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買綠電不就碳中和了嗎,企業最近在緊張什麼?

最近你公司為了氣候變遷造成的缺水問題,公司額外花了多少錢?每六分鐘就需要來一台水車,生產才不會斷線,還要去開鑿水井,本來不需要花的錢,現在為了碳排造成的環境問題需要額外支出,這個損失不是很不划算嗎?
評論
REUTERS/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作者楊雅雲,受到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啟發,2009 年大跨度轉行到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領導莫拉克風災校園重建 — 那瑪夏民權國小重建工作。稀有的大跨度整合型專家,專業領域包括新能源、智慧電網、電動車、儲能、節能、循環經濟、綠建築,擅長把最專業的綠色科技行話,翻譯成最淺的白話文說出來。2014 年創辦綠學院,同時為 Green Impact Lab 綠色創業加速器的共同創辦人,著有《綠領建築師教你設計好房子》一書。

共同作者劉哲良,一個安裝了「第三隻眼」的環境經濟學家,擅長辨別抽象的價值,看見萬物之間互相關聯及共生的網絡,其頭腦清晰的程度,任何偽裝或說不通的邏輯都瞞不了他。協助修訂《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專長非市場價值評估,也就是幫沒有市場的東西估價,目前擔任中華經濟研究院綠色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及綠學院綠色帶路人。

我從學生時代開始研究環境經濟,見證臺灣一路從反核、節能、綠能、搖籃到搖籃、循環經濟等綠色轉型的企圖。最近媒體在談 ESG、碳中和概念股,每個時代,總有一幫人原本立意良善,希望談商機、商業模式吸引更多人投入,但談著談著發現其他人只想「貼個 ESG 標籤、換個新題材,把自己打扮得很時尚」,結果都只是成就另一場金錢遊戲,「循環經濟最後真正循環的只有新台幣」。

同一時間,有另一幫人想的完全相反。這幾個月綠學院拜訪近百家用電大戶,多為高碳排的製造業,他們抱怨政府才剛要求用電大戶條款四選一,現在又規劃要徵收碳費,一頭牛剝兩層皮,覺得政府很沒有道理。他們不願意當這頭牛,決定以拖待變,寫個計劃先應付一下,反正這麼多年下來,也很少政策真的成功。

這兩幫人到底誰的策略比較正確?用積極但最後走偏的策略比較好,還是消極但什麼改變也不會發生的策略比較安全?

談節能或綠能,可以換算內部投資報酬率 (IRR),有利於從財務觀點來檢視決策是否合理。但接下來我們要面對的,是看不見又摸不著、沒有實體交易買空賣空、很像詐騙的「碳」,而且企業通常沒有碳管理專業的人才,只要一個路線選擇錯誤,就可能滿盤皆輸。

能源和碳幾乎是一對孿生兄弟,既然能源是綠學院擅場,我們幾位綠色帶路人商量後,決定跨界協作,往「碳管理白話文運動」之路邁進,長期駐點在綠學院,從解構能源和碳出發,破除誤解,提供全球、跨國的全局思維,以政策工具、減碳技術為支點,為你建構系統性的碳管理知識框架,助攻所有想要改變的企業,同時包括在綠色產業裡尋找機會的人、工作者、創業家,以及政策制定者。

減碳和防疫一樣,在臺灣排的碳,會影響全球;全球排的碳,也會影響臺灣,因此減碳不是為了愛地球,是為了集體控制風險,確保你我能繼續過著有尊嚴的快活日子

在 2015 年通過的巴黎協定中,設定本世紀末平均升溫不超過 2℃ 的全球環境目標;但是根據各種國際智庫的預估,不久後大氣增溫幅度就要超過 2℃ 了!因此各國必須在 2050 年前達成淨零排放,否則光是經濟損失,對於各國都會是嚴重的打擊。例如對臺灣來說,在不同的升溫情境下,2020-2100 年因為升溫的總損失,估計至少新台幣三到九兆元之間(註一)。

這個金額很高,但你看了大概沒什麼感覺。這樣想好了,最近你公司為了氣候變遷造成的缺水問題,公司額外花了多少錢?每六分鐘就需要來一台水車,生產才不會斷線,還要去開鑿水井,本來不需要花的錢,現在為了碳排造成的環境問題需要額外支出,這個損失不是很不划算嗎?

這就是為什麼企業會感受到一波接著一波的壓力,以前換冰水主機做節能就可以了,後來還要裝太陽能板才算 CSR,現在還得繳碳費。以前的環境外部成本,現在都要內部化成為公司的財務帳單。

人有規避損失的傾向,如果能減少損失把錢省下來,就是賺錢。國家、企業、個人採取減碳行動,就跟防疫一樣,是為了集體控制風險,把損失降低,國家才會有尊嚴,企業才會更賺錢,你我才不用天天悶在家都不能出去玩。

雖然要達到碳中和的目標,綠電是非常關鍵的要件之一,但是一味地推動企業使用綠電,做一百年也不會達到碳中和

這時很多公司就說了,「我有加入 RE100 啊。綠電不就是零碳嗎,買綠電憑證,我公司不就碳中和了嗎?但是綠電憑證又買不到,碳權又都被台電拿走了,我做不到你怪我嗎?」

這是一個大誤解!太陽能等綠電產生的碳排放很低、甚至是零,所以可以稱為零碳,買綠電憑證、工廠使用 100% 綠電,是抵你「用電產生」的碳排放,但是碳中和是指一個國家或一個企業把排放到大氣中的「人為額外」碳排放量透過植樹或工程技術移除,或運用碳交易等方式取得碳權來抵換,達到正負相抵,名義上不製造額外的碳。光靠太陽能、風力發電就想碳中和,這不是在逼企業,你是在逼死綠能!

碳中和只著重於二氧化碳的平衡,這還算是簡單的,淨零排放則走得更遠,包含二氧化碳及其他溫室氣體,得把排到大氣中的溫室氣體全部移除,而非使用碳交易取得碳權抵換,名義上不製造額外的溫室氣體,才是淨零排放。

綠電只能抵你「用電產生」的碳排放,但是公司的營業及生產活動相當複雜,其他來源的排放,必須搭配負碳技術和其他政策工具來達成碳中和

不會啊,我公司碳排放不就是用電嘛,怎麼說用綠電不能抵呢?

產生碳排放有多重管道,你公司的營業及生產活動比你想的還複雜,國際上對於碳排放的計算,有三個認定的範疇:

  • 範疇一:工廠生產的直接碳排放,來源包括製程使用氣體、緊急發電機、公務車輛使用燃料,或其他活動所產生之逸散性排放源,排放種類包括二氧化碳 (CO2)、甲烷 (CH4)、氧化亞氮 (N2O)、氫氟碳化物 (HFCs)、全氟碳化物 (PFCs)、六氟化硫 (SF6) 以及三氟化氮 (NF3)。你買的綠電根本就沒有抵扣這部分的碳排放。
  • 範疇二:外購電力間接碳排放,也就是你跟台電買的電,主要溫室氣體排放為二氧化碳。所謂買綠電憑證、工廠使用 100% 綠電,就是說你跟台電買了多少度電,再買相同度數的綠電,就可以宣稱 100% 綠電,抵扣「用電產生」的碳排放。如果以為用綠電就零碳排,你可能會用了更多的電,產生更多的碳排放,這反而對環境沒有幫助。
  • 範疇三:其他間接碳排放,包含供應商生產與運輸、廢棄物處理以及員工通勤與差旅等,你買的綠電自然也沒有抵扣這部分的碳排放,但若企業要宣告碳中和,這塊也得處理

看完這篇文章相信可以幫助你脫離一知半解,不再靠著吸收碎片化的知識或資訊,片面解讀碳中和,也歡迎報名產業小聚,釐清更多你心中的疑問。下一篇,我們來談有哪些政策工具支持減碳。

  • (註一)《臺灣碳社會成本的模擬分析》,劉哲良、吳珮瑛著,中華經濟研究院出版社,2021
  • (註二)為了方便理解,這裡還是依循 ISO 14064-1:2006 中的「組織邊界」所界定的排放面向(範疇一、範疇二、範疇三)來說明。在新版的 ISO 14064-1:2018 裡,將原本的組織邊界改為「報告邊界」,原範疇一、範疇二不變,範疇三再往下細拆成四個子項目,於是三個就成為六個,細緻化了原來版本中的排放來源分類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



數位轉型玩真的!緯創資通設「DnA 數位學院」培養數位人才,長遠佈局站穩國際市場

緯創事業版圖橫跨 5G、AIoT 應用在車聯網、智慧工廠、智慧生活等領域,其保持國際競爭力的方式,就是積極培育數位人才,甚至在企業內部辦學,為數位轉型做長遠計畫。
評論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
評論

緯創為美國財星雜誌 《Fortune》 全球 500 大企業,以強韌的電子資通訊產品享譽國際,不僅昆山廠於 2021 年獲得世界經濟論壇肯定、入選為燈塔工廠,更在近期延伸至台灣廠區,於新竹科學園區工廠導入 5G 企業專網來建立智慧工廠,利用 AR 智慧眼鏡的服務,透過遠距協作應用,提升生產效能。長期以來,緯創為持續推動變革,並在全球站穩領導地位,進行了一場「全員轉型」大改革。

企業內部辦學!緯創資通獨家「DnA 數位學院」培育人才最到位

數位轉型思維並不是工程師的專利,唯有全員融入數位 DnA,企業才能真正推動轉型齒輪,邁向進步創新的軌道。緯創非常明白這樣的道理,因此積極投入資源,將數位轉型視為長期計畫,甚至在企業內部辦學開課。

首先是「數位轉型微學習課程」,是所有緯創員工的入門必修課程。透過輕鬆活潑的科普影片,幫助員工快速了解數位轉型基礎知識,課程結束後還有測驗來檢視學習成效,亦可隨時回到教育訓練平台複習內容。除了全員「數位轉型微學習課程」,具備數位轉型潛力的員工,更有機會參與進階的數位轉型訓練,也就是緯創獨有的 「DnA 數位學院」 。

「DnA 數位學院」成立目的為建立緯創數位轉型能力,不僅訓練員工晉升為數位轉型專案領導者,更賦予員工舞台,主導規劃數位應用策略。最初由麥肯錫專業顧問公司協助舉辦課程,歷經兩年,現已轉變由完訓員工來規劃課程,傳承知識與經驗。由主管提名受訓員工,在通過面談審核後,學院依照員工在團隊的角色給予不同訓練,課程分別有 Translator、PO、Tech Lead 。

有別於一般課程,DnA 數位學院融入實際案例分享與模擬情境的練習,每一堂課程設計皆環環相扣,使員工擁有數據架構技術的基礎,以實現端到端連接和可追溯性,確實將所學化為所用。課程完訓後,員工能獲得認證的肯定及豐厚的獎金,逐步成為專業的數位轉型專案領導者 。

緯創成立「DnA數位學院」至今,成功培育超過近千名數位轉型專家,成為業界數位轉型人才培育的指標企業。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DnA 學院」主要開設 Translator、PO、Tech Lead等數位轉型課程。在課程完訓後,緯創頒發給員工專業認證及豐厚獎金,逐步培育員工兼具數位轉型領導力及跨域整合力,開拓員工多元職涯舞台。

由上而下轉型,由內而外改革!以實踐帶動轉變,建立高效工作模式

把所學發揮為所用,是緯創進行數位轉型最核心的目的之一,那些數位化的資訊不能淪為紙上談兵,或是少部分人的資源,而是要能成為團隊全員的基礎。推行數位轉型,最常面臨的挑戰是面對新工具的恐懼,因此從領導者開始以身作則,才能建立真正的數位管理新思維。

數位轉型是否到位?員工的感受最真實。緯創員工認為最大的改變是公司導入許多數位化工具,來推動專案的智慧化,例如: 建立數據共享平台,使員工能共享數據,提高設計端與製造端間的溝通效率,更透過培訓資源建立產品開發團隊,加速 5G、AIoT 產品開發及生產應用的敏捷開發與應變能力。 

此外,企業文化一向是數位轉型成功的關鍵—塑造敏捷精神、團隊彼此互信、鼓勵創新及勇於改變的氛圍,而團隊成員心態上的轉換,更是數位轉型最重要的前題,能讓企業上下一心並走在數位轉型的正軌上。緯創資通總經理暨緯創智能執行長沈慶堯侃侃而談說道,「在數位轉型的過程中,大家必須成為Leader(轉型推動者),從願景、定義用例、開發產品與推廣落地當中,洞察實情並產生效益,也就是產生 insight 與 impact。數位轉型沒有捷徑,只有擁抱變革並落地實作,才能實現轉型的願景。」

在數位轉型的路上,與緯創共同成長與創新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近年致力於車聯網、智慧工廠及智慧生活的技術突破與創新,透過全員數位轉型、強化員工的授權及賦能,加速緯創在 5G、AIoT 領域的敏捷開發與應變能力。

每一間企業都有屬於自己的數位轉型節奏與方法,而緯創值得學習的部分在於,建立一個讓員工主動參與、持續進步的學習機制,不僅帶動技術革新與事業成功,也讓每一位員工擁有自我加值的機會,未來無論面對什麼樣的挑戰,都能堅定的應對。

緯創事業版圖橫跨 5G、AIoT 應用在車聯網、智慧工廠、智慧生活等領域,具備豐富企業資源,得以在科技領域持續創新,掌握全球競爭力,同時有成熟完備的企業制度,給予員工優渥的薪資福利與國際發展舞台。想躍升成為跨域人才嗎? 那就準備好開放學習的心態,加入緯創與企業共同成長、開創精彩職涯。

更多訊息請見緯創資通-關鍵業務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