有一個自稱為資料新聞記者的新組織,而他們所追求的不再是芝麻蒜皮的小事。」


精選熱門好工作

Partnership Manager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Backend)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ShopBack 回饋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社群經營專員

關鍵評論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