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 Clubhouse 開房:幫鄉民拷問 Robinhood、Neuralink 將有新進度!

不知道下一位能在 Clubhouse 掀起如此轟動的會是哪一位名人呢?
評論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評論

昨天 Tesla 執行長伊隆•馬斯克加入了新一代社群應用 Clubhouse 開房間聊天,造成在社群上另類萬人空巷的盛況,將 FOMO (錯失焦慮)社群模式被發揮到淋漓盡致。為了讓你不再扼腕錯過與馬斯克「開房間」,我們重點整理看看他說了些什麼吧!

GameStop 事件 幫鄉民提問 Robinhood 執行長

上週投資市場爆發最震撼事件-GameStop 散戶群起對抗華爾街,隨後交易平台 Robinhood 限制交易。馬斯克「開房間」意外和 Robinhood 執行長弗拉德·特內夫(Vlad Tenev)進行對談,馬斯克當眾代替所有網友們向 Vlad Tenev 發問,請 Robinhood 給出一個交代。

Vlad Tenev 表示,Robinhood 被迫暫時阻止使用者購買股票是因為瞬間交易量導致美國國家證券結算公司(NSCC)在凌晨緊急要求存入 30 億美元。Tenev 說,僅籌集到 20 億美元風險投資的 Robinhood 與 NSCC 進行溝通,向他們要求減少保證金。

馬斯克繼續 Vlad Tenev 這裡是否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辛嗎?Vlad Tenev 則表示,國家監理作為是合理的,但經溝通後,讓 NSCC 同意將保證金降至 14 億美元。

他強調,Robinhood 是出自如何平衡全天管理風險的動機,才會把這些股票標記為「僅平倉」試圖讓市場冷靜。後來 NSCC 先同意將這筆保證金暫時先降低繳 700 萬美元就好, Robinhood  立即支付款項後才再次打開交易。

「我們別無選擇。」Vlad Tenev 不斷強調。

與比特幣相見恨晚

相信不少人注意到馬斯克在之前就把推特的個人簡介換上了 Bitcoin 的字樣,發生GameStop 事件,馬斯克仍然將注意力集中在比特幣上。

馬斯克表示,在 2013 年一位朋友送他一塊用比特幣買的蛋糕。他後悔自己應該八年前就該買了。他說與比特幣相見恨晚,但會持續支持!

馬斯克討論到狗狗幣(Dogecoin),狗狗幣在過去一周中飆升 300%以上,在周四達到了歷史新高,不過馬斯克似​​乎沒有特別喜歡,還覺得有點可笑。

他開玩笑表示狗狗幣成為未來地球的貨幣其實是有點在諷刺。根據 CoinDesk 的數據,在馬斯克發表評論後 Dogecoin 價格出現小幅下跌。

喜歡迷因、不喜歡遠端視訊

被問到迷因社會時,他表示:控制迷因的人控制著宇宙,形容這是「影響時代精神的因子」迷因是一種複雜的交流模式,與圖片很不同,更有企圖也更有趣。

我喜歡迷因,因為他們很有深刻洞察!

” I love memes, they can be very insightful” 

另外,被問到疫情後的工作方式,馬斯克則表示自己仍不太習慣遠端工作,使用 Zoom 對他來說仍然很不適應;他覺得在不同主題會議之間切換相當費神。

被問到是否會再成立新公司時,他表示,目前幾乎聚精匯神在旗下 Tesla、Space X、The Boring Company 公司。

Neuralink 將發新影片

馬斯克 2017 年創立了 Neuralink 公司發展人腦與人工智慧結合的技術,在短期內,馬斯克希望將 Neuralink 晶片植入患有大腦或脊椎損傷的四肢癱瘓患者中,讓他們透過思考就可以控制滑鼠、手機或任何設備。

馬斯克表示 Neuralink 將會把電腦晶片放到猴子的頭骨上,並使用細線連接到大腦。日前在直播用豬作示範,就是在大腦植入不到頭髮十分之一的細線,便可以傳輸腦電波訊號,可以略過血管因此幾乎不會有損傷。

馬斯克也透露,Neuralink 可能將在下個月發表一些影片,將目前的進度公諸於世。

在短短幾分鐘內,馬斯克也與粉絲閒聊很多事情,《旅行者指南》(Hitchhiker's Galaxy)、火星、外星人等等,也因為擠爆聊天室(限 5000 人)也出現許多實況轉播的影片在其他社群媒體擴散,形塑出一股新鮮的社群風貌,不知道下一位能掀起如此轟動的會是哪一位名人呢?

核稿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影音】老不一定要孤獨—「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重新找回偏鄉長者對生活的熱忱與重心

「我還是會老,但不會孤獨老。」不讓老和孤獨劃上等號,是許多人的盼望,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
評論
Photo Credit:一粒麥子基金會
評論

你認為「老」是什麼樣子?是一個明確的年齡界線?還是進入某一種身心狀態?即將邁入知命之年的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以及才剛過而立之年的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各自從自己的性別與年齡探討對於「老」的想像。

走到「老」的生命階段是幸運的,這意味著老天願意多給我們一些時日,品嚐晚年的生活滋味;同時「老」也有屬於它這個階段的考驗與精彩,不只是個人的生命功課,也是周遭社區的共同學習。崴爺說起他對「老」的想像與擔憂:「對於晚年,有些人會覺得坐在輪椅上看夕陽是很祥和的畫面,對我來說卻像是恐怖片,好像除了看風景,就沒有辦法做其他事了。」蔡尚樺也說:「老讓我覺得可怕的地方在於,我的思想和靈魂還很衝,但是身體和代謝卻都變得緩慢,彷彿被禁錮在一個軀殼裡。」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左)、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右)討論對於年老的想像

不讓老和孤獨、無能為力劃上等號,不只是崴爺和尚樺的共同目標,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誠如影片中一粒麥子基金會執行長林木泉所說,每一個長者都有屬於他自己的生命經驗,邁入老年並非就要拋棄自己過往的能力或興趣、成為一棵呆坐的枯木,而是猶能發揮生命力,活出每個精彩的當下。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配合長輩興趣和專長發展活動,像是木工或編織

對此,林木泉執行長向崴爺與尚樺展示了花蓮縣「光福多功能日照中心」的實地樣貌,不僅是提供生活照顧,更重要的是支持長者找回對生命的好奇與盼望;像是多功能日照中心透過木工班、編織、植栽、桌遊等活動,讓長輩重拾過往的生命經驗、為生活增添許多樂趣和色彩。此外,還須有護理、社工、營養師、物理治療師等專業人員以及在地社區青年的共同參與,才能撐起長者的晚年生活,讓「老」不孤獨,而且可以更加自主、有尊嚴地生活。

捐款支持,讓「一粒麥子多功能日照中心」在更多偏鄉社區發芽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持續募集各界善款,支持偏鄉長者擁有幸福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