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讓 Uber、Lyft 取得新客群,警消、護理、物流人員躍升主顧

雖然 Uber 與 Lyft 目前暫停「共乘」選項,讓乘車費用增加,但警察、消防員、護理師、藥師、物流人員等的搭車需求不減反增。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評論

疫情全球大流行後,Uber、Lyft 等叫車平台服務雖然生意大受影響,但此波疫情也讓警消、醫藥護理以及物流人員紛紛採用叫車平台作為上下班工具,讓兩大平台進而吸收到一大群過去難以接觸的客群。

根據 Mashable 報導,在 COVID-19 大流行之前,像 Uber、Lyft 這樣的叫車平台,其主力客群幾乎都是住在城市、高收入、喜歡接觸科技的年輕中產階級,他們通常搭 Uber、Lyft 上班,下班後也搭 Uber、Lyft 去看電影或到酒吧聚會小酌。

但隨著各大城市陸續封城,電影院、酒吧、餐廳暫時關閉,許多工作也都轉成遠距工作,這些年輕中產階級搭 Uber、Lyft 的需求也降低。根據調研公司 ValuePenguin 統計,相較於 2019 年,美國市場在 2020 年的汽車服務支出降低 69%,而原本叫車平台的忠實顧客,也愈來愈少使用該服務。

不過,根據 Lyft 最新發布報告,疫情期間新成長的使用者,則來自那些得實際面對面接觸的勞工,包括:警察、消防員、護理師、藥師、物流人員等。雖然 Uber 與 Lyft 目前暫停「共乘」選項,讓乘車費用增加,但這群新客戶的搭車需求不減反增。

此外,在 Uber 最新的財報電話會議上,執行長 Dara Khosrowshahi 也指出,因為那些仍得每天出門工作的勞工們不再搭公共交通運輸工具或一般計程車,而是改用叫車平台,帶動平台新使用人數成長。

只是,比起以前的年輕中產階級老顧客,這批新客群對價格較敏感,但 Dara Khosrowshahi 仍看好新客群,認為即使疫情減緩後,他們仍會願意為了健康安全選擇叫車平台;再加上疫情過後,原本的老顧客也會重現,因此樂觀看待叫車平台市場未來發展。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



【影音】老不一定要孤獨—「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重新找回偏鄉長者對生活的熱忱與重心

「我還是會老,但不會孤獨老。」不讓老和孤獨劃上等號,是許多人的盼望,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
評論
Photo Credit:一粒麥子基金會
評論

你認為「老」是什麼樣子?是一個明確的年齡界線?還是進入某一種身心狀態?即將邁入知命之年的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以及才剛過而立之年的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各自從自己的性別與年齡探討對於「老」的想像。

走到「老」的生命階段是幸運的,這意味著老天願意多給我們一些時日,品嚐晚年的生活滋味;同時「老」也有屬於它這個階段的考驗與精彩,不只是個人的生命功課,也是周遭社區的共同學習。崴爺說起他對「老」的想像與擔憂:「對於晚年,有些人會覺得坐在輪椅上看夕陽是很祥和的畫面,對我來說卻像是恐怖片,好像除了看風景,就沒有辦法做其他事了。」蔡尚樺也說:「老讓我覺得可怕的地方在於,我的思想和靈魂還很衝,但是身體和代謝卻都變得緩慢,彷彿被禁錮在一個軀殼裡。」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左)、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右)討論對於年老的想像

不讓老和孤獨、無能為力劃上等號,不只是崴爺和尚樺的共同目標,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誠如影片中一粒麥子基金會執行長林木泉所說,每一個長者都有屬於他自己的生命經驗,邁入老年並非就要拋棄自己過往的能力或興趣、成為一棵呆坐的枯木,而是猶能發揮生命力,活出每個精彩的當下。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配合長輩興趣和專長發展活動,像是木工或編織

對此,林木泉執行長向崴爺與尚樺展示了花蓮縣「光福多功能日照中心」的實地樣貌,不僅是提供生活照顧,更重要的是支持長者找回對生命的好奇與盼望;像是多功能日照中心透過木工班、編織、植栽、桌遊等活動,讓長輩重拾過往的生命經驗、為生活增添許多樂趣和色彩。此外,還須有護理、社工、營養師、物理治療師等專業人員以及在地社區青年的共同參與,才能撐起長者的晚年生活,讓「老」不孤獨,而且可以更加自主、有尊嚴地生活。

捐款支持,讓「一粒麥子多功能日照中心」在更多偏鄉社區發芽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持續募集各界善款,支持偏鄉長者擁有幸福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