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Google 工作很好,我卻選擇離開!谷歌旗下導航軟體前 CEO 的自白

Google 旗下導航軟體 Waze 執行長Noam Bardin 離開了,在個人部落格寫下對這間公司的觀察,開頭就直言,「過去兩周內,有許多人一直問我為什麼要離開,其實我更想問的是,『為什麼我會待這麼久』?」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經理人,INSIDE 授權轉載。

Google 一向以優渥的員工福利著稱,是許多人都想進入的科技公司。

但是,Google 旗下導航軟體公司 Waze 的執行長巴爾丁(Noam Bardin)卻有不同看法。Waze 是一家做導航 App 的公司,於 2013 年 Google 收購,巴爾丁也因此在 Google 工作了 7 年,隨後離開。他在個人部落格中寫下對這間公司的觀察,開頭就直言,「過去兩周內,有許多人一直問我『為什麼要離開』,其實我更想問的是,『為什麼我會待這麼久』?」

巴爾丁首先回憶 Waze 被 Google 收購的狀況,當時他們沒有太多的股權,和部分董事會成員的關係也不好,「我當時說了這麼一句:你們寧願替賴利·佩吉(Larry Page,Google 共同創辦人)工作,還是為現在的董事會?」

其次,由於 Google 承諾會給 Waze 團隊十足的「自治權」,讓 Waze 可以自由地營運,使用原有的工具與解決方案,同時保有自己的品牌以及使用者條款,他們認為可以在 Google 的資源之下,讓品牌逐漸成長。

在這期間,Waze 的確快速成長,每月活躍用戶從 1000 萬成長至 1.4 億,還發表了新產品,究竟出了什麼錯?讓巴爾丁自嘲是「天真的新創」(the naive startup),低估了「巨獸」的力量。

品牌、升遷與讓人瘋狂的薪資

首先是對品牌的概念,在新創公司,產品、企業和品牌的目標都是一致的,就連管理者與投資人也目標一致,若是產品做得好,公司也會變得更好,員工與投資人亦是;但在 Google 這樣的大企業哩,員工效忠的是「企業」,而非品牌,產品只不過是一個追求職涯發展的工具,不是員工的熱情、任務,或者來改變遊戲規則的東西。

哪樣產品可以推動,是依據「能否為個人帶來升遷」做決定,巴爾丁提到,「因此我們也開始用這種錯誤的心態來召募新人,Waze 不再是個推動改變的工具,而成了往上爬的墊腳石。」

而在薪酬方面,高得嚇人的薪水以及配股影響了大家的判斷能力,「配股基本上就是免費獲得的錢,不管你或你的產品表現如何,你的股利都會快速成長,」結果就是 「我」變得比「我們」或是產品、用戶還要重要。

被 Google Map 偷走的產品

回到 Waze 本身,Google 也沒有像預期地大力推廣它,許多點子萌生之後,很快就會被 Google Map「採納」,此外,就連 Google Play 都把他們當成「第三方」,沒有預設安裝在用戶的手機裡,或是額外行銷,得像其他公司一樣付費推銷。

巴爾丁提到,在沒有「母艦」的支持下,Waze 依然成長得很快,「回過頭來看,若是我們沒有被收購,搞不好會成長得更快、更有效率。」

「生活至上」的公司文化

巴爾丁因 Waze 執行長的身分,獲邀參加了一些活動或是研討會,但隨後 HR 就收到了一些對他的抱怨,有人指出他太愛說 F 開頭的髒話,或是開政治不正確的玩笑,這樣的下場就是,巴爾丁無法再參加這些活動了。

他斥責,整個矽谷的文化導致了這種結果──正確的用語比內容來得更重要,「只要你用字正確,說再糟的事情都沒關係,但即便是陳述很重要的內容,用錯了一個字,那就只能收到 HR 的客訴了。」

此外,Google 以優渥的員工福利聞名,這對巴爾丁來說很難適應。

他提到,過去大家只會瘋狂工作,達成目標,但當他有了孩子後,才開始有了「工作生活平衡」(Work Life balance)的概念,「我想花時間待在家陪小孩,可能需要在周末或深夜加班,或是選擇提早下班、在家工作,對我來說,這才是正確的平衡──在員工身分與公司之間達成。」

但是他認為,如今的矽谷已經把「生活」凌駕於工作之上,許多年輕的員工想要快速升遷、經濟獨立,又想早點回家,或是不想錯過瑜珈課,「我常常因為『有新的瑜珈老師上課,我不想錯過』或是『今天是我享受個人時光的日子』這種理由而無法安排會議,這真的會把我逼瘋。」

這樣的文化也造就了一批被寵壞、不食人間煙火的員工,許多人也不懂得感恩自己的工作。巴爾丁舉例,當疫情開始爆發、公司宣布在家上班政策後,「有些人開始抱怨自己不能買到食物,只因為沒有進公司,但『現實世界』中有非常多人直接丟了工作,或是根本找不到工作。」另外,他也曾聽到員工在餐廳內抱怨「不會吧,今天又吃壽司?」這些小事都讓他感到抓狂。

Google 仍是一間好公司,或許只是不適合創業家

不過,即使有這些不滿,巴爾丁仍然認為讓 Google 收購 Waze 是正確的選擇,問題只出在自己身上──想要把新創的工作方式運用在科技巨頭裡面。他指出,3 年前就有想離開的念頭,但當時團隊還不夠完整,因此他慢慢培養接班團隊和領導者,讓公司可以在他離開後順利運行。

最後,巴爾丁總結,自己並不是一氣之下而離開 Google 的,反而很感謝高層給予 Waze 很多獨立空間和自由,他認為是周遭的那些聲音消磨了他,「我希望我每天可以告訴自己『我為用戶做了什麼』,而不是『我這麼做能不能升遷』,我想這樣的模式可能不適合我吧。」

責任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高雄市實現智慧觀光抗疫!遠傳大數據應用助攻精準分析景區人流

今年 7 月份,第一波疫情稍緩,高雄市迅速推出結合 AI 和大數據科技的「高雄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不但能即時在人潮密度過高時提出警示,旅客也能便利地透過電腦或手機查詢不同景點的即時人流狀況,讓不少計畫「報復性出遊」的旅客和景點攤商深刻有感。快速因應的「科技防疫」背後,其實是遠傳電信攜手政府單位,從智慧觀光到智慧城市的長期布局。
評論
Photo Credit:遠傳
評論

在疫情趨緩的時刻,一方面要振興觀光,另一方面又得堅守社交距離,維持防疫,對於政府和民眾都是一大難題。高雄市政府觀光局指出,「高雄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的推動,就是為了因應防疫需求快速應變。

Photo Credit:遠傳
高雄市因應防疫需求採用旅遊人潮警示燈號系統,透過三種燈號輕易管控景區人潮。

由於許多開放式風景區的幅員廣闊,而且沒有單一出入口,即使在出入口使用遠紅外線或 CCTV 監視系統掌握景點內的容留人數,依舊難以精準管理、分析特定熱點的聚集人潮;相對之下,運用電信大數據不需要採購、佈建大量硬體,更能省時省力地因應分秒必爭的防疫需求。觀光局說明,「高雄市觀光局在今年初透過招標評選與遠傳電信合作,採用去識別化的電信大數據和 AI 技術,希望利用較精準的科技方法分析開放式景區的人流情形,以供未來擬定觀光相關策略參考運用。」

結合遠傳既有的海量數據、分析技術和人流分析系統介面,可迅速依需求進行客製化調整,例如高雄市目前使用的觀光旅遊管理分析平台只花一個月就建置完成,並可依需求調整框選的景區範圍,後來因應防疫考量,又在兩周內及時設立了燈號系統,不只提供管理單位管控人潮的依據,也能提供民眾作為出遊參考。

電信大數據   協助政府單位實踐「數據治理」

打開高雄旅遊網的景區人流警示網頁,直覺清晰的燈號顯示,讓民眾能直接一覽各景點的人流是否擁擠,還串接景點周圍的交通資訊、天氣狀況等開放資訊,連停車場都能查詢。

Photo Credit:遠傳
民眾出遊前瀏覽高雄旅遊網的景區人流警示頁面,即可快速了解景點人流、天氣及停車場資訊。

「其實是用新方法解決老問題,過去的旅客洞察可能是透過抽樣問卷等方式來進行,電信數據這樣的新技術則可以同時達到動態的遊憩行為分析和人流管制的雙重目的。」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經理周玫芳表示。要達到這麼細緻的人流和移動分析,單單擁有電信大數據還不夠,需要搭配相當龐大的投資,才能即時針對海量資料進行運算。遠傳從五、六年前開始引進相關技術,最早其實是為了進行網路優化、提升用戶的網路品質,軟硬體層層疊加升級下來,漸漸延伸出電信大數據在公共政策上的應用。

從早期透過農村旅遊、遊樂園、路跑活動等不斷驗證、滾動式優化調整,到後來陸續和臺中、臺南、高雄、新竹市政府合作推動智慧觀光,遠傳的電信大數據現在不只能推估人數,也能針對旅客的旅次鏈、停留時間、留宿率、重遊率等遊憩行為和遊客輪廓進行更深入的洞察分析,還能回溯系統佈建前的電信大數據歷史資料,進行前後趨勢比較,或檢視觀光推動的成效。以高雄市的觀光大數據平台為例,管理者除了從線上儀表板掌握即時人流資訊,也能透過遠傳每個月提供的分析報告,協助後續觀光活動、假期交通疏導等政策的擬定。疫情期間,遠傳的電信大數據還被中研院用來分析人流移動模式,實際協助政府觀察疫情變化、提前預測重熱區。

遠傳大數據平台  實現數據多元應用、創新體驗

除了電信業者獨有、適合進行人流移動相關分析的電信大數據,遠傳長期從電信海量數據分析經驗建立起的大數據平台和技術能力,也能協助企業建置大數據平台來分析企業自有的數據資料。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資深協理陳佳玲說明,「我們提供專業顧問服務和平台產品協助企業客戶建置大數據平台,做到數據的清洗整理、建立分析模型、設計分析儀表板,讓企業客戶的營運數據能達到更有效運用,也能結合物聯網數據資料做到戰情室分析,進而輔助企業決策。」對於品牌或零售業者,還能結合遠傳線上線下足跡的數據分析,協助鎖定目標 TA ,透過簡訊或數位廣告等方式發送行銷活動內容,達成精準行銷的目的。

Photo Credit:遠傳
遠傳大數據團隊提供專業且客製化的一站式服務,致力成為政府與企業數位轉型的最佳夥伴。遠傳技術及轉型科技群資深協理陳佳玲(左)、經理周玫芳(右)。

從電信本業出發,拓展到電信大數據的應用,再到以大數據分析平台技術實現智慧化管理,遠傳不斷創造各種數據應用新體驗。近年來也跨業結盟,透過整合上、下游產業鏈,以 5G 特性結合遠傳「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資安及雲端技術助政府及企業升級轉型,提供從規劃、建置、移轉、維運的完整 5G 一站式服務。正如遠傳 Slogan 「靠得更近,想得更遠」所要傳達的,讓智慧觀光、智慧防疫、智慧城市、智慧零售不再遙遠,各種未來理想生活,咫尺可及。

Photo Credit: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