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文化觀點】臉書對美國之外暴力的無作為,能否亡羊補牢?

喪失上百條人命的衣索比亞,都難以召喚臉書積極處理問題,但川普下臺前於社群媒體中的一連串貼文,被視為煽動國會暴力而遭封鎖。就算臉書在刪除川普的帳號後,開始注意到伊朗、烏干達的狀況,也不代表未來他們會繼續這麼做,或是其它地方可以獲得同等關注。
評論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美國前總統川普在競選與執政期間,遭指透過推特、臉書等社群媒體製造社會對立與猜忌,藉以培養個人聲量。特別是在他下臺前於社群媒體中的一連串貼文,被視為煽動國會暴力,造成 5 人死亡的罪魁禍首之一。在社會龐大壓力下,各個社交媒體紛紛封鎖川普帳號。但這僅是冰山一角——放眼世界各地,以臉書為首的社交媒體,正間接製造無數的混亂與死傷。

在不聞不問之間,血染衣索比亞

如東非的衣索比亞即是一例。衣索比亞近兩年陷入失控的內戰中,人權組織 Access Now 與許多人權運動者聯名,針對社運人士與音樂家 Haacaaluu Hundeessa 在 2020 年 6 月被殘忍殺害後引發的一連串暴動,於 7 月以「現在行動以保護衣索比亞人」為題,向臉書發出公開信。信中控訴臉書忽略平臺上的暴力與煽動言論,加劇暴亂與族群對立,導致至少 160 人喪生 :

「現實世界中震撼全國的麻煩問題,在網路世界也完全可見。在線下唆使暴力的行動者,同樣在線上激起暴力、宣傳仇恨。」

公開信進一步指出,法律教授、前聯合國言論自由監察員(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Freedom of Expression)David Kaye,以及許多其他個人、組織與社群,早就多次要求臉書對衣索比亞的問題採取行動,建立長期且快速的反應機制,讓公民社會可以在臉書上回報最危急的安全問題,但臉書卻置若罔聞。

即使個人與 NGO 試圖力挽狂瀾,但缺乏臉書的配合,使得衣索比亞的暴力行為沒有踩煞車的機會。

臉書審查標準不一,對發生在美國之外的暴力缺乏作為

連喪失上百條人命的衣索比亞,都難以召喚臉書積極處理問題,自然使得社群媒體大動作封鎖川普的作為格外引人注目。根據《紐約時報》於 1 月撰文指出,多年來臉書與推特堅持盡可能不刪除公眾人物的仇恨言論,是受「美式自由言論的理想」驅使,希望讓社會不同意見者都有對話、互動的空間。

也因此,David Kaye 告訴《紐約時報》,今年社交媒體打破政策、封鎖川普的作為,等於為他們在其它國家的言論審查機制設下了先例。該報發現,在美國國會襲擊事件之前,臉書長期忽視的除了衣索比亞的紛亂外,還有一名因線上輿論煽動與歧視而被解職的斯洛伐克議員、柬埔寨政府用社群媒體攻擊推廣人權的宗教人士,以及菲律賓總統用臉書攻擊記者的行為等;美國國會事件後,臉書才開始著手刪除伊朗、烏干達等地與政府暴力有關的帳號。

攤開過去的記錄,臉書在國會暴力前後,標準從寬鬆變得較為嚴格。但值得注意的是,臉書竟主張過去至今自己審查言論標準一致,並否認最近刪除帳號的行動與川普有關。根據《紐約時報》的引用,臉書營運長 Sheryl Sandberg 告訴路透社,「我們的政策適用於每個人……政策是你不能煽動暴力,你不能是煽動暴力的一環。」

不負責任的社交媒體,須由公民強力介入

臉書為自己擦脂抹粉,否認標準不一、說變就變的做法,讓網站上的審查機制缺乏共識與信任基礎——就算臉書在刪除川普的帳號後,開始注意到伊朗、烏干達的狀況,也不代表未來他們會繼續這麼做,或是其它地方可以獲得同等關注。

「問題在於,這是否是他們打算適用於世界領袖的一套新標準,以及他們是否有資源執行這套標準?」

Kaye 在《紐約時報》的報導中,提出了這個恐怕只有臉書可以回答的問題。

臉書並不是民主國家的政府,他們透過企業的特性迴避許多責任,卻享有比許多國家還要巨大的權力。對此,公民更應該介入監督,運用臉書現有的「監督委員會」機制,或是向當地的消費者保護組織申訴,以非營利組織的身分發表質疑,避免臉書成為更加貪婪、助長暴力的數位怪獸。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