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佐斯退位後,祖克伯成唯一身兼執行長的科技巨頭創辦人

Amazon 創辦人 Bezos 宣布卸任執行長一職後,產生了一個有趣的現象:美國科技巨頭中,創辦人基本上不再擔任執行長,而 Facebook 的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就成了碩果僅存的唯一一位「創辦人兼 CEO」,繼續執掌公司大權。
評論
REUTERS/Shu Zhang
評論

據 CNBC 報導,在 Amazon 創辦人 Bezos 貝佐斯昨日重磅宣布將卸任執行長一職、交棒 AWS 負責人 Andy Jassy 之後,產生了一個有趣的現象:美國科技巨頭中,創辦人基本上不再擔任執行長,而 Facebook 的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就成了碩果僅存的唯一一位「創辦人兼 CEO」,繼續執掌公司大權。

目前的幾家科技巨頭裡, Apple 蘋果聯合創辦人 Steve Jobs 在 2011 年因癌症病情加劇,宣布由 Tim Cook 接手擔任執行長,Jobs 爾後也因病離世。Microsoft 微軟則是在 2014 年早期創業員工 Steve Ballmer 從執行長退休後,交棒給現任的執行長 Satya Nadella。Google 的母公司 Alphabet 的執行長一職,則是在 2019 年從聯合創辦人 Larry Page 手中轉移到 Sundar Pichai。Tesla 特斯拉執行長 Elon Musk 一直以來掌管產品開發與業務發展等,但 Tesla 在 2003 年剛誕生時,Musk 還沒有加入這間公司。

而如今 Amazon 也正改朝換代,由 AWS 負責人 Andy Jassy 出面接替 Bezos 擔任執行長。

至於 Facebook,Zuckerberg 祖克伯從 2004 年創立公司至今,一直掌握公司大權從未中斷。現在他已成為唯一「辣個」持續站在執行長崗位戰鬥的科技巨頭創辦人。

「創辦人兼 CEO」有優勢?

Zuckerberg 和其他科技巨頭創辦人有許多不同之處:他握有 Facebook 股東會的多數投票權,讓他能牢牢掌握公司命運,不會受外部某些激進股東的干擾(微軟就曾被外部某激進投資機構 ValueAct 強迫調整公司領導層。)那些不服 Zuckerberg 領導的股東只有一個選擇,就是賣掉 Facebook 股票。

這樣的優勢,讓 Zuckerberg 得以施展長期策略佈局,只要是他認可符合長期策略方向的專案,就能得以持續,最典型案例是 Oculus 的開發。

Facebook 在 2014年以 20 億美元高價收購 Oculus 公司。如今已過 7 年,這間子公司尚未能開花結果,但因 Facebook 沒有任何來自股東的壓力,因此只要 Zuckerberg 願意, Oculus 就能繼續發展 AR / VR 技術實力。

事實上,也正是 Zuckerberg 本人能堅定執行自己的策略目標,才成就了 Facebook 今天在社群軟體的霸主地位,從 2006 年開發出 Facebook 最重要的「動態塗鴉牆」(News Feed),到斥資收購 Instagram 和 WhatsApp,甚至是 2016 年讓 Instagram 直接複製 Snapchat 原創的「限時動態」(Stories),都可算是 Zuckerberg 做出的正確決策,且數量遠遠超過失誤。 

同期的其他社群軟體公司發展,相較於 Facebook 早已遠遠落後一大截。而去年起,美國國會也已針對 Facebook 社群網路市場的巨大壟斷力量,展開調查與提告。

被 Zuckerberg 牢握在手的公司實權 ,也保護了 Zuckerberg 不會因為外界的嚴厲批評而影響他的營運業務。過往 4 年中,Facebook 基本上完全忽略外界對平台上充斥滿假新聞與假資訊、陰謀論等批評。無視的作為導致平台上出現像 QAnon 極右派組織用陰謀論興風作浪,到去年 10 月之前,Facebook 始終沒有刪除 QAnon 相關頁面和群組。 

創辦人退位後的科技巨頭們活得怎麼樣呢?

在新任 CEO 掌權之下,Apple 蘋果、Microsoft 微軟、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在營收和股價上都展現出成長力道。

Apple 蘋果:

Tim Cook 掌權至今,Apple 股價已成長超過10 倍,自 2011 年 8 月的 13.44 美元成長到到本週二的 134.99 美元,營收則從 2011 年的 1082 億美元成長到去年的 2745 億美元,增幅高達 153%。

而在 Steve Job 掌權的 1996 年到 2011 年期間,Apple 陸續推出了主機與螢幕合體的桌上型電腦 iMac、App Sotre、iPod、iPhone、iPad 等創新產品。到了 Cook 時代,Apple 唯一的新產品只有 Apple Watch。

和 Jobs 的多變個性相比,Cook 為 Apple 帶來的是穩紮穩打的營運。

Microsoft 微軟:

在 Nadella 擔任執行長時期,微軟股價從 2014 年 2 月的 36.25 美元,成長到本週二的 239.51 美元,營收則增加了 62%,從 2014 年的 778 億美元,成長到去年的 12,580 億美元。

Nadella 任職期間微軟尚未推出任何重大的新產品,但 Nadella 啟動了微軟在業務上的重大轉變,讓微軟從軟體和操作系統的銷售轉變為 SaaS 雲端運算服務訂閱模式(software-as-a-service subscriptions)。而微軟的雲端運算服務 Azure 明年的營收表現,極有可能超越 Office 部門,成為微軟營收最高的業務單位。

Alphabet(Google 母公司):

Pichai 擔任執行長的歷史不算長,但是 Alphabet 的股價已從 Pichai 掌權初期的 1294.74 美元(2019 年 12 月)上升到了本週二的 1919.12 美元,營收則從 2019 年的 1619 億美元成長到去年的 1825 億美元。

自從擔任執行長之後,Pichai 就拿不出更多時間進行創新,他花費更多的精力在解決內部員工不滿、應對新冠疫情帶來的危機,以及應對美國監管機構發動的反壟斷調查。雖然此時評價他還為時過早,但是 Google 員工普遍尊敬 Pichai 擁有技術背景,是公司穩固的力量。

和這些接班的執行長類似,接班 Bezos 的 Andy Jassy 在 Amazon 公司內部逐步成長,創建並灌溉 AWS 茁壯成另一個大器,且備受員工和同輩的尊崇。

而對 Facebook 來說,短期內不太可能出現權力交接。Zuckerberg 今年僅 36 歲,外界目前並未看見任何他打算離開執行長職位的跡象。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



上雲猶如太空探險之旅,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協助企業輕鬆穿梭多雲環境

人類從上個世紀積極探索外太空,為了將太空人送上天際必須克服各式挑戰,而現代企業要從「地端」飛向「雲端」,困難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提供多項關鍵服務,幫助 IT 團隊輕鬆悠遊多雲環境。
評論
評論

探索外太空,曾經是國際間的科技競賽,近年 Tesla 創辦人馬斯克更準備把太空旅行當成商業服務,預計 2026 年要帶著人類登陸火星。完成一趟星際旅行,需仰賴嶄新的科技及跨科學精密計算,但你知道嗎?現代企業要從「地端」飛上「雲端」,其實挑戰程度不亞於飛向太空。

對企業資訊管理者來說,有限的 IT 資源無法應付繁重的維運項目,加上同時管理公私有雲架構更顯困難、資安管理複雜,例如需要人工執行過濾警示,各種大大小小挑戰不勝枚舉。換言之,企業想航行雲端,就像打造火箭需要龐大資源及人力。不過,現在有更輕鬆穿梭雲端的方式,就是使用雲端技術服務商 iKala 所提供的 AIOps Services(自動化雲端託管服務)

火箭升空前的全盤規劃:iKala AIOps 擬定系統架構規劃、教育訓練

完成一趟太空之旅,必須做足各種研究,例如精準計算飛行軌道、降落定位點、燃料耗用數、與地球通訊設定…等。

對沒有雲端架構經驗的企業來說,就如同當時的科學家,必須用土法煉鋼的方式檢查數據是否有誤。換言之,企業 IT 在升級之前,就需要有經驗的「雲端顧問」來釐清需求、協助規劃「升雲」之旅。而 iKala 就是企業的最佳雲端顧問,旗下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會搭配一位專責的技術客戶經理,協助企業提供即時的技術服務與專業建議。

究竟 IT 升級之前,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有哪些服務?首先是「系統設計規劃」,涵蓋系統架構規劃書、系統上線/遷移計畫書,可因應客戶產業需求,提供對應的解決方案以及顧問服務。而越來越多企業會使用到 Google 的雲端資源,iKala 也有提供 Google 雲端平台訓練服務。

GCP 教育訓練課程多元,包含 GCP 基礎架構(網路設定規劃、權限控管、計算資源等)、大數據與機器學習(大數據分析 Pipeline、BigQuery、ML 模型訓練與應用)、軟體開發技術與流程(容器化、CI/CD、DevOps)等。因為 iKala 團隊取得 10 多項 Google 專業技術證照,才能在企業規劃雲端轉型的前期就一步到位,規劃出整體藍圖,提供更全面的解決方案建議。

火箭升空中的精密操作:iKala AIOps 輔助即時技術維運、資安管理

當火箭準備就緒、升空倒數之際便是決定這趟太空之旅能否成功的關鍵時刻。從太空人的行前訓練與身體檢查,到火箭的引擎測試完成,如果有靜電或一點火花都可能引發爆炸事故。光是在升空階段,太空總部就要有結構、熱控、姿態控制、資料處理、電能、遙傳指令、推進以及飛行軟體等龐大的系統工程師在旁待命。

換言之,企業 IT 移轉雲端過程就像火箭發射的當下,需要有專業、經驗足夠的工程師,才能即時協助企業順利上雲,甚至快速排除緊急的狀況。對此,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提供兩大關鍵的幫助:技術維運、資訊安全管理。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的技術維運服務內容,提供 7 x 24 的 Help Desk,像是緊急 GCP 問題報修、產品使用技術諮詢;或是事故管理,如搭建監控系統、設定規劃告警政策、規劃日誌收集與留存。每月也會提供企業維運報告,報告書有營運效率檢討、流程優化、新服務項目、營運系統建議等。

至於資訊安全管理方面,除了基本的 GCP 專案權限控管掃描、應用程式 OWASP(Open Web Application Security Project)前 10 大項目資安弱點掃描,同時也針對近年相當受重視的 DDoS 防護,iKala 可協助企業導入 GCP 平台的 DDOS 防禦機制。iKala 掌握多年軟體開發和雲端管理經驗,可分享給客戶 DevOps、AI 第一手實務的作法與經驗。

火箭升空後啟動自動導航:iKala AIOps 提供 AI 自動化監控、帳務管理

當火箭成功升空後,太空人為了執行下一階段任務,這時候火箭就需要轉換成自動駕駛模式,或在探索其他星球時,出動機器人來協助執行人力無法負荷的任務,讓太空人專心處理更關鍵的工作。換言之,上雲後的 IT 架構就像升空後的火箭,應該減少 IT 人員的負擔,甚至不需浪費例行時間,就能夠快速掌握整體資訊系統的運作狀況。

不過要讓 IT 架構像火箭具備自動駕駛功能,勢必需要相當高的技術門檻,而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正好有相對應的服務。如此一來,IT 人員的生產力就能投入在更具商業價值的研發專案,讓 IT 部門轉型成可創造產值的單位,而非單純的後勤支援角色。

盤點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在此環節共有三大類服務。其中一項是 AI 自動化監控與通報服務,幫助 IT 成員主動監控系統,掌握是否有異常操作狀況。其二是帳務方面的管理,幫助企業產出雲端服務月用量帳務分析報告,針對軟體授權需求,整合出帳至  Marketplace 與第三方服務商,自動化做到 License 採購管理。

第三項則是針對服務級別協定(SLA)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提供 24 x 7、5 x 8 兩種模式,在重大 GCP 服務異常中斷服務時,提供電話、e-mail 聯繫。而且每月會舉辦 1 次月會(以 on-site 或遠端視訊會議方式)提交書面報告。目前 iKala 的企業客戶服務超過 400 多家、涵蓋數 10 種產業,可說是企業成功上雲,最能安心託付的合作夥伴。 

事實上,雲端託管服務(CMS)是目前最夯的新趨勢,根據市調公司 MarketsandMarkets Research 報告指出,全球雲端託管服務的市場規模,預計從 2020 年的 624 億美元,到 2025 年成長至 1,162 億美元,複合年增長率(CAGR)為 13.3%。代表未來有大量企業採用 CMS,以降低 IT 基礎設施的投資成本及風險,藉此提升企業營運的競爭力。

由此看來,企業的數位轉型,就像上個世紀的太空軍備競賽一樣。「時間就是決勝點」,越晚起步的公司與其他數位能力領先群的企業相比,差距只會越來越大。現在就攜手 iKala 嘗試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打造穩定的 IT 系統、邁向數據驅動的商業模式,讓企業在數位世代站穩腳步,輕鬆穿梭多雲之間。

了解更多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