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塞專家開評】寫在蘋果日報紙本謝幕:非單一事件,而是給這時代一個標注

我們無法否認的是,紙本謝幕了,品牌影響力依舊在。只是當媒體只在網路上的價值只剩下品牌,他的商業模式,人力資源分配,都會變成一個巨大的挑戰。
評論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評論

上週五「台灣蘋果日報」無預警宣布將於 18 日起停刊紙本(報紙),主要是因為營運虧損持續,並將集中資源發展「蘋果新聞網」,對此自媒體研究生撰寫評論,從蘋果日報謝幕探討傳統媒體碰到數位轉型,給予經歷傳播媒體變遷重要時刻的讀者,更多反思,原文刊登於作者方格子,INSIDE 經授權轉載。作者研究生為科技新創人,經營臉書,Podcast 及YouTube 創作。看到什麼都想研究研究,一路唸了三個碩士一個博士。目前在台大兼任助理教授,教媒體創作。數位行銷策略顧問公司「定焦八五」創辦人。

蘋果日報紙本謝幕

我想記錄這件事情的發生時間 2021年5月17日,蘋果日報將出版最後一天的紙本報紙,從實體通路中謝幕。這篇文長,會從新聞媒體的數位轉型,新媒體平台與演算法的競爭,來討論這件事情。

延伸閱讀:【快訊】無預警停刊!台灣蘋果日報不敵虧損,選擇專注數位

一樣的,我想先聊這件事情的發生。

蘋果日報在 5月14 日,發了一封公開信,宣布會在 5月17 日最後一次發行紙本,於 2021年 5月18 日後停刊,不再發行紙本報紙。

蘋果日報曾經在台灣是與 自由時報 互爭發行量第一的報紙媒體,在 iPhone 3G 開賣的2008 年,發行量達 50 萬份,而依照他公開信的內容,目前發行量僅約 10 萬份。

蘋果日報紙本停刊,這在台灣的社群媒體發展,和傳統媒體競爭中,是一個很重要的事件。

我想針對幾件事情,跟大家分享我的看法,記錄一下台灣媒體發展的重要時刻

自媒體的時代中夾生存的傳統媒體

先簡單談一下自媒體時代,發聲有多容易。

我們在談自媒體,談的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一個媒體。但我們忘了談一件事情,那就是媒體也慢慢地就像一個人一樣,在社群平台上面有個數字—追蹤數。一起在這裏追求著觸及和流量,以及影響力。

那些媒體所打造的組織,仰靠著大量的人力成本和設備。但現在你只要打開臉書,或是打開 YouTube,按幾個鍵,走完一段大約三分鐘的程序,你就可以開始一趟自媒體之旅。有一個媒體的名稱,在上面寫寫字,按下送出後,就會傳到非常多人的面前。

就像你現在所看到的這篇文章,和這一個自媒體。

在稱作「研究生」的這個自媒體裡面,我是記者,也是編輯,還是個主筆。這個媒體廣編不分離,我還要自己談廣告,接業配。唯一一個我不用做的事情,就是通路。因為臉書幫我處理好這件事情,我不需要去煩惱,要如何把訊息傳達到閱聽人手上。當然,我會面臨一些其他更麻煩的問題,這個部分我們稍後再說。

「通路」這件事情的重要性,是一個沒有經歷過傳統媒體產製流程的人,很難想像的一件事情。

傳統媒體的產製成本

我當年還是新聞所的學生時,帶著一群高中生參加聯合報新聞營。大家對於走到一個報社,會驚呼的,不是總經理,也不是總編輯,更不是那一堆名為「編輯台」的電腦。因為那些都太抽象了。

對,大家最興奮的,是龐大的印刷機器。

一個報紙的產製過程,並不是在把「文章按下送出」後就結束。要送印,送印完後要派報。在凌晨有一群人開著車把報紙送到你家附近的某個橋下,以便躲雨。然後送報員再去橋下領取那些報紙,挨家挨戶的配送報紙。當然啦,現在已經很少人在訂報,報紙最後沒有到你的信箱,可能是到附近的便利商店。

這個過程,用現在的網路語言講,大概就是「把你的文章,經過演算法後,在臉書牆上出現」。這一句話說得簡單,但在傳統報紙中,卻是要一群人每天在凌晨完成的事。

我希望大家不要誤會,運用臉書傳送資訊內容,讓文章在幾秒鐘後就能傳遞到全世界臉書使用者面前,並不是沒有成本。裡面有大量的工程師,維護機器的人員,甚至是網路的鋪設等等。他一樣有很多的費用會產生。只是當你在運營自媒體的時候,不用去想這些事情,因為「平台」已經幫你想好了。

我在學校教媒體創作時,第一堂課我會跟學生聊這件事情:

在十五年前,我還坐在這間教室裡學習如何當一個好的新聞記者時,我們談採訪,聊編輯,學報導,操作技術。但是沒有一堂課會告訴你,要如何開一間報社,怎麼開一家電視台。但現在,這堂課在台大發生了,我們這堂課,就是要你從零開始做一個自己的媒體,從品牌定位,編輯台的規劃開始做起。

為什麼十五年前做不到的事情,現在能做到?因為通路。當通路的成本降下來了,甚至是所謂的「系統化」,在發行一個自媒體的過程中,少了很多的事情要做。那些,可能是新世代的媒體人,想都沒想過的事情。

我本來想聊電視和 YouTube 媒體產製流程的關係。不過因為這篇文章已經夠長了,留待之後有相關事件,再一起討論。

接下來,我想切入一個很重要的議題:當媒體在網路上只剩下品牌。

當媒體只剩下品牌

當我們在談「自媒體」的時候,常常只看到一個面向,就是「品牌本身在網路上也是個媒體」。但我想邀請大家看到另一個面向,就是「媒體在這些平台上,也只剩下品牌」。

在一個臉書平台的演算法推播,或是 YouTube 去推播一則影片,又或者是你用 Google 去搜尋一則新聞。媒體的內容,跟其他網路內容,其實長得沒什麼兩樣。

對,就是一樣的,臉書貼文只有一種介面,YouTube 影片也只有一種介面。差別只是他有沒有把這個「品牌」,塑造出一個「媒體的形象」,或是「新聞的形象」。

如果我說「東森新聞」是個媒體,你可能點頭如搗蒜。但我如果說「卡提諾狂新聞」是個媒體呢?你可以會想一下,最後大概會告訴我,不是吧,他是個娛樂粉專。

那請問「眼球中央電視台」是媒體嗎?「志祺七七」是新聞嗎?還是那只是「視網膜」和「張志祺」的個人品牌?「妞新聞」,「小日子」,「波波黛莉」他分別是用什麼樣的角色出現在你眼前?

試著想一件事情,在一個分眾的時代,一群人坐在咖啡廳聊天,都沒有辦法的定義出什麼是媒體,那麼平台的演算法能做到這件事情嗎?或是說,你期待他幫你做到這件事情嗎?

這邊我要先說一下,媒體存在的價值和企業品牌,個人品牌,和政府機構之類的「自媒體」相比,他們的確在資源上和社會意義上有很大的差異。但我想讓大家思考的是,或許這些所謂的「傳統媒體」有著不一樣的使命在,但是當他放在「臉書」「YouTube」這些平台上的時候,他們對平台來說,對閱聽人來說,差異可能比你想的小很多。

十五年前,如果你想要得到一個疫情的訊息,可能會打開電視,或是去買份報紙。但現在,你可能會打開臉書或是 YouTube,又或是 Google 一下,聽聽 Clubhouse 。想一下你的確診資訊是從哪來的?是「蘋果日報」「聯合報」「TVBS」這類的傳統媒體嗎?還是從哪個政治人物的粉專看到的呢?或是「衛福部」自己開的直播?

講一下我的好了,我的主要資訊來源是「日本自助旅遊中毒者」以及這個自媒體的作者兼編輯兼總主筆及 Clubhouse 製作人,人稱林氏璧的孔醫師。

如果放在十年前,你可能會覺得這是個非常荒謬的事情,「什麼?你聽一個教你玩日本的部落客告訴你防疫?你怎麼不看電視呢?」

但我可以相當有信心的說,雖然聽起來好像違和感很重,但十年後的現在非常多人都知道我在說什麼,而且不會質疑這個合理性。

是的,蘋果日報的競爭對手,不只是大家腦中想像的其他媒體。還有政府官方的自媒體,還包括了一個在疫情下轉行的「日本旅遊部落客」。

你的新聞不是我的新聞

傳統媒體碰到數位轉型時,還面臨到一個挑戰,就是人力資源的重新調配,和演算法的競爭。

在網路上你應該會常看到這樣的留言「媒體都沒新聞報了嗎?幹嘛寫這個。」這句話看似憤怒有道理,但應該不少新聞從業人員,只能看著這句話苦笑。

一家報社,每天都會有非常多的新聞。如果你有經歷過在早餐店翻報紙的年代,可能也有跟我一樣的訓練 — 運用十分鐘吃早餐的時間,看完兩份報紙。

一份報紙最重要的新聞,稱作「頭版頭」。他的意思是,在一整份報紙裡面的第一頁,最上面,寫在報紙名稱附近的新聞。這一則新聞有非常重大的意義,他意味著「這份媒體為昨日一整天,選出來最重要的事件。」裡面有著價值觀判斷和意識形態。換句話說,換個媒體,或是換個媒體的老闆,甚至是換個總編輯,可能都會選出不同的事件。在十幾年前念大眾傳播科系的學生們,都受過這樣的訓練 — 比報。比報訓練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分析各家報紙對於「頭版頭」新聞的選擇。

好,我們現在把傳統「頭版頭」新聞的概念,放在臉書上,會變成什麼呢?

我在課堂上,或是去各大學演講討論「網路媒體識讀」的時候,會告訴學生一個重要觀念「編輯有很多工作要做,其中一項是運用符號和編輯的手法,來決定什麼新聞應該要被看到。而這項工作,現在的競爭對手往往不是人,而是演算法。」

首先,大家不用去質疑「重要新聞沒人報」這件事情。如果你有機會走去便利商店,買一份報紙,你可能會覺得很陌生。「奇怪了?怎麼跟我平常看到的新聞差這麼多?」

以前的媒體,大家是一起看到頭條新聞的,但你在臉書上看到的內容卻完全不是。

這麼說吧,媒體選出來最重要的新聞,放在「頭版頭」,會在你買報紙的當下強迫看到。但是放在臉書上,你可能對他無感,就滑過去了。臉書會判斷這則新聞「大家比較沒興趣」,於是觸及就變低,更少人看到了。

反而是那些會被認為「媒體都沒新聞報了嗎?幹嘛寫這個。」的新聞,本來可能只是在報紙裡面的一個小角落的奇聞軼事。你在吃早餐的十分鐘可能根本沒機會翻到,但是因為在網路上「大家用手指投票」的結果,讓臉書認為這是個很多人有興趣的文章,所以才會被你看到。

所以下一次要抱怨的時候,可以把對象轉移到臉書身上,因為媒體的總編輯,可能有跟你有一樣的無奈感。

久而久之,大家也對這件事情有更強的認知。一則重要的新聞,以前媒體可以用很大的力量來推播。可以放在頭版頭,可以發號外,可以大篇幅報導。但現在,他除了下一個「臉書跟你都會一起被騙的標」,或是花大筆錢下廣告之外。幾乎沒有路可以走。

就像上一節所說的,媒體不只要跟媒體搶流量,在這平台上,他要跟所有人搶流量。就算他要下廣告,競爭對手也不只是媒體,更多的是房地產,電商,甚至是網紅業配之類的,以前不會被拿來相提並論,曾經是八竿子打不著的競爭對手。

大家還看報紙嗎?

回到本質的問題,大家還看報紙嗎?如果報紙的工作是要及時傳遞新聞,那個「及時」可能無法挑戰更「即時」的網路。試想假設你買報紙的目的不是為了新聞,那是為了什麼?

很多人說傳統媒體都不做數位轉型,這個問題我很難給出明確的論述。因為的確,在傳統媒體轉型做網路的初期,有很多試行錯誤 (Trial and Error) 都發生過。現實中,有非常多失敗的轉型案例,但整體而言大部分的傳統媒體,都有或多或少的轉型成功。所以我們在討論的不是「蘋果日報」這個品牌要收掉了,而是「紙本型態」要在新一波的媒體的典範轉移中成為過去式。

蘋果日報在這一次發的公開信中提到:

數位洪流超乎我們想像,尤其是 Google、Facebook 等數位平台的壟斷,造成廣告資源的大量流失,對紙媒不啻是沈痛打擊。

這一段話,很多人認為是搪塞之詞,但他的確也說出了現在媒體的挑戰。這邊,我想邀請大家站在更高的維度來看這件事情。

在二十年前,如果你想要「下廣告」,廣告大概會「下在媒體」上。原因很簡單,因為媒體扮演的角色,是大家獲得資訊的來源。但是現在,大家獲得資訊的來源是哪裡呢?網路還沒起飛,手機還沒普及之前,媒體幾乎壟斷了大家的消息來源。電子媒體因為「媒體的近用性」和「使用頻譜公共財」等因素,扮演了許多重大新聞的傳遞角色。

但現在,你早上睜開眼睛,是打開蘋果日報的官網,公共電視的頻道嗎?還是跟我一樣,看 LINE,刷 IG,看臉書,滑 YouTube 呢?

如果在這些平台上,媒體只剩下品牌,要爭你的眼球得跟其他自媒體平起平坐,獲得演算法的青睞。那麼他也是一個跟你和我一樣,想獲得發語權得看人臉色的單位。

即便他的品牌價值,影響力,依舊在民眾的心中高居不下。但很遺憾的,他的廣告收入來源,得和其他的自媒體分享。還有更令他們的心煩的是,利潤要上繳給他的上游平台:臉書和 Google。

傳播技術與我們

要討論新聞和新聞傳播,勢必得討論傳播技術的發展。在還沒有紙很貴的時候,我們寫的字都很短。當紙越來越便宜,我們也用更長的句子,來留存並傳遞訊息。從詩,到詞,到曲,乃至後來的小說散文。

大家可以想一下我現在寫的這篇文章,在兩百年前,要多的精簡的寫下,才有機會被傳播出去。但現在我可以這樣一直打一直打,打成一篇臉書長文,完全不用考量用紙成本。這就是一種傳播技術的進步,改變了傳播的方式。

以前要寫一篇新聞報導,老師會告訴你:「把最重要的事情寫在最前面,用倒金字塔方式撰寫。」背後當然有很多原因,這些原因中甚至包含了技術問題:因為編輯覺得你文章太長的時候,可以直接把最後一段拿掉。

但現在寫文章呢?

在報紙的年代,標題印在那邊直接進眼球。你對標題有興趣時,可以花半秒鐘的時間移動眼球,開始讀文章。對於一個閱聽人來講,「從標題到閱讀文章」的時間成本極低無比。但在臉書的世界,從按下標題,到你開始舒服的讀文章,要經歷非常多的時間。你的時間成本變高了,自然而然,吸睛的標題就變得無比重要。

當寫文章的時候,如果你把重點都在第一段全部寫完了,大家拿到資訊拍拍屁股就走。就以前的觀點來說,會覺得無所謂,訊息有傳遞到就滿足了。但現在不一樣,如果大家看完第一段就走,演算法會判定這是個大家不想看的文章,於是就不幫你傳播,「只讓少數人看到這篇文章」。

聽起來好像沒什麼大不了的對吧?但其實這背後有很多轉變跟著發生。

在課堂上,因為學生創作的載體在網路上,所以我絕對不會要他們用所謂的倒金字塔方式寫作。在做影片的時候,也不會教他們慢慢鋪陳。演算法是現實的,在你還沒建立風格之前,要跟他競爭,是相當辛苦的一件事情。

連在學校教課,都要打破過往的寫作模式,媒體裡面要做的轉變,大家可想而知。

一篇適合放在「報紙載體」的文章,和適合放在「網路為載體」的文章,絕對是不一樣的。閱讀習慣的不同,載體特性的不同,甚至是廣告擺放方式的不同,大大地影響了媒體的產製過程。

如果你認為「反正就一篇文章,紙本和網路都放就好了。」的話,可以試著想想看,多一套邏輯,能用一樣的成本完成嗎?所謂的客觀寫作,平衡報導,有辦法在不同載體上面用相同的模式呈現嗎?

我們與網路媒體的距離

我最近演講最常聊的題目,就是談網路媒體識讀。我們與網路媒體的距離,已經密不可分。所謂的傳統媒體,運用著他多年累積的品牌,慢慢的也在網路媒體深耕。

很多念傳播科系的學生,會對於未來感到迷惘,覺得媒體不斷的沒落。但我一直對這件事情抱持相反的想法,期望學生能好好的在這個時代發揮長才。

或許這是個傳統媒體沒落的年代,但現在絕對是人類史上「媒體傳播能量」最強的年代。隨著載體和傳播技術的改變,人人都有機會發揮自己的影響力。我們有更好的傳播工具,也有更公開透明的消息來源。

很多人說「蘋果日報轉型失敗」,其實我沒有這麼同意這句話。相反的,他做了非常多的事情,讓品牌在持續在這個時代繼續發揮影響力。結束紙本的發行,或許就是面對傳播技術的改變,在這條路上的一個重要決策。

對於經歷傳統媒體的人來說,是一個非常痛的事情。我自己也經歷過蘋果日報全盛時期的年代,看著星光三班上「頭版頭」時,一大早興奮的跑去便利商店買報紙的讀者。若以一個純粹讀者的角度,我會緬懷蘋果日報陪我走過的那段青春歲月。但我相信,新聞從業人員,肯定有完全不同的解讀。

我們無法否認的是,紙本謝幕了,品牌影響力依舊在。只是當媒體只在網路上的價值只剩下品牌,他的商業模式,人力資源分配,都會變成一個巨大的挑戰。

這是蘋果日報紙本走入歷史的故事,他不是一個單一事件,而是給這個時代的一個標注。

希望這篇文章,能夠給經歷傳播媒體變遷重要時刻的你,多一些探討和省思的面向。

《蘋果日報紙本謝幕》

責任編輯:Anny

延伸閱讀:



讓股市小白變高手的投資神器:選股分析、新聞資訊、下單操作一站完成!

永豐金證券的全新「大戶投APP」解決投資者使用數位投資工具的痛點,讓股市新手一個APP輕鬆獲取所有資訊、輕鬆下單,揮別跨越平台蒐集資料的麻煩,即使沒有永豐金證券帳號也可以使用喔!
評論
評論

過去一年以來,台股大熱,根據證交所統計, 2020年新增開戶數達67萬人,總開戶數來到1124萬人,也就是說平均兩位國民就有一位身在台股投資市場中。更令人驚訝的是20至30歲的年輕投資者大幅成長至123萬人,使整體投資人年齡明顯下降,30歲以下投資者幾乎占了總開戶人數42.9%!而另一項媒體的調查結果更顯示,40%投資者透過手機或平板等行動裝置APP進行投資,在在表明這群投資新手不僅對數位投資工具依賴頗深,並期待在龐雜資訊中擷取有效投資know-how、增強操作技術,成為這波台股熱潮中的贏家!

一邊工作一邊操盤  選擇聰明的數位工具才省心

由於越來越多年輕人懂得善用手機APP的行動理財、下單工具,去年開始便常見到一個景象,許多上班族在捷運或辦公室裡,一邊工作一邊開著手機盯著K線或一排紅、綠色股價表,並且在不同APP之間轉換,但礙於正在上班期間,無法盡情操盤。然而,到了今年五月之後臺灣社區疫情爆發,遠距工作、宅在家的生活型態全面性催化數位投資工具的頻繁使用。 

GettyImages-1202536910

實際操作後發現,坊間現有的數位投資工具,各有不同的缺點,例如介面不夠直覺,要找一個功能得找很久;或者資訊不夠全面,投資人必須同時備有兩、三套APP才能滿足所需資訊;以及必須在指定銀行或券商開戶才能使用對應的APP工具等。

永豐金證券密切觀察著投資者近一年的投資行為,還有數位工具使用上的痛點,並同時觀察到2021年第一季交易次數10次以內的客戶約有7成以上,且多數投資人以長期投資為主而非短沖交易型態,此外,這群投資人使用數位投資APP比例高達七成,顯見投資者將有長期依賴數位投資APP的需求。因此,永豐金證券於今年五月推出全新數位投資APP。

既廣且深的數據分析  宛如股市名師置身APP

永豐金證券的全新「大戶投APP」其中一個很大的特點是,它並不只服務在永豐金證券開戶下單的顧客,而是成為一個選股平台,嘉惠所有對於投資選股有需求的大眾。任何用戶都可以快速透過Google、Facebook等社群帳號登入,選取所需要分析資訊,幫助更多年輕投資人在學習股市投資的路上,穩健有效地累積財富。

GettyImages-1284160870

其次,「大戶投APP」讓開戶下單的顧客進行一站式即時帳務查詢服務,涵括銀行餘額、成交查詢、庫存、損益獲利的總覽,讓投資管理更輕鬆。值得一提的是,「大戶投APP」在個股資料呈現上的UI(User Interface)設計十分親民,於不同技術線圖間切換方便,讓使用者UX(User Experience)更加直覺、易於瀏覽。

貼心的新股抽籤、存股專區 滿足小資小白的需求

此外,「大戶投APP」還有一個特色亮點,就是「申購專區」,它透過不定時推播,在股票申購前及申購開始第一天,幫助民眾追蹤最近有哪些公司進行新股抽籤,輕鬆獲得賺價差的資訊。平台還能連結到永豐金證券的「豐存股」專區,幫助存股族精選合適的存股標的,包含人氣TOP10、個股建議、ETF建議,並能立即試算報酬,讓股市小資族、新手小白更有信心地做出選擇。

再者,「大戶投APP」主動提供非常多種投資資料分析,包括「智慧選股」彙整多種即時排行,例如各種漲跌排行、成交量排行、漲停鎖住等熱門排行分析,以及股價突破月線、股價跌破季線、股價低於淨值等價量指標,以及外資持股比率排行、投信持股股數排行等籌碼精選分析。甚至有從企業經營績效面所做的統整報告,例如殖利率排行、月營收排行等。再加上豐富、即時的理財相關新聞不斷更新,讓投資者彷彿握有一位隨身投資分析師,隨時隨地協助聰明選股,自己操盤也很專業!

實際使用「大戶投APP」後,深刻感受到永豐金證券擄獲數位投資族群的野心,永豐透過了解市場需求、積極解決痛點,並且端出雨露均霑的免費平台,大方服務所有潛在客戶,在使投資者成功獲利的同時,創造更高的黏著度。相信這不僅是數位時代的雙贏方程式,更呼應了「感動服務」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