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者,請解決真正的問題

我們稱自己為「創新者」,不過大部分人只不過是個反覆器(iterator);我們說自己的使命是解決問題,不過僅限於存在於「第一世界」的麻煩事。
評論
評論

圖片來源:Flickr

本文摘譯自 〈 Inspire Talk〉,作者為 openfi.re 技術總監 Joshua Ellis。此為他參與美國創業家 Tony Hsieh(謝家華)的「Delivering Happiness」計畫所發表的 演說 筆記。

幾個月以前,一個新創公司開發者朋友跟我說:「我真是不明白,為什麼窮人家的小孩或貧民窟的孩子,不想辦法創業以擺脫貧窮。」他是個好人,我也知道他想表達的意思。不過讓我直話直說,他的談話裡面有一點千真萬確:他確實不怎麼明白。

我觀察 2013 年的科技產業創新所謂何來─有個讓你租私家車從舊金山機場開到 Moscone Center 飯店的 app,只是叫一台計程車有那麼麻煩嗎?或者請人來你家幫你送乾洗衣物,只是下班回家途中順道到洗衣店,像個大人一樣,有那麼困難嗎?我很確定,這個世界實在有太多我們無法理解的事情。

我們稱自己為「創新者」,不過大部分人只不過是個反覆器(iterator,程式語言用語);我們說自己的使命是解決問題,不過僅限於存在於「第一世界」的麻煩事。

我們這麼做是為了什麼?因為我們想要大發利市,這無庸置疑,這也沒錯。但就像電影《大國民》中所述:「發財沒什麼訣竅,只要你一心一意想著這件事,你就能賺大錢。」那就去做投資銀行家吧。如果真想在科技產業輕鬆致富,就弄個色情網站,我說真的,低成本高收益,色情網站是不二選擇,如果金錢是你的唯一信仰。

不過,技術人員曾經致力於解決「大問題」,不只第一世界問題,而是整個世界的問題─把人類送上月球、終結貧窮、遏止疾病。做這些事沒有 IPO 黃袍加身,也無法登上科技新聞網站頭條,更不會獲得他人奉承。

他們的付出,是因為科技關乎改善人類生活條件。

而改善,還有很大很大的空間。

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為《Las Vegas CityLife》寫專欄,我的編輯有一天打電話給我,問我想不想知道城市下水道裡頭藏著什麼東西。我的自保能力是出了名的脆弱,但我仍一把抓著手電筒向黑暗走去。

我在這座霓虹炫爛、紙醉金迷的城市地底看到的是,幾百個人住在裡頭。他們有些是染上毒癮、或賭博成癮、或酒精上癮。很多人都瘋了,很難說是不是因為精神錯亂將他們帶來這裡,總之,這裡的人多不勝數。

但是,他們存活下來了。他們從建築工地或家得寶(編按:Home Depot,美國家飾公司)的垃圾箱偷取建材,憑藉己力建立了自己的庇護所,即便只是狹小的屋子;他們用煤磚渣充當架子,他們把自己的床架高以防被突如其來的暴雨沖走。他們存活下來了,縱使境地看起來恐怖悲慘,他們為自己打造了一方空間,即使那彷彿地獄般詭異骯髒。

這是我對創新的定義。

另外一個比較近期的例子是我在 SXSW 上遇到的創業家 Susan Qguya,她是肯亞奈洛比的新創公司 mFarm 的創辦人。透過 mFarm,肯亞農夫能立即得知他們的農產品目前在市場上的價值。雖然 90% 的肯亞人都有手機,不過大多都不是智慧型,因此 mFarm 是以簡訊的方式傳送通知給農夫。

mFarm 既不熱門又不迷人,矽谷創投家肯定對它興趣缺缺。不過 mFarm 正在改變肯亞的農業經濟,這是真摯的創新,這是紮實的破壞性(disruptive)。

那麼為何我不這樣做?為何你不這樣做?為何我們不這樣做?

這個問題的答案就跟我的朋友疑惑為什麼貧民窟小孩不出來創業一樣。如果您正在閱讀這篇文章,您很有可能是誕生在充滿資源與機會的環境裡,而那是一個 95% 的地球人無福享受的世界。您擁有獲取資訊與力量的管道,令眾人欽羨不已;不過地位、資源與機會卻反倒可能令我們盲目而行。我們的視野被孤立在育成中心和駭客空間內,看不見他人的面孔,看不見真正的問題。

今晚下班路上,不要再走原路回家,不要馬上回到那座專為科技人打造的安全區域 East Fremont。改變路線,去 Maryland Parkway 繞繞,到 Sunflower Apartments 晃晃,買杯啤酒坐在路邊喝,提高警覺,觀察周遭地區,觀察當地人,觀察他們彼此怎麼互動,觀察他們的生活環境,跟他們說說話。

接著想想,你該如何運用你機智的腦袋、豐富的資源、強大的力量,改善他們的生活。我不是要你開一間救濟廚房或者成為泰瑞莎修女的接班人,而是一個禮拜花個一天,甚至一個月一天就好,你可以嘗試解決這些人的問題,真正的問題。

這裡就有幾個點子:開發一個巴士到站通知 app,讓民眾上完大夜班後不必孤單的坐在站牌底下枯等公車。協助人們得以用便宜的 Android 手機就能進入的社區網站。成立課程班級讓沒錢上社區大學的人們也有機會學習科技。想辦法引入 Raspberry Pis 或小筆電到連教科書都買不起的學校裡頭。

這些做法並不是無利可圖的慈善事業,如果你的產品價格他們負擔無虞,他們會由衷感激。每當你為 Facebook 的估值惱怒不已時,想想營收超過奧地利 GDP 的全球第三大企業(編按:作者應是指沃爾瑪超市),目標客戶瞄準的是藍領階級,他們賺的錢買下十幾個 Facebook 都不是問題。Susan Oguya 跟我說過,金字塔底端寬廣無比。

我們能運用心智、技術、資源,為缺乏機會的人們創造一個更好的世界嗎?我們小小的付出,可能帶來無與倫比的改變。

我們會更好,我們會更驚人,我們會成為英雄。


Cookie 消失?試試看全新 AI 影像內容辨識:讓用戶看的內容決定看到的廣告

Google Chrome 即將淘汰幫助廣告主的工具—— Cookie ,它的離去將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評論
Photo Credit:<a href="https://www.shutterstock.com/zh/image-photo/ai-artificial-intelligence-big-data-internet-1075853384" target="_blank">shutterstock</a>
評論

透過GA分析進站者發現, Safari的新客數越來越多,難道這表示 iOS 的用戶數也跟著增加了嗎?注意了,這有可能是 Apple 封鎖第三方 Cookie 帶來的影響。隨著 Google 即將淘汰 Chrome 上的 Cookie ,這個幫助廣告主記住用戶受眾的小工具,將要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後 Cookie 時代的廣告受眾如何鎖定?

各大廣告平台在過去幾年不斷地透過 Cookie 以及其它方式,悄悄收集使用者的用戶數據,隨著這幾年用戶的隱私權意識抬頭, Apple 與 Google 對於藉由 Cookie 辨識用戶資料的廣告投遞方式,持有不同的態度,這也將是所有廣告主的極大挑戰。當 Cookie 不復存在,要如何辨識使用者資料?

Cookie 消失了,或許會有新的數據辨識工具來取代,但是任何試圖跟蹤受眾的方式,都難以符合大眾對於保護隱私權的期望。另一方面,也極有可能無法再通過日趨嚴格的媒體監管限制。無論如何,數位廣告不能像過去一樣,無條件地使用類似 Cookie 的追蹤方式,來達到與現在同樣的廣告效果。

後 Cookie 時代內容辨識類型的廣告鎖定方式,將成為未來具指標性的投放策略。廣告與瀏覽平台或內文主題的高相關性,不僅能顯著提高受眾的互動度,更重要的是,完全不需要收集任何個人數據。

FreakOut Taiwan 不斷嘗試更友善的廣告投遞形式, 自 2016 年進入台灣市場的原生廣告,到 2020 年末引進「 Mirrors 」 AI 影像視覺內容辨識系統,都是以網路使用者的角度出發。「 Mirrors 」不需要使用傳統的受眾興趣設定,即可針對「目標受眾在觀看的影像內容」、「品牌自身競爭對手或相關指定系列產品出現的影片」來投遞 YouTube 上的影音廣告。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AI 人工智慧影像技術突破,推動新一代內容辨識功能

傳統的內容比對廣告皆為自然語言處理 NLP 中心,基於「純文字」的比對來顯示相關廣告,如大家很熟悉的 Google AdSense 。但是,結合新興的 AI 演算和複雜的圖像辨識,已然能夠達到「影片」的內容偵測,透過增加多個比對層和基於自然語言處理 NLP 的基準定位,可深度學習並提供更精細的辨識洞察力。

舉例來說,若想要將汽車廣告投放給對汽車有興趣的人,我們要先從可能對汽車感興趣的受眾中開始推估,並且根據過去的經驗加入不同的興趣條件,最後針對素材更進一步地測試。透過 Mirrors ,我們可以讓廣告出現在有滿足特定條件的影片內,例如:在消費者觀看的影片中,出現汽車評測報告、自家品牌或競爭對手的 LOGO 、代言人等指定條件,再依照不同廣告主設定的預算判斷是否露出廣告。

藉由這樣的影像比對方式,可以更有效地根據消費者行為觸發廣告投遞條件,而不再是現行的用戶受眾數據。人的興趣是多樣且多變的,當對汽車有興趣的用戶在完成汽車的選購後,短期內將不會再瀏覽相關資訊,轉而瀏覽其他更具時效性的內容。透過消費者當下正在觀看的影片內容,取代消費者身上被貼上的數位標籤,將更貼近消費者本身的使用行為。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Mirrors AI 影像辨識:用消費者看的內容決定廣告

2021 年台灣數位報告指出,台灣人在各網路內容服務中,最愛「網路影片」的比例高達 97.9%,遠超過 Vlog、串流音樂、網路廣播、Podcast 。

影音廣告早已是品牌經營的趨勢:根據 DMA 2019 年台灣數位廣告量統計報告指出,台灣各類型廣告中,影音廣告以 37.2% 的成長比例大幅領先奪冠。其中 YouTube 持續蟬聯台灣最常被造訪網站第 2 名(僅次於 Google ) ,在台灣各大影音平台中的觸及率及影響力不容小覷。

2021 年 FreakOut Taiwan 已與客戶合作,進行搭載新系統的 YouTube 串流內廣告投遞,在針對品牌及產品客製化的多層鎖定策略建議下,房地產廣告的 CTR 表現高於平均,並發現「人臉」群組辨識表現為佳,其中多為財經、名嘴等名人。而美妝品牌廣告 VTR 表現優異,則以品牌「 Logo 」、「人臉」群組有最出色的表現。

本文章內容由「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