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求邀請碼好入門?投資界也有個 Clubhouse—ESG 投資

隨著綠色產業爆紅,ESG 投資吸引到很多人來索取「邀請碼」,而蓬勃發展的綠色產業創新則需要金融與教育。
評論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原文刊登於綠學院,INSIDE 經授權轉載。

本文作者楊雅雲,受到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啟發,2009 年大跨度轉行到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領導莫拉克風災校園重建 — 那瑪夏民權國小重建工作。稀有的大跨度整合型專家,專業領域包括新能源、智慧電網、電動車、儲能、節能、循環經濟、綠建築,擅長把最專業的綠色科技行話,翻譯成最淺的白話文說出來。2014 年創辦綠學院,同時為 Green Impact Lab 綠色創業加速器的共同創辦人,著有《綠領建築師教你設計好房子》一書。 

過年前拜訪一間綠色新創公司,裡面一位年輕的員工很興奮地跟我們說,他之所以選擇進太陽能公司工作,是因為看了許多綠學院的專欄文章,這些觀點幫助他建構了對能源的思維模型。

過去幾年綠色產業就像最近爆紅的 Clubhouse 一樣,很多人加入綠色產業工作、創業,或在公司推動各種 CSR 活動,ESG 投資也吸引到很多政商名流、市井小民來「索取邀請碼開房間」。作為一個綠色產業製作人與觀察者,我可以很負責任地說,在綠色產業這座森林裡,我們看到很多花花草草,但森林裡一棵大樹也沒有,唯一一棵長得稍微像樣的樹(綠能),底下一堆人大聲嚷嚷著要把它給砍了。

喬木叢生而眾多者可以稱為森林,健康的森林需要肥沃的土壤、陽光、空氣、水,才能孕育多樣化的植物。綠色商業本身就是創新,而引領創新的,是金融;決定創新的,是教育。如果綠學院這套觀察綠色產業發展的方法論是決定創新的教育,是土壤的有機肥,那我們是不是該開始準備引領創新的金融,例如適合綠色產業森林生長的金融工具?

等一下,所以綠學院要成立投資基金了嗎?

我認識的投資人,每一個都奉葛拉漢、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為圭臬,都說要看長不看短,到了綠色產業,每一個卻都成了投機客,然後說這是沒辦法的事情,資本就是這樣運作的,「你們綠色產業自己要想辦法趕快賺錢,不要整天叫政府補助,叫我們看長期,長期來說,我們都死了!」

你可能以為我這裡說的投資人,是像創投、私募基金這類的機構投資者。

這就是有趣的地方了。你為什麼會覺得當我們在講投資人時,講的不是你呢?

因為我們每個人幾乎都在還不具備什麼金融知識、甚至連對投資是什麼都一知半解時,就主動或被動地成為了投資人,所以我們對投資人這種角色根本沒有認同感,自然不會發現我們每一個投資決策其實都在形塑這個世界。

投資,同一個中文字詞,其實有兩個層次。

第一層是金融投資,也就是我們每個人平時在做的投資決策,決定自己的錢要存到銀行、買股票、買基金、還是買房地產;也可以換個主角如企業、或是前面說的創投、私募基金等機構投資者,他們也要決定手上拿到的錢要買股票、買債券、買房地產、還是投資新創公司。

第二層是生產性投資,也就是企業或政府把手上的錢拿去投資在對未來有幫助的項目上,例如企業買設備設立新生產線、政府造橋鋪路等。他們手上的錢從哪裡來?就是從你的金融投資來的,例如你把錢存到銀行,銀行把這些錢借給企業或政府,就變成了工廠、高樓大廈、高鐵、捷運、高速公路等。

即使你很討厭資本主義,把錢都提領出來放在床底下,你也還是一個投資人,因為「持有現金」也是一種投資,只是你從事的是最消極的投資而已。因此,不論你喜不喜歡、想不想要,你都是這個循環的起點,你就是這個世界的投資人,你關注什麼,就會成為真實,你的每一個投資決策,都在形塑這個國家、這個世界。

綠學院的綠色帶路人們常常在各種場合聽機構投資者發表對能源、循環經濟的看法,也常被個人投資者 —— 也就是他們的朋友 —— 問哪支電動車或儲能概念股可以買,哪支 ESG 永續 ETF 會賺錢,聽久了之後發現一個問題:對於 ESG 投資或是有著各種壁壘的綠色產業來說,我們最害怕的不是無知,而是一知半解。投資人失敗在不願意捲起袖子把手弄髒,只想靠著吸收碎片化的知識或資訊,片面解讀,更慘的是用意識形態解讀,自然做出錯誤的決策,更不要談什麼引領創新了。

我們幾個綠色帶路人商量著,以往綠學院的專欄文章都著重全局思維,也就是宏觀的視角,接下來綠色金融和 ESG 投資系列文章,我們將嘗試轉換視角,從宏觀聚焦到微觀,也就是從你的投資經驗和決策出發,深入綠色科技和基礎建設進展的內核,帶你看懂金融的道與術,談綠色金融和 ESG 投資你才會有真實的感受,而不是隨便一句話「政府和企業應該做 ESG」就把責任推出去了。

這將是市場上很稀有的視角,我們將同時結合金融專業與綠色產業內核,把最專業的行話,翻譯成最淺的白話文。這個系列文章最終希望讓你掌握最內核的綠色金融和綠色投資本質,當你不再一知半解時,你將再度回到全局思維,也就是從微觀回到宏觀,蛻變成為一個清醒的投資人,不再贏得糊里糊塗,輸得莫名其妙。

適合綠色產業森林生長,更精準地說,讓所有產業都轉型成為綠色產業加入森林,我們需要把手弄髒,而不只是貼個 ESG 標籤、換個新題材,把自己打扮得很時尚而已。讓我們開始這趟旅程吧!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



Visa 品牌轉型三大面向做創新:B2B 金流、Fintech 新創、支付附加價值服務

要打造一家高獲利的公司是基本,但要在疫情擾動全球快速轉變之時勇於蛻變顯然不是容易的事,而 Visa 就是其中的典範之一。
評論
Photo Credit: Visa
評論

1958 年成立的 Visa,在 60 多年前也是一間金融科技新創公司,預見一個可將支付轉變為電子與光子,並在全球光速的移動的世界,更率先推出當時市場上全新的商務模式 — 四方模式,顛覆人類現金交易史,這些年來更伴隨 FinTech 技術、電子支付場景的革新,持續以其全球規模及能力拓展數位支付創新。已是數位支付領域全球領導者的 Visa,如何持續自我創新以及與時俱進?

Photo Credit: Visa
引領全球的支付 - Visa 品牌標誌的演變

Visa 重申品牌使命,啟動多年轉型計畫

許多企業營運數十年甚至百年之後,因應時代潮流啟動轉型計畫,向新世代消費者扎根;Visa 也不例外,在積蓄超過一甲子時光的風華,推出全球品牌升級的長期計畫和行動,重新定義核心價值和品牌使命,改變消費者認知超越一家信用卡公司,喊出「作為一為所有人服務、匯聚全球網路的網路」,聚焦「Visa 全球網絡成就你我,金流交易輕鬆掌握」的願景。

Photo Credit: Visa
Visa 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市場部總經理孫麗軍

然而,百年大疫逼著許多企業放緩腳步,為何 Visa 敢在此時勇於蛻變?

Visa 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市場部總經理孫麗軍(Patricia Sun),用玄奘取經故事為譬喻:Visa 從創立所擁抱的信任、安全、接受和包容等核心價值沒有改變,但在獲取經書的路上,勢必要經歷穿越戈壁的險惡環境,這時就考驗一家企業,是否保有堅韌的精神,面對新的挑戰,勇於設法找出創舉。

換言之,Visa 的品牌轉型計畫可視為 Visa 進化踏向下一段里程的途中綠洲。其中幾個具體的轉變,像是 Visa 品牌標誌,換上全新的 Logo 色彩、字體,媲美踏上旅程的英雄增添嶄新裝備;及向各處市場推出能讓受眾產生共鳴的品牌宣傳內容,分享在地市場使用 Visa 解決方案的成功故事,就如古代驛站的使節,傳播最新、有用的消息。

三大戰略方針實現普惠金融,「賦能」中小企業與新創,助力挖掘「支付附加價值」 

現在每天使用 Visa 服務世界各地的持卡人、超過 39 億的 Visa 卡,橫跨 200 多個市場、15,500 間金融機構、超過 8,000 多萬個商戶受理 Visa 卡。鏈結如此龐大的社群,Visa 這次轉型有個重要的理念就是「賦能」,包含為一般消費者創造公平交易環境、幫小商家及中小企業解決金流挑戰、乃至於針對新興的交易場景,Visa 都能運用品牌力量,提供更多元的服務項目。

孫麗軍表示,Visa 最想爲社會上的企業和個人實現「普惠金融」價值,透過金融教育計畫,協助其學習及獲得小額貸款或流動銀行服務,讓全球 17 億缺乏金融服務的弱勢、偏鄉地區人口,得以解決支付問題,獲得更多機會。

此外,Visa 關注小型企業的賦能與發展,她舉例,2022 年北京冬奧期間,Visa 攜手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和北京體育大學發起「冬奧有她」專案,至今已賦能超過 4,000 多位女性小型企業主,通過豐富的資源及訓練課程,有效提升女性小微企業家在企業管理、戰略規劃、組織效率等方面的能力,幫助女性所領導的小型企業蓬勃發展,為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貢獻價值。

Photo Credit: Visa
Visa「冬奧有她」專案賦能超過 4,000 多位女性小微企業主

除了提供龐大消費者支付服務,Visa 業務亦放眼新的支付領域,協助商戶與企業採用創新解決方案,藉此提高金流效率與透明度,在各垂直領域拓展創新金流。

「我們推動的台灣在地專案叫『挺好的小店』,教育店家手機感應收款方案的益處,不僅減少紙鈔接觸染疫風險,同時讓店家更方便、機動方式收款,提高商機。已導入的商家類型包含小吃店、市場攤販、花店外送等,未來也將導入計程車、週末市集。」孫麗軍分享其中一間來自桃園年輕夫妻經營的商家「查理Q蛋」,平常多在中壢市場擺攤販售放牧的雞蛋,過去除了現金就只能給銀行帳號讓客人轉帳,許多客人覺得轉帳麻煩而棄單,讓商家相當苦惱。自從使用 Visa 手機感應收款,手機就是刷卡機,現在客人只要手機輕碰感應即可快速完成付款,幫助商家提升客源又減少錯帳率。

Photo Credit: Visa

Visa 亦積極支持地方觀光圈數位轉型,與台灣觀光策略發展協會(DTTA)與合作賦能地方觀光圈商家已邁入第三年,今年為新北市平溪在地商家舉辦線上永續發展主題工作坊,輔助商家上手數位工具,開啟地方永續發展。Visa 更特別為小微商家設計實用商務技巧網站(Practical Business Skill),透過工作坊將資源分享給商家,包括電商經營、數位支付等,幫助台灣小微商家優化體質,挺過疫情風暴。

除了消費者、商家,Visa 賦能的觸角亦拓展至金融科技新創,廣邀新創加入 「Visa 亞太區金融科技優速計畫」,提供這些新創公司解決方案和顧問服務,將重心放置在幫助新創公司找尋商業機會,協助新創快速跨入區域市場。鼓勵創業新手在金流服務嘗試更多創新,賦能金融科技公司拓展更多應用場景的創新方案。

最後,Visa 看準支付環境趨於複雜, 亦串聯全球合作夥伴,延伸到更全方位的支付服務,協助企業與金融機構探索更多支付的附加價值,從資料分析、產品權益、應用介面、風險管理到行銷推廣,提供一站式完整的支付附加價值服務,因應消費者不斷演變的多元支付習慣,拓展更多應用場景。孫麗軍舉例,針對永續發展,Visa 推出永續消費權益(Visa Eco Benefit Bundle),幫助夥伴搶攻在意氣候問題、支持永續消費的消費者。Visa 台灣亦曾協助業界領導百貨、航空聯名卡等客戶透過挖掘資料(Data mining)、彙整分析,找出含金量最高的消費者、新的場景,再針對這群人再行銷。

Visa 轉型腳步不停歇,讓全球各角落人們享受經濟果實

上述幾項案例,再再證明 Visa 早已超越一家信用卡公司的規模及格局,未來 Visa 接觸的對象將如同毛細血管一樣散開,成為任何交易的連結點,持續透過全球網路,推動商務、讓全球各地的每個人都能參與全球經濟。當然 Visa 的戰略目標不僅於此,為支持受新冠疫情影響的中小企業,Visa 承諾要助攻全球 5,000 萬中小企業數位化。此外,Visa 也表達支持全球金融科技新創擴大規模、與全球 200 多個政府達成合作夥伴關係的決心。

回到玄奘取經的故事,當英雄完成經書抄寫之旅,往往不只在成就自我,更是將心血成果分享給世人獲益,不論現在或未來,Visa 都希望複製玄奘的精神。孫麗軍重申,「期待透過 Visa 全球品牌轉型計畫,Visa 會持續引領創新,同時傾聽客戶聲音,讓全球各地的每個人得以打破藩籬、沒有障礙的參與全球經濟體系,相信在不久的未來,就能看見普惠金融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