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自己的路——Gowalla 創辦人從「打卡大戰」學到的寶貴一課

Foursquare 可說是打卡類 app 的明星,但您是否記得另一款 app「Gowalla」?Gowalla 曾是 Foursquare 強而有力的競爭對手,2011 年底遭 Facebook 人才收購,不久後關閉服務。Gowalla 創辦人 Josh Williams 最近在 Medium 發表文章,談創辦 Gowalla 背後的故事以及自己這些年來思索的問題。
評論
評論

Foursquare 可說是打卡類 app 的明星,但您是否記得另一款 app「Gowalla」?Gowalla 曾是 Foursquare 強而有力的競爭對手,但最後沒能成功,在 2011 年底遭 Facebook 人才收購 ,不久後 關閉服務 。以下是 Gowalla 創辦人 Josh Williams 發表在 Medium 的文章,談創辦 Gowalla 背後的故事以及自己這些年來思索的問題。

一年多前我加入 Facebook 做產品經理,和 pages,location 還有 events 團隊共事。這 10 年來我當過三家不同公司的創辦人,但這一年對我而言改變很多。這一路我積累了些故事,我覺得有必要記錄下來。可是我又不擅長寫作,那就從最近的故事寫起吧。

現在可以說說 Gowalla 的事了,應該有些人還記得它。我們做出了不錯的東西,當然也有失望之處。也有人認為失望比贊嘆多得多,我不去爭論。這就是創業的常事,去和那個總會把你的 idea 和夢想狠狠摔回原地的現實奮鬥。

我認為這些故事不僅會給創業啟發,對一般的產品創作是有借鑑作用。

故事是這樣的:

2008 年 1 月我和幾個朋友做了 PackRat,一個在 Facebook 上很早期的社群遊戲。8 個月後我們上了虛擬貨幣。12 月時我們就有了 20 萬美元的月收入,這對一個只有 8 人的團隊是很不錯的。

於此同時我們也打算做別的遊戲化產品。想到的不少點子基本上就是對 PackRat 作點改造,讓它面向別的群體。但真的很突出的點子只有一個。

當時內建 GPS 的 iPhone 一代剛開賣不久,大家都很興奮,想借此弄出集藝術感和遊戲化的機制,去激發別人探索他們感興趣的地點。最終我們就把目標調整為「透過你朋友的視角去感受這大千世界」。我們相信這個點子夠瘋狂,趕在 SXSW(南南西)大會上發表了產品。

嗯,這個產品就是 Gowalla。

2009 年 SXSW 大會

發表前一週我碰到 Dennis Crowley,他說他和 Naveen Selvadurai 正在進行一個叫 Foursquare 的專案。

一週後 Gowalla 和 Foursquare 在同一天上線了。

我記得 SXSW 大會前一晚我們團隊幾人下載了 Foursquare 來瞧瞧。那時 Foursquare 和 Gowalla 是走不同路線的,但打卡的部份很類似,pins 和徽章這樣的用詞就能讓大家知道第一波打卡服務已經發展起來。

發表時這兩款應用都有它們不同的優勢和劣勢。我們覺得 Foursquare(界面設計)很遜,蜂擁到 Gowalla 的設計師們就很能證明我們了。並且 Gowalla 在各地都能用,我們是第一家從零開始用眾包方式來完善數據庫的。而 Foursquare 只在少數幾個城市能用。總而言之,仍是同在起跑線的,我們相信大家會選擇用我們的服務因為它的精湛設計且沒有地區限制。

當然也不是所有方面都公平的,Dennis 之前就做過一些位置相關的產品。 Foursquare 初次登場比我們的產品表現好,大眾接受度更高。盡管 Foursquare 一開始只有幾個城市能用,但紐約那邊的已經聚集了很忠誠的一批使用者。且紐約媒體為它打上了「下一代 Twitter」的標籤,這也對它的發展有推波助瀾的作用。

接下來的六個月,大家就陷入了一場打卡競技。我們甚至停掉了之前那個產品——PackRat 的開發來壓低成本,以便保持競爭。

Foursquare 那時很快就會從一些耀眼投資人那融得新一輪資金。他們開始每天都公布打卡數,這樣做的結果就是定制出了一個指標,用以衡量我們這個行業的參與者是否成功。可以說它們創造了遊戲規則。而那會我們產品也有著那個 Check in 的大按鈕啊,自要回敬一拳。

緊跟著它們的融資,我們也發表了很多社群化的功能,也用上了 Facebook Connect。我們也開始飛速增長。就每日平均打卡數來說,我們和 Foursquare 的差距正在縮小。

有投資人開始聯系我們,同時也有一些公司透漏他們有興趣收購我們。

2009 年 10 月我從奧斯汀飛到舊金山,在那待了兩周,見了 18 家不同的創投,和他們挨個說我們的發展計劃。我帶著一堆投資條款清單離開了舊金山,最終也得到了一些一流投資者的 800 萬美元融資。

資金入帳,要「迎戰」了。我們進行大量的宣傳,網絡效應也開始顯現。

由融資消息吸引的大眾注意既有好處也有壞處。一方面,我們獲得了更多科技媒體的報導,而另一方面,我保證你能在每篇寫 Gowalla 的報導裡,都看得到 Foursquare 這個詞。

打卡戰爭就這樣開打了,人盡皆知。科技界需要話題,我們也樂意奉陪。

2010 年 SXSW 大會

SXSW 又要來了,奧斯汀會有一場萬眾矚目「腥風血雨」,打卡數會成為用來衡量成功與否的指標。

對我們來說是在主場啊,必須得參加。兩家也都有贊助商,有獎品等等一系列支持。我們的數據很漂亮,是之前從未達到的,也在這次 SXSW 獲頒不少獎項。總之就好像站在了世界之巔。

這也依舊是我在 2010 年 SXSW 最好的回憶。

0*rW8yyoPPsswXYcIT

差不多每個人都知道當時的得分情況。不過最終塵埃落定時,在 Austin 地區外,我們還是第二名。

幾個月後,Foursquare 從另外一撥優秀投資人那又得到了 2 千萬美元的融資,估值超過 1 億。如果要以打卡數/估值這個比率看,我們當時 8 百萬融資和他們 2 千萬融資都是合理比例的。

不幸的是,一旦你(產品)的關鍵指標被投資人用來與價值綁定時,當第二名真的很慘。你的天花板已經被限住了。你未來的融資或出售都有限制(會把第一名作為標桿)。

我們自己也感到壓力,為了生存,需要把數據提上來。我們嘗試了各種各樣的成長方式,一些點子執行也挺成功的。

Foursquare 在紐約時報上做了推廣廣告,好吧,那我們就找華盛頓郵報和 USA Today 做。Foursquare 做了 Android app,我們也做。它做了黑莓機 app,我們也需要有一個。

Gowalla 還是在成長,但軌跡並不一定是它自己要走的。最起碼,它生來並不是為了去贏那場「打卡戰爭」。

我們像是 Foursquare 的小妹妹,長得好看點但並沒那麼受歡迎。甚至後來 Foursquare 也在調整自己的界面,優化體驗。界面和交互也不能當做我們的防御手段了。

大概在那時我們知道自己陷入困境,得竭盡全力來改變命運。

接下來的幾個月做了新產品的更新,讓人們可以在 Gowalla 內同時完成 Foursquare 和 Facebook 打卡,成效還不錯。但是呢,這樣我們就像要成為 Tweetdeck 而不是 Twitter。Tweetdeck 其實很 c ool,但說實在的,還是成為 Twitter 比較過癮。我們依舊處在打卡中介人角色,這是一場我們無法獲勝的遊戲。

即便如此,我還是為團隊在那是所做的一切感到驕傲,它是革命性的。我們是 iTunes Store 裡的編輯精選,也上過 google play 的榜單。我們確實做出了特別的東西,但選錯了衡量成功的方式。時間很緊迫。

2011 年 SXSW

到了 2011 年的 SXSW,其實大眾對 the next big thing 的熱衷把我們和 Foursquare 之間的競爭冷落許多。「群聊」超過「打卡」,成為熱詞。

老實說,我們自己並不太關注打卡數。它只是我們放在黃色按鈕上的主要功能而已。我們的理念是讓你可以透過朋友的視角來看世界。

而有一個 app 也和我們理念很像,它叫 Burbn。它弄了和其他打卡應用共有的功能。但考慮到打卡戰爭已經那麼那麼激烈了,他們索性就拋掉其他的功能專注一個最簡單的:照片。他們就是把拍照片和分享照片做得很簡單,而且很多智慧型裝置都能對照片打上地點標注了。他們找到了自己的方式,然後就把它叫做 Instagram。(Instagram 早期的版本就是 Burbn。)

那不就是透過你朋友的視角看世界嗎? 沒想到是 Instagram 最終踐行了我們當時的理念。

當我們正忙著奮力弄什麼打卡戰爭時,有人走別的路,去開拓了新的領地。

Instagram 發表一年後,Gowalla 就要關閉,而我們其中一些人要加入 Facebook。另一些人去做自己的新項目,有意思的是我們團隊裡有人選擇加入 Instagram。但我仍很慶幸曾和這些人一起工作。

當然關於 Gowalla 的故事還有很多。我希望未來能再展開說說團隊建設,融資和花錢,收購到底是什麼樣的。而這些經歷中我學到的最關鍵一課,就是:

走你自己的路。(Play by your own rules)

多聽你的使用者怎麼說,而不是聽媒體怎麼說。不要陷入你和別人的競爭中。果斷走你自己的路,而不是走別人要你走的路。

現在我在 Facebook 任職,這是一段很特別的時間。我們可以做一些其他人壓根沒機會面向海量使用者做的產品。但對 Facebook 來說,那個挑戰還是存在的:我們該怎麼選自己的路?怎樣依自己的優勢做東西?

這些依舊是我每天早上都在琢磨的問題。


精選熱門好工作

Machine Learning Engineer (Visual Creativity)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Front-End Developer 前端工程師

Infocast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PopDaily 視覺設計師–【設計部】

數果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