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Google 工作很好,我卻選擇離開!谷歌旗下導航軟體前 CEO 的自白

Google 旗下導航軟體 Waze 執行長Noam Bardin 離開了,在個人部落格寫下對這間公司的觀察,開頭就直言,「過去兩周內,有許多人一直問我為什麼要離開,其實我更想問的是,『為什麼我會待這麼久』?」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經理人,INSIDE 授權轉載。

Google 一向以優渥的員工福利著稱,是許多人都想進入的科技公司。

但是,Google 旗下導航軟體公司 Waze 的執行長巴爾丁(Noam Bardin)卻有不同看法。Waze 是一家做導航 App 的公司,於 2013 年 Google 收購,巴爾丁也因此在 Google 工作了 7 年,隨後離開。他在個人部落格中寫下對這間公司的觀察,開頭就直言,「過去兩周內,有許多人一直問我『為什麼要離開』,其實我更想問的是,『為什麼我會待這麼久』?」

巴爾丁首先回憶 Waze 被 Google 收購的狀況,當時他們沒有太多的股權,和部分董事會成員的關係也不好,「我當時說了這麼一句:你們寧願替賴利·佩吉(Larry Page,Google 共同創辦人)工作,還是為現在的董事會?」

其次,由於 Google 承諾會給 Waze 團隊十足的「自治權」,讓 Waze 可以自由地營運,使用原有的工具與解決方案,同時保有自己的品牌以及使用者條款,他們認為可以在 Google 的資源之下,讓品牌逐漸成長。

在這期間,Waze 的確快速成長,每月活躍用戶從 1000 萬成長至 1.4 億,還發表了新產品,究竟出了什麼錯?讓巴爾丁自嘲是「天真的新創」(the naive startup),低估了「巨獸」的力量。

品牌、升遷與讓人瘋狂的薪資

首先是對品牌的概念,在新創公司,產品、企業和品牌的目標都是一致的,就連管理者與投資人也目標一致,若是產品做得好,公司也會變得更好,員工與投資人亦是;但在 Google 這樣的大企業哩,員工效忠的是「企業」,而非品牌,產品只不過是一個追求職涯發展的工具,不是員工的熱情、任務,或者來改變遊戲規則的東西。

哪樣產品可以推動,是依據「能否為個人帶來升遷」做決定,巴爾丁提到,「因此我們也開始用這種錯誤的心態來召募新人,Waze 不再是個推動改變的工具,而成了往上爬的墊腳石。」

而在薪酬方面,高得嚇人的薪水以及配股影響了大家的判斷能力,「配股基本上就是免費獲得的錢,不管你或你的產品表現如何,你的股利都會快速成長,」結果就是 「我」變得比「我們」或是產品、用戶還要重要。

被 Google Map 偷走的產品

回到 Waze 本身,Google 也沒有像預期地大力推廣它,許多點子萌生之後,很快就會被 Google Map「採納」,此外,就連 Google Play 都把他們當成「第三方」,沒有預設安裝在用戶的手機裡,或是額外行銷,得像其他公司一樣付費推銷。

巴爾丁提到,在沒有「母艦」的支持下,Waze 依然成長得很快,「回過頭來看,若是我們沒有被收購,搞不好會成長得更快、更有效率。」

「生活至上」的公司文化

巴爾丁因 Waze 執行長的身分,獲邀參加了一些活動或是研討會,但隨後 HR 就收到了一些對他的抱怨,有人指出他太愛說 F 開頭的髒話,或是開政治不正確的玩笑,這樣的下場就是,巴爾丁無法再參加這些活動了。

他斥責,整個矽谷的文化導致了這種結果──正確的用語比內容來得更重要,「只要你用字正確,說再糟的事情都沒關係,但即便是陳述很重要的內容,用錯了一個字,那就只能收到 HR 的客訴了。」

此外,Google 以優渥的員工福利聞名,這對巴爾丁來說很難適應。

他提到,過去大家只會瘋狂工作,達成目標,但當他有了孩子後,才開始有了「工作生活平衡」(Work Life balance)的概念,「我想花時間待在家陪小孩,可能需要在周末或深夜加班,或是選擇提早下班、在家工作,對我來說,這才是正確的平衡──在員工身分與公司之間達成。」

但是他認為,如今的矽谷已經把「生活」凌駕於工作之上,許多年輕的員工想要快速升遷、經濟獨立,又想早點回家,或是不想錯過瑜珈課,「我常常因為『有新的瑜珈老師上課,我不想錯過』或是『今天是我享受個人時光的日子』這種理由而無法安排會議,這真的會把我逼瘋。」

這樣的文化也造就了一批被寵壞、不食人間煙火的員工,許多人也不懂得感恩自己的工作。巴爾丁舉例,當疫情開始爆發、公司宣布在家上班政策後,「有些人開始抱怨自己不能買到食物,只因為沒有進公司,但『現實世界』中有非常多人直接丟了工作,或是根本找不到工作。」另外,他也曾聽到員工在餐廳內抱怨「不會吧,今天又吃壽司?」這些小事都讓他感到抓狂。

Google 仍是一間好公司,或許只是不適合創業家

不過,即使有這些不滿,巴爾丁仍然認為讓 Google 收購 Waze 是正確的選擇,問題只出在自己身上──想要把新創的工作方式運用在科技巨頭裡面。他指出,3 年前就有想離開的念頭,但當時團隊還不夠完整,因此他慢慢培養接班團隊和領導者,讓公司可以在他離開後順利運行。

最後,巴爾丁總結,自己並不是一氣之下而離開 Google 的,反而很感謝高層給予 Waze 很多獨立空間和自由,他認為是周遭的那些聲音消磨了他,「我希望我每天可以告訴自己『我為用戶做了什麼』,而不是『我這麼做能不能升遷』,我想這樣的模式可能不適合我吧。」

責任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真無線藍牙耳機迎來個人化新時代!台灣聲學品牌 XROUND 打造個人化聽感及社群分享功能

近年來,真無線藍牙耳機的市場不斷推陳出新,各家耳機品牌除了提升耳機本身的硬體規格外,也逐步完善耳機專屬 APP 的功能性,讓產品使用體驗更加完美。
評論
評論

台灣聲學品牌 XROUND 在 2020 年就推出品牌無線耳機專用的 「 MyTune APP 」,讓使用者能夠自由調整 EQ 聽感設定,在不同的聆聽情境下都能擁有最優質的聽覺享受。

2021 年,XROUND 更在 APP 中增加了兩大功能:「 TailorID 」以及 「 EQ Sharing 」,除了能透過聽感測量,讓聽感更加個人化,還可在 APP 中與他人分享。未來品牌將邀請知名專業音樂人使用 MyTune APP ,讓聽感從個人擴及到社群,邀請同好一起交流。

XROUND 專屬 APP 的獨家 TailorID 聽感量測功能

每個人的聽覺,在不同頻段的聲響接受程度都不一樣,但一副耳機未進行客製優化前,在不同頻段的響應程度都是一樣的,因此無法讓每個人都有最佳的聽覺體驗。TailorID 功能只需要 3 分鐘,就能量測最適合自己的個人化聽感。

量測個人化聽感,只需要 3 分鐘就能完成。Photo Credit:XROUND
量測個人化聽感,只需要 3 分鐘就能完成。Photo Credit:XROUND

TailorID 功能會針對使用者的左右耳分別進行各頻段的聽感量測,讓使用者依照實際聽到的狀況回覆並記錄。量測完成後,就有一組使用者的專屬 EQ 配置,在播放示範音樂時,使用者再確認是否喜歡這樣的聽感。如果不喜歡,也能再自己手動調整。

TailorID 功能將會依照左右耳分別進行聽感量測。Photo Credit: XROUND

EQ 設定完成後,便會成為 APP 主畫面中的一組 EQ 設定,使用者還可繼續針對其他音樂類型再設定不同的個人化 EQ ,在聆聽時選擇使用。

使用者能夠針對不同音樂類型,設定不同的聽感。Photo Credit:XROUND

和專業音樂名人使用同樣的聽感,全新社群化 EQ Sharing 功能

XROUND 的 MyTune APP 除了可以量身客製自己的 EQ 聽感外,更可以利用「 EQ Sharing 」功能,在 APP 上和其他使用者分享聽感。

在設定好個人化 EQ 後,就能生成 QR Code 及代碼分享,與音樂同好或是親朋好友分享,也可以在社群平台和其他人交流討論。

XROUND 將舉辦 EQ 分享活動「XROUND EQ Sharing #讓你試試我的聽感」,邀請使用者在線上透過 QR Code 截圖分享自己的 EQ 設定。想知道各式聆聽情境下,不同人會有什麼樣的設定,歡迎至活動頁面了解詳情

Photo Credit:XROUND
使用者可以分享自己的聽感給好友,也能在社群上發文討論。Photo Credit:XROUND

未來 XROUND 將邀請各方藝人、專業音樂人來使用 MyTune APP,分享自己設定的專屬聽感,讓歌迷粉絲能夠與偶像擁有同樣專業級的聆聽感受。

正式迎來新時代!聆聽體驗不僅個人化,還能跟好友一起分享同樂

身為台灣在地品牌的 XROUND,不僅在耳機硬體上不斷追求進步,更在 APP 軟體上突破界限,讓真無線耳機的聽覺感受更加個人化,讓每個人都擁有最佳的聆聽體驗。

透過 TailorID 功能,設定個人化的 EQ 聽感,不需花大錢也能擁有完全客製的聽覺饗宴;而 EQ Sharing 能夠和好友分享,還能體驗到專業音樂人的聽感,讓音樂體驗更加豐富有趣。 XROUND 在真無線耳機的紅海中,帶給消費者更完整的功能,給人耳目一新的感受。

本文章內容由「 XROUND 」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