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塞專家開評】Clubhouse 橫空出世的社群模式能被複製嗎?

想想看菁英為什麼要在上面開聊?因為轉角就會遇到菁英,不論認識或不認識。菜雞為什麼想無時無刻上來看看?因為隨便一場都是星光熠熠。
評論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本篇內容匯集曼報主筆 Manny 臉書貼文,經 INSIDE 編審後刊出。

編按:相信科技圈、新創圈的讀者們近期也被 Clubhouse 這款堪稱是矽谷新一代社群應用服務洗版,近期在國外燒的熱騰騰,而在台灣曼報主筆 Manny 也陸續在臉書貼文討論這款新一代社群服務,究竟成為爆款的關鍵所在為何,而橫空出世的社群模式能被複製嗎?使用體驗有哪些特別之處呢?透過本篇帶你深入了解!

推薦閱讀:最近爆紅的語音社群 Clubhouse 究竟是何方神聖?


聲音版的 Twitter 我也做的出來 但能被複製嗎?

前幾天有點玩物喪志,多花了點時間把玩 Clubhouse,既然這樣就借力使力,介紹一下這個去年就從新聞上看到,直到最近才第一次使用的聲音聊天應用。​

​2020 年 6 月,一款橫空出世的聲音聊天應用 Clubhouse 傳出還沒正式上架、使用者才 5,000 人,估值就已突破 1 億美元。時間快轉到 2021 年 1 月,Clubhouse 正式宣布完成 B 輪融資,雖然未透露實際數字,但媒體早已盛傳估值超過 10 億美元。更重要的是 Clubhouse 的每週活躍使用者已達 200 萬人,且黏著度很高。​

Clubhouse 不是款複雜的產品,核心功能是「即時群體通話」,也就是一群人在一個房間內即時聊天。用產品類比的話可以是「具有社交功能的 podcast」,或是「聲音版的 Twitter」。不少人用過以後更認為「這我也做得出來」。​

使用兩天後的初步感想,我認為 Clubhouse 確實有其魅力,包括:聽一群人即時聊天的體驗確實與聽錄製好的 podcast 不同;講者們完成對談後可隨時與聽眾進行問答互動也很棒。然而,進一步分析上述魅力的核心,我認為跟產品可以「做」什麼無關,跟「誰」比較有關。​

「邀請制」本色 為何讓人著迷?

先來看看這個盛況,2,700 人同時在線歡迎 2020 年民主黨總統初選候選人 Tulsi Gabbard 加入 Clubhouse。

142776438_1086819698397159_6216233384789
Photo Credit:截自 Manny 臉書


你發現什麼了嗎?

傻子,重點是人啊!

Clubhouse 給我的感覺大概有點像上面這句常見的標語,跟它到底做了什麼功能沒什麼關係。

如果想在台灣 bootstrap 個拷貝品,大概得做到傾一國之力跟一個矽谷對尬的程度。所以不得不說是有點難的。

想想看菁英為什麼要在上面開聊?因為轉角就會遇到菁英,不論認識或不認識。菜雞為什麼想無時無刻上來看看?因為隨便一場都是星光熠熠。

Clubhouse 沒有變現功能,但累積虛榮感的程度超高。COVID-19 絕對是個超級催化劑,更多人習慣直接雲上交流。

說到虛榮(或連結),「分享」是矽谷(美國)常見的起手式。不管你做得強不強,分享就對了!一個市場是重視無限賽局還是有限賽局真的差蠻多的。

Clubhouse 最重要的關鍵是「人」。Clubhouse 的第一批天使投資者都是矽谷的活躍份子,a16z 領投 A 輪後更直接點燃矽谷科技圈的群聊風潮,畢竟誰不想聽明星級投資人分享他的觀點、甚至能在同個房間內跟他自我介紹上一句話?​

而這個「人」的圈圈也越滾越大。

例如,有一天早上,我一邊泡咖啡、一邊聽 Thiel Capital(就是那個 Peter Thiel 的投資基金)董事總經理 Eric Weinstein 開群歡迎 2020 年民主黨總統初選候選人 Tulsi Gabbard 加入 Clubhouse。我加入該房間的時候有超過 2,700 位聽眾,相當驚人。​​

既然「人」是關鍵,那麼找到對的人就是重中之重。縱使近期正式上架 App Store,Clubhouse 也仍然保持「邀請制」的本色,只有受邀請的人才能加入這個神秘圈子。​​

除了每人的邀請數量有限,只能透過手機電話聯絡簿發簡訊邀請,Clubhouse 在邀請這件事還有另一個設計很有意思:個人簡介下方有一小行文字,顯示你是被誰邀請進來的。

每個人都可透過上述的「生產履歷」追溯其他使用者的起源。例如,邀請我加入的「媽媽」其「爸爸」就是 Clubhouse 的投資人、a16z 的普通合夥人(GP)Andrew Chen。

一想到這個履歷一輩子無法抹除就覺得「真是太虛榮了!」,於是立刻發了邀請給「股癌」,成功在這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上逞了個當爸爸的痛快。​

進一步思考這個履歷的作用,我想或許還能幫助 Clubhouse 的演算法推薦好友。除了追蹤、興趣等資訊,根據「基於數量有限所以慎選邀請對象」的心理機制,Clubhouse 可以更精準地替每個人找到二度或三度好友。​既然整件事情的源起就是矽谷菁英,那麼從菁英發散出去的核心群體大概也不會偏離到哪。

shutterstock_1903243162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虛榮感程度高​沒有變現能力 怎麼賺錢?

最後,跳脫產品體驗層次、從商業的角度來看 Clubhouse。​

最直接的問題當然是「Clubhouse 怎麼賺錢?」。我認為這點並不難,因為裡頭滿滿的變現空間。封閉聊天室串付費功能就可立地變成聲音版的 Eventbrite(或是情色服務),或是在活動進行中販售「舉手發言票」,買了才能有 60 秒發言權限等。進階一點可採 SaaS 模式、跟創作者收費,例如免費版帳戶的房間最多只能容納 100 名聽眾,若需更高容量需繳年費。​

變現不會是 Clubhouse 最大的挑戰,最大的挑戰是「大家都在抄作業」。例如,Twitter 最近收購了聲音社交新創 Breaker,準備加速發展它的「Twitter 版 Clubhouse」:Twitter Spaces。​

如同許多開發者會從技術觀點認為「做個 Clubhouse 有什麼難的」,其他人一定也認為照抄一個 Clubhouse 絕對不難。難就難在要怎麼挖動這些人離開 Clubhouse、搬去另外一個應用。​​

兩天粗略地逛下來,我認為 Clubhouse 中應該有一些因為先進者優勢而累積出來的網路效應,例如已經有些動輒上千人的熱門大群。問題在於 Clubhouse 要怎麼去強化這個網路效應。關於這點,官方透露將推出「創作者獎助金計畫」,看到這消息時我確實有點驚訝,沒想到砸錢綁樁這件事會來得這麼兇、這麼快。​

另外一個 Clubhouse 會面臨到的挑戰,是目前所有跟內容沾上邊的平台的痛:審查。但仔細想想,這點可能也不太嚴重,因為大家都一樣。​

台灣能有另一個 Clubhouse 嗎?別忘了文化差異

Clubhouse 是不是個會「中」的產品我不知道,因為道理很簡單:

我人又不在矽谷,基本上就是太平洋另一端在看熱鬧的上班族(而且還是個菜雞)。

但 Clubhouse 不是今年才推出的東西、核心功能也不是新鮮事,如果至今仍有人、且「算是」名人在帶頭使用,同時不論巨頭或新創都在抄作業,那這背後應該有些什麼體驗讓人覺得是有價值的。

我這幾天前後聽了不少內容,只要是大咖在管的 Club,對談品質都很好,因爲有主題。

此外,能在矽谷有片天的大咖哪個嘴上功夫會不強,平常 Twitter 都刷爆了,能開 mic 誰在跟你客氣,這跟台灣常見的「最好不要讓人知道自己很厲害」意見氣氛不一樣。

特別想拉出來談的是「參與感」。截圖是 Product Hunt 的社團,可以看到 moderator 是創辦人以及 CEO,同時公司內的其他要員也在群內。

台灣很少見一間小有成績的公司其老闆親自出來主持活動或跟人互動,如果要露臉,多半是「受邀」的角色,更多時候是呼籲「好好賺錢就好出去演什麼講」。

我不認為兩類文化有什麼優劣,畢竟做生意是件很在地的事,哪邊的文化崇尚什麼行為就要去配合,而不是對做。我只是想強調 Clubhouse 的魅力跟產品功能無關,跟植基的文化(行為準則)與人有關。

拉更遠來看,就我自己對科技、商業的興趣,Clubhouse 上頭的「明星」多數是近 20 年來誕生的科技新貴,不論這些明星現在是連續創業或是 VC 或是 KOL。

而在台灣呢?我想近 20 年創造的的明星數量明顯撐不起一個 Clubhouse,這跟整個產業與資本市場結構有關,看前 50-100 大富豪榜就知道了。有點難想像台灣 60 歲以上的大老闆們在 Clubhouse 上開聊。

總結來說,我的想法是沒被邀請進 Clubhouse、或是「看衰」這件事(凡是爆紅的東西一定會被看衰)的人也不需要花時間關心這產品,因為它跟「國際觀」這三個字蠻像的。

大部分的時候「國際觀」跟迷因的價值差不多。認真說,我常覺得「迷因觀」比較有價值,很需要補充一下,不然根本被世代放逐。

歡迎訂閱曼報:https://manny-li.com

責任編輯:Anny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