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Buchheit:那位 Gmail 生父、為 Google 說出「Don't be evil」的工程師

沒錯,愚人節也正好就是 Gmail 生日!今天來說說 Gmail 生父 Paul Buchheit,與 Don't be evil 的來由。
評論
Photo Credit:Thomas Hawk,CC BY-NC 2.0。
評論

Google 的座右銘是什麼?相信絕大部分讀者聽到這問題,腦海浮出的第一句話就是:「Don't be evil.」(不作惡)。雖然「To organize the world's information and make it universally accessible and useful」(匯整全球資訊,供大眾使用,使人人受惠)是它們正式的企業使命宣言,但很長一段時間到 2018 年為止,「不作惡」鮮明地代表了這間公司的企業文化,就連 2004 年首次公開募股招股書上都這麼寫著:

「不要作惡。我們堅信,作為一個為世界做好事的公司,從長遠來看,我們會得到更好的回饋-即使我們放棄一些短期收益。」(Don't be evil. We believe strongly that in the long term, we will be better served...— by a company that does good things for the world even if we forgo some short term gains.)

但這句經典格言到底是誰說的?是 Sergey Brin 和 Larry Page 兩位創辦人嗎?都不是,其實是他—Google 第 23 號員工、元老級工程師,同時還是 Gmail 的生父 Paul Buchheit。

今天就趁 Gmail 生日 4 月 1 日,來說說它的誕生史與 Don't be evil 的來由。

Gmail 的誕生

Paul Buchheit 的職涯很豐富也很隨性,某種程度上很能反應 .com 1.0 泡沫破後的矽谷文化;他首先大學一畢業就進 Intel 卻嫌辦公室太單調、工作太無聊而離開;後來也是只因為 Google 的 Logo 看起來顏色很繽紛、很潮就向 Google 寄履歷,成了 Google 第 23 號成員。

先來說說 Paul Buchheit 在 Google 裡做了什麼。一開始 Google 也沒指定 Paul 說要做某某特定產品,只給了他「建立產品搜尋」與「建立廣告系統」的大方向,他本人對搜尋比較有興趣,後來成了音樂搜尋服務 Onebox 的團隊一員。

也因為這個專案讓 Paul Buchheit 深深對搜尋系統開始著迷。他認為除了搜尋引擎之外,其他大部分的網路服務也都該具備搜尋功能,讓 user 可以迅速獲得答案;而在另外一方面,Paul Buchheit 從 1996 年開始就想寫一個以 Web 瀏覽器為主的電子郵件系統,但中間一直斷斷續續的,沒什麼明顯成果。

時間就這麼到了 2001 年,Larry Page 決定一改 Google 的公司文化,把開發模式從過去「哪個部門做哪件案」傳統分工法,變成以專案來組織團隊的模式。當時 Paul Buchheit 還在開發 Google 網路論壇,隨後 Larry Page 跟工程副總 Wayne Rosing 向 Paul Buchheit 說「你做個電子郵件還是個人化推薦產品試試吧,隨便你想」。

Paul Buchheit 這時想起他 1996 年想寫以 Web 瀏覽器電子郵件系統的初衷,就嘗試用手上的 Google 網路論壇系統寫寫看,馬上在一個晚上就寫出有搜尋功能的信箱,這也就是 Gmail 的原形了。

不過,Gmail 專案並非一帆風順,反倒更像跌跌撞撞的內部創業故事。Paul Buchheit 回憶寫出第一個原形後,雖然很多同事紛紛覺得搜尋功能很酷,但這跟當時 Google 整間公司只專注網路搜尋的主旋律有落差,慢慢受到不少人質疑,就連 Buchheit 也是自幹兩個月後,才有第二名成員自願加入專案。

這開發三年內周遭不斷有人說「不會有太多使用者會因為 Gmail 有搜尋功能,就放棄 Hotmail、Yahoo 信箱」,也有人質疑真的有必要大手筆給 1GB 的免費空間?更有人甚至覺得 Javascript 寫的 web app 很怪,乾脆整個專案轉型成客戶需要安裝的企業套裝產品好了。

一直到 2004 最後發布前一刻,Gmail 還是靠著 300 台公司準備報廢的 Pentium III 電腦勉強架成伺服器讓它上線。若不是這個怪案子很合 Larry、Sergey 兩位創辦人的胃口,恐怕我們現在還看不到 Gmail。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Gmail 後來成為 AJAX 架構的經典領頭羊。

只是 Gmail 上線後立刻以「是不是 4 月 1 日愚人節玩笑」,以及 Javascript 帶來的流暢感引起一片注意,而且限量邀請制更是讓整個產品保持著一種「飢餓行銷」的感覺(其實是整個系統還在測試);上線不久後,甚至還有人以 150 美元高價售出 Gmail 測試帳號。

從現在來看,Gmail 的成功還有另外好幾個因子:那就是超大容量所帶來的便利性,這讓使用者再也不需要頻繁的刪除電子郵件,而且還能搭配標籤成為一個很好搜尋、也很好被自動分類的「資料庫」。此外極簡但不落俗套的 UI、體積小干擾度也更低的文字廣告,也讓 Gmail 迅速從矽谷蔓延至全世界,直到今天成了世界上最受歡迎的電子郵件系統之一。

為什麼會說出「Don't be evil」?

那 Don't be evil 這句經典台詞到底是怎麼來的呢?Paul Buchheit 本人曾現身 Hack News 這麼回答:

「在說出 Don't be evil 那段時間,剛好我們很多競爭對手當時都喜歡在搜索結果內直接插入付費廣告,或是偷偷用間諜、變臉軟體。這兩種情形很邪惡,都是為了自己利益在欺騙用戶。」

「前者是在使用者未察覺的狀況下,在搜尋結果偷偷塞一個你不知道是廣告的內容給你,這就很像有人賄賂記者去寫假新聞。間諜軟體之所以邪惡並不是因為它會監視你,而是它的行為都是在未經你的同意、而且可能違背你的意願所進行的。」

這剛好跟 Larry Pages、Sergey Brin 當初創業時的理念一拍即合。要知道,這兩人當年還寫了一篇《The Anatomy of a Large-Scale Hypertextual Web Search Engine》(剖析大型網站搜尋引擎的原理),痛批 GoTo.com 等搜尋引擎裡偷埋廣告非常陰險。從這裡讀者應該就感受到 Google 早期是一間理想性非常高、認為當時網路廣告需要徹底革命的一間公司。 

不過 Paul Buchheit 也強調,任何再好、立意再良善的大型產品、系統或行動,都可能會帶來一些負面效果,必須在忽略個人損失之下,徹底審思行動所帶來的結果。

最後稍稍提一下 Paul Buchheit 離開 Google 之後的故事,他後來創辦了社交整合平台 FriendFeed,不到兩年就被 Facebook 收購,所以也在 Facebook 工作一年。最後則是到了 Y Combinator 成為專職天使投資人,據瞭解他的投資成果還不錯喔!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



傳產突圍!成祐精機攜手 awoo 用數位戰鬥力搶攻世界商機

當世界上許多競爭對手還不太清楚數位渠道能做什麼,成祐精機就與 awoo 阿物科技強強聯手,佈局數位市場,早在 2016 年時,從網路來的訂單就已經與實體配比來到對半,直到疫情前大約有 80% 新客戶來自網路,經過疫情洗禮現在更達到九成以上。
評論
Photo Credit: awoo
評論


疫情衝擊我不怕!用數位力超前部署,在 B2B 市場強勢成長!

當多數傳產都因為疫情無法以實體參展曝光而苦惱, 成祐精機早已藉數位遨遊在疫情下的藍海。成祐精機是台灣第一、亞洲前五名專職提供中高階世界級拉床解決方案業者,如 Ford、​​Toyota、​​ Masarati 到 Tesla 皆是客戶。過往因產品特殊,潛在客戶會從世界各國找尋適合的夥伴。成祐精機營銷總監黃禮宏提到:​​「一開始,我們是靠實體參展獲客,但後來發現,拉床這個行業屬接單生產,要抓住來各國商機,必須靠數位力輔助!我們​​在 2005 年便開始架設網站、​​2011 年經營 SEO,及拍攝相關影片上傳至網路,累積多元素材,讓動輒百萬千萬的設備需求有機會在網路找到客戶。當世界上許多競爭對手還不太清楚數位渠道能做什麼,成祐已經不斷地在數位領域累積。2016 年時從網路來的訂單就已經與實體配比來到對半。直到疫情前大約有 80% 新客戶來自網路,經過疫情洗禮現在更達到九成以上。」

Photo Credit: awoo
世界級拉床解決方案業者,成祐精機AXISCO

立即下載:《B2B 數位轉型白皮書 - 以數位行銷力決戰 2022》

疫情突圍,成祐提前佈局數位化市場,超前部署即戰力

踏入數位的路,其實也非一路順遂。萬事起頭難,黃禮宏提到一開始因傳產不懂數位環境,甚至被合作廠商欺騙。因此從頭摸索評估數位的績效指標,才有效說服高層與內部將有限行銷資源投入。

除找到適合的夥伴外,黃禮宏提到,也得想辦法「說人話」,​​讓許多數位化低的客戶或夥伴不需太多學習曲線便可感受數位好處。成祐精機秉持著以多元化素材經營 SEO ,吸引客戶手段來自於持續撰寫科普文章、成功案例,以及影片製作。講到這,許多傳產從業者也許會想問:難道都不怕被對手抄襲嗎?黃禮宏​​總監笑答:「除了聲量已經建立起來之外,我們擅長挖出客戶潛在需求,甚至更早一步想到客戶沒想到的地方,這些都是眼睛看不到的,競爭對手想光靠複製貼上就趕上的難度很高。另外,當我們放寬眼界,多接觸國外資訊,會更清楚機械技術上我們還有非常大的一段路要努力,不怕被模仿,只怕自己不進步。例如美國 70 年代就可發射載人太空梭到外太空,並將人平安送回地球。在拜訪美國工廠時發現,即使是他們五六十年前的技術,有些在今天看來仍覺得嘆為觀止,更不用說當今的新技術。換個角度想,因 B2B 產業決策期長,客戶在採購時更注重品牌聲譽,因此決戰場還是回到搜尋引擎上。當客戶搜尋相關關鍵字都看得到我們,甚至連搜尋模仿者品牌都會看到我們的相關內容時,模仿者們的抄襲更像是在幫我們宣傳。」

Photo Credit: awoo
成祐精機員工合照,第一排左三為成祐精機營銷總監 黃禮宏

機械業邁入新常態!未來實體展的行銷目標將扭轉為品牌信賴及交誼,不再是主戰場

疫情趨緩後,實體參展會恢復嗎?即使過往機械產業的數位化較低,但仍然回不去了!黃禮宏​​總監表示,在疫情爆發後,把原本要用於參展的資源通通投入數位轉型,如網站重新設計並投入 SEO、線上參觀工廠、AR&VR 開發應用,甚至建立快速便利的線上即時互動驗機系統,讓客戶可遠端查看各個角度獲得所需資訊​​等。各行各業的數位轉型喊了很多年,但直到疫情肆虐才無意中打通了最困難的一件事,那就是「教育市場」,讓潛在客戶開始接受各種數位解決方案。未來實體參展使需求方產生信賴以及情誼交流的功能仍然在,但不再會是最重要的行銷管道。也因此,未來在實體展的部分我們將只參加世界級大展,將原本參加地區性小展的資源全部集中挹注到數位行銷上,讓每一塊錢的投入產生最大的長尾效應。

決勝關鍵:成祐精機與 awoo 阿物科技強強聯手,佈局數位市場,創造行銷新價值

最後,黃禮宏總監特別提到:「疫情對傳產來說,可以稱之為​​「數位元年」​​。很多公司經過疫情的重擊紛紛醒了過來,開始投入數位行銷甚至轉型。要做數位,千萬不要單打獨鬥,找可信賴的合作夥伴更是重要。數年前在朋友的推薦找 awoo 阿物科技合作,從實際成本面來看,我們公司做了那麼多東西,行銷部門目前仍只需編制兩個人:由我主導公司的數位行銷策略以及內容寫作,另一名具視覺傳達專長的同仁擔任 PM 角色,照 awoo 給的建議,協同網站的外包廠商做優化,不需要設置龐大的部門便可在全球範圍做到好成效 ; 此外,更讓人驚艷的地方是內容創作上的協助。

以前認為這部分無法借他人之手完成,尤其工具機行業需要的技術底子比較深厚,不懂技術的人寫出來的文章可能打不到客戶需求,甚至錯誤連篇。但與 awoo 協作上,我們提供想要的關鍵字,awoo 團隊提供世界各國競爭對手的寫法,以及可參考的文章,讓我們在內容創作時更符合目標客群閱讀,進而使其下單 ; 格局與眼界上,awoo 也不輸給我們之前曾合作過的外國公司,就算我們鎖定的是美國市場,也能以台灣的在地團隊做出好成效。因此,我們將與 awoo 這個重要夥伴在未來更深度合作,期待攜手一同讓台灣品牌在世界舞台取得不敗之地。

立即下載:《B2B 數位轉型白皮書 - 以數位行銷力決戰 2022》

本文章內容由「 awoo 阿物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