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郎串流筆記】串流購物節:那些待價而沽的好萊塢企業們

全球大流行的疫情加上串流大戰,過去幾個月美國和世界各國疫情的緩和已經使好萊塢進入周年慶的購物氛圍。
評論
Photo by Jakob Owens on Unsplash
評論

雖然 Delta 病毒株威脅潛伏,但過去幾個月美國和世界各國疫情的緩和已經使好萊塢進入一種百貨公司周年慶的購物氛圍。檯面上、檯面下許多製片公司甚至中小型發行公司都陸續貼上標價求售。 

這個氣氛乍看有幾分像是 1918 年西班牙流感全球大流行之後的美國電影業。只是當年疫情後求售的多半是受到疫情重傷的映演業和製片業,有點折價出清的哀傷味道。2021 年 COVID-19 後的出售潮卻沒有一絲出清拍賣的哀傷,而是價碼越喊越高的慶祝行情。為什麼? 

最主要的差別是除了全球大流行的疫情之外,過去一年還發生了另外一件大事:串流大戰。 

串流改變了投資人對於內容投資的心態。電影原本是一個高度風險的行業,上映的時候觀眾來了就中了,觀眾沒來就輸了。串流的商業模式改變了原本一翻兩瞪眼的行業,讓電影在電影院下片之後還能有長尾效應,持續在平台上接觸到更多觀眾。有了串流收入來平衡風險,電影開始變成一個好投資標的。錢就來了。 

短短一個月內,傳出求售的公司包含:導演 Ron Howard 的製作公司 Imagine Entertainment、以發行藝術電影著稱的 A24、萬達集團擁有的 Legendary Entertainment 、NBA 球星 LeBron James 的製作公司 SpringHill 和女星 Reese Witherspoon 的製作公司 Hello Sunshine。事實上就在本文寫作的過程中,Reese Witherspoon 的公司根本已經賣出。 

如果你手上有個幾億美金或是幾十億美金,以下是串流大戰中的好萊塢購物指南:

老公司也來試水溫——Imagine Entertainment 

Imagine Entertainment

  • 標價:約 8~8.25 億美元
  • 年份:1985 年
  • 業務性質:製作公司(電影、電視、串流)
  • 創辦人:製片 Brian Grazer、導演 Ron Howard
  • 代表性作品:《A Beautiful Mind 美麗境界》、《The Grinch 鬼靈精》、《24 反恐任務》、《The Da Vinci Code 達文西密碼》、《Apollo 阿波羅13》 

導演 Ron Howard 的 Imagine Entertainment 是最適合用來說明好萊塢併購市場熱度的案例。 

作為一家已經有 36 年歷史的製作公司,Imagine 在這些洋洋灑灑的賣座大片清單之中並沒有實際擁有作品權利,只有少數 Ron Howard 本人導演的作品如《美麗境界》還有穩定的分紅進到公司帳戶。而且這家老製片公司的兩大支柱——製片 Brain Grazer 已經年屆 70,導演 Ron Howard 也邁入 67 歲的年紀。也就是說將來併購 Imagine 的人既買不到作品權利和 IP,也不能期待這兩位不惑之齡的台柱能繼續為公司帶來長期穩定的創作能量。 

出手買下 Imagine 買到的就是一家有穩定現金流,然後持續幫 Netflix、Apple TV+ 和 HBO / HBOMax 拍片的老製片公司。這也說明了該公司的求售價格相對比較務實,只有大概 8 億美元再多一點。 

甚至有人懷疑 Brian Grazer 和 Ron Howard 是否真心想賣他們經營了一輩子的公司。外界猜測他們或許只是看市場熱度太高,純粹把價格丟出來試試水溫,讓子彈飛一會兒再來認真思考要不要。 

這樣過熱的市場氛圍來自於串流玩家的焦慮。一般認為最後全球串流市場大概只能容納四到五個超級平台,而屆時規模就是生存與否的關鍵。預計最後留在市場上的串流平台每年的內容投資金額至少都要超過 100 億美元。此刻不斷搬現金來併購的串流公司只能透過盡可能買現成的人才、公司、內容和 IP,來避免自己的公司在五年內提早淘汰出局。 

所以這場好萊塢併購熱潮完全是賣方市場,成為有史以來最適合賣掉好萊塢公司的時機。一名業界高層就跟產業媒體 The Wrap 說:「任何人帶著對的出價上門,你就得果斷做出對的決定。因為你如果現在不與人合併,最終也會被另一家更大的買走。」 

另一名業界人士則強調一連串事件使資本市場到達前所未有的熱度,「在這種時機點如果還不求出售,你還想怎怎樣?現在就是時候!」

好萊塢人脈是有價的——Legendary Entertainment 

Legendary Entertainment

  • 標價:35 億美元
  • 年份:2000 年
  • 業務性質:製作和發行公司(電影、電視、串流、漫畫、動畫)
  • 創辦人:製片 Thomas Tull
  • 代表性作品:《The Dark Knight 黑暗騎士》、《Jurassic World 侏羅紀世界》、《Godzilla vs Kong 哥吉拉大戰金剛》《Pacific Rim 環太平洋》、《Interstellar 星際效應》、《Dune 沙丘》 

2012 年中國萬達集團入主 AMC Enterainment 進而成為全世界擁有最多家電影院的公司,隨後又在 2016 年以 35 億美元併購同時橫跨電影、電視、漫畫和動畫業務的 Legendary Entertainment。萬達原本的企圖其實跟 1918 年西班牙流感後 Paramount 的老闆 Adolph Zukor 到處併購的動機是一樣的:透過製片、發行、映演的縱向整合控制整個產業鏈,以便使一部電影的收益可以放到最大。 

萬達那個打造一腳踩在中國市場、一腳踩在國際市場的娛樂綜合體之夢遇到了很多波折。不過即使萬達的那個夢真的實現,他們最終也會撞上 2020 年後世界的驟變: 

電影院在串流和 COVID-19 夾殺之下,不再是電影最重要的收益來源,甚至連穩定的收益來源都不算了。電影本身也不再是娛樂產業宇宙環繞的中心點。串流才是。 

萬達非常幸運地遇到了 2021 年上半年的迷因股狂熱,順利出清了他們所擁有的 AMC 電影院股票。媒體報導也指出,他們這幾個月正在串流引發併購熱潮的天賜良機之中尋求脫手 Legendary Entertainment 的機會,可能的脫手方式則包含由其他媒體或串流公司併購或出售給 SPAC 特殊目的收購公司。 

Legendary Entertainment 當然還是得扛萬達經營期間的華麗敗績,比如惡名昭彰的《長城》和《Warcaft 魔獸爭霸》。然而近幾年團隊小心維護 Legendary 的財務健全,已徹底擺脫萬達收購前虧損連連的狀態。而且不同於單純的製作公司,Legendary 擁有部分作品權利和 IP。這些因素都構成 Legendary 的賣點。 

不過更搶手的賣點是他們擁有另一種串流大戰中非常有價的事物:人脈。 

和創作者、明星們建立互信關係並隨時調配他們參與各種戰略性的製作案,是好萊塢獨有的一道高牆,用來防守外來串流業者。Netflix 即便到現在也頂多收服了長期合作的 David Fincher,以及 Martin Scorsese 之類暫時只合作一次的創作夥伴。Legendary 長年與 Christopher Nolan、Guillermo del Toro、Denis Villeneuve 、Colin Trevorrow 的緊密合作關係對串流業者來說完全是千金難買的補藥。吃下去就能增加好幾十年的功力,不用從頭開始練功。

更專注串流的製片公司——Hello Sunshine 

Hello Sunshine

  • 標價:10 億美元
  • 年份:2016 年
  • 業務性質:製作公司(電影、電視、串流)
  • 創辦人:女星 Reese Witherspoon 、經紀人 Jim Toth(Witherspoon 丈夫)、私募基金 Strand Equity 創辦人 Seth Rodsky
  • 代表性作品:《Wild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Gone Girl 控制》、《Big Little Lies 美麗心計》、《The Morning Show 晨間直播秀》、《Little Fires Everywhere 星星之火》 

一家創設僅 5 年的製片公司就能以 10 億美元求售,會讓人誤以為此時此刻是好萊塢前所未有的黃金時代。 

從電影業務的觀點來看當然不是黃金時代,但從 Hello Sunshine 跨足的串流業務觀點來說則顯得合情合理,此時此刻正是如假包換的黃金時代。Reese Witherspoon 的 Hello Sushine 的電影作品可能遠不及 Ron Howard 的 Imagine 或是 Legendary Enterainment 那麼壯觀,而且他們家的電影製作案多半是 Reese Witherspoon 主演或者原本打算主演(比如《控制》)的電影。

該公司真正的身價在串流業務上。 

才 5 歲的 Hello Sunshine 已經在各家串流業者之中留下驚人的足跡:他們的《晨間直播秀》是 Apple TV+ 的開台招牌節目,他們的《星星之火》曾是 Hulu 平台上最受歡迎的節目,他們為 HBO 製作的《美麗心計》現在也在 HBO Max 持續熱播。除此之外,Hello Sunshine 還有一檔 Netflix 節目和一部 Netflix 電影,以及另一檔 Amazon 的節目正在製作中。 

原本傳出與 Hello Sunshine 有合作關係的 Apple 很有興趣收購該公司,然而在本文寫作過程中就半路殺出程咬金:

私募股權巨頭 Blackstone Group 黑石集團確定將透過一家未命名的新公司併購 Hello Sunshine。並且還會延攬兩位來自 Disney 的重量級畢業生加入 Hello Sunshine 營運團隊,包含 Disney 營運長 Thomas Staggs 以及原本在 Disney 主管 DTC和國際業務的 Kevin Mayer。 

最值得注意的當然是 Kevin Mayer 的名字。Kevin Mayer 原本會是地球上最成功的娛樂媒體集團專業經理人 Bob Iger 呼聲最高的接班人選。從 Miramax、Lucasfilm、Pixar、Marvel 到 Fox 的併購都有 Mayer 的身影,更別提如今整個 Disney 未來命脈所在的 Disney+ 正是他一手主導開發。然而去年初 Bob Iger 在一片錯愕聲中將 Disney 執行長的位置交給了主管主題樂園業務的 Bob Chapek,逼使 Kevin Mayer 黯然離開 Disney。 

Kevin Mayer 一度加入字節跳動成為 TikTok 的執行長,但在 Donald Trump 禁用 TikTok 的短暫鬧劇中又閃電離職。接下來這一年,我們大概只從新聞上知道 Kevin Mayer 和他的前同事 Thomas Staggs 組了一個 SPAC 特殊目的收購公司,正在到處尋找適合收購的媒體公司。 

現在我們終於知道他找到了最適合的標的,也找到了願意出資的金主,索性跳過 SPAC ,快、狠、準地直接買下了 Reese Witherspoon 的 Hello Sushine。 錯失繼承 Disney 媒體帝國機會的 Kevin Mayer 似乎準備用 Hello Sunshine 這家成立才 5 年的年輕製片公司展開自己的王子復仇記。

Apple 人在哪裡呢?

Apple 就是你了——A24 

A24

  • 標價:30 億美元
  • 年份:2012 年
  • 業務性質:製作和發行公司(電影、電視、串流)
  • 創辦人:獨立製片 Daniel Katz、David Fenkel、John Hodges
  • 代表性作品:《Moonlight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Lady Bird 淑女鳥》、 《Hereditary 宿怨》、《Midsommar 仲夏魘》、《Ex Machina 人造意識》和《The Lighthouse 燈塔》 

成立才 9 年的 A24 不僅已經擁有超過 30 座奧斯卡和全球票房 8100 萬美元的恐怖電影《Hereditary 宿怨》,更是當前藝術電影領域最重要的獨立發行商。 

然而少為人知的是除了電影之外,A24 的電視製作部門也非常活躍,和傳統電視台 HBO、Showtime 以及串流巨頭 Netflix、Apple TV+、Hulu 和 Amazon 都有密切往來。不過他們的節目繼續維持原本藝術電影取向,所以節目受注目的程度還不及 Reese Witherspoon 的 Hello Sunshine 的《美麗心計》和《晨間直播秀》。 

A24 贏過 Hello Sunshine 的地方是他們是擁有版權的製作公司,因此 30 億的價格是包含版權收入和 IP 的延伸價值。 

然而這麼高的標價還是引來不少議論。幾個月前 A24 就傳過有意以 25 億出售並讓業界人士質疑根本不值這個價錢。緊接著 Amazon 宣佈以 84.5 億併購發行龐德電影的老片廠  MGM 之後,再也沒有人覺得 A24 很貴了。 

串流大戰當然確實推高了好萊塢併購的行情。然而歷史也告訴我們:許多年前同樣被評為買貴了的 Marvel(40 億)和 Pixar (74 億),如今世界上任何有理性的人大概都不可能覺得 Disney 這兩樁交易不划算。 

坐擁千億現金的 Apple 據說分別看了售價 10 億的 Hello Sunshine 和售價 30 億的 A24 這檯面上最貴的兩個標的。Apple TV+ 開台以來不痛不癢的營運狀況毫無疑問急需這兩家公司帶來的片庫、IP 和好萊塢人脈。Amazon 已經有 MGM,大概沒有需求再出手。 Apple 就是你了。 

可是不論是 Amazon 或是 Apple 現在都還必須面對另外一個從天而降的政策環境超完美風暴:Trump 下、Biden 上之後,美國反壟斷政策有了劇烈情勢變化。新任總統 Joe Biden 上任半年內就推出一系列反壟斷新政,並任命兩位向來對科技巨頭非常有敵意的反壟斷業務官員—— FTC 聯邦貿易委員會主席 Lina Khan 和司法部助理部長 Jonathan Kanter。 

雖然 Lina Khan 的宿敵是 Amazon 而 Jonathan Kanter 最痛恨 的是 Google,但 Apple 這半年身陷 App Store 訴訟的負面形象,勢必要保守一點謹言慎行。 

因此 Apple 挑菜挑了老半天卻始終沒有加入購物車,很可能是 Tim Cook 等高層打算繼續保持低調,等待美國政府對「Amazon 併購 MGM」和「WarnerMedia 與 Discovery 合併」這兩起比較醒目的媒體併購案明確表態之後,才要有所動作。

買公司送明星——SpringHill 

SpringHill

  • 標價:7.5 億美元
  • 年份:2020 年
  • 業務性質:製作公司(電影、電視、串流)
  • 創辦人:NBA 球星 LeBron James、經紀人 Maverick Carter
  • 代表性作品:《Space Jam: A New Legacy 怪物奇兵:全新世代》 

Apple 的猶豫可能會有另一個下場: 

串流平台對內容的需求短時間內不會降溫,而且連私募基金和 SPAC 都跳進來跟著串流公司一起搶購,所以接下來檯面上的品項會越來越少,並且價格也會越來越不合理。 

最後他們可能就得買檯面上剩下的 SpringHill: 

NBA 球星 LeBron James 的製作公司 SpringHill 大概是此時此刻待售的公司之中最不可思議的。不可思議的理由是該公司嚴格說成立才滿一年,而且僅只一部作品就是才剛剛上映的《怪物奇兵:全新世代》。也就是說他們剛剛以這部全球票房剛過 1.2 億美元的電影當成招牌,向潛在買主開價 7.5 億美元求併購。 

當然 SpringHill 並不是真的完全不值得考慮加入購物車。一年前成立的該公司其實是由三家完全不同業務的既存公司合併在一起,所以員工很快就破百人,並且很快就跟 Disney 和 Universal 簽下了電影和電視的長期合作協議。在此同時也跟 Netflix 和 HBO Max 有製作中的電影合作案正在進行中。 

更奇妙的是 SpringHill 詢價的對象除了檯面上的串流公司之外,還包括了與 Lebron James 長期合作的運動品牌 Nike。 到底為什麼 Nike 也要來串流大戰的併購潮湊一腳?

有媒體將 SpringHill 比作當年被 Apple 收購的 Beats。收購者買下來的除了包含被收購公司原本的業務之外,其實也包含公司創辦人的公眾形象,讓這種「潮牌」形象可以回饋到收購者自己原本的業務或品牌之上。在 Beats 的案例上,Apple 買的就是創辦人嘻哈教主 Dr. Dre 的品牌效益,藉以軟化 Apple 自己的品牌,讓他們順利從一個冷冰冰的硬體公司轉型成為一個內容公司。 

LeBron James 個人品牌和 SpringHill 帶來的節目,可能會帶給 Nike 和 Apple 的用戶更深入的運動明星體驗經歷。至於這種體驗到底值不值 7.5 億美元,等「賀成交」的時候我們就會知道。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數位轉型玩真的!緯創資通設「DnA 數位學院」培養數位人才,長遠佈局站穩國際市場

緯創事業版圖橫跨 5G、AIoT 應用在車聯網、智慧工廠、智慧生活等領域,其保持國際競爭力的方式,就是積極培育數位人才,甚至在企業內部辦學,為數位轉型做長遠計畫。
評論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
評論

緯創為美國財星雜誌 《Fortune》 全球 500 大企業,以強韌的電子資通訊產品享譽國際,不僅昆山廠於 2021 年獲得世界經濟論壇肯定、入選為燈塔工廠,更在近期延伸至台灣廠區,於新竹科學園區工廠導入 5G 企業專網來建立智慧工廠,利用 AR 智慧眼鏡的服務,透過遠距協作應用,提升生產效能。長期以來,緯創為持續推動變革,並在全球站穩領導地位,進行了一場「全員轉型」大改革。

企業內部辦學!緯創資通獨家「DnA 數位學院」培育人才最到位

數位轉型思維並不是工程師的專利,唯有全員融入數位 DnA,企業才能真正推動轉型齒輪,邁向進步創新的軌道。緯創非常明白這樣的道理,因此積極投入資源,將數位轉型視為長期計畫,甚至在企業內部辦學開課。

首先是「數位轉型微學習課程」,是所有緯創員工的入門必修課程。透過輕鬆活潑的科普影片,幫助員工快速了解數位轉型基礎知識,課程結束後還有測驗來檢視學習成效,亦可隨時回到教育訓練平台複習內容。除了全員「數位轉型微學習課程」,具備數位轉型潛力的員工,更有機會參與進階的數位轉型訓練,也就是緯創獨有的 「DnA 數位學院」 。

「DnA 數位學院」成立目的為建立緯創數位轉型能力,不僅訓練員工晉升為數位轉型專案領導者,更賦予員工舞台,主導規劃數位應用策略。最初由麥肯錫專業顧問公司協助舉辦課程,歷經兩年,現已轉變由完訓員工來規劃課程,傳承知識與經驗。由主管提名受訓員工,在通過面談審核後,學院依照員工在團隊的角色給予不同訓練,課程分別有 Translator、PO、Tech Lead 。

有別於一般課程,DnA 數位學院融入實際案例分享與模擬情境的練習,每一堂課程設計皆環環相扣,使員工擁有數據架構技術的基礎,以實現端到端連接和可追溯性,確實將所學化為所用。課程完訓後,員工能獲得認證的肯定及豐厚的獎金,逐步成為專業的數位轉型專案領導者 。

緯創成立「DnA數位學院」至今,成功培育超過近千名數位轉型專家,成為業界數位轉型人才培育的指標企業。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DnA 學院」主要開設 Translator、PO、Tech Lead等數位轉型課程。在課程完訓後,緯創頒發給員工專業認證及豐厚獎金,逐步培育員工兼具數位轉型領導力及跨域整合力,開拓員工多元職涯舞台。

由上而下轉型,由內而外改革!以實踐帶動轉變,建立高效工作模式

把所學發揮為所用,是緯創進行數位轉型最核心的目的之一,那些數位化的資訊不能淪為紙上談兵,或是少部分人的資源,而是要能成為團隊全員的基礎。推行數位轉型,最常面臨的挑戰是面對新工具的恐懼,因此從領導者開始以身作則,才能建立真正的數位管理新思維。

數位轉型是否到位?員工的感受最真實。緯創員工認為最大的改變是公司導入許多數位化工具,來推動專案的智慧化,例如: 建立數據共享平台,使員工能共享數據,提高設計端與製造端間的溝通效率,更透過培訓資源建立產品開發團隊,加速 5G、AIoT 產品開發及生產應用的敏捷開發與應變能力。 

此外,企業文化一向是數位轉型成功的關鍵—塑造敏捷精神、團隊彼此互信、鼓勵創新及勇於改變的氛圍,而團隊成員心態上的轉換,更是數位轉型最重要的前題,能讓企業上下一心並走在數位轉型的正軌上。緯創資通總經理暨緯創智能執行長沈慶堯侃侃而談說道,「在數位轉型的過程中,大家必須成為Leader(轉型推動者),從願景、定義用例、開發產品與推廣落地當中,洞察實情並產生效益,也就是產生 insight 與 impact。數位轉型沒有捷徑,只有擁抱變革並落地實作,才能實現轉型的願景。」

在數位轉型的路上,與緯創共同成長與創新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近年致力於車聯網、智慧工廠及智慧生活的技術突破與創新,透過全員數位轉型、強化員工的授權及賦能,加速緯創在 5G、AIoT 領域的敏捷開發與應變能力。

每一間企業都有屬於自己的數位轉型節奏與方法,而緯創值得學習的部分在於,建立一個讓員工主動參與、持續進步的學習機制,不僅帶動技術革新與事業成功,也讓每一位員工擁有自我加值的機會,未來無論面對什麼樣的挑戰,都能堅定的應對。

緯創事業版圖橫跨 5G、AIoT 應用在車聯網、智慧工廠、智慧生活等領域,具備豐富企業資源,得以在科技領域持續創新,掌握全球競爭力,同時有成熟完備的企業制度,給予員工優渥的薪資福利與國際發展舞台。想躍升成為跨域人才嗎? 那就準備好開放學習的心態,加入緯創與企業共同成長、開創精彩職涯。

更多訊息請見緯創資通-關鍵業務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