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Buchheit:那位 Gmail 生父、為 Google 說出「Don't be evil」的工程師

沒錯,愚人節也正好就是 Gmail 生日!今天來說說 Gmail 生父 Paul Buchheit,與 Don't be evil 的來由。
評論
Photo Credit:Thomas Hawk,CC BY-NC 2.0。
評論

Google 的座右銘是什麼?相信絕大部分讀者聽到這問題,腦海浮出的第一句話就是:「Don't be evil.」(不作惡)。雖然「To organize the world's information and make it universally accessible and useful」(匯整全球資訊,供大眾使用,使人人受惠)是它們正式的企業使命宣言,但很長一段時間到 2018 年為止,「不作惡」鮮明地代表了這間公司的企業文化,就連 2004 年首次公開募股招股書上都這麼寫著:

「不要作惡。我們堅信,作為一個為世界做好事的公司,從長遠來看,我們會得到更好的回饋-即使我們放棄一些短期收益。」(Don't be evil. We believe strongly that in the long term, we will be better served...— by a company that does good things for the world even if we forgo some short term gains.)

但這句經典格言到底是誰說的?是 Sergey Brin 和 Larry Page 兩位創辦人嗎?都不是,其實是他—Google 第 23 號員工、元老級工程師,同時還是 Gmail 的生父 Paul Buchheit。

今天就趁 Gmail 生日 4 月 1 日,來說說它的誕生史與 Don't be evil 的來由。

Gmail 的誕生

Paul Buchheit 的職涯很豐富也很隨性,某種程度上很能反應 .com 1.0 泡沫破後的矽谷文化;他首先大學一畢業就進 Intel 卻嫌辦公室太單調、工作太無聊而離開;後來也是只因為 Google 的 Logo 看起來顏色很繽紛、很潮就向 Google 寄履歷,成了 Google 第 23 號成員。

先來說說 Paul Buchheit 在 Google 裡做了什麼。一開始 Google 也沒指定 Paul 說要做某某特定產品,只給了他「建立產品搜尋」與「建立廣告系統」的大方向,他本人對搜尋比較有興趣,後來成了音樂搜尋服務 Onebox 的團隊一員。

也因為這個專案讓 Paul Buchheit 深深對搜尋系統開始著迷。他認為除了搜尋引擎之外,其他大部分的網路服務也都該具備搜尋功能,讓 user 可以迅速獲得答案;而在另外一方面,Paul Buchheit 從 1996 年開始就想寫一個以 Web 瀏覽器為主的電子郵件系統,但中間一直斷斷續續的,沒什麼明顯成果。

時間就這麼到了 2001 年,Larry Page 決定一改 Google 的公司文化,把開發模式從過去「哪個部門做哪件案」傳統分工法,變成以專案來組織團隊的模式。當時 Paul Buchheit 還在開發 Google 網路論壇,隨後 Larry Page 跟工程副總 Wayne Rosing 向 Paul Buchheit 說「你做個電子郵件還是個人化推薦產品試試吧,隨便你想」。

Paul Buchheit 這時想起他 1996 年想寫以 Web 瀏覽器電子郵件系統的初衷,就嘗試用手上的 Google 網路論壇系統寫寫看,馬上在一個晚上就寫出有搜尋功能的信箱,這也就是 Gmail 的原形了。

不過,Gmail 專案並非一帆風順,反倒更像跌跌撞撞的內部創業故事。Paul Buchheit 回憶寫出第一個原形後,雖然很多同事紛紛覺得搜尋功能很酷,但這跟當時 Google 整間公司只專注網路搜尋的主旋律有落差,慢慢受到不少人質疑,就連 Buchheit 也是自幹兩個月後,才有第二名成員自願加入專案。

這開發三年內周遭不斷有人說「不會有太多使用者會因為 Gmail 有搜尋功能,就放棄 Hotmail、Yahoo 信箱」,也有人質疑真的有必要大手筆給 1GB 的免費空間?更有人甚至覺得 Javascript 寫的 web app 很怪,乾脆整個專案轉型成客戶需要安裝的企業套裝產品好了。

一直到 2004 最後發布前一刻,Gmail 還是靠著 300 台公司準備報廢的 Pentium III 電腦勉強架成伺服器讓它上線。若不是這個怪案子很合 Larry、Sergey 兩位創辦人的胃口,恐怕我們現在還看不到 Gmail。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Gmail 後來成為 AJAX 架構的經典領頭羊。

只是 Gmail 上線後立刻以「是不是 4 月 1 日愚人節玩笑」,以及 Javascript 帶來的流暢感引起一片注意,而且限量邀請制更是讓整個產品保持著一種「飢餓行銷」的感覺(其實是整個系統還在測試);上線不久後,甚至還有人以 150 美元高價售出 Gmail 測試帳號。

從現在來看,Gmail 的成功還有另外好幾個因子:那就是超大容量所帶來的便利性,這讓使用者再也不需要頻繁的刪除電子郵件,而且還能搭配標籤成為一個很好搜尋、也很好被自動分類的「資料庫」。此外極簡但不落俗套的 UI、體積小干擾度也更低的文字廣告,也讓 Gmail 迅速從矽谷蔓延至全世界,直到今天成了世界上最受歡迎的電子郵件系統之一。

為什麼會說出「Don't be evil」?

那 Don't be evil 這句經典台詞到底是怎麼來的呢?Paul Buchheit 本人曾現身 Hack News 這麼回答:

「在說出 Don't be evil 那段時間,剛好我們很多競爭對手當時都喜歡在搜索結果內直接插入付費廣告,或是偷偷用間諜、變臉軟體。這兩種情形很邪惡,都是為了自己利益在欺騙用戶。」

「前者是在使用者未察覺的狀況下,在搜尋結果偷偷塞一個你不知道是廣告的內容給你,這就很像有人賄賂記者去寫假新聞。間諜軟體之所以邪惡並不是因為它會監視你,而是它的行為都是在未經你的同意、而且可能違背你的意願所進行的。」

這剛好跟 Larry Pages、Sergey Brin 當初創業時的理念一拍即合。要知道,這兩人當年還寫了一篇《The Anatomy of a Large-Scale Hypertextual Web Search Engine》(剖析大型網站搜尋引擎的原理),痛批 GoTo.com 等搜尋引擎裡偷埋廣告非常陰險。從這裡讀者應該就感受到 Google 早期是一間理想性非常高、認為當時網路廣告需要徹底革命的一間公司。 

不過 Paul Buchheit 也強調,任何再好、立意再良善的大型產品、系統或行動,都可能會帶來一些負面效果,必須在忽略個人損失之下,徹底審思行動所帶來的結果。

最後稍稍提一下 Paul Buchheit 離開 Google 之後的故事,他後來創辦了社交整合平台 FriendFeed,不到兩年就被 Facebook 收購,所以也在 Facebook 工作一年。最後則是到了 Y Combinator 成為專職天使投資人,據瞭解他的投資成果還不錯喔!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



Visa 品牌轉型三大面向做創新:B2B 金流、Fintech 新創、支付附加價值服務

要打造一家高獲利的公司是基本,但要在疫情擾動全球快速轉變之時勇於蛻變顯然不是容易的事,而 Visa 就是其中的典範之一。
評論
Photo Credit: Visa
評論

1958 年成立的 Visa,在 60 多年前也是一間金融科技新創公司,預見一個可將支付轉變為電子與光子,並在全球光速的移動的世界,更率先推出當時市場上全新的商務模式 — 四方模式,顛覆人類現金交易史,這些年來更伴隨 FinTech 技術、電子支付場景的革新,持續以其全球規模及能力拓展數位支付創新。已是數位支付領域全球領導者的 Visa,如何持續自我創新以及與時俱進?

Photo Credit: Visa
引領全球的支付 - Visa 品牌標誌的演變

Visa 重申品牌使命,啟動多年轉型計畫

許多企業營運數十年甚至百年之後,因應時代潮流啟動轉型計畫,向新世代消費者扎根;Visa 也不例外,在積蓄超過一甲子時光的風華,推出全球品牌升級的長期計畫和行動,重新定義核心價值和品牌使命,改變消費者認知超越一家信用卡公司,喊出「作為一為所有人服務、匯聚全球網路的網路」,聚焦「Visa 全球網絡成就你我,金流交易輕鬆掌握」的願景。

Photo Credit: Visa
Visa 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市場部總經理孫麗軍

然而,百年大疫逼著許多企業放緩腳步,為何 Visa 敢在此時勇於蛻變?

Visa 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市場部總經理孫麗軍(Patricia Sun),用玄奘取經故事為譬喻:Visa 從創立所擁抱的信任、安全、接受和包容等核心價值沒有改變,但在獲取經書的路上,勢必要經歷穿越戈壁的險惡環境,這時就考驗一家企業,是否保有堅韌的精神,面對新的挑戰,勇於設法找出創舉。

換言之,Visa 的品牌轉型計畫可視為 Visa 進化踏向下一段里程的途中綠洲。其中幾個具體的轉變,像是 Visa 品牌標誌,換上全新的 Logo 色彩、字體,媲美踏上旅程的英雄增添嶄新裝備;及向各處市場推出能讓受眾產生共鳴的品牌宣傳內容,分享在地市場使用 Visa 解決方案的成功故事,就如古代驛站的使節,傳播最新、有用的消息。

三大戰略方針實現普惠金融,「賦能」中小企業與新創,助力挖掘「支付附加價值」 

現在每天使用 Visa 服務世界各地的持卡人、超過 39 億的 Visa 卡,橫跨 200 多個市場、15,500 間金融機構、超過 8,000 多萬個商戶受理 Visa 卡。鏈結如此龐大的社群,Visa 這次轉型有個重要的理念就是「賦能」,包含為一般消費者創造公平交易環境、幫小商家及中小企業解決金流挑戰、乃至於針對新興的交易場景,Visa 都能運用品牌力量,提供更多元的服務項目。

孫麗軍表示,Visa 最想爲社會上的企業和個人實現「普惠金融」價值,透過金融教育計畫,協助其學習及獲得小額貸款或流動銀行服務,讓全球 17 億缺乏金融服務的弱勢、偏鄉地區人口,得以解決支付問題,獲得更多機會。

此外,Visa 關注小型企業的賦能與發展,她舉例,2022 年北京冬奧期間,Visa 攜手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和北京體育大學發起「冬奧有她」專案,至今已賦能超過 4,000 多位女性小型企業主,通過豐富的資源及訓練課程,有效提升女性小微企業家在企業管理、戰略規劃、組織效率等方面的能力,幫助女性所領導的小型企業蓬勃發展,為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貢獻價值。

Photo Credit: Visa
Visa「冬奧有她」專案賦能超過 4,000 多位女性小微企業主

除了提供龐大消費者支付服務,Visa 業務亦放眼新的支付領域,協助商戶與企業採用創新解決方案,藉此提高金流效率與透明度,在各垂直領域拓展創新金流。

「我們推動的台灣在地專案叫『挺好的小店』,教育店家手機感應收款方案的益處,不僅減少紙鈔接觸染疫風險,同時讓店家更方便、機動方式收款,提高商機。已導入的商家類型包含小吃店、市場攤販、花店外送等,未來也將導入計程車、週末市集。」孫麗軍分享其中一間來自桃園年輕夫妻經營的商家「查理Q蛋」,平常多在中壢市場擺攤販售放牧的雞蛋,過去除了現金就只能給銀行帳號讓客人轉帳,許多客人覺得轉帳麻煩而棄單,讓商家相當苦惱。自從使用 Visa 手機感應收款,手機就是刷卡機,現在客人只要手機輕碰感應即可快速完成付款,幫助商家提升客源又減少錯帳率。

Photo Credit: Visa

Visa 亦積極支持地方觀光圈數位轉型,與台灣觀光策略發展協會(DTTA)與合作賦能地方觀光圈商家已邁入第三年,今年為新北市平溪在地商家舉辦線上永續發展主題工作坊,輔助商家上手數位工具,開啟地方永續發展。Visa 更特別為小微商家設計實用商務技巧網站(Practical Business Skill),透過工作坊將資源分享給商家,包括電商經營、數位支付等,幫助台灣小微商家優化體質,挺過疫情風暴。

除了消費者、商家,Visa 賦能的觸角亦拓展至金融科技新創,廣邀新創加入 「Visa 亞太區金融科技優速計畫」,提供這些新創公司解決方案和顧問服務,將重心放置在幫助新創公司找尋商業機會,協助新創快速跨入區域市場。鼓勵創業新手在金流服務嘗試更多創新,賦能金融科技公司拓展更多應用場景的創新方案。

最後,Visa 看準支付環境趨於複雜, 亦串聯全球合作夥伴,延伸到更全方位的支付服務,協助企業與金融機構探索更多支付的附加價值,從資料分析、產品權益、應用介面、風險管理到行銷推廣,提供一站式完整的支付附加價值服務,因應消費者不斷演變的多元支付習慣,拓展更多應用場景。孫麗軍舉例,針對永續發展,Visa 推出永續消費權益(Visa Eco Benefit Bundle),幫助夥伴搶攻在意氣候問題、支持永續消費的消費者。Visa 台灣亦曾協助業界領導百貨、航空聯名卡等客戶透過挖掘資料(Data mining)、彙整分析,找出含金量最高的消費者、新的場景,再針對這群人再行銷。

Visa 轉型腳步不停歇,讓全球各角落人們享受經濟果實

上述幾項案例,再再證明 Visa 早已超越一家信用卡公司的規模及格局,未來 Visa 接觸的對象將如同毛細血管一樣散開,成為任何交易的連結點,持續透過全球網路,推動商務、讓全球各地的每個人都能參與全球經濟。當然 Visa 的戰略目標不僅於此,為支持受新冠疫情影響的中小企業,Visa 承諾要助攻全球 5,000 萬中小企業數位化。此外,Visa 也表達支持全球金融科技新創擴大規模、與全球 200 多個政府達成合作夥伴關係的決心。

回到玄奘取經的故事,當英雄完成經書抄寫之旅,往往不只在成就自我,更是將心血成果分享給世人獲益,不論現在或未來,Visa 都希望複製玄奘的精神。孫麗軍重申,「期待透過 Visa 全球品牌轉型計畫,Visa 會持續引領創新,同時傾聽客戶聲音,讓全球各地的每個人得以打破藩籬、沒有障礙的參與全球經濟體系,相信在不久的未來,就能看見普惠金融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