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你看 Podcast】怎麼看待名人節目/Apple、Spotify 兩巨頭比比看/把節目當公司經營

Podcast 收聽平台誰市佔高?2018 後 Spotify 頻繁且大手筆造基礎建設,使其是站從個位數提升到兩成以上,反觀 Apple 2012 年就開啟了 podcast 市場,許久沒有動作,今年卻大改版宣布訂閱制功能⋯⋯
評論
Credit: Apple and Spotify
評論

Firstory 音樂嵌入上線一週內,可以看到陸續有越來越多節目使用這個功能。你可以聽聽看 Firstory Echo 編輯群分享自己十五歲在聽的歌、《CITY BOY 的使用說明書》的「三首歌陪你吃早餐」、《放棄辣椒》的推薦的東南亞音樂,以及 JPOP YouTuber Kazbom 的「本週我在聽」。

小提醒:使用音樂嵌入功能的時候,記得在嵌入點前後各留一秒鐘的空白喔。

上一期我們提到,由於防疫升級,親子類型節目的流量節節攀升,不過這也引起了出版社的關注,過去兩個星期 Firstory 收到許多來自版權方檢舉,提醒想做童書節目的人:除非自己編寫故事,否則都建議事先取得出版社的使用授權。也附上我們目前的版權問題處理規範給大家參考。

「聽眾被名人搶走的唯一原因只是你的節目不夠好。」

《衛報》上一篇專欄毫不留情的質問:名人節目是否正在破壞 Podcast?

作者認為,製作公司對於開發節目越來越怠惰,他們總是樂於邀請已經相當知名的明星、演員、作家或政治家製作節目,依賴他們既有的流量盈利,而不願意從零開始打造有魅力的小眾節目,更別說名人節目總是遵循類似的格式與主題:安全,但無趣。

Edison Research 副總裁 Tom Webster 提供了另一個觀點:名人節目當然具備初期優勢,不過長期來看,能一直表現卓越的名人節目都足夠好聽。如果你的聽眾不比吳淡如、唐老師或好味小姐多,很大程度來自於你做得不夠久、也不夠好(這個說法僅限於你想追求十分廣泛的受眾),向他們學習。

除此之外,名人節目也為 Podcast 帶進更多新的聽眾。這是重要的,Podcast 在台灣仍然算不上非常主流,我們需要更多名人介紹他們的粉絲收聽 Podcast,產業才能繼續成長。

The Winner Is … Apple?Spotify?

最近看了篇分析文章標題:Why A Podcast Is A 'Hobby' For Apple And 'Career' For Spotify,覺得這句話很有意思。關於哪家播放平台市佔多,一直是國內外 Podcast 圈的月經題,因為這反應了使用者在聽 Podcast 時需求的想像。

尤其是,2018 後 Spotify 頻繁(且大手筆)造基礎建設,如收購 Hosting(Anchor)、拓展獨家內容(Gimlet、Joe Rogan)等,使得其市佔從原先個位數逐漸提升到二成以上。反觀 Apple 老大哥,直到今年才正式表態,一動作便是大改版「訂閱制功能」邀大家(付錢)去它那上傳獨家音檔。

但大哥似乎太久沒動:原訂 5 月要推行訂閱制,但尚有技術 Bug 延後到 6 不知何時再上線。

那現在兩家市佔如何呢?我的答案是,沒人知道確切分佈但 Apple 肯定多一些。

什麼沒人知道,有兩大因素導致:技術限制與研究方法

  • 技術上,少部分 iOS 收聽 App(如 Pocket Cast )與 Apple 資料連動,容易誤判。
  • 研究方法,如 Edison Research 找上千人發問卷詢問「你都用什麼聽?」而非看播放數據比。從數據論述如各 Hosting 自產的分析報告,則因其託管節目有無上架兩平台而有不少落差。

至於為何 Apple 肯定多一些,因為 2012 年人家就在市場打滾了,寡占級玩家至少五年,連 Podcast 這個詞都跟 iPod 有關呢~

「本集故事節目…… 由百靈果 News 贊助播出」

五月中因疫情停課不停學,給小孩的故事類型節目需求提升。觀察到有些節目順勢改了自己的節目名稱加入「故事」兩個字,或許是想多曝光提升被搜尋的機率。

說到曝光,那就不得不提到百靈果的「無所不在」策略(!)除了在自家聊兒童故事節目攀升這件事,更下了贊助到多檔故事節目。

對於爸媽級聽眾來說,放故事給孩子聽同時,真的是到哪都聽得到百靈果的大名(對於原本不是受眾的人,久而久之就會被曝光效應了。)

「紅色播客」來臨,自由理想搖搖欲墜

由中國知名 Podcast 製作公司 JustPod 與播放器「小宇宙」共同推出的《浦江往事:百年上海紅色印記》Podcast 近期登上小宇宙首頁,這檔節目由中國政府贊助,也是上海市建黨百年的活動之一。

有聽眾感嘆,即使身為自由派 Podcast 翹楚的 JustPod 都難以逃離參與「黨建活動」的命運,隨著商業化發展,節目不得不朝市場主旋律靠攏。

這篇文章也從二十世紀中期的海盜電台與微型電台說起,介紹它們與「自由發聲」的關聯,以及不受監管的 Podcast 如何繼承這個精神。

如果追根究底討論「自由發聲」這個命題,會發現核心其實是技術與監管的對抗。中國 Podcast 大多託管在喜馬拉雅、荔枝等平台,稍有不慎就會遭到下架,因此容易監管;海盜電台架構在公海,國家雖然不能監管電波,卻能透過海洋公約加以控制。不管什麼時代,強權都會找到方法控制人民,但總有新的發聲方法。

商業化則是另一股力量,由於廣告主要求,YouTube 對各種題材的限制越來越嚴格,這也是許多 YouTuber 往 Podcast「出逃」的原因,Podcast 是否會在幾年後迎來統一、中心化的平台,接著開始監管言論呢?我們可以繼續觀察。

把節目當作公司經營,聽聽《台通》助理怎麼說?

相信有在收聽 Podcast 的各位對《台灣通勤第一品牌》一定不陌生,近期《台通》的助理吳學展發表了一篇文章,講述節目背後的製作原則與思維,我們覺得很適合推薦給創作者們細細品讀:〈《台灣通勤第一品牌》:不只是一個節目,也是一家公司〉

我們節錄了幾個重點:

關於業配,該如何決定要不要接?要考慮哪些條件?

  • 「從經營『影響力』這門生意來看,『信任』是最核心的資產,因此『風險』是比『利潤』更該優先考慮的事情。」
  • 做好背景調查,避免道德風險:「如果你這次推薦的產品或品牌(曾經)出事,那下次就沒人要相信你了。」

關於人物訪談,如何選擇適合的來賓?

  • 「製作方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就是,『因為收錢,所以節目變難聽了。』這對節目長期發展一定是壞事。」
  • 「台通的訪談方式『毫不客觀中立』,所以一定必須是主持人『有感覺』(例如:喜歡、好奇、疑惑)的人選,節目也才可能好聽。」

政治人物的訪談或宣傳,揭露有收費就沒事了嗎?

  • 對於政治人物的部分,文中也用了不少的篇幅說明他們考量的點,「如果政治人物之後爆出爭議,即使是婚外情這種毫無公共性的事件,或是政策因為各種人為或不可抗力的因素而無法順利執行,節目可能都會間接受傷。」

去年 Podcast 爆炸性成長,今年表現又如何呢?

2020 年被外界稱作「Podcast 元年」,但今年卻不少創作者已停更節目,讓創作者們擔心 Podcast 市場是否開始「泡沫化」,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台灣企業的佈局:台灣最大音樂串流平台 KKBOX、台灣直播平台 M17,從去年起便開始佈局 Podcast 市場,今年更是積極推廣「聲音服務」,不只帶給聽眾更好的收聽體驗,也讓創作者擁有更多的創作資源。

許多 KOL、公司企業以及學術單位等紛紛開始加入聲音市場:自帶流量的創作者增加、節目種類的多樣性,接踵而來的就是廣告主的投入,帶給 Podcast 市場更多的正向循環,今年或許才是 Podcast 產業逐漸成型的一年。

台灣疫情升溫,「聽經濟」逐漸深入到生活之中:由於疫情影響,「Work From Home」的政策使民眾在家的時間延長,Podcast 的聽眾範圍也悄悄的擴大,成為許多人生活中的一部份。

最後分享由《天下雜誌》、KKBOX 與東方線上消費者研究集團合作的調查報告,解讀 2021 年五月的 Podcast 市場現況:〈獨家數據|2021 聽經濟大調查〉

私房節目們

  • 《伊蘭煮過頭|Elaine Overcooks》:「歡迎點進這個可以讓你邊聽邊做菜的 Podcast。我會分享我的家常菜食譜,也偶爾 Maybe 可能會嘗試一些暗黑料理。」
  • 《冏冏電台》:「老婆追求偉大航道去了,目前主持人嘗試自言自語中。」
  • 《義聲一世女高音羅心汝的 podcast 頻道》:「頻道主要聚焦在介紹聲樂歌曲分享歌曲的背景歌詞內容。另外也會分享關於教學上的問題,以及學音樂與留學過程的經歷與趣事。 」
  • 《訓練靠科學》:「小鍾教練聊體能訓練,輕鬆聊,聊點科學。」
  • 《聽說有故事》:「童年的經驗能有多長,能記多久?充沛飽滿的幸福記憶,是長大的彈力跳床。讓我們大手牽小手,穿越故事的奇幻旅程。為孩子的童年時期,加入幸福與快樂能量。」
  • 《坂道系 TALK》:「由『乃木坂教我的事』創辦人經營,歡迎正在追乃木坂 46 的粉絲朋友收聽我的節目。」

責任編輯:Mia

延伸閱讀:



Akamai 服務上新,於邊緣處推動快速創新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 Akamai 提供的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評論
評論

在雲計算技術還沒有大規模普及前,絕大部分企業和組織都需要自建數據中心,或通過託管的方式來部署自己的硬體基礎架構,並在此基礎上為員工和客戶提供服務。取決於業務或其他方面的諸多要求,此時需要部署的數據中心可能有很多個,並廣泛分佈在不同地區,藉此為客戶提供流暢的體驗,並透過多個數據中心保障連續性。在發展的過程中,隨著「雲端」的出現,讓各個組織的計算開始集中。

而當在線直播、無人駕駛、智能家電、物聯網等應用開始陸續深入我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又不同了。以往透過雲平台集中運行和服務的模式,因為距離導致的網絡延遲已經對用戶的使用體驗產生極大影響。為了提供更敏捷、靈活、快速、可靠的體驗,企業需要從最貼近用戶的地方提供服務。因此,邊緣計算就成為最有效的解決方法。

透過將數據的收集、分析和處理等工作,由「雲中心」重新分散到最接近用戶的邊緣位置,企業可以就近為用戶提供服務,通過延遲更低的響應打造更出色的用戶體驗。

「無服務器」的出現,帶來計算方式的革新

以前,當組織需要上線一套業務系統時,首先需要採購並部署相應的服務器硬體,並且要負擔服務器日常運維過程中的管理、維護、補丁安裝、配置等繁瑣任務。

上雲前,組織需要在自己的數據中心,以硬體服務器的方式執行這一系列工作;上雲後雖然簡單許多,但依然需要面對雲服務商提供的虛擬服務器,從本質上來看相關負擔仍相當繁重。

無服務器(Serverless)技術的出現,讓組織可以在不需要考慮服務器的情況下,構建並運行由微服務構成的創新式應用程式與和服務。藉此不僅可以省略基礎架構管理任務,還能為幾乎任何類型的應用程式或後端服務構建無服務器應用程序,更方便、靈活地構建出具備極高可用性的應用。

Akamai EdgeWorkers :為創新賦能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Akamai 超過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當開發團隊在邊緣開啟代碼時,他們會將數據、見解和邏輯推送到更靠近最終用戶的位置。Akamai 的高性能、可擴展式實施模型,可確保數據和計算不會被延遲問題困擾,進而避免對數字化體驗產生負面影響。

在該服務幫助下,開發者可直接在 Akamai 的全球分佈式平台上快速、迭代地創建和部署新服務,以解決問題和自定義交付。

長期以來,Akamai 在邊緣計算的創新和成功實施皆具有優勢。自 1998 年起,便開始為 Akamai 內容交付網絡(CDN)的客戶推出自定義交付邏輯,其他里程碑還包括 2001 年的 Edge Site Includes 、2002 年的 Edge Java 以及 2014 年的 cloudlet 應用程式。

目前, Akamai 在全球擁有超過 4100 個入網點,為 EdgeWorkers 用戶提供出色的邊緣基礎架構規模和範圍,開發人員可以在靠近最終用戶和他們的數字化接觸點的地方部署代碼,以實現盡可能低的延遲。EdgeWorkers 同樣獨立於雲,客戶可以選擇利用 CDN 供應商或雲供應商平台上的無服務器計算功能。在 Akamai 幫助下,客戶可以在整個混合雲或多雲環境中部署單一的無服務器計算平台。

更多相關資訊:https://www.akamai.com/solutions/edge

本文章內容由「猿聲串動」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