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 硬塞】Deepfake 地圖真能可以打破你對世界的三觀

研究人員用 Deepfake 這種 AI 技術讓西雅圖的空照圖看起來像新疆,該偽造圖片可能誤導政府或在網路上散播。
評論
示意圖。Photo Credit:iStock
評論

原文來自 Wired《Deepfake Maps Could Really Mess With Your Sense of the World》,作者 Will Knight。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授權提供,由 Amber Peng 翻譯並經 INSIDE 編審。

在 2016 年到 2018 年的衛星影像中可以看見新疆大規模的集中營,該照片成為證明中國政府壓迫超過一百萬民穆斯林的強力證據,並激起國際社會的撻伐與制裁。其他的例子還有伊朗核武以及北韓飛彈基地的空照圖,這些照片成功地引起民眾對於國際議題的關注。

但是,現今的修圖技術加上人工智慧後,讓人們很難「眼見為憑」了。

在上個月線上發表的一份研究中,華盛頓大學的趙博教授就用了 AI 技術來修改幾個城市的衛星影像,他的團隊交換了北京和西雅圖的一些地景,將西雅圖原本是空地的地方放上建築物,並把西雅圖的一些區域換成北京的綠地。

趙教授使用了 CycleGAN 這種演算法來修改衛星影像,該演算法由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所開發,並已廣泛使用在許多「照騙」上。CycleGAN 訓練的人工神經網絡可以辨識圖像的特徵質,例如繪圖風格或是地圖上的某種特徵。同時,另一個演算法會偵測某圖片是否被修改過,以增強第一個演算法的效能。

COURTESY OF ZHAO ET AL., 2021, JOURNAL OF CARTOGRAPHY AND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CIENCE
▲華盛頓州塔科馬市的地圖(左上)和衛星圖像(右上)。下圖經過修改,使塔科馬看起來更像西雅圖(左下)和北京(右下)。

假如說 Deepfake 影片是為了把某人捲進不雅事件,而 Deepfake 照片則可能誤導政府,或在網路上傳播,讓大眾相信假消息,甚至懷疑起真實的資訊。

加拿大麥基爾大學的空間數據科學助理教授葛蘭特・麥肯茲(Grant McKenzie)表示:「我相信這不是會馬上影響普羅大眾的嚴重問題,但是在未來十年內會悄悄地成為重要議題。」麥肯茲並沒有參與本文提及的實驗。

麥肯茲繼續說明:

「你可以想像未來有一個政府,或是任何一位行動人士可以操弄影像,讓你看到照片裡什麼東西都沒有,或是跟現實完全不一樣的東西,我真不知道現在有什麼方法可以阻止這件事情發生。」

幾張修改技術很粗糙的衛星圖片已經在社群媒體上瘋傳,包含一張慶祝印度教傳統節日──排燈節,印度天空被點亮的空照圖,雖然這很容易就看的出來是修過的圖片,但是未來一定會有被改得更逼真的衛星影像出現,目的可能是把存放武器的地點隱藏起來,或讓敵方誤判軍事行動,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事。

佳百列・林姆(Gabrielle Lim)是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肖恩斯坦中心的研究員,媒體操作是她主要的研究項目。她表示就算沒有人工智慧,地圖也能用來誤導大眾。她提到美國眾議院議員亞莉山卓・歐加修・寇蒂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的例子,網路上有幾張圖片顯示她在一月六號國會暴動的時候根本不在現場,跟她先前所說的不一致。另一個例子是中國護照的圖片,在護照中可以看到中國把受爭議的南海地區列為自己的領土。林姆表示:「沒有用到什麼厲害的科技,但是已經可以達到相似的效果。」

空照圖對於數位製圖、天氣追蹤系統、以及投資方向非常重要,因此偽造的空照圖有很高的潛在商業價值。

美國情報單位就表示偽造的衛星影像是個越來越嚴重的問題,美國國家地理空間情報局的發言人表示:「敵方可能用假資訊來影響我們對世界的的理解。」美國國家地理空間情報局是國防部用來蒐集、分析和提供地理空間資訊的單位。

該發言人也指出雖然犯罪科學的技術可以分辨出假照片,但是隨著電腦自動合成圖越來越氾濫,他們需要新的方法來解決問題。

某些軟體可能可以找出改圖的痕跡,例如圖像加工處,或是變更檔案數據,不過 AI 也可以刪除這些加工痕跡,這些造假的人跟抓造假的人就像在玩貓抓老鼠的遊戲,你找我藏。

美國國家地理空間情報局的發言人表示:「民眾已經逐漸意識到了解、驗證、信任消息來源的重要性,而科技是提升人民意識的關鍵。」

找出用 AI 修改的假照片已經成為學界、產業界和政府的重點目標。一些科技巨頭,像是 Facebook,也理解到假消息的嚴重性,因此他們也支持用電腦找出 Deepfake 影片的行動。

華盛頓大學的趙教授正打算找出更多自動識別 Deepfake 衛星圖的方法,他表示靠著研究地景隨時間的改變,可以找出潛在的修改痕跡,他指出:「某一時間點下的空間特徵是很關鍵的線索。」

不過,趙教授也擔心,儘管政府有找出假圖片的技術,民眾可能早就被假消息誤導了,他說:「如果假衛星圖已經在網路上散播,問題就大了。」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



用 Line 視訊太久會致癌?別再污名化手機通訊,謠言比電磁波更有害!

「聽說 LINE 通話會讓電磁波飆高 6 萬倍」、「手機通話的電磁波可以爆爆米花」…這些如同都市傳說的網路文章,你是否也曾閱讀過呢?
評論
Photo Credit:Unsplash
評論

茶水間內,兩位 OL 正在一邊加熱中午的便當一邊閒聊著,「最近有一件事情讓我有點擔心⋯」今年剛滿三十歲的北漂族 A小姐說道,「因為疫情我跟我男友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見面了,但我們還很熱戀呀,所以常常每晚都開著 Line 視訊電話聊到睡著。」

「這樣很甜蜜啊,有什麼好煩惱的?」B 小姐盯著微波爐內旋轉著的便當盒答。A 小姐吞了吞口水,「還不是最近看到一些網路文章,說電子產品用太多,那個什麼⋯電磁波會影響大腦,聽說會致癌耶!太可怕了,害我這陣子都怕怕的⋯⋯」

Photo Credit:unsplash

Q:聽說LINE通話會讓電磁波飆高 6 萬倍,恐導致癌症,這是真的嗎?

答案是錯的喔,台大電機系教授陳士元表示,手機的電磁波並不會因為你現在在用何種 APP,就會發出不同的電磁波。只要在一樣的通訊情境下,不管是滑臉書、看 YouTube,還是用 Line 講視訊電話,電磁波都不會大幅改變的。

當然還是會有輕微變動的狀況,通常發生於手機開機與接通電話的瞬間,電磁波會稍微增強,不過正常使用和通話期間電磁波反而強度會削弱,不過這些電磁波的數值都符合國家及國際規範。

你可能會問,但用 Line 講電話的時候,手機都會變得比較燙呀?陳士元教授解釋,這與電磁波無關,純粹就是手機用電量增加而熱度提高,大家毋須擔心。

這裡補充一個小知識——根據國際非游離輻射防護委員會規定,手機電磁波高低判定,是看每一款手機的電磁波能量比吸收率(Specific Absorption Rate ,簡稱 SAR 值),也就是指生物體在每單位公斤所吸收到的輻射量功率,當 SAR  值越低,代表人體所接收到的輻射量越少。

如果你和 A 小姐一樣,很好奇或擔心自己的手機到底會釋放多少 SAR值,可以到 NCC 網站中,點擊「型式認證查詢網頁」(https://nccmember.ncc.gov.tw/Application/Fun/Fun016.aspx),輸入手機的「廠牌」、「型號」或「型式認證號碼」等資訊,最後再輸入確認碼後就可以看到相對應的資料囉。網頁中也列出不符 NCC 所定技術規範的電子設備,也趁機檢查看看家中是否有這些帶有風險的裝置吧。

Q:之前曾在網路上看過手機通話時的電磁波可以爆爆米花的影片,看起來好危險喔,這是真的嗎?

這個在網路上流傳的影片,乍看之下好像很嚇人沒錯,但其實是美國的廣告影片,所以即使看起來很真實,但裡面的效果都是假象喔,大家可千萬別信以為真。

仔細想想,中午熱便當所使用的微波爐,也至少要花一分鐘才有可能將玉米變成爆米花,更何況是平均輸出功率更低的手機,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影片中應是在桌下藏了瞬間加熱器的裝置,才能在幾秒間將玉米變成爆米花呢。

Photo Credit:Unsplash

基地台太近對健康有害?答案並非你想的那樣!

民眾可能會有個迷思:離通訊基地台越近,信號越強電磁波應該也越強,對健康會造成危害?

事實上,手機發射的訊號與基地台電磁波的強度,兩者是反比關係喔。距離基地台越近,手機訊號越好,手機電磁波的強度越弱;反之,距離基地台越遠,訊號越差,手機電磁波反而強度越強。

此外,現在的通訊基地台皆採用「蜂巢式通訊系統」的架構來建造,將服務區域切割成小塊小塊的範圍,透過大數量基地台所組成的「蜂巢」來涵蓋所有通訊區域的範圍。也因此,每座基地台的電磁波強度皆不高,且都在人體可接受的範圍內,因此不會對健康有所危害。

 別再污名化電磁波,好好相處才是長久之道

今天我們簡單洗刷了「電磁波」的冤屈,還它個清白——A 小姐不需要再擔心使用 Line 通話會被電磁波影響健康了,如果你想認識更多相關資訊,歡迎至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的行動通訊電磁波官網(https://memf.ncc.gov.tw/),查看更多延伸閱讀。

除此之外,如果你對家中或手機的電磁波曝露量很有疑慮,也歡迎撥打基地臺電磁波量測服務專線 0800-580-010(0800,我幫您,量一量),讓專業人士到府服務來替你排除疑慮,停止被謠言迷惑心智!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