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媒體正在摧毀值得沉澱的內容

評論
評論

原標題為「社交媒體正在毁掉内容沉澱」,轉載自 Tech2IPO

作為曾經的網路主流,部落格和論壇正在逐漸式微,新型的社群媒體和社區正逐漸興起。社群網站(或者說媒體)以時間流為主要呈現形式,以關係和興趣的模型作為內容篩選機制,讓使用者能夠更加及時且準確的接收自己想要的資訊,也讓網路上資訊的傳播廣度和傳播速度比以往都更快。

但是,當所有資訊以動態的形式在網路上傳播時,人們就很難再抓住其中某些有價值的資訊使其沉澱下來。久而久之,甚至會演變成對歷史資訊的不可尋。

內容沉澱的頭號殺手——時間流

時間流的好處是可以將個性化閱讀融入其中,其實傳統的網路組織形式也類似於時間軸(如 Google Reader 的全部文章頁面)。但社群媒體的時間流與部落格和 RSS 的區別在於,時間流幾乎是社群媒體的全部。

Twitter 一直希望將自己定位成一種新型的媒體,而這種媒體本身並不存儲任何長內容和圖片,僅提供 140 個字的文字描述。對於大多數的使用者來說,140 個字的描述足以瞭解事件的時間、地點、人物和主要內容。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時間發生的原因、後果、影響和背景就不重要了。

但是,如果將詳細的內容全部都放進時間流之中,就會使得時間流變得擁擠不堪。在新浪微博上大為流行的長微博模式更是一種對索引不友善的形式,它阻礙了資訊從圖片內到圖片外的流通。(編按:長微博是將文字轉成圖片的形式來傳播,以打破字數限制的方式。)

因此,我們可以認為所有以時間流為組織形式的社群媒體,其存在的價值就是讓資訊流動起來。

這種理念與「沉澱」本身就存在著矛盾,便替社群媒體與「內容沉澱」之間的種種衝突奠定了基礎。

不過,時間流並不是最糟糕的部分,起碼我們還可以針對發表者、資訊類型(圖片、狀態)和時間進行篩選。在中國大陸,一個更糟糕的叫做「微信公眾平台」的東西正在崛起。

人際關係模型阻礙資訊索引

主流的社群媒體仍然維持在以關注或雙向關注的方式對時間流上的內容進行篩選,這造成的效果就是那些從使用者時間流中滑出去的資訊,對使用者來說就再也不存在了。

這不是危言聳聽,如果社群媒體平台允許,你可以很容易的找到某個人在過去某一時間點上所發表的資訊(編按:例如 用來搜尋 Facebook 內容的 QSearch)。但是,你卻無法還原那個時間點上當時的時間流所呈現的內容。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2013 年 4 月 16 日上午,新浪微博被兩件事所覆蓋:波士頓爆炸案和復旦大學投毒案。設想一年後的今天,你想要從中篩選出某些有價值的內容和有價值的人要怎麼做?

一種方案是預期選定某些有價值的人,如李開復、姚晨、崔成浩等微博大咖,然後去他們的個人頁面搜尋相關的微博。另一種方案是在微博搜尋中選擇高級搜尋,選定一個時間範圍,然後透過關鍵字進行檢索。

事實上,這兩種方案都不能給出令人滿意的答案,前者要求使用者事先預測出哪些使用者可能發表過有價值的資訊,而後者受到新浪微博搜尋系統的限制,幾乎會被淹沒在資訊噪音裡。

傳統網路是一片海,社群媒體是內陸湖

lake
圖片來源:Flickr

搜尋引擎的出現改變了人們對網路使用的概念,Google 在建立之初致力於檢索整個網路上的全部資訊,事實上現在也是如此。在社群媒體出現之前,網上有兩類網頁:一種是允許搜尋引擎檢索的,這類網頁可以被所有人輕易的找到。另一種是禁止被搜尋引擎檢索的,這類網頁透過登錄許可權或 Robot.txt 禁止搜尋引擎檢索收錄。

而在社群媒體出現後,一切都變得曖昧起來。雖然很多人在社群媒體上發表的消息是公開的,但社群媒體本身作為一個統一的內容載體,對外部搜尋可以說是一點都不友善。

到現在為止,Google 仍然只是簡單的將 Facebook 和 Twitter 網站上那些公開的頁面納入自己的索引,然後與普通的頁面一起呈現在搜尋結果中,這是完全不夠的。類似 Facebook 這樣的網站,由於其大部分內容擁有隱私許可權設置,即便是對於那些公開的網誌和圖片,也很難以 PageRank 來判定網頁的價值。舉個簡單的例子,也許一篇公開的日誌有很高的價值(使用者判定,例如得到了很多讚),但連結到該文章的外部連結(Facebook 站內分享)都因為隱私而被添加了 noindex 和 nofollow 標籤(不索引,不追蹤),那麼就會造成搜尋引擎對網頁價值的誤判。

因此,搜尋引擎如果希望能夠真正幫社群媒體建立有效的索引,必須與社群媒體本身有資料上的合作,基於 Facebook 的讚和評論,Twitter 的轉發記錄才能更加準確的判斷內容的價值。Google 曾在 2009 年推出了針對於 Twitter 的即時搜尋,隨後 Facebook 也加入其中,兩年之後他們之間的合作協定到期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無論是 Facebook、Twitter 還是中國大陸的人人網和新浪微博,似乎都更傾向於將搜尋業務包含在自己的平台內,對外部搜尋充滿敵意。這樣的結果導致使用者為了檢索內部資訊,必須使用平台自己的搜尋系統。

而他們自己的搜尋系統體驗如何?問問使用者們吧。

資訊噪音增加

社群媒體前所未有的讓每一個人擁有和傳統媒體同等的發聲權,但是這種「權力」上帶來的平等卻並沒有同時給予義務上的保證。每一個使用者都有權力發表內容,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發表有價值的內容。而事實上,大多數人發表的內容對與自己不相關的人來說毫無價值。而這些內容如果是公開的,那麼會一併進入公共資訊頻道,與那些有價值的內容混合在一起妨礙檢索、分類、二次篩選和內容沉澱。

事實上,前天 4/16 發生的波士頓爆炸案也恰恰說明了這一點,外國評論認為(註一):「Twitter 在災難發生後的五分鐘內效果最好,但 12 小時後效果最差。」

其原因在於社群媒體使得每個人都變成自媒體,保證了整個社群媒體平台對此類重大事件的最快回應速度。但是當每個自媒體都在簡單重複的報導同一內容的時候,重要的、有價值的、有深度的資訊就會被掩埋。

好習慣的破壞

當 Facebook 和 Twitter 替代 Google 成為網路入口之後所帶來的影響絕非僅止於內容索引和分類,甚至對使用者習慣也影響深遠,而這裡要說的當然是壞的改變。

古人有云:敏而好學,不恥下問。

而在網路時代,在沒有做到「敏而好學」的前提下「不恥下問」是一種十分沒有禮貌的行為。早在 2006 年,著名電腦工程師、開放源軟體運動旗手 Eric S. Raymond 就整理過一篇名為《提問的智慧》的文章(註二)。

在文章的「提問前」該章節中,他給出以下建議。

在透過電子郵件、新聞群組或論壇提出技術問題以前,先做以下事情:

  1. 嘗試在你準備提問論壇的歷史文檔中搜尋答案
  2. 嘗試搜尋網路以找到答案
  3. 嘗試閱讀手冊以找到答案
  4. 嘗試閱讀「常見問題文檔」(FAQ)以找到答案
  5. 嘗試自己檢查或試驗以找到答案
  6. 嘗試請教內行的朋友以找到答案
  7. 如果你是程式師,嘗試閱讀原始程式碼以找到答案

原因在於不論是十年前的論壇也好,還是現在的社群媒體也好,如果你將你的發表視窗當作搜尋視窗來使用——任何問題都第一時間在社群媒體上發表「為什 麼……?」「哪裡有……?」「怎麼辦……?」而不是自己去搜尋一下答案。那麼你浪費的不僅僅是自己的時間,而且也是所有看到這條資訊的人的時間。

這些重複的提問和重複的回答(假設有人回答)也會進一步加強資訊噪音對價值內容的干擾。

然而,由於社群媒體的興起,這樣「不恥下問」(貶義)的使用者正在變得越來越多。這大概也是 LMGTFY(讓我幫你 Google 一下)這個網站僅憑一個簡單的動畫就成為全球排名 8000 網站的原因。(註三)

雖然我們不能否認社群媒體在網路資訊傳播中的重要性。但需要注意的是,無論是社群媒體還是搜尋引擎都必須重視這個問題。

(註一)波士頓馬拉松爆炸事件折射社群媒體兩面性
(註二)《提問的智慧》
(註三)Alexa: lmgtfy.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