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大金主?科技公司員工捐給拜登,總額破 1500 萬美元

共和黨支持者因此認為,就是因為科技巨頭員工偏好拜登,導致臉書、Google 等大型數位平台都有內容審查之嫌。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評論

最近公開的競選財務紀錄揭露,美國科技巨頭的員工是民主黨候選人、現任美國總統拜登競選活動對外募資的大戶,捐款總額甚至超過華爾街五大企業的員工。

總金額高達 1510 萬美元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微軟、亞馬遜、蘋果以及臉書等五大科技公司的旗下員工,是當時拜登競選活動募資來源裡「一般公司員工自由捐款」的最主要來源,總金額至少有 1510 萬美元(換算約新台幣 4.2 億元)。

雖然美國企業禁止直接向國家公職候選人捐款,但許多公司內部都會成立政治行動委員會(PACs),由內部員工資助,再向特定候選人捐款。

而根據外媒揭露,拜登這次從華爾街五大企業(高盛集團、花旗集團、美國銀行、富國銀行以及摩根大通)的員工那裡獲得 370 萬美元捐款,但這還只是小巫見大巫。

因為光是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員工捐給拜登的總金額,就高達 530 萬美元。而微軟員工捐了 320 萬美元,亞馬遜員工捐了 280 萬美元,臉書員工也捐了 190 萬美元。

「我們不喜歡矽谷,矽谷也不喜歡我們」

美國科技人一直都比較青睞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包括上一次參選的希拉蕊、前總統歐巴馬等,都在競選期間從科技公司員工裡獲得大筆捐款。不過,當時民主黨的捐款來源,還是以律師事務所、金融業的員工為大戶。

而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競選募資的「一般公司員工自由捐款」來源,則以航空、航太業以及銀行業為主。共和黨支持者因此認為,就是因為科技巨頭員工偏好拜登,導致臉書、Google 等大型數位平台都有內容審查之嫌。

而協助共和黨負責宣傳、選舉、募資等活動的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前發言人 Doug Heye 甚至說:「我們不喜歡矽谷,矽谷人也不喜歡我們。」(We don’t like Silicon Valley—and they don’t like us.)

而民主黨支持者看法恰好與共和黨相反,反而認為就是因為臉書、Google 等科技企業規模太大了,導致平台上假消息不斷流傳,進而有利於當時的川普政府。

這幾家被提到的科技巨頭都拒絕做出任何回應,也否認旗下員工的政治立場會影響他們經營平台。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



重返實體辦公室,然後呢?即時彈性協作成新常態,掀起數位辦公 2.0 新浪潮

後疫情時代全球掀起數位辦公 2.0 新浪潮,集實體及數位於一身形成新常態。為此,Google Workspace 整合旗下服務打造即時彈性協作的工作環境,並舉辦六堂虛擬工作坊系列課程,帶您了解如何因應新工作模式需求提升生產力。
評論
Photo Credit:Google Cloud
評論

全球疫情瞬息萬變,許多公司現已回歸實體辦公室上班 ,但先前居家遠端辦公時期所建立的工作模式,是否便就此解除、一切歸零?事實上,部分公司在重返辦公室後,仍沿用混合辦公模式,一方面可保持遠端工作彈性以因應多變疫情,另一方面則可保留數位辦公的優勢:即時彈性協作。現在是非常好的時機,可進一步檢視實體及數位辦公各自的優缺點,並整合最適合自己公司的工作模式。

即便團隊已回歸實體工作崗位,但過去數位辦公的影響並非全然消失,可能會適時沿用視訊會議、雲端表格協作等溝通管道,而非全然回歸原先傳統工作模式,反而較符合「混合辦公」的定義。因此,如何讓這種新常態可長期、穩定且無縫地運作,成為所謂的「新常態」,便是現今公司數位轉型所面臨的重要課題。

因應後疫情時代的工作型態需求及發展,Google Workspace 集結 Gmail、Google Meet、Google 簡報、Google 文件及 Google 試算表等眾多雲端辦公室應用程式,於今年推出許多新功能,讓團隊協作更加流暢無阻,即便在異地遠端辦公也能享有實體辦公室上班的便利性與確保資訊安全。團隊工作模式不斷改變,遂掀起數位辦公 2.0 新浪潮,Google Workspace 協助企業迎向即時彈性協作的新時代。

Photo Credit:Google Cloud

從原地工作、異地遠端到原地遠端:團隊工作模式大洗牌,數位辦公其實沒有想像中遙遠

提及「數位辦公」,許多人可能會想到居家工作或遠端辦公。但若從最根本的觀念探討,數位辦公係指透過數位平台或即時協作工作環境,突破傳統辦公模式中的時間及空間隔閡,讓有權限或相關負責人員,可隨時推展及監控進度。進入後疫情時代,大家對於「數位遠端」工作的想像,也有了重大突破。

回歸實體辦公室後,若沿用「彈性即時協作」的遠端工作模式,也算是數位辦公轉型的一種,因為同事之間的溝通及工作狀態,已由傳統的「原地工作」,變成「異地遠端」,如今又轉變成「原地遠端」型態。團隊可能待在實體辦公室、同一個屋簷下工作,但採用的是視訊會議、雲端共同協作等異地遠端型態,集「實體」及「數位」於一身,形成「原地遠端」的新模式。

透過 Google 簡報、Google 文件 及 Google 試算表等協作程式,各團隊可同時在線上編輯文件或提出修改建議,不必再等待各個窗口單獨編輯並儲存檔案,然後再轉交給下一個窗口,因而省下大量等待、傳輸及溝通時間,而且沒有跨裝置、跨版本之間的相容問題。這些都是數位辦公的基本精神。因此,數位辦公並非如大家想像那般遙遠。

Photo Credit:Google Cloud

而數位辦公最大的優勢之一,便是打造即時彈性協作的工作環境,現今全球局勢改變甚鉅,居家辦公、隔離、跨時間及空間協作等儼然成為日常,「上雲」或透過雲端執行跨部門任務,有助於節省工作時間及心力。即便團隊都待在實體辦公室或同一個空間工作,若採用數位辦公,亦可大幅減少等待及協調等工作時間。

Google Workspace 首重資安,確保數十億使用者帳戶安全

近年來,疫情造成的轉變對生活影響深遠。接下來,我們需要回頭檢視,最初在倉促之下打造的疫情應對工作模式,如今是否有需要調整或改善的空間。若談及數位辦公,資訊安全是極重要的一環。許多人基於資訊安全考量,一再延後數位辦公轉型時程。若要在多個時區、地點或多份文件檔案之間打造即時協作環境,便須確保有穩健資訊安全基礎。

Google Workspace 採用零信任原則、資料防護、加密及端點防護等重點措施,讓使用者可在更安全的線上環境裡工作,而 Gmail 更可阻擋超過 99.9% 的垃圾郵件及釣魚訊息。我們的系統在遇到網路攻擊時,會學習並分析每次攻擊的細節,了解攻擊方所採取的手法及行為,讓我們可以預測並阻擋新攻擊,進而保護使用我們產品的數十億名用戶。

隨著遠端及多地點協作需求量暴增,頗具創意且心意堅定的網路攻擊者,紛而鎖定可能有資安漏洞危機的共享文件檔案。我們會持續提升釣魚及惡意軟體的防護機制,並守護 Gmail、Google 簡報、 文件及試算表等共享文件的安全性。使用者在存取或編輯 Google Workspace 協作平台上的共享文件時,若檔案內含有釣魚連結或惡意軟體,使用者將會收到自動發送的警告訊息,並會提供相關指示,引導用戶確保自身帳戶安全。

Google Workspace 虛擬工作坊系列課程,以跨裝置無縫接軌體驗打造永續經營混合協作模式

Photo Credit:Google Cloud

現代工作型態不斷創新,而各裝置及地點之間轉換時的無縫體驗,更是打造混合協作模式的關鍵。Google Workspace 持續探索有助於團隊互動、建立及協作的方式,在聲音、視訊會議,以及即時協作空間領域力求突破創新,支援各團隊的混合工作需求,減少不同工作模式之間的磨合時間及成本,並在維護及運用多平台協作時,將資訊安全風險降至最低,打造無縫接軌絕佳體驗,建立一致性且高相容性的溝通模式,進而創造可永續經營的混合工作模式,讓所有員工可在任何時間及地點,打破版本及裝置之間的不便及限制,享受共同協作的優勢,進而拿出最佳表現。

面對數位辦公 2.0 浪潮,Google 團隊將於 8 月 12 日至 9 月 16 日期間,舉辦六堂 Google Workspace 虛擬工作坊系列課程,帶您了解如何因應新工作模式需求及轉換,進而運用 Google Workspace 提升生產力 ,並與所有人保持密切聯繫。機會難得,千萬不要錯過!

本文章內容由「Google Cloud」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