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塞專家開評】中國來台高薪挖角半導體人才:比起晶圓代工,IC 設計面臨這些挑戰

無論是從手機的 SoC 到筆電 CPU,乃至於伺服器晶片,都可以看出 IC 設計公司的議價能力正在被侵蝕,產業被垂直整合的壓力正在逐漸變大。
評論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作者林若伊為前美系外資投信研究背景,涉略台股、陸股及多重資產等領域,現職為金融科技新創副投資長,並管理「若伊時評」粉絲專頁,以投研的角度跟大家分享對於時事的想法。作者及所屬之公司在撰文當下,已持有本文所提及的台積電(2330.TW)之多方標的和聯電(2303.TW)之空方標的及衍生性金融商品,其利益衝突議題請本文讀者知悉。唯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資建議,讀者請勿單純以本文為依據,請多方涉略後審慎地進行投資決策。本篇內容為 INSIDE 邀請評論。

【硬塞專家顧問募集中】硬塞將持續關注網路科技趨勢議題、深度專題,邀請您提供觀點評論,持續透過文字傳遞觀點,激起更多火花並帶來影響力。歡迎來信與我們聯絡:[email protected]

近日傳出檢調搜索中資為背後實質受益人的科技公司,大舉挖角台灣半導體人才達 200人,被挖角的公司不乏台積電(TSMC)及聯發科(MTK)等知名一線企業,引起國人的震驚與恐慌。智芯科技及芯道互聯公司,往上可以追溯至中國礦機大廠比特大陸,在挖礦熱潮過後,該公司轉型 AI 晶片領域,是輾轉來台挖角台籍員工,藉由在台遠端進行研發工作的大背景。

推薦閱讀:中國半導體公司來台挖角上百工程師檢調搜索帶回負責人

以市場經濟及職業自由的角度而言,接受高薪挖角本無可厚非,然而由於半導體產業具有高度的國安疑慮,受《大陸地區人民來臺投資許可辦法》所羈,IC 設計不在開放的正面表列清單裡,是這次比特大陸需要輾轉來台,並找台籍人士充當人頭的最大理由。

中國由於科技實力低落,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在國家多年的補助投入後,仍一無所成,需求殷切之下,藉由併購甚至盜竊等手段取得智慧財產及營業秘密,便成為中國發展半導體產業的重中之重,類似事件也層出不窮。

前幾年清華紫光(UNIS)風頭一時無兩,揚言併購台積電的豪言壯語,如今卻面臨主體評級流落至 BBB 的垃圾等級;而台廠協助中資盜取智財及營業秘密,也有聯電(UMC)與福建晉華被美光(Micron)控告,面臨美國司法部的追訴的事件,雖以污點證人的身份與美國司法部和解,然而與美光的民事訴訟仍然還在進行當中,可彰顯防範中國營業秘密與智慧財權的侵犯,已成美台半導體行業的主旋律。

若從投資人的角度來看,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具有國際競爭力,有很大的投資價值,然而人才的被挖角以及營業秘密的盜竊,卻也是個不爭的隱憂,若從這個角度出發,筆者認為 IC 設計產業所面臨的壓力,將比晶圓代工廠商還要大。

若以產業的進入障礙而言,IC 設計是相對輕資產的,其競爭優勢的本質在於人才及投入研發而衍生的智財與營業秘密,而非資本的投入及市佔率的規模。是以聯發科能夠受益於美中貿易戰的政治因素,從高通(Qualcomm)手中搶得中系品牌手機系統單晶片(SoC)的市佔,除了是配合的晶圓代工廠商的製程優勢,也能看出 IC 設計廠商競爭優勢很容易發生位移的特性。

品牌廠晶片自研趨勢: IC 設計公司的議價能力正在被侵蝕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品牌廠晶片自研的大趨勢,由於 IC 設計產業的進入障礙相對低,從蘋果(APPLE)、微軟(Microsoft)到亞馬遜(Amazon),甚至是中國手機品牌小米(Xiaomi),也挖角聯發科主管,試圖自行開發手機 SoC。是以無論是從手機的 SoC 到筆電 CPU,乃至於伺服器晶片,都可以看出 IC 設計公司的議價能力正在被侵蝕,產業被垂直整合的壓力正在逐漸變大。

對成熟製程的晶圓代工廠商,情況也是類似的,中芯國際(SMIC),挖角了台積電棄將梁孟松及蔣尚義,便強烈地威脅了聯電的產業地位。目前已有中芯國際 14nm 製程的良率有很大程度提升的消息,雖可信度筆者自己是成疑的,但對已無法進行先進製程競逐的聯電而言,雖然半導體產業正因 5G 及 AI 時代來臨而處於一個大多頭循環,其市佔率的降低及毛利率的減損,仍是個大概率事件。

相對來說,先進製程廠商的台積電,憑藉著技術領先及資本的大額投入,所建立起的護城河,在這個議題上,就比較不需要令人擔憂。由於台積電取得全球過半市占,毛利率也是超過50%的高水準,藉由實際的營運成果進行資本的再投入,成為中國傾全國之力進行補助,即便挖角曾經的高階主管,仍無法追趕而上最大優勢。

中國扶植自家品牌及人才,仍然是優先考量,西進中國很容易成為被用過即丟的免洗角色,且中國半導體公司騙補事件頻傳,發展機會存疑,若新東家夭折之後想回歸台廠,會不會因為信任疑慮而碰壁,也該審慎納入考慮。

雖然可以理解職業選擇自由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人往高處爬進而取得高薪並沒有什麼不是,然而仍然希望台灣優秀的半導體人才,能夠將職涯的健全發展納入考量,而台廠也需要更積極地將營運成果分享給自家員工,是此議題較佳的應對方式。

責任編輯:Anny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




從這 3 個解決方案,突破傳統 VPN 功能上的局限性

遠距工作逐漸成為了常態,企業內部的雲端協作增多,加上用戶使用的終端設備也日漸多樣化,導致終端設備的風險不斷增加,同時企業對於遠程接入的安全需求也更為提升。
評論
評論

遠距工作逐漸成為了常態,企業內部的雲端協作增多,加上用戶使用的終端設備也日漸多樣化,導致終端設備的風險不斷增加,同時企業對於遠程接入的安全需求也更為提升。雲端運算的廣泛使用,給傳統 VPN 技術實現遠程安全接入的方案,帶來了很大的挑戰。

挑戰來源於這裡

首先終端安全風險缺乏有效地管控,傳統的 VPN 只針對用戶做認證,缺乏對終端裝置認證及安全性評估。終端種類和來源的多樣性帶來的安全風險大大增加,存在終端被入侵並作為攻擊跳板的可能性。

傳統 VPN 難以適應雲環境和多雲數據中心應用場景出現,且通常採用加密隧道劃分安全可信區域,在雲環境下,尤其是存在多雲數據中心的情況,難以適應同意安全接入、統一建立安全邊界的需求。最後 VPN 介入後的橫向攻擊難以控制,用戶通過傳統 VPN 接入內網後,缺少更細粒度、動態的訪問和權限控制,導致關鍵應用可能存在被攻擊滲透的風險。

新的方案需要在這 3 個方面提升

除了對用戶身份認證以外,對用戶終端的安全性也需要進行持續地評估,以提升系統安全水平。適應雲端運算環節下統一接入、統一管理的要求,其中包括私有雲、公有雲和混和雲環境。對內部網路中的橫向攻擊進行有效地管理控制,對用戶可信度的訪問權限進行評估,不能只是透過物理位置和靜態狀態來做出判斷,需要基於用戶自身的角色和身份以及當前的安全狀態,來進行更細顆粒度的動態授權,進一步去提升系統安全訪問的標準。

VPN 會在用戶進行登錄訪問的期間實施檢測功能,當發現終端安全狀態不能滿足安全需求時,會限制終端對系統的訪問。VPN 可以通過 API 接口與態勢感知、下一代防火牆、終端檢測和響應等多種裝置進行安全連動,並保持安全效能持續地成長,更加準確識別出異常行為和未知的威脅。同時,透過與其他能力相互協作,滿足遠距辦公場景下的數據防泄密需求。

Surfshark VPN 免費加贈 3 個月

本文章內容由「Surfshark」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