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HEF 攜手屏縣府、經濟部,為高樹的數位落差帶來一顆「阿斯匹靈」

GMB?不是很基本嗎?但要讓小店家相信新科技,最快的方法還是先找「有感」的快速解方,先解決他們最迫切的東西,才能讓他們一步一步接受數位世界。
評論
Photo Credit:中研院數位文化中心,CC BY-NC-SA 3.0 TW。
評論

採訪這天,南部豔陽照落著屏東縣高樹鄉,只見幾個看似外地來的青年在被檳榔樹包圍的可可樹叢裡穿梭,農場主正細心地向青年們解說可可樹生態,並且一起把逐漸轉橙黃的成熟可可果摘下;但其中也有青年正在仔仔細細拍下過程照片,準備好好幫這個農場的「Google 我的商家」(GMB)資料填妥,並把 GMB 裡的照片美化、整理一番。

Photo Credit: INSIDE/Chris攝影

這群青年在做單純的義工嗎?不,並不是,他們是經濟部的「數位轉型 T 大使」計畫成員,在 iCHEF、屏東縣政府、經濟部三方合作下,來到高樹幫助當地的農戶、店家熟悉數位行銷領域。「我們不太像來幫他們這邊上課,反倒是來做基礎建設的,」陪著 T 大使成員的 iCHEF 南區業務主管陳品宏說。「我們也不幫他們把商品導引到電商賣,只專注幫他們架 GMB,並幫忙寫部落格。」

對數位行銷有點概念的朋友或許會想問:GMB?不是很基本嗎?別急,先撇開洗評價、灌流量那種刻意水軍式操作不談,讀者朋友可以想像這樣的架構:在多種數位行銷工具搭配的關係之中,GMB 宛如主要鐵軌,透過 Google Maps、Google 搜尋上的結果,導引消費者到鄉村時哪裡有餐廳、哪裡有當地水果特產可買。

Photo Credit:截自 Google Maps
▲Google Maps、Google 搜尋現在成了店頭生意在數位世界的「兵家必爭之地」。

而 Facebook、Instagram、部落格則接近「站牌」或聚光燈的作用,提供更集中的資訊,告訴消費者哪些店家賣的特產口味如何、特色是什麼。相信大多讀者都同意,每到一個陌生地點,想找當地有什麼吃的、玩的,按照現在大多人使用手機的習慣,第一個動作就是打開 Google Maps、Google Search 找附近有什麼店。

這讓 Google Maps、Google 搜尋變成店頭生意在數位世界的「兵家必爭之地」,不只是消費者評價,你的商家電話、地址,甚至是服務時段、有沒有官網,這些資訊的完整性都會大幅影響店家在 Google Maps 或 Google 搜尋的排行

只是,鄉村的店家、農友多半並不知道 GMB 資料需要自己註冊、自己經營,這就是很明顯的數位落差了!

雖然說 iCHEF 跟數位 T 大使在高樹幫當地店家建 GMB 資料,技術上並不是多複雜的事,但這個小小動作卻也能為三方創造「多贏」局面。因為 iCHEF 是目前台灣業界唯一與 GMB 直接整合的 POS 系統,對 iCHEF 來說,幫忙當地店家把 GMB 建好、建完整,也就等於是幫自己跟店家後台系統串連鋪路;數位 T 大使則可以藉由實作幫助當地農家、店家了解客戶需求、累積經驗,就能幫助更多的農家、店家,當地農家、店家則是在前兩者協助下,將電話、地址、官網甚至是服務時段填妥,大幅增加在 Google Maps 、Google 搜尋的曝光度。

但到了下一層,T 大使們並不是一間一間幫農戶、店家代操、美化 Facebook、Instagram,而是成立以高樹為主體的旅遊誌部落格「吾高樹囍」,藉由類似團隊作戰方式,強化網友對高樹的整體印象。

Photo Credit:截自吾高樹囍

反過來說,數位工具也不是能解決所有行銷、銷售問題的萬靈丹,高樹的農友、在地店家們也都多半是因行動網路時代來臨,被迫式地開始使用數位行銷,接下來就來看看三間高樹農友、在地店家的實際操作經驗,來看鄉村農戶、商家在數位世界所遇到的各種狀況。

小店也需科技化幫忙

阿鳳山海產是專賣山產、在當地經營數十年並只做在地客的老店,目前接手的第二代老闆張永昌曾是東南亞台幹,但回台灣接手山產店後不久,老闆一改媽媽之前的作風,自己主動去申請了 GMB 帳號,逢年過節時也會不時買一點 Google 廣告增加曝光度,吸引網路客上門。

Photo Credit: INSIDE/Chris攝影
▲山產店第二代老闆張永昌一接手立即嘗試數位工具。

「在我媽媽那一輩,我們大多只做當地熟客生意,但現在有建 GMB 帳號、有買 Google 廣告後,打電話來定位的外來客就變多了;」張永昌說,「所以我們也蠻重視 Google 評論的,只要有空,一定會一則一則回覆。」

也因為很重視 GMB 同時也熟悉數位操作(但他們臉書就比較少更新),讓張永昌在 iCHEF 開放跟 GMB 連動後,決定導入他們的 POS 機,「媽媽當然是還在熟悉 POS 系統啦!他們比較習慣用手寫;但我後來還是想知道來客數、菜色或網路流量的變化,知道哪種菜色賣比較好、要怎麼改進。」

Photo Credit: INSIDE/Chris攝影
▲導入 POS 機後,則能用系統化方式整理,慢慢找到自己經營上可以改進之處。

這就讓張永昌發現,原來阿鳳的外帶客遠比想像中還來得多,現在則會依照資料加強外帶菜色,透過這種系統化的整理,慢慢找到自己經營上可以改進之處。這也讓阿鳳山海產在多方合作下,成了一個鄉村店家透過 GMB 前端再串連到 iCHEF 後端,將數位工具用上手的經典案例。

走進鄉村,尚須「領路人」

但鄉村農友、店家可不是每一個都像張永昌一樣一開始就能馬上接受數位行銷工具,這點有十足業務經驗的陳品宏就特別深刻:「鄉村可不像都市,對店家一講客戶價值模型 RFM、客戶生命周期 CLV 他們就懂;相反的,高樹這裡就曾有業者號稱自己是數位行銷專家,但只有幫農友上小電商平台,賣完一批貨就走人,什麼都沒留下。」

陳品宏說,鄉村農友、店家一開始聽到是來免費幫忙,多半都會抱持一定戒心,這時也唯有透過找到第一批願意合作的在地人,藉由引介扎扎實實在當地地推,別無二法。

Photo Credit: INSIDE/Chris攝影
▲用加拿大 MBA 所學,經營有機農場的許哲榮是帶 iCHEF、T 大使在高樹推廣數位行銷的領路人。

當地的鴻旗有機休閒農場正是 T 大使跟 iCHEF 在高樹的領路人。這是一間主打生產有機鳳梨、稻米,並以採果體驗為輔的休閒農場,第二代接班人許哲榮曾在加拿大念過 MBA,他們不僅是專攻台灣棉花田、聖德科斯有機通路的鳳梨大戶,也是屏東縣辦理農委會食農教育的示範場地。

鴻旗不只常登上新聞,在當地享有名氣,也常被當作農友的聚會場所,而且握有有機認證跟穩定的產期調節技術,相較很多慣行小農來說,已算是市場控制力很強的農戶;但他一開始也是對網路行銷抱有一點疑問:「我一開始的確有官網,但官網不只需要花上一筆錢,錢還不是問題,如果你沒常常更新維護,別人反而覺得你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同時比起把貨上架電商做宅配,許哲榮更想走以品牌為主,能吸引消費者來當地體驗的口碑行銷。看到這種情形,T 大使跟 iCHEF 也決定先從「鐵路」鋪起,先把鴻旗原本就有但資料還不完善的 GMB 帳戶開始整理起,並把網友十分在意的業主精選圖片更新,優化鴻旗在 Google Maps、Google Search 的呈現,也讓他們得以透過鴻旗,順利貼近當地更多農友的生活圈。

數位行銷陰暗面,這裡也有

但這次採訪中最後一個案例就沒那麼樂觀了,位於高樹大路關石獅公旁的「喜樂可可咖啡園」跟其他獲獎無數、規模化的屏東可可農莊不同,目前是只有張凱晃、陳美芳兩人經營的農莊。

Photo Credit: INSIDE/Chris攝影
▲喜樂可可的可可豆品質甚佳,曾獲得國際比賽獎牌。

但喜樂可可的可可豆品質甚佳,他們曾在 2018 世界巧克力大賽(ICA)亞太區競賽中,拿下原味黑巧克力類的 1 銀 1 銅;也曾種出讓 Formosa Chocolate 帶去參加 2017 亞太區比賽拿下銅牌的豆子。

理論上有這麼好的產品力,應該在網路就會自然而然形成口碑吧?但 GMB、LINE 群組、IG 都有經營的他們,反而在最常用、更新最勤的臉書陷入窘境;他們這兩年不斷被疑似來自中國的廠商盜圖,在一頁式銷售網頁上移花接木偷賣中國巧克力。

這種詐騙相信許多讀者也不陌生,前幾年詐騙者相當流行賣各種 3C 產品、高端耳機,喜歡透過打著免運費、貨到付款方式與 7 天鑑賞期吸引消費者購買,事後再用極其難退費的複雜流程降低退貨率;或許是食髓知味、Facebook 處理成效不彰,這幾年非但沒有消失,反而更進化成假冒本地店家的方式蔓延到其他產品了。

▲但喜樂可可張凱晃、陳美芳兩人照片被其他粉絲頁移花接木。

很多屏東巧克力業者都深受其害,其中喜樂可可也是嚴重受害戶之一,陳美芳就說,有消費者上網買了其中一個盜用他們圖片,謊稱自己也是屏東可可農家粉絲頁的巧克力,包裹收到打開一看才發現巧克力竟來自中國。「報是報案了,去年縣長甚至還開過記者會呼籲大家不要上當,」她說,

「但假粉絲頁還是名字改一改繼續賣,向臉書檢舉根本沒用。」

喜樂可可受害的例子正突顯了另一個不只是農戶,甚至是全台小店家在數位行銷的陰暗面:在社群被盜內容,向平台求助時卻總求助無門。平台很大,店家很小。

這是顆數位行銷的「阿斯匹靈」

「我們對高樹的作法有點像阿斯匹靈,一開始就強調有感。」推動這次跟屏東縣政府、T 大使合作的 iCHEF 共同創辦人程開佑解釋,過去不管是大企業、小商家,業界在導入一套新科技時,傳統都喜歡機器該怎麼操作、人員該怎麼訓練、設備該怎麼維護,然後再請客戶按表操課。

Photo Credit: INSIDE/Chris攝影
▲iCHEF 共同創辦人程開佑(中)解釋,要帶小商家進入數位行銷世界,一開始就需強調有感。

「這沒有不對,但我們從協助艋舺夜市數位化的經驗學到,小商家多半缺乏產出好內容的能力,就算告訴小商家有 Facebook、IG,還教他們如何操作,一樣效果不彰。」

相反的,不管都市或農村,程開佑認為要讓小店家相信新科技,最快的方法還是先找「有感」的快速解方,先解決他們最迫切的東西,才能讓他們一步一步接受數位世界;而 Google 我的商家這表面看似簡單的功能,或許就真成了小店家的開門磚。

核稿編輯:李柏鋒

延伸閱讀:



用太陽增加被動收入?友善環境ESG永續投資——加入太陽人全民電廠,成為能源置產者

不必身懷鉅款也能投資太陽能電廠?太陽人全民電廠提供一個綠能群募平台管道,無論是大老闆或小資族都可以投資看得見的日光綠電,並藉此獲得20年穩健的賣電收益,更為地球減碳盡一份心力。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全球氣候變遷劇烈,如何找到與大自然環境共生共榮的經濟模式,是生活在地球上每一個人的課題與任務。在聯合國啟動的「 2030 永續發展目標」( SDGs )中,其中一項便是確保人們能享有可負擔的乾淨能源;此外,台灣經濟部也設定「 2025 年要實現再生能源發電占比 20%」的目標,並積極推動太陽光電等綠色能源,預計到了 2025 年,太陽光電裝置容量需達 20GW (吉瓦=一百萬千瓦)。

當然,不只台灣積極思考綠能,全球也掀起一股 ESG (環境 Environmental 、社會 Social 、公司治理 Governance )的永續投資概念,要讓地球公民們投入兼顧經濟發展與友善環境的行列。現在,除了投資 ESG 概念股或基金,還有一個可以「眼見為憑」的投資方法,就是加入太陽人全民電廠,成為太陽能源的置產者,讓太陽為你增加穩健的被動收入。

以行動支持永續,投資乾淨能源最有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故事起源於 2011 年,日本因為受到 311 福島核災的衝擊,開始積極思考能源轉型的做法,太陽人全民電廠為了讓民間力量也能投入,在日本首創群眾投資綠能電廠的共享經濟模式,透過將太陽能電廠分割成以太陽能板為單位的投資方式,大幅降低了賣電的投資門檻,也更有力地號召投資人加入日光創能的行列,一起創造穩健收益。到了 2017 年,太陽人全民電廠正式在台灣落地啟動,成功建構全台第一間串連線上/線下服務的全民電廠企業,截至目前為止已完成一百多座全民電廠,在桃園青埔、新竹芎林、台中沙鹿、南投中寮、雲林土庫、高雄林園、屏東萬丹等台灣各地,都可以見到太陽人的全民電廠,和太陽一起協力創能,發出對環境更友善的綠電。

只要太陽還在的一天,就能持續創造穩健收益,聽起來是否很迷人?太陽人全民電廠作為一個能源共享平台,讓個體投資戶能與有志一同的太陽人夥伴,一起投入這場綠能共享經濟,成為完善循環經濟的推手,也讓可眼見為憑的在地太陽能板,持續為投資人創造被動收入。

太陽人全民電廠的主要服務有三項:

  • 買電廠:投資人可以小額認購太陽能板,也可以選擇認購整座太陽能電廠。
  • 賣電廠:太陽能板或電廠持有人,可以藉由這個平台轉售;當然,在太陽人全民電廠購入的太陽能板或電廠,也能在這裡進行轉手交易。
  • 蓋電廠:有意從無到有開創太陽能源者,也能透過太陽人全民電廠出租屋頂、建置太陽能板,或是直接自己出資蓋一座太陽能電廠。

如果只是投資一塊太陽能板的話,就算是小資也能輕鬆入門,三個步驟就能成為能源置產者。只要到太陽人全民電廠官網選擇想要參加的電廠專案,並加入會員、選擇付款方式,就能直接晉升為電廠老闆,可以說是非常簡單的 ESG 投資術。

投資太陽能的多邊效益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透過太陽人全民電廠投資太陽能電廠,有什麼好處?首先,對於投資人來說,太陽人全民電廠提供一站式的服務,包辦電廠建置與維運,投資人不必自備屋頂建設電廠或了解艱澀的專業知識,即可以加入投資綠電的行列,並獲得20年穩定的賣電收益。而對於土地或屋頂擁有者,則可以透過太陽人全民電廠免費評估電廠建置的可行性,並進一步獲得出租收入;若打算自己蓋電廠、自己賺電費,也可以獨享20年的賣電收益。

不只有經濟效益,太陽能電廠能貢獻的還很多。例如在高雄的鳳甲國中,即是在太陽人全民電廠的協助下建置了「高雄鳳甲太陽人一號電廠」,打造太陽能光電風雨球場,不只為學生遮風避雨、阻擋炎炎夏日,也為學校減碳發電,實現偏鄉地方創生與能源自主。也因為這次的成功案例,愈來愈多學校積極考慮太陽能電廠與校園建設融合的可能性,並送給孩子們一座兼顧能源與環保教育的校園。全民電廠不只讓投資人多一個綠色理財選擇,也是最佳的永續示範,讓更多人見證綠能共好的實踐,達成環境、能源、理財、教育的多方共贏。

太陽人全民電廠的獲益計算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那麼,投資太陽人全民電廠的獲益計算為何?其實算法非常簡單,購買電廠後,接下來的 20 年都是套用同一個公式:

發電度數X電價=賣電收益
投資人實際獲得的收入,便是賣電收益扣掉營運維護費、保險費、屋頂租金等固定支出後所獲得的淨利。

發電量會因為日照量變化而有高低落差,但基本上,每度電的價格及計價基礎都是固定不浮動的。電費將由台電公司每兩個月結算一次,並透過銀行第三方自動化金流匯入投資人帳戶。在這個過程中,太陽人全民電廠擔任的角色,就是提供綠能群募平台管道,讓投資人可以輕鬆入門電廠投資,並且提供App服務供投資人追蹤獲利表現。如果還有其它關於電廠的問題,也可以在太陽人全民電廠的協助下獲得解答。

花東日出太陽人九號電廠為例,最基本的投資單位是一塊太陽能板,金額為22,595元。假設第一年的總發電量為434度,每度電價為6.07元,則首年度的賣電收益則為2,636元;扣掉營運維護費、保險、租金等固定支出,則投資人第一年的實際獲利為2,082元。以此類推,到了第20年,投資人即可獲得累積收益39,324元,不只回本當初購買太陽能板的本金,還另外淨賺16,729元,投資報酬率(IRR)為6.08%,算是金融市場上相當穩健的投資工具。

為了讓還不熟悉綠能投資的民眾可以更加了解全民電廠的運作模式,太陽人也貼心的提供「30天免費體驗電廠收益」的服務,讓民眾可以實際感受到每天太陽出來都有收益可領的好處後,參與全民電廠更無後顧之憂。

ESG綠色投資趨勢愈來愈熱,但是否真正將投資人的資金投入在環境保護的用途上,是近期的討論話題。太陽人全民電廠提供很好的解方,讓看得見的太陽能電廠實現投資人的環保初心,真正落實節能減碳、能源轉型,讓日光創能,也讓生活在地球上的人類能與環境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