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y Rubin的黯然離場:他為何非走不可?

評論
評論

(photo by Joi)

導語:他一手打造 Android 系統,助力 Google 直追蘋果,與 iOS 二分行動市場的天下。卻在 Android 扶搖直上之時,不得不黯然離場,忍痛割愛,放手讓 Android 前行。

本文編譯自:theverge.comDisconnect: why Andy Rubin and Android called it quits

一周前,Google 宣佈 Andy Rubin 將調離 Android,加入一項秘密計劃。決定一出,業界嘩然,Google 內部員工亦震驚不已。然而,Andy Rubin 的離去並非突然,他的秉性、才能,他對 Android 的幫助與侷限,都成為他離去的伏筆。很多人猜測 Android 之所以叫 Android,是因為它聽起來和 Andy 諧音。這個猜測只對了一半,並非發音相近,Android 正是 Andy Rubin 的綽號。早在 1989 年,Andy 還為蘋果工作時,他的同事就給他起了這麼個俏皮的綽號,因為 Andy 對機器人(robot)有著狂熱。直到 2008 年,Android.com 仍做為 Rubin 的個人首頁而存在。

Rubin 對 Android 的意義不言而喻。去年六月,流言紛傳他會離開 Google,轉投創業公司 CloudCar。鑑於他對 Google 的功績,以及在 CEO Larry Page 核心集團內的特殊地位,謠言擴散極快,驚慌四起。人們紛紛議論他走後的 Google 該走向何方。Robert Scoble 甚至寫道:“Andy 這些年為 Google 做了多少事啊!”

Rubin 很快現身滅火——宣稱 CloudCar 只是自己洛杉磯育成計劃裡的一間創業公司,其創辦人是自己的好友。“我從未想過離開 Google”,Rubin 在自己的 Google+ 上寫道,末尾附上“27 號的 I/O 大會見!”。去年 I/O 大會,Rubin 仍是舞台之主,他的名字和 Android 同列,毫不違和。

然而周四,Page 就宣布 Rubin“決定移交 Android,開啟在 Google 內的新篇章”。Rubin 給開發者寄送郵件,表達了相同的意願:“在我內心深處,更想做一個企業家。”

Rubin 沒有離開 Google,但他將不再和 Android 有任何關聯——Android 的龐大超乎 Rubin 的可控範圍,Rubin 對 Android 亦深感疲憊。

天才之能,天才之累

十年間,Rubin 一手將 Android 從白紙上天馬行空的想法發展為世界上最受歡迎的智慧型手機作業系統。超過 7.5 億裝置置入 Android,超過 250 億的 app 被下載,綠色的小機器人標識和被咬了一口的蘋果辨識度相當。

然而,盛名之下,Android 卻前路難

明,荊棘遍佈。平板電腦市場上,Android 市占率跟 iPad 相去尚遠。而 [email protected] 計劃(致力於讓開發者為家用電器開發 app),又似乎操之過急。儘管 Google 堅持開放系統理念,卻無法從中獲得實際利益,甚至讓自己的競爭對手 Samsung 搶占行動設備市場,賺得盆滿缽滿,超越己身。

“就連微軟都比 Google 更懂得如何在 Android 基礎上借助專利賺錢。”分析師 Michael 不無嘲諷地說道。在其它領域內,Google 也幾乎失去對 Android 的控制。Amazon 的 Kindle Fire 搭建在 Android 基礎之上,他們的 Amazon app store 卻在和 Google Play 競爭。

沒有人會否認 Rubin 天賦異禀。他既有建築師之才,又有嘗試不倦、勇於突破的駭客精神。進入 Google 之前,他做過蘋果的工程師、微軟的經理,又獨立創業,帶領兩支創業團隊走向成功:一是 Danger,一是後來的 Andr

oid。

“我樂於和 Andy 共事,因為他有驚人的才能。他極擅長於設定宏大的目標,哪怕早期看似癡人說夢,最終他總有能力調動小團隊,把不可能變成可能。”Google 公用建設部資深副總 Urs Hölz

le 說,“他是天才型人物,沒有他,我不認為還有誰能造就今天的 Andr

oid。”

但 Rubin 一直不願,或者說不能,讓 Android 成為 Google 的印鈔機。Samsung 製造出遠銷海外的 Andr

oid 智慧型手機,Google 卻無法從中獲得一分利潤。“Andy 是個天生的獨舞者。他不斷奔向心中所想,無謂的人事皆不入眼。”曾與 Rubin 共事的一位業界人士說道,“但是 Android 必定會成長到某種的規模,那時它離不開團隊內部的互動、合作、協調,甚或需要強力的外部資源支撐。事實證明,Android 成長到這個階段時,Rubin 發現自己失去了掌控力。他開始舉棋不定,看不清航向。”

Danger 往事

Rubin 和他創立的 Danger 被看做首台智慧型機之父。在網路泡沫的年代,他的產品一鳴驚人——支援網路的智慧型手機,擁有自己的 app 生態系統。他本人則更加特立獨行。工作室附近停放著他的麻雀電動車、Segway(無污染的電動兩輪代步車),以及 Pole Position 式的電子遊戲機,還總時不時地撿回螢幕顏色不同的手機。諸如 Rich Miner、Steve Perlman 甚至是 Steve Wozniak(蘋果共同創辦人)都會忍不住駐足觀看。

在 Danger 的四年中,Rubin 從未間斷過戰鬥,從不喊累。“他極力掩藏自己的疲態,”Danger 時期和 Rubin 親近的一位同事說,“我曾見過他工作至深夜,幾近虛脫,第二天卻依舊換上乾淨的襯衫去上班,仍能在採訪和商業會議中應對自如。”

Danger 的科技實力,遠遠超出它所屬時代的想像力,卻在實現商業價值方面步履維艱。“他們勉強維繫著公司的生存,”Runbin 的前同事說道。直到 2003 年,Rubin 被投資人剔除出局,通信業老手、精明的生意人 Hank Nothhaft 接過權杖。

“當時我們有一個超棒的產品,即將推出市場,因此我們找來 Hank。只有他知道如何處理這麼大的生意,和合夥人打好交道。”Danger 的前投資人 Rees 說,Hank 才是能帶領這間企業上一個台階的 CEO。

離開 Danger 不久,Rubin 就著手 Android 的研發。就像那句話所說,“他不會逗留太久”,Rees 回憶道。

Google 歲月

2005 年,Larry Page 買下仍屬雛形的 Andr

oid,Rubin 就此加盟 Google。但 Sergey Brin 和 Eric Sc

hmidt 一直同 Android 保持距離,他們不懂行動領域。Page 卻對 Rubin 開放行動作業系統的遠見讚賞不已。他甚至覺得 Google 可以推動全球範圍的手機革新浪潮,哪怕困難重重。

Page 堅信 Android 對 Google 意義非凡,Rubin 卻半信半疑。他感受到 Google 內部結構的鬆散,企業文化的瘋狂,以及最初的不適。就連他把限量

版德國汽車送進修理廠,於崇尚平民主義的 Google 人而言都像炫耀之舉。

在外界看來,Google 快速收購 Android 的舉動似乎預示著他們進軍無線領域的決心,但 Google 自身不願坦露過多細節。Rubin 進入 Google 的領導層,擔任行動數位部門高級副總裁。他帶領產品研發,尋找合作夥伴,和賈伯斯成為盟友。

但 Android 的諸多努力最終都不甚了了。彼時風風火火說要組建引領行業標準的 Open Handset 聯盟,最終卻被 OEM 巨頭瓜分平台。Android Update 聯盟也曾嘗試協調系統更新時間,卻以失敗告吹。Rubin 贊成的 Motorola 收購,至今無法為 Google 實現獲利。

CFO Pichette 說,Motorola 怎麼看都不符合 Google 一貫崇尚的新奇標準。而這起收購案

帶來的大肆報導,又令 Google 陷入沸沸揚揚的專利訴訟中。

Google 不願透露現在有多少員工為 Android 工作,可以肯定的是,它的規模已是最初 Rubin 帶來的 8 人團隊的幾十倍。超過 200 人的 Google+ 資料填寫的是 Android 或 Google Play 員工,但真實數據可能還要更多,2010 年時就有 200 到 250 人的規模。相比之下,Rubin 離開 Danger 前管理的只是剛過 100 人的團隊,他還沒當過這支團隊的 CEO。

交出權杖

Google 對 Rubin 的去處緘默不言,但外界的揣測紛紛指向 Google X 研發實驗室。這位樂於發明東西的 Andr

oid 之父,已擁有 11 項專利權,以及一堆專利申請書。他對硬體有天生的熱愛,尤其是可以拍照的硬體。在微軟的時候,他總是偷偷走開,回到自己位於洛杉磯的實驗室,在氖燈管的照耀下敲敲打打。實驗室窗戶上的標語忽隱忽現:Robots that kill.

蘋果時期,他駭進公司系統,告知同事股票價格。在 Danger 時,他從網上收集各式各樣的圖片。“他的車上佈滿了插件。他的家裡也是。”Rees 回憶道,“他喜歡可以觸摸的酷玩意兒。”

脫離 Rubin 後,Android 將被交到資深副總 Sundar Pichai 手中,他同時還負責 Chrome 和 Apps 兩個項目。融合 Chrome OS 和 Android 的猜想由來已久,如果真能如此,Google 就能將 PC 與行動裝置的軟體統一起來,創造出類似 Pixel 這種可以觸摸的筆記型電腦。Google 也表示這兩個作業系統未來可能融合,但目前一定不是最佳時機。

Page 希望 Google 產品線能連貫統一,如此不僅有利研發,也有利市場。但對 Chrome OS 和 Android 這支團隊而言,融合之路困難重重。它們的風格不一,目標不同——Android 團隊習慣飛快的工作節奏,他們必須不間斷地工作才能升級軟體、修復 bug、趕上行動網路迅猛的發展步調。

而 Pichai 則兼具冷靜和戰鬥力。作為產品經理,他把 Chrome 瀏覽器一路做到行業頂尖,同時還能兼顧 Google 的專業產品 Apps。若 Android 和 Chrome OS 團隊合併,必得經歷陣痛,才能達到穩定之態。對此時此刻的 Google 而言,融合絕非明智之選。Android 換將之後,Pichai 讓 Android 走向盈利的任務呼之欲出。他得完成 Rubin 未竟的任務。

距離今年的 Google I/O 大會只剩兩個月,門票一如既往地被一搶而空。現在,人們都翹首以盼地期待 Google 宣佈點什麼,但猜測已經太多。分析師 Gartenberg 說道:“其實 Google 也未必清楚自己想做的是什麼。嘗試是肯定的,這需要一個過程。有一天我們會和 Google 一起恍然大悟 ‘ 喔~原來這就是我們想要的'。”

Tips: 更多本日精選網路新聞 http://share.inside.com.tw/


精選熱門好工作

前端開發者 / Frontend Develop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整合行銷經理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資深行銷專員(MK)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