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貨幣?

比特幣就是人工煉成的黃金。透過設計的演算法,比特幣的貨幣供給很快就會枯竭到市場上的貨幣遠低於貨幣需求。超通縮已經是現在進行式;如果網路世界只能靠著比特幣來進行經濟活動,那網路世界的經濟活動恐怕要比大蕭條時代還要悽慘。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為 克羅迪斯特 ,原文 〈「虛擬」貨幣? 〉 刊載於「埃西亞商會」。

比特幣(Bitcoin),或譯位元幣、國際通用代碼 BTC 是一種虛擬的黃金。

黃金跟鋼鐵、銅、白銀不同的是,由於其存量稀少且開發新礦的成本極高,因此價格得以維持在高檔,不若開採成本低的金屬可以快速大量生產。貴金屬因此得以靠稀有性產生價值穩定的幻覺,使人們願意用來當作貨幣。但這個稀有性亦成為一大問題:當經濟成長快速,經濟活動需要對應貨幣的使用需求也跟著快速成長,但總量固定的貨幣卻會造成貨幣供給不足的問題。貨幣總量穩定加上高成長的經濟體,得到的結果就是超通縮。

超通縮會形成嚴重的貨幣幻覺,讓財報數字變得非常爛、借錢消費與投資變得極不划算,最後就是導向貨幣囤積以及經濟活動衰退(囤積自然就不消費與投資了),而衰退的經濟重新讓貨幣需求下降、通縮緩和、然後繼續因為通縮消失而經濟成長、再度貨幣供給不足。再加上跨貨幣經濟活動的話,通縮將可能產生強大的升值推力,更加劇了衰退,這些劇烈難以調控的經濟活動波動,便是二十世紀前半讓地球不斷有金融災難的原因:金本位。

這是一般貨幣銀行學的常識-儘管還是有某些對安蘭德充滿崇拜的教徒,依然迷信金本位這種落後的錯誤制度。而現在這種教徒回來了,有趣的是,崇尚自由主義甚至無政府社會主義的駭客、資訊怪傑們,跟食古不化的茶黨保守主義者有著對黃金一樣的信仰——只不過他們決定自己來煉金。

比特幣就是人工煉成的黃金。透過設計的演算法,比特幣的貨幣供給很快就會枯竭到市場上的貨幣遠低於貨幣需求。超通縮已經是現在進行式;如果網路世界只能靠著比特幣來進行經濟活動,那網路世界的經濟活動恐怕要比大蕭條時代還要悽慘。絕大多數人都認為比特幣除了是該公司(即是一個可以煉金、然後發行純金貨幣的私有中央銀行)用來詐騙的圈套外,並不是一個有可能長久的機制,比如克魯曼。他文中也闡述了比特幣必然造成使用比特幣的經濟體系無法成長的金本位問題。

但比特幣不見得沒有未來、只是詐騙。在比特幣的滋生快要枯竭的現在依然有創投想要跳進去,這是因為比特幣確實有可能成為次世代貨幣,為什麼?

因為 Google 的存在。

不同於許多線上遊戲公司或是 Amazon、Naver(Line),Google 很早以前就投入在虛擬經濟體的經濟活動分析,以便為推出虛擬貨幣鋪路。Hal Varian 為首的經濟學家在前幾年的美國電信頻譜競標以及 Google 的 adwords 等廣告投放系統的設計上作出貢獻以來,一直以來 Google 打算推虛擬貨幣的傳言都甚囂塵上。但不怕死(其實應該說早就邁向死亡)的 Facebook 在去年終於放棄了斂財用的笑話(抽成的鑄幣稅太高)貨幣 Credits 後告訴我們,推虛擬貨幣然後用抽成來斂財的方式是行不通之後,推虛擬貨幣的動機變成一個問號。

對,為什麼要推虛擬貨幣?

首先說明國家為什麼要獨立發行貨幣。本國貨幣在現代的主要用途是可以作貨幣政策的調控。當景氣過熱時,緊縮貨幣供給;當景氣低迷時,加大貨幣供給。儘管現代的經濟成長理論已有共識不能靠貨幣政策改變經濟體長期的發展趨勢,但仍有部份派別認為在調節景氣循環上,貨幣政策或多或少是有用的(只是可能得付出代價)。現代貨幣並沒有貴金屬作擔保,事實上發行的本國貨幣在央行的帳上登錄是叫作發行貨幣,是一個應付項目,但實際上已經沒有應付什麼了——了不起拿新一點的台幣跟你換,可以說比特幣都比這些貨幣要真實,至少不會被亂印。在現代,央行可以「任意」發放、收回,便是發行本國貨幣的最主要目的,如果像某些中南美國家一樣用美金當貨幣,便是喪失了這種開印鈔機的權力,央行要調控貨幣必須先存一大堆美金起來放才可以。

Google 幹嘛發行虛擬貨幣?扣除 Facebook 的高額鑄幣稅歛財目的、Amazon 想要的交易安全機制(只用虛擬貨幣清算可高度自動化追蹤交易流程、提高安全性但又不需要侵犯用戶隱私),以及淘寶的訂單質押借款效果 1 以外,難道還有調節網路世界經濟活動這樣誇張的動機嗎?Google 並不是像淘寶或 Amazon 一樣是一個專營網路交易平台的企業,藉著網路的資訊流賺取廣告投放平台的利潤才是 Google 需要的利潤來源。

但 Google 掌握的資訊量已經成為絕對的王者:在 PC 裝置與行動裝置的搜尋引擎佔有率上,Google 都超過九成,只有在中國市場遜於百度-而事實上,百度的搜尋結果多數是直接抄 Google 的來用也早就不是新聞,也就是說,Google 已經可以靠著演算法分析人們丟到網路上的資訊,得以正確掌握多數人想著什麼。Google 的廣告收入以及一大堆跟網路活動相依的收入(安卓系統、APP)扣掉營業成本後早已超過地球上多數國家的 GDP。如果 Google 能成功發展虛擬貨幣、讓大多數參與 Google 經濟體活動的人使用這個貨幣,Google 便可以進行市場供需的調控。

Google 在此時便成為某些無政府主義者可以認同的所謂私人取代政府的角色。由於 Google 是一個私有企業、專注於經濟利益的擴大,可以避免公共體制造成的效率不彰問題,因此讓 Google 干預市場也不過就是一種市場行為罷了。Google 干預市場的目的將不是促進公平或者是無意義的景氣調控(灑錢的蚊子館公共建設),而是擴大自身利益。如果 Google 的營收以及成本很大一部份靠虛擬貨幣支付,很基本地 Google 可以靠著貨幣市場干預來控制兌美元匯率,使其 EBITDA(至少稅跟利息應該要付真的貨幣,折舊跟攤銷則無法被改變)可以最適化。

Google 可以控制虛擬貨幣(兌美元)升貶值來調整其 EBITDA 以美元計算的價值、擁有合法操弄財報的權力:可以像央行干預匯市一樣、讓虛擬貨幣兌美元貶值,而提高網路世界以 Google 貨幣交易的消費量,然後波段操作在財報結算時讓貨幣升值;Google 可以進行有如財政政策般的造市活動,發送不用成本的貨幣投放給用戶可以用在本來就乏人問津的產品上以建立產品剛推出時要度過的陣痛期;Google 甚至可以擴大到讓自己的貨幣可以用來幫自己借錢-就像那些國家一樣。

一個不是由任何競爭對手、也不是合作夥伴 Amazon、更不是一個網路交易平台的獨立貨幣發行商所發行並且已經具有一定程度實質貨幣需求的虛擬貨幣,會成為 Google 沒有負擔跟發展壓力(像 Facebook 一樣早夭)、而能靠他們最多的美金來買下的虛擬貨幣發行權。Google 甚至不必承擔發行虛擬貨幣助長洗錢跟贓物買賣的汙名,他們只是買下一個代表虛擬世界的次世代貨幣。

但比特幣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貨幣需求跟供給量比起 Google 宰制的經濟活動量而言實在太低。金本位的設計使比特幣欠缺刺激(使用比特幣的)經濟體發展的速度,任何有鑄造限制的貨幣都不可能跟得上 Google 經濟體的成長速度。儘管比特幣已經靠著洗錢、交易贓貨、盜版平台的權利金使用(比如 Mega)有了基礎的貨幣需求,但還不夠大。可以想見的是,Google 若是買下比特幣,會同時修改比特幣目前的衰竭演算法,讓比特幣的發行量變成溫和成長,但為了避免通膨,將會建立更多使用比特幣的基礎需求:比如 Gmail 容量可用比特幣支付、AdSense 甚至 adword 可以用比特幣支付、Google Play 可以用比特幣支付——甚至到最後,就像你必須用台幣繳稅一樣,必須用比特幣支付。

如此一來,就算比特幣不再有有如黃金開採量衰竭的演算法來製造金本位價值的迷信,持續增長的貨幣需求依然可以撐住幣值,等到需求高漲到不可思議的時候,Google 就可以任意地調控貨幣供給來「刺激」網路世界的經濟活動,以及利用貨幣幻覺跟匯率干預來操弄他的財報(還有供應商、客戶)了。

這有可能嗎?如果比特幣能在爭取到更多貨幣需求有強烈的動機「必須」透過比特幣交易,而可以放寬演算法製造更多貨幣供給、使經濟體成長,那麼要賣給 Google,也就不是難事了。但迫在眉睫的是,如果貨幣體制崩潰、使得目前願意跟比特幣連結的網路交易平台退縮,那可就不妙了。

要是真有比特幣成為 Google 國貨幣的那麼一天,Google 跟政府最大的差異就如前所述——他是一個營利企業,他比起政府可以更有效率對網路經濟體的成長作出貢獻,並且不會因為所謂民主式的表決來造成經濟效率低落。比如,他大可不理會那些哭喊著要一人一信讓 Google Reader 復活的「網路左派」。

如果 Google 在乎的只是經濟效率、而且評估經濟效率的正是一群地球上最專門的訊息經濟學家,哭喊著要 Google Reader 復活,也不過就是跟要求高額社會福利的左派一樣罷了。


  1. 淘寶的訂單可以跟站方質押借款,對於有 Know How 但欠缺足夠資金的小型賣家而言,可以提高營運的資金槓桿,讓經濟活動更活絡,但網路公司進行常態放款業務可能有問題,虛擬貨幣就可以避免此一限制-我借虛擬貨幣給你,你在接受這個貨幣的體制裡清算掉你的交易就好,除非哪天政府把手伸進來連網路遊戲世界裡的借放款都搞成需要監管。

台灣人偏好的威士忌風味?甜美風味是大宗,帶果香、蜜香風味威士忌男女皆愛

台灣每人一年平均品飲 2.3 瓶威士忌。不過,隨著女性愛好者逐年增加、族群年輕化的全球趨勢,威士忌的喜好風向正默默地變化著,更同時影響著國際酒廠推出熱門酒品的未來計劃。TNL Research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針對普羅大眾進行了威士忌的品飲喜好調查。
評論
評論

每年近 800 億元規模的台灣酒類市場中,威士忌最是一大重點。然而,近年來品醇族群結構的變化,加上酒友們對風味的求新求變,不少品牌開始尋覓下一個令人沈醉的風味。未來台灣威士忌市場主流,將吹向哪種風味的酒品呢?TNL Research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針對普羅大眾進行了威士忌的品飲喜好調查。

根據蘇格蘭威士忌協會公佈的 2021 年國際出口市場表現報告,台灣這個僅 2300 萬總人口的市場,一年竟進口了將近新台幣 85 億元的蘇格蘭威士忌,在全球排名第三。若再加上日本、美國等其他產地的酒品,統計資料也顯示全年威士忌市場消費總金額約 550 億新台幣,台灣每人一年平均品飲 2.3 瓶威士忌。不過,隨著女性愛好者逐年增加、族群年輕化的全球趨勢,威士忌的喜好風向正默默地變化著,更同時影響著國際酒廠推出熱門酒品的未來計劃。

三分之一女性愛好者  有力影響威士忌市場風潮

根據TNL Research關鍵議題研究中心於 7 月 11~12 日,針對年齡分布於 30 歲以上 ShareParty 會員所進行的「威士忌品飲習慣調查」,分析 376 份有效回收問卷之後發現,40.9% 受訪者有品飲威士忌的習慣,且男女比例已達逼近 2:1 之譜,顯見女性在威士忌同好族群中已成長至三分之一的比例,其風味喜好必將更具市場聲量。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然而,再進一步詢問關於威士忌風味的偏好,倒是能從中一窺在男女族群上的異同處。台灣民眾近年來普遍偏好風味較為甜美、順口易入喉的威士忌,而兼具有果香者獲得最多受訪者的喜愛(57.4%),其次則是帶有蜂蜜風味之酒品(36.3%)。至於較具獨特個性的煙燻風味,訪問後倒是出現了35.9%男性喜愛,但僅有 14.5% 女性能夠接受的明顯差異。

提到風味甜美的威士忌,深諳威士忌的酒友們,腦海中必然會浮現百富單一麥芽威士忌。百富的傳奇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David C. Stewart),運用將近 60 年的經驗和深厚的製酒工藝,讓標誌性的「香甜蜂蜜」風味在每一款百富威士忌中都有一致但又獨特的展現。而大衛史都華更令人讚賞不已的,是他於 1980 年代所發明的「過桶」(Cask Finish)工藝:先將威士忌置於傳統橡木桶中熟成若干年後,再移至另一種橡木桶進行第二次的熟成,而二次熟成的時間並非定數,全靠大衛史都華帶領團隊的耐心定期監控,直到他滿意其風味之後,方才進行裝瓶。40 年來運用「過桶」工藝,百富將酒廠經典的蜂蜜、香草基調,變幻出多樣的迷人風貌,因而廣受全球消費者歡迎。

私聊聚會  最是品飲威士忌的好時機

Photo Credit: 百富

關於最適合享飲威士忌的生活情境,則有近七成(68.8%)受訪者鍾意於私人會所或家庭聚餐時,與三五好友共享黃金酒液,其次還有「商務應酬場合」(35.9%)及「餐廳等公開場合聚會」(35.6%)成為品飲威士忌的常見場景;也有超過三成(32.8%)受訪者鍾愛與另一伴在家中親密啜飲。

若要在私聚餐會上品飲明顯具有果香風味的威士忌,百富 12 年雙桶 DoubleWood 是威士忌愛好者的首選之一。百富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精選首次裝桶之 Oloroso 雪莉桶,陳放 9 個月過桶的百富 12 年雙桶單一麥芽威士忌,從 1993 年販售迄今已近 30 年,為百富的最經典酒款。此外,百富酒廠歷史上推出的第二種過桶酒款:百富 21 年波特酒桶 PortWood 威士忌,經長時間窖藏熟成,醞釀極具深度的風味,是百富獲得首獎最多,也是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個人最愛的酒款之一。

首創過桶工藝  讓百富威士忌在甜美蜂蜜風味上  更增添多變的層次

Photo Credit: 百富

最後,綜合分析威士忌市場的主流風味,果香、蜂蜜、煙燻和花香是台灣民眾鍾愛的四大風味。然而,想要品飲這四種風味,藉由百富首創的過桶工藝,體驗品牌經典的香甜蜂蜜風味之餘,如果想要體驗熱帶水果的果香,就可選擇百富 14 年加勒比海蘭姆桶單一麥芽威士忌。過桶加勒比海蘭姆酒桶(Rum)的金黃酒液,先帶來熱帶水果、熱帶香料及太妃糖的香氣,再引出香草、橡木桶甜味,口感濃厚圓潤,餘韻柔和且綿長。

若是喜歡煙燻泥煤風味,百富故事系列 14 年泥煤週威士忌是個很好的選擇,溫和的煙燻泥煤融合著細緻奶油蜂蜜氣息與淡雅花香調,品飲時還能感受到些微的柑橘和橡木氣息,猶如天鵝絲絨般的滑順飽滿口感,加上引出水果香氣的尾韻層次變化,怎會不讓人念念難忘。

Photo Credit:百富

近來領先全球、在台首發上市的百富 16 年法國皮諾甜酒桶單一麥芽威士忌,是百富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的最新傑作,先在美國橡木桶陳年 16 年,再經由法國皮諾甜酒桶二次熟成,讓百富的蜂蜜甜香層疊出更多層次感,不僅讓品飲者能嗅聞到美妙平衡的蓮花與天竺葵花香,更有蜂蜜基調和細緻蜜餞、嫩薑辛香,加上清爽順口的尾韻,豐富感受、很是令人著迷。

一心一藝,百富持續以「過桶工藝」在標誌性的香甜蜂蜜風味之上,尋找新的可能。相信只要曾感受過桶工藝的魔幻般奧妙,肯定會為台灣日益增長的威士忌愛好者族群,開拓出更為寬廣多元的嗅味覺體驗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