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 硬塞】為甚麼拜登想恢復網路中立性原則,FCC 現在卻無法做到?

拜登期望 FCC 恢復被川普取消的「網路中立原則」,但似乎還有得等。
評論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評論

原文來自 Wired《Biden Wants the FCC to Fix Net Neutrality—but It Can't Yet》,作者 Jon Brodkin。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授權提供,由 Amber Peng 翻譯並經 INSIDE 編審。

除非拜登提名第五位美國聯邦通信委員(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以下簡稱 FCC),否則他想透過行政命令達到的目標,該委員會大概都做不到。

美國總統拜登於上禮拜五(7/9)呼籲 FCC 恢復網路中立原則,並加強價格透明性以及寬頻網路的競爭,但是由於拜登尚未提名第五位委員,共和黨和民主黨投票結果陷入 2:2 的僵局,因此拜登所提出的目標,FCC 目前都做不到。

消費者權益團體在過去幾個月以來不斷呼籲拜登再提名一位民主黨委員以破解僵局,但是目前拜登還未有行動。到底拜登在等什麼?沒有人知道。但如果繼續等下去,FCC 就無法執行共和黨員在 2021 年所有反對的事情,因為參議院要花好幾個月的時間才能通過 FCC 的提名,而 FCC 制定任何複雜的規則又是另一個漫長的過程。

拜登於上禮拜五發表了一份事實文件和行政命令,當中提到了加強各產業競爭性的目標。該命令列出四項拜登「鼓勵」FCC 要解決的問題。第一點是阻止不動產和寬頻網路公司之間的排他性交易,讓租戶有更多選擇,二是阻止業者廣告不實的價格,三是避免過高的解約金,四是恢復網路中立原則。

這份事實文件提到網路部分時是這麼說的:「本行政命令旨在避免四項網路價格上升、競爭力下降、選擇減少的問題。超過兩億美國人民竟然只有一兩間可信賴的高速網路業者可選擇,而比起其他選擇更多的國家,美國人民要負擔的網路價格高達五倍。另一個問題是不動產和網路業者間的互惠,甚至是共謀性的交易,導致租戶根本沒有其他選擇。這對低收入戶和偏鄉居民而言影響很大,因為這種排他性交易讓其他的業者不敢新增網路基礎建設。」

拜登的行政命令鼓勵 FCC「阻止不動產跟網路供應商進行會減少租戶選擇的交易」。目前 FCC 禁止集合住宅的電視和通訊服務的排他性合約,但這沒有解決根本問題。

過高的隱藏費用和解約金

第二點是不實廣告價格,網路供應商沒有向消費者揭露真正的價格。事實文件指出;「即使消費有其他選擇,他們也很難比較價格再購買。FCC 指出,客戶最終付的錢可能比廣告刊登的價格貴了 40%。」

拜登也希望恢復歐巴馬時代推行的「成分標籤」,此標籤讓消費者可以了解隱藏價格、降速、整體費用、網速、網路延遲、網路丟包等資訊。拜登也指出此行政命令「鼓勵恢復『寬頻成分標籤』機制,並要求業者向 FCC 回報價格和訂閱率。」

除此之外,拜登也要求 FCC「禁止過高的解約金」,因為「即使客戶有其他的選擇,但是因為太高的解約金(平均近兩百美元),客戶仍選擇不更換電信業者。

恢復網路中立原則

最後,拜登期望 FCC 恢復被上一任總統取消的「網路中立原則」,拜登指出:「大型業者可以利用他們優勢,針對性的限制或中斷連線服務。」

電信業者目前在加州和華盛頓州仍須依照州法遵守網路中立原則,而在其他州則可能是為了簡化業務營運模式也有遵守該原則,同時也是因為此原則的長期地位尚未確立,業者不想給政府一個實施更嚴格規範的理由。

恢復歐巴馬時代的網路中立原則後,根據《電信法》第二章,電信業者可能會被再次歸類為公共承運商以建立全國性的網路中立框架。

除此之外,FCC 也有權利要求公共承運商以其他的方式保護消費者,例如拜登希望恢復被 FCC 前主席阿吉特˙派(Ajit Pai)取消的價格透明性相關法規。

麻州參議員艾德・馬基(Ed Markey)支持拜登恢復網路中立原則,他表示:「一旦委員會有了第三位民主黨員,FCC 就必須立刻把網路納入《電信法》第二章的規範,重新取得寬頻網路的控制權。我也計畫透過立法達到相同的目的,我們會努力不懈直到網路中立原則納入國家法律中。這場疫情讓我們再次理解到,網路不是奢侈品,它跟自來水、電力一樣是每個人的生活必需品。」但是電信業者反對拜登的行政命令。

電信業者的反對

電信業者的遊說團體國家有線與電信通訊協會(The Internet & Television Association,前National Cable & Telecommunications Association,通常簡稱為 NCTA)對於拜登的行政命令感到非常不滿,他們於周五表示:「我們很遺憾看到此行政命令對寬頻市場的不實指控,像是電信業者限制了消費者的網路選擇,這冷飯已經炒過很多次但從來沒有得到證實。事實上,美國的頻寬網路是在疫情肆虐時最穩固也最重要的基礎建設,讓美國的經濟得以運作,人民可以安全地在家學習和工作。既然立法者和業者都希望用穩健的網路把人民連結起來,那麼請政府別再說官話,好好把注意力放到建設上。」

NCTA 和美國電信公司的遊說團體不斷強調寬頻網路的價格有在下降,但是他們的計算方式是「每 M 的價格」,這並不能反應消費者實際付了多少錢,另外他們的參考資料也包含「寬頻價格指數」,該指數只考慮了某幾種服務的價格,而不是整體價格。事實上,消費者每個月要付的金額一直在上升,甚至遠超過通膨的速度。

停滯的城市網路計畫

拜登最早於三月底表示他打算重整網路業,其手段包括降低價格、禁止隱藏費用,和提撥網路建設的經費。拜登當時指出,公共網路「比較不會有賺錢的壓力,且會致力於服務全體人民。」

拜登起初提出一千億美金的建設經費,而公共網路就是首要建設的目標之一,但是 AT&T 還有其他業者馬上開始一系列的遊說。他們希望避免市場競爭並且政府最好把經費都投資到私人企業。最後拜登跟共和黨達成 650 億美金建設經費的共識,但是公共網路卻不是優先考量的項目,不過目前國會還沒有定案。 

FCC 需要突破僵局的第五位委員

拜登未來會減少參與他要求 FCC 的事情,因為 FCC 是獨立機構,並不會單純地按照總統的指令行事。但是總統可以提名委員和指派主席,那他就可以選擇和他意見相符的人選。但是他的動作得快,否則 FCC 民主黨員要做任何共和黨反對的事情就會困難重重,像是把寬頻網路業者歸類為公共承運商、實施網路中立原則,或要求業者降價和禁止隱藏費用。

民間團體 Free Press 的副總兼政策顧問麥特・伍德(Matt Wood)於星期五表示:「該行政命令很重要,但是相關人員和程序都還沒到位,FCC 需要第五位委員才可以正常運作。」

伍德也指出,在寬頻網路納入《電信法》第二章的規範,FCC 重新取得寬頻網路的控制權後,就可以使用各種手段促進市場競爭。FCC 也應該多方蒐集資料,了解消費者每個月的網路支出,以避免業者不合理的收費和漲價。

最後伍德表示:「FCC 必須修復川普政府造成的破壞,在他的時代,政府投資在公共網路的錢越來越少,而網路價格不斷上漲,他以為什麼事情都不做問題就會自動消失。假如 FCC 能夠有所做為,全體人民都將受益。」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



從這 3 個解決方案,突破傳統 VPN 功能上的局限性

遠距工作逐漸成為了常態,企業內部的雲端協作增多,加上用戶使用的終端設備也日漸多樣化,導致終端設備的風險不斷增加,同時企業對於遠程接入的安全需求也更為提升。
評論
評論

遠距工作逐漸成為了常態,企業內部的雲端協作增多,加上用戶使用的終端設備也日漸多樣化,導致終端設備的風險不斷增加,同時企業對於遠程接入的安全需求也更為提升。雲端運算的廣泛使用,給傳統 VPN 技術實現遠程安全接入的方案,帶來了很大的挑戰。

挑戰來源於這裡

首先終端安全風險缺乏有效地管控,傳統的 VPN 只針對用戶做認證,缺乏對終端裝置認證及安全性評估。終端種類和來源的多樣性帶來的安全風險大大增加,存在終端被入侵並作為攻擊跳板的可能性。

傳統 VPN 難以適應雲環境和多雲數據中心應用場景出現,且通常採用加密隧道劃分安全可信區域,在雲環境下,尤其是存在多雲數據中心的情況,難以適應同意安全接入、統一建立安全邊界的需求。最後 VPN 介入後的橫向攻擊難以控制,用戶通過傳統 VPN 接入內網後,缺少更細粒度、動態的訪問和權限控制,導致關鍵應用可能存在被攻擊滲透的風險。

新的方案需要在這 3 個方面提升

除了對用戶身份認證以外,對用戶終端的安全性也需要進行持續地評估,以提升系統安全水平。適應雲端運算環節下統一接入、統一管理的要求,其中包括私有雲、公有雲和混和雲環境。對內部網路中的橫向攻擊進行有效地管理控制,對用戶可信度的訪問權限進行評估,不能只是透過物理位置和靜態狀態來做出判斷,需要基於用戶自身的角色和身份以及當前的安全狀態,來進行更細顆粒度的動態授權,進一步去提升系統安全訪問的標準。

VPN 會在用戶進行登錄訪問的期間實施檢測功能,當發現終端安全狀態不能滿足安全需求時,會限制終端對系統的訪問。VPN 可以通過 API 接口與態勢感知、下一代防火牆、終端檢測和響應等多種裝置進行安全連動,並保持安全效能持續地成長,更加準確識別出異常行為和未知的威脅。同時,透過與其他能力相互協作,滿足遠距辦公場景下的數據防泄密需求。

Surfshark VPN 免費加贈 3 個月

本文章內容由「Surfshark」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