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車世代】從拜騰破產危機說起:中國電動車逐漸浮現「產能過剩」現象

拜騰事件倒閉危機一出,不只讓人擔心起鴻海 MIH 的未來走向,同時也讓中國電動車產業生氣蓬勃表面下的隱憂急速浮上。
評論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評論

今年七月,才在年初加入鴻海 MIH 的中國電動車新創拜騰(南京知行)突然身陷破產危機,被軟體供應商「上海華訊網絡系統」向法院請求啟動破產程序。雖說拜騰正在努力尋求和解,截稿為止還未正式進入破產程序。

拜騰創立於 2016 年,前身「和諧富騰」還有鴻海、騰訊的血統,也曾與蔚來、理想、小鵬齊名被視為中國「新造車勢力」的明星公司之一。拜騰兩位大名鼎鼎的德國創辦人 Carsten Breitfeld、Daniel Kirchert 一位是 BMW「i8 之父」、一位則是服務過 BMW、Infiniti 投身中國十幾年的車業管理精英,甚至後來還被一汽集團、寧德時代投資入股。

拜騰至今已經募資過 4 輪資金,總募得 84 億元人民幣,一月拜騰也才準備跟鴻海 MIH 簽訂戰略合作框架協定,將全力在 2022 年 Q1 讓第一款量產車 M-Byte 生產落地,不料到了 7 月傳出將被一汽接管並被告上法院。一瞬間明星光環慘淡無光,隨後有更多的內幕被揭露出來,除了不符成本地花費巨資在工廠產線與元件研發上,甚至還被爆出,北美辦公室一年光花在採購零食就要用上 700 萬美元。

中國是現在全球最大的單一國家電動車市場,2020 年電動汽車總交付量約有 117 萬輛(歐洲整體為 140 萬輛),同比成長 12%。在上一篇專欄【全球主要市場電動車銷量將在 2033 超越油車】我們曾經提到,許多歐美的分析報告都十分看好中國電動車發展遠景,市佔成長速度將只略遜歐洲,並比美國還早完成電動化;但拜騰事件倒閉危機一出,不只讓人擔心起鴻海 MIH 的未來走向,同時也讓中國電動車產業生氣蓬勃表面下的隱憂急速浮上。

簡單一言以之,中國電動車產業現在陷入「熱錢太多,但產能也大幅過剩」的狀況。如果只計算開發、設計和組裝等核心一級公司,目前中國約有 500 家公司電動車企業;但如果擴大到二級、三級,中國新能源汽車相關企業可高達 7.3 萬家。其中上面有提過的蔚來、理想、小鵬都已各自登陸那斯達克獲紐約證交所,而「新龍頭」比亞迪市值更是在這幾天內攀升至 8000 億人民幣新高,如果你只看上市櫃股票表現,中國電動車可說呈現一片榮景。

但相較於活躍於資本市場的一線車廠熱鬧非凡,中國官方在稍早就察覺了異樣,中國國家發改委副主任林念修就曾在 2021 年 1 月的電動車論明確指出,「新能源汽車存在盲目投資、無序發展等問題,必須遏制盲目上馬新能源汽車項目」;而年初江蘇省發改委發表的《關於切實加強汽車產業投資項目監督管理和風險防控的通知》報導,警告江蘇省電動車公司有著產能過剩問題,其中也有拜騰的名字。

iStock-999934732
Photo Credit:iStock
中國官方已經察覺產能過剩的問題。

若先不只看電動車,中國光是整體汽車業就普遍存在產能過剩的問題,根據南華早報的報導指出,中國汽車流通協會統計 2020 年底時中國汽車產能使用率為 48.5%,遠低於 2017 年的 66.6%;而中國造車重鎮,也是拜騰所在地的江蘇省,2020 年汽車產能利用率更只有 33.03%。換算成銷量的話,中國去年一共可以造超過 5000 萬台車,但銷售額只有約 2531 萬台。

這種整體「產能過剩」雖對一線車廠衝擊相對來說沒那麼可怕,但後續所引發的擠壓效應對二、三線車廠卻相當明顯,根據陸媒指出,像前途、敏安、楓盛等獨立電動車公司,工廠建成後的產能利用率居然不到 5%;而上述事件主角拜騰更不用說,創業 5 年至今連一台車都沒造出。

過去幾年的過度投資熱確實是造成中國電動車——尤其是二、三線產能過剩的主因之一,在數年前熱潮正興起時,有許多的個人投資者或創投紛紛以「軟體造車」的思維向電動車砸入熱錢,電動車新創也像軟體新創一樣,想從比油車更簡單、成本更低、也更倚重軟體的造車紅利中,不斷募資擴充產能。

但跟軟體、網路、SaaS 業不同的是,汽車製造本質上是資本密集型產業,就算是造電動車,單單要靠幾十億人民幣募資、補貼戰,就想打造一個新的汽車工廠和品牌也非常困難。另外和電動車的上游——電池產業狀況也類似,2020 年全球電動車電池產能利用率非常低,只有 26.5%;但高階電池廠可以有 40-80% 的水準,這種高階企業拼命擴充產能,但低階廠商產商發生產能量過剩的現象,連動拉大了中國電動車新創的差距。

這確實會讓人想起中國各種新興產業一次又一次的泡沫,早年有數以百計的外送 App,最後好不容易養出美團、 餓了吧等巨頭;近年則是有造成一個又一個單車墳場奇景的共享單車。的確,跟外送 App、共享單車,或是會影響金融秩序的 P2P 平台不同,電動車是受到中國官方欽點,名列在「十四五規劃」用以挑戰未來全球政經影響力的重點產業,其發展潛力與決心不可否認。

我們可以預期,未來在產能過剩引發的泡沫之後中國電動車會有一波倒閉或整併潮,但在那之後又會有新一波無論在技術、價格與生產能力極具競爭力的中國電動車廠挑戰世界;不過從長期來看,電動車科技發展會急速往資通訊產品靠攏,但美中貿易戰架構也會讓中國以外的市場擔心電動車是否也有搜集情資、個人隱私的問題,而造成中國電動車進入歐美市場不易的隱憂。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



Akamai 服務上新,於邊緣處推動快速創新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 Akamai 提供的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評論
評論

在雲計算技術還沒有大規模普及前,絕大部分企業和組織都需要自建數據中心,或通過託管的方式來部署自己的硬體基礎架構,並在此基礎上為員工和客戶提供服務。取決於業務或其他方面的諸多要求,此時需要部署的數據中心可能有很多個,並廣泛分佈在不同地區,藉此為客戶提供流暢的體驗,並透過多個數據中心保障連續性。在發展的過程中,隨著「雲端」的出現,讓各個組織的計算開始集中。

而當在線直播、無人駕駛、智能家電、物聯網等應用開始陸續深入我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又不同了。以往透過雲平台集中運行和服務的模式,因為距離導致的網絡延遲已經對用戶的使用體驗產生極大影響。為了提供更敏捷、靈活、快速、可靠的體驗,企業需要從最貼近用戶的地方提供服務。因此,邊緣計算就成為最有效的解決方法。

透過將數據的收集、分析和處理等工作,由「雲中心」重新分散到最接近用戶的邊緣位置,企業可以就近為用戶提供服務,通過延遲更低的響應打造更出色的用戶體驗。

「無服務器」的出現,帶來計算方式的革新

以前,當組織需要上線一套業務系統時,首先需要採購並部署相應的服務器硬體,並且要負擔服務器日常運維過程中的管理、維護、補丁安裝、配置等繁瑣任務。

上雲前,組織需要在自己的數據中心,以硬體服務器的方式執行這一系列工作;上雲後雖然簡單許多,但依然需要面對雲服務商提供的虛擬服務器,從本質上來看相關負擔仍相當繁重。

無服務器(Serverless)技術的出現,讓組織可以在不需要考慮服務器的情況下,構建並運行由微服務構成的創新式應用程式與和服務。藉此不僅可以省略基礎架構管理任務,還能為幾乎任何類型的應用程式或後端服務構建無服務器應用程序,更方便、靈活地構建出具備極高可用性的應用。

Akamai EdgeWorkers :為創新賦能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Akamai 超過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當開發團隊在邊緣開啟代碼時,他們會將數據、見解和邏輯推送到更靠近最終用戶的位置。Akamai 的高性能、可擴展式實施模型,可確保數據和計算不會被延遲問題困擾,進而避免對數字化體驗產生負面影響。

在該服務幫助下,開發者可直接在 Akamai 的全球分佈式平台上快速、迭代地創建和部署新服務,以解決問題和自定義交付。

長期以來,Akamai 在邊緣計算的創新和成功實施皆具有優勢。自 1998 年起,便開始為 Akamai 內容交付網絡(CDN)的客戶推出自定義交付邏輯,其他里程碑還包括 2001 年的 Edge Site Includes 、2002 年的 Edge Java 以及 2014 年的 cloudlet 應用程式。

目前, Akamai 在全球擁有超過 4100 個入網點,為 EdgeWorkers 用戶提供出色的邊緣基礎架構規模和範圍,開發人員可以在靠近最終用戶和他們的數字化接觸點的地方部署代碼,以實現盡可能低的延遲。EdgeWorkers 同樣獨立於雲,客戶可以選擇利用 CDN 供應商或雲供應商平台上的無服務器計算功能。在 Akamai 幫助下,客戶可以在整個混合雲或多雲環境中部署單一的無服務器計算平台。

更多相關資訊:https://www.akamai.com/solutions/edge

本文章內容由「猿聲串動」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