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應新世代焦慮感!公視紀錄片揭網紅真實樣貌 導演:他們就像孤獨的小王子

資深紀錄片導演謝欣志用「小王子」比擬年輕網紅,「他們以為自己跟很多人對話,其實只是站在自己的星球跟玫瑰說話」,獨自面對鏡頭的他們,相當寂寞。
評論
Photo Credit: 截圖自【公視紀實】為寂寞在唱歌Singing for Loneliness|這是網紅的時代?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中央社,INSIDE 經授權轉載。

鏡頭前風光掌握發言權的網紅,背後究竟什麼模樣?公視紀實推出以網紅為主角的紀錄片「為寂寞在唱歌」,導演發現許多人就像孤獨的小王子,只能獨自站在星球吶喊對抗焦慮。

資深紀錄片導演謝欣志、陳芝安兩人深耕影視工作逾 20 年,拍過安寧病房、台商創業家,這次將目光轉向時下年輕人高度關注的網紅們。

陳芝安拍攝初期以半偵查敵情、半不服氣的心態記錄網紅小玉、黃大謙、夫夫之道等,她說:

「我們花 2 年做知識含量深的節目,收視率只有 0.3,他們隨便拍幾分鐘搞笑影片,點閱卻破百萬,有點不服氣,如果未來可能被網紅取代,至少得知道是怎麼死的」。

其中花最多時間記錄的是台灣第 12 名達成百萬訂閱、年收入曾破新台幣 900 萬元的小玉。小玉以搞怪風格擁有許多粉絲,2020 年卻因喝母乳影片引發爭議,下跪道歉後停止更新至今。

紀錄片中,私下的小玉不活潑,而是焦慮自閉,還冷靜指出影片中的人不是自己,「因大家喜歡看,所以我才演出『小玉』,這些能產生高點閱的角色和腳本。」小玉明確理解網友越罵越愛看、越爭議越有點閱率,「大家沉浸在這戲裡,看完就走了,沒有人在乎你」。

謝欣志、陳芝安也陪伴小玉走過低潮,拍片過程中小玉也開始吐露內心話。如何敞開小玉心防,陳芝安坦言,其實兩人只是願意好好聽他說話而已。實際接觸鏡頭外的小玉,謝欣志才發覺這個自稱「社會亂源」的網紅,其實很宅、很安靜、朋友很少,畢業後當鷹架工人獨立養活自己,「小玉全靠自己,他其實很清楚自己的定位,聰明成熟,比起網紅更像創業家」。

公視提供,中央社記者葉冠吟傳真
公視紀實推出以網紅為主角的紀錄片「為寂寞在唱歌」,紀錄片中,私下的網紅小玉不活潑,而是焦慮自閉,還冷靜指出影片中的人不是自己,「因大家喜歡看,所以我才演出『小玉』,這些能產生高點閱的角色和腳本。」

謝欣志用「小王子」比擬年輕網紅,「他們以為自己跟很多人對話,其實只是站在自己的星球跟玫瑰說話」,獨自面對鏡頭的他們,相當寂寞。

許多孩子視網紅為理想職業,但謝欣志認為這其實是極度 L 型的高競爭世界,「真正流量破百萬、賺錢只有少數人,沒機會達到頂端,你什麼都不是」,面對高速汰舊換新的網路世代,謝欣志看見他們承受高強度壓力,成功太快也摔得更重,被演算法操控的身心俱疲。

謝欣志認為網紅只是世代縮影,實質反映孩子的焦慮感,「當年 20 歲的我們,同樣只領 22K,按部就班工作,沒什麼好比較;這世代的孩子獲得的資訊量大,學習速度快也更加早熟,卻因太容易看到他人成功,承受更大的壓力」。

謝欣志將網紅使用平台的方式分為兩類,一是「媒體平台」,如黃大謙和小玉,明確取得商業價值;另一類則是「社群平台」,如提倡環保意識的台客劇場,藉此尋找共同理念的夥伴,「你才會有夥伴支持,比較不會有寂寞感,我認為這是比較好的方向」。

公視紀實紀錄片「為寂寞在唱歌」將於 22 日晚上 10 時,公視播出。

責任編輯:MindyLi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



人機合一新型態微創手術,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精準持鏡機器手臂,穩定內視鏡影像提升手術品質

隨著科技進步,微創手術已成為一般外科治療的趨勢,「精準微創」更是現階段的目標。新型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可以模擬人手多角度操作持鏡,提供穩定的影像畫面,輔助主刀醫師精準切割、縫合患部,提升手術品質、縮短術後恢復時間。
評論
評論

談到開刀房、手術室,你腦中浮現的第一個畫面是什麼?小小的手術台旁擠滿多名醫護人員,手上持著不同的器械各自忙碌?

沒錯,一台成功的手術是由一整個醫療團隊,每個人各司其職,並保持良好的節奏與共同合作的默契,才能確保病人獲得妥善治療。

看懂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開刀房人員配置

以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來說,手術房內會有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來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同時還會有兩位分別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與協助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手術房內除了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之外,還有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以及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扶鏡助手扮演了手術過程中相當重要的「眼睛」角色,因為扶鏡助手操作的內視鏡,便是將極細長內含光纖、鏡片的鏡頭放入體內,再利用影像傳輸,將體內畫面傳導至螢幕上。由於內視鏡可以深入腹腔,傳回人眼無法透視皮膚所看到的手術部位,加上具有影像放大的作用,協助醫師更仔細觀察病兆、找對下刀位置。

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人工持鏡」考驗醫護體力、耐力

然而,內視鏡的操作,並非想像中的簡單。除了操作過程十分考驗「扶鏡助手」和主刀醫師之間的默契外,一場腹腔鏡手術動輒三、四個小時以上,要保持長時間穩定地「人工持鏡」,相當考驗醫護的體力與耐力。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坦言,「對於長時間的腹腔鏡手術來說,鏡頭畫面的穩定度非常重要。但是,當手術時間超過一個小時以上或步驟、位置較複雜,持鏡助手就容易感到疲憊、集中度下降,開始跟不上醫師的手術工作速度。」

再者,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也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造成手術畫面模糊,增加主刀醫師及開刀團隊產生視覺暈眩的可能性,進而拉長手術時間,提升手術困難度。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

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CP值高

為了滿足不斷上升的內視鏡手術需求,醫界也追尋更佳的手術方式。於是,內視鏡結合機器手臂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由此產生。

其中最知名的「機器手臂」就是大名鼎鼎的「達文西機器手臂」,但達文西手臂的體積龐大、造價昂貴、維修費驚人,每次使用的開機與耗材費高達20-30萬。對於一般民眾來說,是一筆相當高額的支出,不是人人都負擔得起。

為解決醫師臨床手術的多元與便捷需求,友信醫療集團代理引進由德國開發的「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有兩種不同型號,滿足不同的臨床需求,打破對機器手臂的既定印象,不僅體積輕巧、操作容易,關節活動角度靈活,更可直接架於開刀床邊軌上,手臂移動範圍能完全涵蓋整個病人,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且大部分的配件可以重複滅菌使用,每次開機約1-2萬元,導入成本低、CP值高,對於醫院及病人來說負擔降低許多。

除了費用門檻較低,劉信誠主任分享到,與傳統人工持鏡相比,機器手臂持鏡的畫面較穩定,還可以由醫師主動控制畫面,提升手術的流暢度。

另外,在執行微創手術的縫合等精細動作時,穩定、不晃動的畫面也能讓主刀醫師在視覺上較舒適且不易感到疲倦,增加手術的準確度,達到「精準微創」的目的。

▲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則可以提供流暢且穩定的影像。

胸腔鏡手術應用範疇多!日本研究揭「人手持鏡」與「機器手臂持鏡」的差異

劉信誠主任指出,近年來微創手術已是目前臨床上的主流。根據統計,在醫院開刀房所進行的手術中,傳統開腹手術對比腹腔鏡微創手術的比例,已經將近1:9。

如同微創手術的主要目的,在於縮小患者的手術傷口、降低出血量及術後疼痛的發生,因此在進行手術時間較長的微創手術,機器手臂持鏡更顯重要。

根據日本研究發現,機器手臂相較於傳統人手持鏡,不會增加手術準備時間,熟悉持鏡手臂操作的醫師更可以降低18%的腹腔鏡手術時間;且因內視鏡影像穩定,手術下刀、縫合位置更精準,在減少內視鏡穿刺套管拉扯傷口下,患者的出血量也會降低、術後恢復速度也更快,大幅降低住院天數。

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來說,便是針對消化系統、婦產、泌尿等外科手術需求所設計。透過內視鏡穿刺套管(Trocar)註冊點作為移動與旋轉的中心點,記憶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在術中提供穩定內視鏡影像的同時,也能避免內視鏡拉扯擴大手術傷口,對外科醫師提升微創手術精準度,保有穩定支撐和靈活定位能力有所助益。

▲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透過電腦登記Trocar穿刺套管作為移動/旋轉的中心點,記憶腹腔鏡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避免拉扯手術傷口擴大。

小腔室也能輕鬆進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體積更輕巧、角度更靈活

相較腹腔、胸腔等部位,對於耳鼻喉科與顱底手術,醫師要面對更小的腔室,為避免觸碰重要的神經組織及血管,更需要仰賴內視鏡精準的移動與角度。另一款新型持鏡機器手臂具有6個關節的機器手臂、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可以提供360度橫向移動視角,及垂直90度的視覺角度,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穩定提供內視鏡影像輔助醫師進行手術。 

▲具有6個關節的另一款新型機器持鏡手臂,能夠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

除了上述提到的持鏡機器手臂與傳統人工持鏡之間的差異,對醫院及醫師來說,持鏡機器手臂在人力調度上更有彈性,可以減輕醫護的視覺疲勞與持鏡姿勢疲勞。

對患者而言,持鏡機器手臂提供的穩定手術影像畫面,有助於提升手術品質,減少手術時間及併發症,讓患者安全快速地回到工作崗位或生活上。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