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伯斯回信的兩個字母

我們知道賈伯斯生前對於任何關於新產品的「洩密」甚至外型「意外曝光」等等感到深惡痛絕,一般人也別想在正式發售前就先摸到產品。不過最近一位在 Apple 工作超過 12 年、隸屬圖形與影像團隊的工程師在部落格寫了一篇短文,顯示出賈伯斯也有通融的時候。
評論
評論

我們知道賈伯斯生前對於任何關於新產品的「洩密」甚至外型「意外曝光」等等感到深惡痛絕,一般人也別想在正式發售前就先摸到產品。不過最近一位在 Apple 工作超過 12 年、隸屬圖形與影像團隊的工程師在部落格寫了一篇短文 1,顯示出賈伯斯也有通融的時候。

我在 Apple 上班的 12 年裡,我從來沒有因為工作而跟賈伯斯見面——當然,就跟其他的 Apple 員工一樣,我曾在員工餐廳看過他、看過他跟 Jony Ive 走在 Infinite Loop 園區(Apple 總部的名稱)裡,也在他主持的通訊會議看過他,但我們不曾有過任何接觸,直到……

2010 年三月的時候,就在 iPad 正式開賣的幾個禮拜前,我有了一個去找賈伯斯的理由。我的一位朋友因為肝臟方面的疾病快死了,而我要趁還來得及之前去舊金山見她一面。她是我在 Adobe 時期的朋友,對科技非常著迷,我認為讓她親眼看看 iPad 也許可以算是某種治療,而我手邊就有一台,但是除非取得 Apple 高層的許可,在 iPad 開賣以前不能秀給任何人看。

所以我不可能就這樣把 iPad 帶走,除非賈伯斯同意。我知道去詢問直屬管理鏈裡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是好主意,因為他們沒人願意冒這個險,只有 iOS 開發團隊裡的高層會具備同意這種要求的資格,但是去找他們很可能只是浪費時間,然後得到一個簡單的答案:「No.」沒人會在乎。

所以我寫了一封 E-mail 給賈伯斯:

From: David Gelphman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不尋常的請求(unusual request)
Date: March 23, 2010 9:04:55 AM PDT
To: Steve Jobs [email protected]

Hi,
今天(星期二)我要去舊金山探望一位病得很重的朋友,我被告知她很有可能撐不過週五。二月底的時候她做了肝臟移植手術,我們滿懷希望,然而不幸的是她無法康復了。

因為某個「機密」軟體,Apple 給我攜帶 iPad 的許可,對此我非常謹慎小心。但我希望能取得你的許可,讓我在 4 月 3 日發售日之前,用 iPad 秀幾張照片給那位朋友看。正常情況下我不會提出這種請求,我也不認為這種請求會被同意。

感謝你的考慮。

David Gelphman

* * *

超瞎的,我竟然在最後關頭才想到要問這件事,也沒期待賈伯斯會有所回應,更別說他會答應。沒想到三分鐘過後我就收到回信了:

From: Steve Jobs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Re: 不尋常的請求
Date: March 23, 2010 9:07:04 AM PDT
To: David Gelphman [email protected]

OK

Sent from my iPhone

* * *

我難以形容自己收到這個回覆有多開心。「OK」不過兩個字母,對我來說卻是意義重大。賈伯斯在很多 keynote 場合說過:「這就是為何我們要這麼做。(This is why we do what we do.)」而那天他同意讓我朋友被我們的產品感動,即便沒有按照規矩來。過去我在 Apple 的職業生涯中一直對身為公司「心臟」的賈伯斯感到很好奇,這個小小的互動使我精神大為振作。

令人難過的是,我去探望那位朋友的時候她已經沒有意識,iPad 也就躺在我的包包裡沒有拿出來,沒人知道我帶了那個東西去探病。她當天就過世了,我很慶幸自己能在最後見上她一面,賈伯斯回信的兩個字母同樣令人感動。

CJ R.I.P., SJ 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