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ier IPO 之路】作為獨董、監察人,簡立峰也為東京敲鐘出了什麼力?

簡立峰:新創一開始成立通常都是衝業績,但 IPO 這件事就有點像「攻方」變成「守方」了。
評論
Photo Credit: Appier 提供
評論

作為台灣獨角獸之一,Appier 不只以前進東京敲鐘上市為人津津樂道,2019 年簡立峰博士離開 Google 台灣董事總經理職位後,加入 Appier 擔任獨董也在當時造成了業界話題。我們也很好奇,在這趟東京上市的奇幻旅程中,簡立峰又在 Appier 裡扮演了什麼角色?本次採訪以問答形式刊出,A 為簡立峰博士第一人稱。

Q:您從 Appier 創立之初就一路見證它的成長,也因此加入 Appier 擔任獨立董事,那就任至今您曾為公司提出哪些重大指導方向呢?

A:大概可以分作兩個部分:獨立董事跟顧問。獨董的角色負責治理、監察,特別在 Appier 準備 IPO 這段期間,我是唯一的獨立董事,所以也要扮演日本 IPO 必須有的「監察人」(正式名稱為審計及監理會成員,Audit and Supervisory Committee)。

監察人是要在東京 IPO 必須跟證交所、投資銀行溝通的一個角色,在正式 IPO 之前的一年多就要開始工作了。投資銀行、證交所一方面要從公司本身、另一方面要從獨立董事兩個角度來了解這間公司,而且證交所的順序還是先審核獨董、再審核公司經營團隊。

其實 Appier 在我加入以前就是一間制度很完善的公司了,但要在東京上市,還是得經歷不少修正、調整。特別是他們會把你以一間跨國公司對待,Appier 實際上也是一間在十幾國家都有業務的公司,所以證交所、銀行都真的會特地飛出來到當地,並且按照當地的勞動、會計法令仔仔細細地理解一遍,是非常複雜的一段過程。

新創一開始成立通常都是衝業績,但 IPO 這件事就有點像「攻方」變成「守方」了,而且不管是做什麼事情,都要站在保護公司、保護客戶的角度徹底留下紀錄,這部分倒也是我自己當初出乎意料的角色。

顧問則是我當初退休時,跟 Appier 約定一個禮拜一起工作一天,幫他們看看公司的營運方向給予建議,這樣維持了一年多。這部分至今我給比較多建議的部分有兩個,一個是 leadership。特別是一間新創要準備變成一間上市公司時,原本很多同事的工作、角色會有巨大轉變,這時我算是幫助 Appier 去塑造新的公司文化。

另一個則是人才方面,特別是 Appier 這陣子有大量招募海外人才的需求,我會跟 Appier 一起討論高階人才的履歷,幫助他們建立跨國團隊。產品、技術雖然我比較熟,但反而是我最不用擔心的,只會偶爾討論長期的產品、策略組合。

Q:那細部來看,您在上市前、後,所經手的工作又有什麼差異?

A:好,我再說詳細一點。上市前有進行最後一次 D 輪私募,這部分我有參與不少。到了 D 輪選擇投資者重要的已經不只是錢了,而是要幫助公司能打開市場、人脈、能見度。

而且上市不是一個 100% 成功的過程,那一輪的投資者還必須有耐心可以讓新創有一定時間充分準備跟那個市場的資本建立信任感,所以包括董事成員、投資者都要有一定心理準備。而且日本又是對 IPO 特別謹慎的國家,也有不少上市失敗經驗,你的團隊成員對這些事情絕對不能陌生,不然信任感馬上就下降了。

上市之前 Appier 花了非常、非常多力氣在治理部分,這些東西在上市後會進入高度結構化的階段,特別這又是一間 AI 公司、資料公司,包括你對資料、使用者所在地法遵程度夠不夠,治理能力的強度絕對要比之前強很多。

經營管理這邊我也再說一些,顧問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能就是讓經營「如何跟優秀人才相處」,這在我 Google 工作經驗是豐富的(笑)。Appier 每個同事都十分優秀,跟我在 Google 幾乎是相同的條件;但特別之處是這些同事是選擇在一間新創公司,而不是大公司,所以怎麼跟同事溝通、理解就會非常重要。

這是一個長期文化的培養,總不能讓同事 IPO 之後就離開了;所以我每個禮拜都會為 Appier 做 leadership growing,特別是這裡有很多人他們人生第一份工作就開始在這上班,但我們現在就得讓他成為管理者,讓他學習跟怎麼同事溝通,例如遇到一個工作表現不勝任的同事該怎麼辦呢?總不能馬上請他走人,公司治理不能這樣,而一間跨國企業是同時需要數十位管理人才的,這是我能幫上最多忙的地方。

但回到團隊本身,這間公司成員的氣氛上市前上市後好像都沒什麼差,就是一直衝,很累啊,很像一個沒有休息過的好學生。當 Appier 的董事老實說很過癮,因為一直能碰到新事物,而且還能參與跟治理有關的重大決策。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



Akamai 服務上新,於邊緣處推動快速創新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 Akamai 提供的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評論
評論

在雲計算技術還沒有大規模普及前,絕大部分企業和組織都需要自建數據中心,或通過託管的方式來部署自己的硬體基礎架構,並在此基礎上為員工和客戶提供服務。取決於業務或其他方面的諸多要求,此時需要部署的數據中心可能有很多個,並廣泛分佈在不同地區,藉此為客戶提供流暢的體驗,並透過多個數據中心保障連續性。在發展的過程中,隨著「雲端」的出現,讓各個組織的計算開始集中。

而當在線直播、無人駕駛、智能家電、物聯網等應用開始陸續深入我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又不同了。以往透過雲平台集中運行和服務的模式,因為距離導致的網絡延遲已經對用戶的使用體驗產生極大影響。為了提供更敏捷、靈活、快速、可靠的體驗,企業需要從最貼近用戶的地方提供服務。因此,邊緣計算就成為最有效的解決方法。

透過將數據的收集、分析和處理等工作,由「雲中心」重新分散到最接近用戶的邊緣位置,企業可以就近為用戶提供服務,通過延遲更低的響應打造更出色的用戶體驗。

「無服務器」的出現,帶來計算方式的革新

以前,當組織需要上線一套業務系統時,首先需要採購並部署相應的服務器硬體,並且要負擔服務器日常運維過程中的管理、維護、補丁安裝、配置等繁瑣任務。

上雲前,組織需要在自己的數據中心,以硬體服務器的方式執行這一系列工作;上雲後雖然簡單許多,但依然需要面對雲服務商提供的虛擬服務器,從本質上來看相關負擔仍相當繁重。

無服務器(Serverless)技術的出現,讓組織可以在不需要考慮服務器的情況下,構建並運行由微服務構成的創新式應用程式與和服務。藉此不僅可以省略基礎架構管理任務,還能為幾乎任何類型的應用程式或後端服務構建無服務器應用程序,更方便、靈活地構建出具備極高可用性的應用。

Akamai EdgeWorkers :為創新賦能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Akamai 超過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當開發團隊在邊緣開啟代碼時,他們會將數據、見解和邏輯推送到更靠近最終用戶的位置。Akamai 的高性能、可擴展式實施模型,可確保數據和計算不會被延遲問題困擾,進而避免對數字化體驗產生負面影響。

在該服務幫助下,開發者可直接在 Akamai 的全球分佈式平台上快速、迭代地創建和部署新服務,以解決問題和自定義交付。

長期以來,Akamai 在邊緣計算的創新和成功實施皆具有優勢。自 1998 年起,便開始為 Akamai 內容交付網絡(CDN)的客戶推出自定義交付邏輯,其他里程碑還包括 2001 年的 Edge Site Includes 、2002 年的 Edge Java 以及 2014 年的 cloudlet 應用程式。

目前, Akamai 在全球擁有超過 4100 個入網點,為 EdgeWorkers 用戶提供出色的邊緣基礎架構規模和範圍,開發人員可以在靠近最終用戶和他們的數字化接觸點的地方部署代碼,以實現盡可能低的延遲。EdgeWorkers 同樣獨立於雲,客戶可以選擇利用 CDN 供應商或雲供應商平台上的無服務器計算功能。在 Akamai 幫助下,客戶可以在整個混合雲或多雲環境中部署單一的無服務器計算平台。

更多相關資訊:https://www.akamai.com/solutions/edge

本文章內容由「猿聲串動」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