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塞評論】Appier 的風光上市之路!將激勵台灣新創出走海外 IPO 嗎?

Appier 成功於日本上市,將會鼓勵到台灣的新創團隊嗎?答案絕對是肯定的!
評論
繼簡立峰博士(前排右二)加入董事會後,實力堅強的技術團隊亦再添戰力,延攬台灣大學教授林守德(中)擔任首席機器學習科學家,帶領 Appier 邁向下一階。Photo Credit:Appier
評論

這兩天台灣新創圈的重磅消息,莫過於 Martech 企業 Appier 在日本東京證劵交易所上市的新聞。不僅市值超過獨角獸的水準,超越 100% 的 NRR 數字更是亮眼,不僅開闢台灣科技新創赴日上市的新路徑,相信也將成為未來台灣科技新創準備上市的主要參考範例。

本篇就來聊聊 Appier 上市之路,解讀上市數字,以及 Appier 對台灣新創未來的影響吧!

推薦閱讀:去年底進公司都有配股!Appier 上市東京證交所,首日漲幅近兩成

Appier 從創業到上市

沛星科技 Appier 於 30 日在東京證券交易所 Mothers 創業板上市。如果平時很常關注新創的人可能很熟悉,日本 Mothers 創業板主要都是服務具高度發展潛力的新創公司,條件為總市值 1,000 萬美元以上、股東人數須達 200 人以上等標準。比起市場一部、市場二部的條件還要寬鬆,因此許多新創團隊都選擇在 Mothers 創業板上市。

雖在日本上市,但大家都知道,Appier 在 2012 年是從台灣開始扎根。專注於 AI 人工智慧、資料分析、機器學習的 Appier,旗下擁有四項產品:CrossX、AIQUA、AIDEAL、AIXON,分別服務深度機器學習技術、顧客行銷平台、電商營運與行銷系統、AI 預測模型等領域,是台灣 Martech 產業的領頭羊。

爬梳過往歷史,自 2012 年創立以來,Appier 先是在兩年後的 2014 年由印度紅杉資本投資,得到 600 萬美元 A 輪資金;2015 年又獲 B 輪 2,300 萬美元資金;2016 年獲 B+ 輪1,950 萬美元2017 年獲軟銀、LINE 領頭的 C 輪資金 3,300 萬美元;最後,2019 年獲 D 輪資金 8,000萬美元。

兩年後,Appier 風光於日本東京證交所上市,股票代號 4180,本次發行 19,616,900 股,含 75% 國際機構投資人、12% 日本機構投資人、13% 日本零售散戶。一舉刺激盤中漲至每股 2,198 日圓,比公定的 1,600 日圓大漲 37%,也比上市前預測的 1,400 日圓高出不少,最後收在 1,900 日圓,收漲 18.8%。

今日(4/1)Appier 的股市表現,一樣收停在 1,900 日圓。

上市後的市場觀點

根據已發行 19,616,900 股的推算,目前 Appier 的市值大約為 1,598 億日圓,相當於 417 億台幣、14.6 億美元。但之前融資金額加總已有 50 億台幣左右,Appier 上市後的估值大約是 417 億元台幣,這樣的表現似乎讓投資人沒有太大的賺頭。

但就去年營收數字的台幣 23.38 億元、日幣近 90 億的數字,能在一上市的估值就拿到  417 億台幣、1,598 億日圓的成績,接近 20 倍的市值營收比算是很漂亮了。

Appier 自己認定的財務優勢來自於營收和毛利率,2020 年營收有台幣 23.38 億元,較 2019 年成長 24.2%,並且三年來毛利率都維持在 40% 以上,2020 年更是來到 45.99% 的數字。另外,Appier 特別提到的 NRR(淨收入留存率,Net Revenue Retention)為 118%,代表大部分的客戶都留下來、沒有離開,流失率低,是優秀 SaaS 企業的重要指標。

不過在日本上市雖然避免掉在台上市需要連續三年獲利的門檻,但連年虧損仍然是 Appier 的一大挑戰,未來如何充分運用 IPO 所獲得的資金,在股東失望之前能轉虧為盈,將是 Appier 目前最首要的任務。上市三天,股價變化第二天先是下跌十幾%,今天又上漲18%,回到第一天收盤價1900元,經過一週的調整,市場對 Appier 的估值應該會漸漸穩定下來。

Appier 上市對台灣新創的意義

不過說到底,Appier 這樣的市值表現,已經超越「獨角獸」定義的 10 億美元門檻,並且預估也將成為日本 2021 年最大的上市案之一。

Appier 成功於日本上市,將會鼓勵到台灣的新創團隊嗎?答案絕對是肯定的!

這表示台灣新創企業是能夠在國際市場取得認可,彰顯日本的證劵商、投資人與散戶對台灣新創的信心,也能夠吸引更多國外的投資人購買日本新創的股票,讓台灣與亞洲新創能量往上升。

除了日本環境對新創的友善,Appier 執行長暨共同創辦人游直翰也表示,日本對於 AI、軟體投資與資料分析的人才接收度高,且日本市場是目前 Appier 營收佔比最高的地區,因此選擇在日本上市,除了能提高日本市場的知名度與能見度,也是做出了這些綜合的考量。

awoo 阿物國際創辦人林思吾更以「第一個到上大聯盟打球的陳金鋒」來形容 Appier,可見未來台灣新創都有機會去選擇這條由 Appier 開闢好的上市之路。

相比新創圈的熱血澎湃,台灣政府則略顯擔憂。在 31 日的金管會備詢時,立委曾銘宗擔心 Appier 的上市將會引發「羊群效應」,讓許多優秀的台灣新創紛紛出走,尋找國外上市的可能性。面對這樣的趨勢,金管會主委黃天牧表示,今年 6 月預計會有兩個新創板開設,分別稱為「台灣創新板」、「戰略新板」,希望能鬆綁過往台灣上市上櫃不彈性的規定,讓更多新創願意在台上市,活化國內金融與資本能量。

Appier、Gogoro 被國發會點名是台灣 2 隻獨角獸,如今 Appier 已經出海,而 Gogoro 能不能留在台灣 IPO?這恐怕將是對台灣資本市場的一大考驗。而前述的兩個新創板,如果投資人的限制仍然嚴苛,恐怕台灣的新創還是只能出走。

接下來,91App 也即將掛牌上櫃,又將會是另一個重要指標,如果台灣市場也能給予這樣的 SaaS 新創理想的市值,那麼或許還能說服新創留在台灣,但如果台灣市場看不懂或是不肯給予科技新創能跟得上國際水準的市值,而 Appier 的出走又闖出了好成績,那麼恐怕台股市場也就更留不住新創了。

核稿編輯:李柏鋒

延伸閱讀:



【影音】老不一定要孤獨—「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重新找回偏鄉長者對生活的熱忱與重心

「我還是會老,但不會孤獨老。」不讓老和孤獨劃上等號,是許多人的盼望,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
評論
Photo Credit:一粒麥子基金會
評論

你認為「老」是什麼樣子?是一個明確的年齡界線?還是進入某一種身心狀態?即將邁入知命之年的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以及才剛過而立之年的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各自從自己的性別與年齡探討對於「老」的想像。

走到「老」的生命階段是幸運的,這意味著老天願意多給我們一些時日,品嚐晚年的生活滋味;同時「老」也有屬於它這個階段的考驗與精彩,不只是個人的生命功課,也是周遭社區的共同學習。崴爺說起他對「老」的想像與擔憂:「對於晚年,有些人會覺得坐在輪椅上看夕陽是很祥和的畫面,對我來說卻像是恐怖片,好像除了看風景,就沒有辦法做其他事了。」蔡尚樺也說:「老讓我覺得可怕的地方在於,我的思想和靈魂還很衝,但是身體和代謝卻都變得緩慢,彷彿被禁錮在一個軀殼裡。」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左)、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右)討論對於年老的想像

不讓老和孤獨、無能為力劃上等號,不只是崴爺和尚樺的共同目標,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誠如影片中一粒麥子基金會執行長林木泉所說,每一個長者都有屬於他自己的生命經驗,邁入老年並非就要拋棄自己過往的能力或興趣、成為一棵呆坐的枯木,而是猶能發揮生命力,活出每個精彩的當下。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配合長輩興趣和專長發展活動,像是木工或編織

對此,林木泉執行長向崴爺與尚樺展示了花蓮縣「光福多功能日照中心」的實地樣貌,不僅是提供生活照顧,更重要的是支持長者找回對生命的好奇與盼望;像是多功能日照中心透過木工班、編織、植栽、桌遊等活動,讓長輩重拾過往的生命經驗、為生活增添許多樂趣和色彩。此外,還須有護理、社工、營養師、物理治療師等專業人員以及在地社區青年的共同參與,才能撐起長者的晚年生活,讓「老」不孤獨,而且可以更加自主、有尊嚴地生活。

捐款支持,讓「一粒麥子多功能日照中心」在更多偏鄉社區發芽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持續募集各界善款,支持偏鄉長者擁有幸福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