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創雙板現在上路】雪恥冷凍櫃?台灣創新板、戰略新板的機會與挑戰

之前台灣也有創櫃板扶植新創,但因缺乏流動性被外界譏之為「冷凍櫃」;那這次新創雙板能一雪前恥嗎?
評論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評論

在今天台灣創新板、戰略新板上路之前,2013 年登場的台灣「創櫃板」當時也以扶植小型創新企業名義上路,創櫃板免公開發行、具有公設聯合輔導、籌資成本低,標榜協助擴大營運規模提昇市場知名度。

然而創櫃板缺乏流動性,募資金額也有限制,然根據七月最新資料顯示創櫃板目前登錄家數僅 85 家,今年累計登錄家數有 3 家,多年以來被外界譏之為「冷凍櫃」。

也因此,金管會去年底宣布,為扶植新創產業、打造更完整企業籌資管道,擴大台灣資本市場規模,證券交易所新設「創新板」,而櫃檯買賣中心於目前興櫃市場下增設「戰略新板」,協助新創業者進入資本市場募資。

機會與挑戰

但大家一定好奇「台灣創新板」與「戰略新板」兩大新創板又將有哪些機會與挑戰?它們能成為台版那斯達克,藉此創造出更多台灣獨角獸嗎?INSIDE 本次專訪到新創界知名律師黃沛聲,以及關注科技、新創議題的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來為大家頗析新創雙板的未來方向。

從台灣來看,黃沛聲認為對新創公司上市櫃相對是一個成功與否的判斷標準,讓讓股票自由流通,上市櫃這條路不限於創投,讓散戶可以交易,而投資公司的股東、創投手中的股份可以變現獲利,股票增加流通性,是證券最有價值的地方,銀行更願意給予貸款,這樣的成功是大家所認同的,也是大多數創業公司努力的中期目標。

Photo Credit:黃沛聲提供
▲黃沛聲認為新創雙板最大特點在於「次級市場交易」,正是創櫃板所欠缺的,這次可讓合格投資人經過系統下單,增加流動性與出場機會。

然而,台灣資本市場最初的設計就是保護散戶出發,與國外讓公司能籌資為主要方向,設計理念不同,台灣不像歐美制度,資訊透明度還要有獲利能力。

除了歐美市場,中國在 2019 年啟動科創板(上海證券交易所科技創新板塊),之後發展相當成功,光是去年度就為中國之科技創業公司募集了超過人民幣 2,000 億,更顯而易見的事實是,科創板中「尚未獲利」卻上市成功的企業約為 20 間。

如今,台灣曾經在創櫃板失敗需要重新出發,這是金管會主委黃天牧上任時就希望前進的方向,藉此也能要教育台灣消費者,「看懂」網路新創產業的模式。

黃沛聲指出,本次重新上路的兩大板作為上市櫃前的嫁接程序,最大的特點就是在於「次級市場交易」,這是正是之前在創櫃板所欠缺的,本次新板均可以讓合格投資人經過系統下單投資,增加流動性與出場機會。

這兩板的不盡之處,黃沛聲認為是專業投資人的條件限制太高,應該再放寬,要有個人淨資產的標準 1000 萬,或是近兩年平均收入達 150 萬元以上,還有過去投資兩年的經歷,黃沛聲指出設定此標準在淨資產的部分,代表著是有資金的人,若是因「高風險」才讓有錢人來投資,這樣的設計不太合理,以中國科創板來說並沒有這樣的規定,而是把風險交給投資人自行判斷,合理的組成資本市場,黃沛聲認為過去創櫃板的失敗也有存在專業投資人淨資產的限制,也是失敗的主因之一。

台灣股民已經不多了,而認同這些新經濟公司的大多是年輕人,年輕人大多淨資產不多,設立此規定不太合理。

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則認為,本次兩大板能讓更多新創產業根留台灣,樂見這次政府支持本土產業。不過她表示包括民間聲音,或是先前在立法院召開或是主管機關證交所及櫃買中心所召開的公聽會所處理的決議,都可看到皆聚焦在板塊上流動性的問題,可見得這兩板流動性不足是眾人所擔憂的部分。

▲王婉諭在先前立法院公聽會觀察,許多人擔心多板是否分散資金,會密切觀察兩板屆時之「掛牌」及「交易流動」狀況。

即便給予公司條件相對鬆綁,投資人身份限制門檻仍高,資金能否發揮影響力、多板是否分散資金,還有待觀測,會密切觀察兩板屆時之「掛牌」及「交易流動」狀況。

若有掛牌狀況不如預期,或是交易量差,那就該檢討分這麼多板的必要性,彼此的差異度與鑑別度,應能滾動調整進行。另外,限定六大產業限制,應該可以有更多空間,真正吸引公司參與。在長遠上,能協助推進台灣企業在台灣立足、推向海外,也更需要解決軟硬體、新創產業人才斷層問題,切入更大的軟體生態鏈,或是在更大的市場落地仍是有必要,以黃耀文先生先前分享先前創業及被收購的案例,切入更大的雲端軟體防毒生態圈,能讓事業成長規模大大提升。

台版那斯達克之外,新創需要更多出場機制

總體來說,創櫃板之所以成為「冷凍櫃」是缺乏次級市場交易,本次進化的「台灣創新板」、「戰略新板」都可以在符合「合格投資人」自動系統交易,增加流動性與出場機會,將是幫助台灣新創的解方,不過除此之外,政府還能提供哪些資源扶植網路新創?

黃沛聲認為還需要創造更多出場機制,上市櫃與併購是兩大重要管道,綜觀市場,今年在上市櫃已經出現不少案例,但是在「併購」這條路自古至今顯然是缺乏的。根據統計,從 2010 年至今不到三十件。

近年來比較著名的案例有宏碁併購停車大聲公、蘋果併購台灣相機模組公司、緯創過去一年積極投資許多新創取得新科技,然而台灣大企業、傳產、科技公司如此多,卻顯少看到類似的案例,併購新創正是大公司獲得新科技、新市場的好方式,也是新創需要的出場管道,有了上市櫃、再加上併購,才能組成較完善的出場機會。

黃沛聲認為,政府應該可以創造更多媒合機會讓大企業與新創公司更熟悉,有機會促成併購,大公司獲得新創特定的技術能量,而新創也能藉此出場創造雙贏,目前國發會已預計在今年會投入更多心力在媒合。

台灣資本市場優勢 網路新創業的新機會 

這次興櫃下新增之「戰略新板」,券商的角色重要性提高,更接近國際「保薦人」的趨勢,根據櫃買中心,登錄時須有 2 家以上輔導推薦證券商推薦 (其中1家為主辦輔導推薦證券 商),且須認購發行公司 2% 以上之股份且不得低於 20 萬股,輔導證券商各應認購4萬股以上,同時完備公司內稽內控外,幾乎無任何門檻及要求,「六大核心戰略產業」如資訊數位、資安、生物醫療科技等,只要券商認同且支持,主管機關均會尊重,不難符合資格。

而創新板,改以「估值」做出不同之三類門檻要求,而非「獲利」,這樣的規定讓尚未獲利的企業,在登錄創業板兩年後即可以再轉板上市櫃。某程度上也解決了前述台灣企業受限獲利與發展之困境。

黃沛聲認為在台灣資本市場優勢,上市櫃後台灣股民願意買單,商業模式若與既有題材相關,例如:IoT、半導體、個人電腦相當有機會,加上台幣穩定、市場自由,股票市場起伏可認同像是 91 App 本益比 50 倍的公司,也可以認同低價的,幅度高獲利程度可能高。

台灣市場小算是一種優勢,以那斯達克上市櫃來說費用高,沒有幾百萬美金連申請都不用想,歐美大市場處理大公司,中型的市場如日本可以處理中等規模的公司,小公司就可以在台灣這樣的小規模市場,對於本次新板推出,仍然期待與樂觀其成。

核稿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疫情影響民眾心理健康,頭戴式經顱磁刺激系統提供免吃藥治療新選擇

別小看憂鬱症的威脅!WHO曾預估,2030年憂鬱症將超越癌症,成為造成人類「失能」的最大健康殺手。隨著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恐將加速它的發生。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Deep rTMS System)」透過更精準、無創的方式,成為治療的最新利器。
評論
評論

今年台灣爆發本土疫情,確診人數節節攀升,在三級警戒之下,餐廳、教育機構、休閒場所被迫關閉,民眾工作及生活模式大受影響,也頓失紓壓管道,連帶出現憂鬱、焦慮、恐慌、失眠,以及心悸、胸悶等自律神經失調症狀,前來就醫的民眾比平時增加1-2成。

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精神科主任蔡孟釗表示這個數字是有自覺、願意前來就醫的人數,而疫情對大眾身心的影響程度,遠比想像的還要更高。

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調查,全台約有200萬人口受憂鬱症所苦,其中重度憂鬱者約125萬人,當中僅有五分之一的患者願意接受治療。

因此,蔡孟釗主任呼籲,如果民眾發現自身或身邊親友出現以下症狀,就要當心可能是「小鬱」找上門,應儘速就醫、積極治療,以免對日常生活帶來負面影響:

  1. 失眠、難以入睡,或睡眠品質不佳,經常半夜驚醒
  2. 生理功能顯著下降,以前能做的工作、家事突然無法勝任或效率變差。
  3. 食慾不佳,活動力及專注力變差、體重下降。
  4. 情緒波動大,家庭及人際關係受到影響。

抗憂鬱症藥物作用慢,醫:6-7成患者第一次治療效果不佳

如果就醫被診斷罹患憂鬱症,接下來該怎麼辦?一定要吃藥治療嗎?聽說憂鬱症藥物副作用多是真的嗎?

蔡孟釗主任表示,抗憂鬱藥物是透過作用在人體大腦中樞神經來發揮效果。因此,根據服用藥物種類的不同,確實可能產生頭暈、精神不濟、便祕、口乾舌燥、體重上升、頭痛等副作用。但蔡主任強調,在持續服用藥物一段時間後,身體大多都能慢慢適應,減緩大部分的副作用症狀。

更重要的是,抗憂鬱症藥物需不間斷地持續服用2至3週以上,才會逐漸出現療效,約3個月才可達到一定治療效果。患者在用藥上若有疑慮,一定要積極詢問主治醫師意見,切勿任意自行停藥。

蔡孟釗主任也分享過往的臨床經驗,有6-7成的憂鬱症患者在第一次治療效果不佳,必須更換或增加抗憂鬱藥種類來提升功效。因此,在藥物無法立即達到患者預期效果的情況下,容易造成醫囑遵從性不佳、服藥不規則的問題發生。

難道除了藥物之外,就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幫助改善憂鬱症問題嗎?蔡主任表示,近年許多研究及實驗證實,在使用處方藥物的同時,搭配心理諮商,以及正念冥想、瑜珈、皮拉提斯等規律運動,也有一定的輔助改善效果。

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Deep rTMS)療法」提供憂鬱症病友治療新選擇

近期科學研究發現,憂鬱症患者大腦中的發炎物質、細胞激素有明顯較高的情況。簡單來說,大腦就像處於「發燒」狀態,影像學也發現大部分憂鬱症患者有左前額葉血流量、新陳代謝較差,而右側過度活化的問題。在科學實證憂鬱症的發生和大腦皮質、神經狀態失衡有關後,醫界普遍認為「重複式經顱磁刺激(rTMS)療法」能提供憂鬱症病友的治療新選擇。

「重複式經顱磁刺激(rTMS)療法」是什麼呢?蔡孟釗主任解釋,這是一種利用磁力線圈創造連續且規律的重複性電磁脈衝,使磁場經由頭顱到達大腦皮質。藉由電流變化,快速、重複刺激失調腦區,促使大腦血液循環,正常活化與抑制代謝及神經活動的新型治療方式。

事實上,這項技術早在歐美等國行之有年,台灣則是在2018年經食藥署核准,可用於治療重度憂鬱症,尤其是藥物效果反應不佳、藥物耐受性較差的「難治性憂鬱症患者」,以及對藥物副作用難以忍受、服藥遵從性不佳者的患者身上。

隨著醫療科技進步,新一代的「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 Deep rTMS System)」跳脫傳統8字形線圈的設計,採用結合H線圈 (H-Coil)的專利深層立體定位頭盔設計,在治療中線圈能與頭部保持更緊密地貼合,並提供覆蓋更廣、更深的刺激電場,是精神科治療的最新利器。

根據2015年刊登於《世界精神病學》(World Psychiatry)的研究證實,經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治療後,38.4%患者的憂鬱症狀有顯著的改善效果,能作為憂鬱症患者在治療上的另一新選擇。

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系統協助重度憂鬱症治療,讓大腦重新開機

除了說明憂鬱症現行的治療方針外,蔡孟釗主任也提到在臨床上的發現,多數有憂鬱症困擾的病友並非「抗壓性不足」、「不夠努力」的人。相反的,不少完美主義者、高責任感條件的人,特別容易受到憂鬱症的困擾。

針對這類人格特質的朋友,蔡主任強調,只要發現自己需要被幫忙、支持的,千萬不要害怕對外求助。無論是試著和親友訴說,或者尋求專業醫事人員的協助,都能幫助緩解、改善不適。

最後,針對疫情衝擊導致的心靈健康問題,蔡主任也呼籲,除了戴好口罩、勤洗手,留意個人衛生外,也建議以「定期定量」的方式適度接收疫情資訊。在生活壓力的調適上,則可以善用視訊軟體,加強自己和親友的互動,並記得吃好、睡好,才有助於維持身心健康。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精神科主任蔡孟釗;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