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骨子裡就是企業家,造就中東的矽谷——以色列

「技術移民」、「商業移民」的迴遊效應只是以色列高科技產業崛起的原因之一。到訪以色列的人們很容易發現,是以色列國的政策支持、社會資源、人民天賦等多層面的要素,綜合發酵出了這個國家的創新勢能。
評論
評論

圖片來源:Wikipedia

本文轉載自虎嗅網 〈  親訪:以色列何以成為矽谷火種最好的承接者? 〉,作者為 李岷

作者註:昨天(4 月 28 日),虎嗅發表了一篇很簡單的文章《三星如此渴慕以色列》。沒想到,小文一篇竟然贏得了超越它篇幅與訊息量相應的關注與評論。很多人都在評論中提及以色列這個小國體現出濃厚的創新精神與高科技特點。這讓我想起我在 2007 年年底對以色列的那次難得的採訪。當時整個採訪為時不到一周,安排得極其緊湊,從政府部門到私營企業家到創投人士到高等教育代表。儘管時間匆促、走馬看花,但對於以色列的創新概貌也算有一個結構性的認識。後來我曾寫一篇文章刊登在我當時任職的《中國企業家》雜誌

上。受到昨天那篇文章的啟發,今天又翻出來,做了一些刪節,發表在此。希望這篇五年前的文章對一些讀者來說仍有點參考價值。

12 月的金黃陽光下,中東之國以色列彷彿一個完全與戰火、紛爭脫離了關係的正常國度。典型的地中海氣候給以色列的冬天帶來了相對的濕潤與溫暖,忽晴忽雨。飄忽不定而總體宜人的感覺和遠在 8000 英里之外的美國加州有幾分神似。

這裡正是矽谷火種在全球最好的傳承者與複製者之一。以色列,這個面積僅 2.2 萬平方公里、人口只有將近 700 萬的沙漠中小國,人均 GDP 在 2007 年已逾 2 萬美元,最近十多年來其高科技產業的發展尤為引人矚目,在電信、 IT、生命科學等多產業領域湧現出一批具有擁有領先技術與產品的新興公司。現在,以色列是美國之外在納斯達克擁有最多上市公司的國家,出口的產品超過一半都是高科技產品。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常年追蹤高科技創新與創業的 AnnaLee Saxenian 教授在接受我採訪時曾說,猶太移民在這個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隨著他們頻繁在兩個國家之間的穿梭,矽谷、波士頓 128 號高速公路科技園區的經驗模式與文化也隨之在以移植、落地,以色列從而形成和矽谷互補的產業集群。

「技術移民」、「商業移民」的迴遊效應只是以色列高科技產業崛起的原因之一。到訪以色列的人們很容易發現,是以色列國的政策支持、社會資源、人民天賦等多層面的要素,綜合發酵出了這個國家的創新勢能。

政府的角色

Oded Distel 是以色列產業貿易與創投勞動部下負責國際投資的政府官員,也是以色列政府於 2006 年 6 月為促進水產業發展而啟動的「NEWTech」項目的負責人。他日常工作 50% 的時間周旋於以色列院校、本地企業、創投和跨國公司之間,加強水產業的相關信息在院校、企業與市場之間的交流;另一半時間則做一件事— —幫助以色列的水技術尋找與開拓全球市場。

「我們主要是為新興的水技術提供一個創新平台,比如說某項技術可能因為有市場風險,創投不願投,我們就想辦法促使院校和企業共同投入 R&D,然後支持它率先在本地市場展開應用,有了相關經驗後再推往全球。」Oded 解釋說。

NEWTech 項目只是以色列政府積極介入高科技產業發展的一個小小例子。

以色列政府早於 1973 年就在產業貿易與勞動部下成立了「首席科學家辦公室」(簡稱「OCS」)以鼓勵與促進企業研發,並且於 1984 年通過鼓勵產業研發的法律。以色列高科技界最知名的傳奇人物、曾經的創業者、現在的風險投資家 Yossi Vardi 在接受我採訪時說,1970 年代起,以色列開始意識到高科技立國的意義,「這是從國防領域開始的。當時法國總統戴高樂下令對以色列實行軍事產品禁運,這使我們意識到,必須發展與擁有自己的技術與產業。這是像我們這樣國土有限、資源缺乏的小國的求生必需。」

但在 1970、1980 年代長達 20 多年的時間裡,政府促進科技發展的意圖並沒有對以色列社會與人民產生普遍的激勵作用,只停留在國防軍工等少數領域。當時整個社會體系與文化並不支持個人創業與創新。

RAD 數據通信公司創始人、董事長 Zohar Zisapel 於 1981 年離開軍隊裡的高級職位與其兄弟開始創業時,「我周圍所有的人都認為我瘋了,他們不明白我在做什麼。當時以色列人既不會給小公司打工,創業者也拿不到錢——沒有創投,銀行也不會借錢給我們。」Zisapel 對我說,80 年代的以色列經濟被控制在幾個大的控股集團裡,它們有的屬於銀行,有的直屬於政府,有的屬於工會,「那時的以色列社會不是像現在這樣開放的經濟體,而是中央集權。在一個中央集權的社會體制下,經濟是不可能得到發展的。」所幸那樣一個體系隨著以色列國有企業私有化、銀行不再被允許持有企業股權等一系列進程逐漸瓦解。

1990 年代初,各種要素風雲際會推動以色列真正進入一個創業創新的社會。其中一大變量便是前蘇聯解體後,從前蘇聯湧進來的一批猶太技術移民。這批移民以及以色列國內原來大量的技術人才往往極具技術天份,卻缺乏創業資金與商業技能,對此,「首席科學家辦公室」下很快成立了非盈利目的的「技術孵化器」項目,專門為技術創業者提供從資金到商業建議、管理團隊、辦公地點與設施,以及尋求私募的一系列服務。現在該項目在全國各地擁有 24 個孵化器,運行著 200 多個項目,每年總投入 3500 萬美金。每個項目 85% 的預算資金由政府出,其餘資金與資源則來源於個人捐贈、院校、地方政府與知名企業家。一般來講,孵化器與創業者、項目管理團隊依據 20%、70%、10% 的比例在項目中持股,此外,孵化器會根據最終的銷售額來提取 3% 的佣金,再返回用於孵化器的運營中。

所有到訪以色列、特別是受政府部門邀請到訪以色列的人,都對以色列政府在該國高科技產業發展進程中獨特而重要的作用印象深刻,甚至會產生一個感覺:以色列高科技 2、30 年的發展,是在政府的一手規劃、推動下促成的。難道就像島國新加坡,這個中東小國的經濟發展方向、模式與進程也同樣由強勢政府一手主導?

如果方向選擇對、政府夠清廉與效率,「小國 + 強政府」倒不失為一種行之有效的模式?是這樣的嗎?

一切創新歸功於人民

「哈,政府也許是想把這筆功勞記到自己頭上吧!」已屆 58 歲、但身上仍帶年輕創業者一般的活力、身著牛仔褲的 Zohar Zisapel 這樣說,他可不同意以色列高科技產業的成功是源於政府的遠見與推動。

「政府是做了些好事,比如建立 OCS 和 Yozma,但是它們並不是(高科技產業)這事的發

起人和創立者。OCS 現在的支持重心是小公司,但這在 80 年代是不可能發生的事,當時 OCS 大部分錢主要投向大公司,小公司很難從 OCS 那兒爭取到錢。事實上,是一些創投先到以色列來,逐漸推動了一些公司上市,然後政府才有了 Yozma 計劃,加速引進創投進入以色列。政府永遠是這樣的,它們不會是『創業者』、『企業家』,『打第一槍的人』。」Zisapel 不忘幽默一句,「也許在中國,它們是。」

Zisapel 說,「以色列人骨子裡就是企業家,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可以比他人做得更好。」

和 Zisapel 一樣,Yossi Vardi 也更願意將以色列今天的高科技繁榮歸功於以色列人民自身。Vardi 是比 Zisapel 更早白手起家的人。早在 1969 年、他 26 歲時,Vardi 便創建了以色列最早的軟體公司,後來又陸續創辦過一些能源公司、高科技公司,直到 1996 年,他投資創建了後來研發 ICQ 的 Mirabilis 公司,這成為他創業和投資史上的一大亮點。

Yossi Vardi

「是文化與精神而不是知識與技術決定了以色列與其他國家的不同。技術對於高科技產業是很重要,但是你看德國、英國等歐洲國家,技術也不差,但那兒的企業家精神跟這兒相比則完全是兩回事。猶太文化本質裡有對卓越、成功、冒險的渴望,以及對獨立的嚮往,這就是企業家精神,而它跟網路精神特別契合,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這裡能看到上千家網路公司而在其它國家不一定看得到。」Vardi 對我說。

Zisapel 說,美國人也很富有企業家精神,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相當一部分創業者其實是移民或者移民後代,大部分美國本地人還是在為大公司打工。他笑著說,「如果你去美國,你會發現美國人開車還是比較守規則、速度穩定,交通狀況也不錯,而以色列人開車……」哈,Zisapel 說得沒錯。在以色列採訪期間,藉著一個偶然機會記者搭上了一個普通以色列人的私家車。那個以色列小伙子對限速與紅燈的毫不在意、與同路車輛相互搶道甚至彼此咒罵,其狀之「瘋狂」令人不免瞠目。

在特拉維夫,其國際化氛圍也許會令你一時覺得以色列不過是歐美西方社會的一部分。但是錯了,猶太人雖跟一般西方人一樣擁有理性、冷靜、重契約的氣質,但又有後者不具備的靈活性與應變能力,以及他們基因中那種永遠在挑戰極限、追求完美的衝動。後兩者的疊加使得猶太人在各個領域都時時成為規則的重訂者、先鋒前沿的探索者。(一句題外話是,率先對破壞性創新的「企業家精神」進行研究與表述的經濟學家熊彼特,正是個猶太人。)

創投公司 JVP 的執行合夥人 Erel N.Margalit 認為,猶太人從某種程度上是「文化變色龍」,不像歐洲人那樣保守而頑固,而是應時而變。他說,上世紀 80 年代一批美國公司選擇到以色列來開設研發機構,也帶來了美國的公司管理文化。這對以色列社會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啟蒙和感染,為以色列社會在 90 年代的創業潮鋪墊了某種基礎。

在說到以色列的高科技創業浪潮是如何形成時,Zisapel 和 Vardi 都當仁不讓地指出,其中一大關鍵點是他們這些標誌性創業家的成功,這極大鼓舞了其他以色列人緊隨而來。比如 1991 年 RAD 數據通信集團第一家公司的上市、1998 年 Vardi 把 Mirabilis 在創建僅 19 個月後以 4 億美元價格賣給 AOL——這些都是當時以色列高科技界令人矚目的大事件。

Vardi 這個老頭看上去隨和隨便,而稍加交談便知其個性同樣突出而堅硬。迄今為止他已投了 60 多家公司,數家在納斯達克上市。這是一個自稱厭惡 PPT 與商業計劃書的投資家,「那些對我來說都沒什麼意義,人才是最重要的資源,」他說,「這也是為什麼我只在以色列投資的原因之一,這裡像一個小村莊,有人會向我推薦人才,而我也方便求證。這是我作投資時惟一會做的事情。」

今年已 65 歲的 Vardi 喜歡跟各種來源的、有專長與創意的年輕人混在一起。在記者剛剛落座開始採訪時,他便提出,「嘿,明天晚上我跟一群 Geeks 在一個車庫有聚會,你們感興趣嗎?」

一個開放式社會的創新

次日晚上八點半,在 Vardi 的安排下,一輛出租車如約等候在記者所住的飯店門口。司機在 GPS 的指引下,足足開了四五十分鐘,才開到 Vardi 給他的地址。這裡已是特拉維夫的市郊。偏僻而寂靜。而當 GPS 指示目的地已到時,出租車司機還是搞不清是幾樓幾號。不怪司機,聚會地點是道路邊小路上一個毫不起眼的破舊倉庫。

Yuval Tal 是這個名叫 GarargeGeeks(「車庫怪人」)的組織的主要發起人之一。這個年輕的軟件工程師對我說,為了營造聚會氛圍,發起人專門尋找到這個廢棄倉庫,並弄來輛二手車放裡面,以供那些有各種稀奇古怪想法的人們聚會、社交、展現他們的想法創意與作品。在這個 100 多平方公尺的破地方,除了半輛已破爛得看不出形狀的車,還四處胡亂擺放著各種奇形怪狀的裝置,有的似乎是電子小玩意,有的則純粹只是玩一個造型。

準確地說,以色列大名鼎鼎的 IT 投資家 Yossi Vardi 加入的這個組織並不是一個商界創業者組織,而是一個匯聚了在電子、軟件、機械、藝術、設計、音樂、遊戲和黑客等多個領域創意與精力均很旺盛的青年人的社區。他們不但尋求網上交流,而且通過每月聚會,玩電子音樂、製造機器人、做裝置藝術,總之,快樂地擺弄一切有創意的東西,分享創造的樂趣。

全社會有創意的人應該聯合起來。JVP 的執行合夥人 Erel N.Margalit 在我採訪時也說,「一個國家或城市的創新絕不僅僅跟商業有關。一個開放的社會需要在每個領域都有創造力,需要給有創造力的年輕人提供一個開放的空間,不管你是記者、還是公務員,或者醫生、商人。這最終對商業是有利的。」他說,「你知道奧斯汀(注:美國德州首府)市長是怎麼讓他的城市成為一個高科技中心的嗎?他把音樂帶到奧斯汀!音樂讓奧斯汀變得時尚、性感,然後高科技就跟著來了。如果你讓國家圖書館變得令每個年輕人著迷,如果你把大學帶到城市中心,激盪學生們的頭腦,給藝術家和那些有創意的人們某種方向感,在兩三年的時間裡,你就會發現一個完全不同的城市。」

為以色列輸送高端科技人才的魏茨曼學院是一個不設本科、只有研究生與博士生院的科學研究院,從邏輯上來說,很難與社會、普通公眾對話。不過 2001 年魏茨曼學院卻成立了 Davidson 科學教育學會,意在消除純科學與普通大眾的鴻溝,讓魏茨曼學院裡精良的教育資源被以色列社會更多分享到。在 Davidson 學會舉辦的那些課程與活動中,有大教授來談「音樂的物理與物理的音樂」,從心理、歷史、哲學與技術各種角度來講物理原則與音樂世界的關係;還有一個活動是「通過科學教育讓年輕人去冒險」,專門針對那些中途脫離了正規教育的高中生,開設諸如「科學與音樂」、「科學與玩具」、「測量的藝術」等課程……——好玩吧?

基布茲同樣是這個開放式社會的一部分——開放式社會可以容許各種生活方式、價值觀的獨立存在。

奉行各盡所能、平均分配原則的「基布茲」(Kibbutz)集體農莊當年曾作為猶太復國主義思潮的產物在以色列風靡一時,現在在以色列社

會卻已邊緣化,生活在全國 200 多個基布茲的人口僅佔以色列總人口 2%。事實上,基布茲在今天的以色列還能維持運轉的一大原因,是因為它並非完全封閉,不管怎樣它仍然給人以選擇權,你可以進入,你也可以退出。人民因為有了選擇權、流動權而使這個社會變得多元,從而富有創造生機。

此外,Margalit 和 Vardi 都強調:對「失敗」的允許與寬容是一個開放商業社會必備的要素。「在日本,失敗是不被允許的,失敗者甚至不得不自殺,」Margalit 對我說,「在歐洲也是,一切都被機構化好幾百年了,如果你失敗了,那是非常糟糕的事,可是不允許失敗同時意味著對冒險與創新說「不」。「而 Vardi 則曾在 Techcrunch.com 於 2007 年 9 月舉辦的論壇上充滿激情地引用了美國前總統羅斯福 1910 年在巴黎演講的兩段話,他對記者說,那正代表了他的「失敗」哲學:

強者不是批評家,也不是對那些有才幹的人如何失足、對創造功績的人如何做得更好品頭論足的人。

光榮歸於這樣的人:他是一個腳踏實地的實幹家;他臉上沾滿塵土、汗水和血跡;他奮勇前進;他也犯錯誤,並有種種缺點,因為任何努力都包含著錯誤和缺點… …


精選熱門好工作

產品經理 (PM, PO)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資深前端工程師 - Solution (Senior Frontend Engineer)

iKala 愛卡拉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資深商品開發人員(Sr. Product Development)_台北、上海

科毅研究開發股份有限公司
新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