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ie 商業投資】執行長戴蒙的下一步!J.P. Morgan 如何影響全球基礎建設布局

J.P. Morgan 現任執行長戴蒙以穩定發展取代投機心態,參與全球新興市場政府的基建融資,這支低調的特殊部隊隸屬於投資銀行部門的金融發展機構,負責人 Faheen Allibhoy 來自於前世界銀行,其他成員多半來自於非典型金融機構,從麥肯錫到政府的大型主權基金都有。
評論
J.P. Morgan現任執行長戴蒙。REUTERS/達志影像
評論

基礎建設:比 SPAC 還大的餅

供特殊目的收購公司 (SPAC) 近期佔據整個投資界版面,單是去年就替全球科技業募得 800 億美元,不單是企業,甚至連政府也無法抗拒其魅力,新加坡交易所 (SGX) 近期針對這種空白支票公司的上市模式與金融機構合作,透過相關政策讓新加坡成為亞洲第一個 SPAC 掛牌的交易所,降低企業 IPO 時間成本,而在全球狂熱於掛牌馬上拿錢的市場裡,有一家機構除了同時大啖 SPAC 帶來的獲利外,也正悄悄布局東南亞與中東等新興市場基建融資,基建帶來的數十、甚至百兆美元商機剛好與科技股相反,緩慢布局的回報是穩定金流,而 J.P. Morgan 正準備來個通吃。

從世銀到顧問業,不對稱優勢的人才延攬

一如公司創辦人約翰.摩根冷靜又精明的風格,這家 200 年的銀行歷經金融界的大風大浪,而現任執行長戴蒙帶領銀行度過金融風暴後便發展出「資產負債表堡壘」的營運模式,以穩定發展取代投機心態,近年公司大舉進入基礎建設市場,將層級與視野拉到主權基金的高度,參與全球新興市場政府的基建融資。這支低調的特殊部隊隸屬於投資銀行部門的 DFI (Development Finance Institution,中文翻為金融發展機構),負責人 Faheen Allibhoy 來自於前世界銀行,其他成員多半來自於非典型金融機構,從麥肯錫到政府的大型主權基金都有。由於一般投資銀行部門成員多半來自特定科系與背景,這支「雜牌軍」顯得相當突兀。

DFI 負責人 Faheen Allibhoy 曾任職世界銀行。Howie 提供。

戴蒙的遠見:超越 EPS 與 ROE 的布局

銀行參與基礎建設倒不是甚麼新鮮事,台灣十大建設如果沒有銀行協助大概搞不起來;沒有銀行的資金,每天在喊的綠能產業可能還是停滯不前,對岸的中國大陸也用銀行推個一帶一路,只不過人家是以國家資本在推動。

筆者一路觀察下來,多數銀行在基礎建設上似乎是被動協助,能自己獨立出公司參與全球基礎建設,甚至善用成員資歷給予各國政府建議的則少之又少,更不用說每年能提供新台幣三兆資金了,在一些電價便宜的國家,例如柬埔寨或寮國,幾百億台幣可能就能買下整國的電網,這種布局早超過了每季的 EPS 預測,如果這種模式能先搶先贏,那 ROE 之後要往上來個雙位數成長可能也不是問題。

還有一點,通常參與他國基建的幾乎清一色是國際組織:例如世銀、亞投行、亞洲開發銀行⋯⋯,用單一公司名義參與,且戰鬥力不輸國際組織的金融業者是什麼情況?

登陸灘頭堡:拿下喬治亞電廠

DFI 的第一站為位於東歐喬治亞的發電廠。去年 7 月,喬治亞的自來水與能源業者 GGU(Georgia Global Utilities)第一個想到的募資對象即是 J.P. Morgan,這要歸功於公司自 2008 起便在東歐深耕,並協助該國發行國際債券 18 次。

這次的融資以綠色債方式發行,融資額達 75 億台幣,年利率為 7.75%,分五年償還。對公司而言雖非大筆融資,但該次投資具備指標意義,除了 DFI 成立半年後馬上拿到國家級案子外,由於 GGU 主要提供能源與自來水建設服務,影響將近 140 萬名居民(約佔喬治亞 1/3 人口)。根據世界銀行指出,喬治亞 10% 的人口缺乏飲水資源與電力,因此這次交易相當受當地政府重視,也讓 DFI 在東歐地區建立灘頭堡。

SDG:披著羊皮的狼還是披著狼皮的羊?

這樣的組織與佈局自然引起部分人士的關切,二戰的馬歇爾計畫是為整體歐洲經濟復甦而設立,當然政治考量上也是為防止共產勢力入侵,因此美歐一拍即合;世銀與其他國際組織也以低利借貸開發中或落後國家建立基礎設施,但因為政治考量,加上牽涉多國在開發中國家地區的角力,效果並不明顯;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就更不用說了,先不說澳洲最近準備停止相關協議,該計畫在歐洲由於投資基礎建設與核電廠導致多國反對。

單一國家跟國際組織在協助基建上都遭遇困境了,憑什麼其他國家要相信 J.P. Morgan 一家私人企業?主要關鍵還是在於放款標準是建立在聯合國永續發展指標(SDG)上,公司設立嚴謹的標準評估投資標的,加上由於基礎建設從計劃到執行,從執行完工到啟用上皆需花費較長時程,比起放貸角色,公司反而比較像財務兼永續顧問,不但考量財務報酬,對於政治環境變化、風險控制與永續指標的追蹤都必須考量,把基礎建設跟永續發展連結可能有人還是會覺得他只是換個包裝方式賺錢,但這些基礎建設在發展中與落後國家確實幫助到不少人。

當富可敵國的企業開始借國家錢

更長遠來看,基礎建設是各種科技運用的發展基石,AI、5G、自駕車、無人機沒有電力都只是一堆破銅廢鐵,網速一慢各種演算法就跑不動,基地台數量不足、連線不夠穩定要讓智慧城市運作也有困難,更不用提缺乏自來水廠跟交通建設的影響了。完善的基礎建設當然對提高國家競爭力有所助益,而許多投資機構也開始投資相關公司股票,然而,當類似 J.P. Morgan 以國家之姿開始對其他國有機構放貸時 (而筆者肯定他們會加深佈局這類生意),屆時所有權歸屬所帶來的影響,或許是值得思考的議題。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



Akamai 擴展 Zero Trust 解決方案,有效抵禦勒索軟體威脅

Akamai 於今年 10 月 12 日達成收購位於以色列特拉維夫的 Guardicore 的最終協議。Akamai 將 Guardicore 的微分段解決方案加入其龐大的 Zero Trust 安全產品組合中,讓該公司得以為企業提供全方位保護,抵禦威脅與攻擊者,以及不斷擴散的惡意軟體和勒索軟體。
評論
圖片來源:Akamai
評論

全球最受信賴,可保護並提供優質數位體驗的解決方案——Akamai Technologies, Inc.於今年 10 月 12 日達成收購位於以色列特拉維夫的 Guardicore 的最終協議。Akamai 將 Guardicore 的微分段解決方案加入其龐大的 Zero Trust 安全產品組合中,讓該公司得以為企業提供全方位保護,抵禦威脅與攻擊者,以及不斷擴散的惡意軟體和勒索軟體。

Guardicore 的微分段解決方案能限制使用者僅可存取經授權後才可彼此通訊的應用程式,將拒絕通訊設為預設值,就能大幅減少威脅面和曝險狀況,藉此限制惡意軟體的擴散,並保護整個網路的企業資料流動。這項解決方案能提供從資料中心延伸到雲端,包括裸機、虛擬機器和容器等全方位的保護。

Akamai 目前提供種類廣泛的領導級創新 Zero Trust 安全解決方案,包括網路應用程式防火牆 (WAF)Zero Trust 網路存取 (ZTNA)網功能變數名稱稱系統 (DNS) 防火牆,以及安全網頁閘道 (SWG),協助防止員工裝置上的攻擊者和惡意軟體存取企業基礎架構和應用程式。

為了在網路越趨發達的當今世界中維持安全,企業還需要第二層防禦,才能在惡意軟體已經在企業基礎架構中找到破解點之後,成功阻擋惡意軟體的擴散。Guardicore 同級最佳的微分段解決方案提供達成這個目的所需功能,可大幅降低資料外洩和勒索軟體帶來的威脅,以及可能造成的衝擊。

Akamai 與 Guardicore 的解決方案可以深入掌握資料中心與雲端應用程式的資料流,讓企業能夠更深入瞭解並保護從企業核心到雲端的各種基礎架構。如此一來,企業就能及早偵測到漏洞,以便盡快採取修正行動。

「由於最近勒索軟體攻擊的狀況不斷增加,相關法令規範也日益嚴格,投資相關技術來阻擋惡意軟體擴散已經成為企業的關鍵任務。」Akamai Technologies 執行長兼共同創辦人 Tom Leighton 博士表示:「我們相信,在 Akamai 的全方位 Zero Trust 解決方案組合中加入 Guardicore 領先業界的微分段技術產品,就能讓 Akamai 可以提供最有效的方式來對抗現今市場上的勒索軟體。」

「Guardicore 的使命是要保護企業不受勒索軟體等的入侵所造成的傷害,同時又能保護位處網路核心的重要資產。」Guardicore 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 Pavel Gurvich 表示:「客戶能夠從單一主控台,而非從許多產品與機器上進行管理,因此能夠全面降低所有產品的風險。我的團隊和我都非常期待,在加入 Akamai 後,無論使用者在做些什麼,還是終端使用者與工作負載位於企業內部何處,我們都能夠繼續保護使用者和企業。」

本文章內容由「猿聲串動」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