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塞評論】明星 YouTuber 的 PGC 內容來勢洶洶!YouTube 界迎來又一次的趨勢大地震

常用 YouTube 的你,應該有發現近年的影音新趨勢:偶像藝人斜槓 YouTuber、YouTube 內容精緻化。要滿足觀眾被養大的胃口,其競爭來到前所未有的白熱化。
評論
Photo Credit: 截自蕭房車 Jam’s Car
評論

對 YouTuber 來說,這是一個最好也是個最壞的時代。

好處是 YouTube 對台灣社會的影響力,似乎來到了超乎想像的高點。如果你是網路愛用者的話,應該有發現最近台灣 YouTube 圈的新趨勢:更多傳統媒體與偶像藝人開始轉型當「YouTuber」了。

但壞的地方是,面對降維打擊的強勢競爭,素人起家的 YouTuber 恐怕很難招架。

有線電視節目把內容「搬運」到 YouTube 上已不是新鮮事。但相較過往只是純粹做個內容轉移的動作,現在明顯有心得多。去年下半年爆紅的《全明星運動會》不只把節目內容 PO 上來,還設定首播、YouTube 限定幕後花絮等,讓網友不須苦等有線台首播,也能創造參與度。

另個驚喜的地方是,明星藝人們也「斜槓」了 !從去年三、四月開始,我們可以看見更多藝人投入 YouTube 領域,例如宥勝的《宥勝去哪兒》、鄭元暢《鄭元暢之不專業廚房》、楊丞琳《RaiNie's Vlog》、Selina《任真迷什麼》、陳零九《九是廢 Just Play》、郭雪芙《不工作要幹嘛》,隨手一舉都多到爆炸!也令人相當好奇,為什麼明星也要來「搶」YouTuber 飯碗?

本篇將推薦幾個藝人轉行做 YouTuber 獲得好口碑的頻道,再來分析明星 YouTuber 的現象,以及素人 YouTuber 面臨的困境。

藝人 YouTube 頻道的推薦清單

蕭敬騰【蕭房車 Jam’s Car】(訂閱數:33.8 萬)

由蕭敬騰帶領的「蕭房車」穿梭在台北街頭,並且隨機和路人攀談、街訪,甚至親自完成素人夢想的企劃。預計兩週更一次。蕭敬騰更在去年 11 月時在信義威秀舉辦《蕭房車-蕭總快閃》活動,為新 YouTube 節目造勢,相當有心。

網友們看完後紛紛表示,蕭敬騰比想像中的還幽默、有趣,可以看見天王私底下親民的一面。

羅時豐【羅時豐D.L 不務正YA】(訂閱數:20.8 萬)

羅時豐在許多人心裏中除了是實力派歌手之外,最鮮明的就是「感冒用斯斯~」廣吿了。沒想到現在跟姪子一起開 YouTube 頻道,卻黃腔狂開、被後輩嗆,沒有偶包的形象圈了不少「牛粉」,也讓粉絲們稱呼他一聲「國民姑丈」。

曾之喬【聊姐了解】(訂閱數:30.9 萬)

曾之喬先前在大眾的視野中大多是表現出她演偶像劇、女團的一面,沒想到在 YouTube 聊起天來,非常知性又親切,就像是在跟自己的好姊妹聊天一樣,影片氣氛相當舒服。

以人物訪談兼聊天形式開啟 YouTuber 之路的曾之喬,讓大眾看見她下戲後的另一面。

Lulu 黃路梓茵【畫說 Lulu】、【Lulu 的家】(訂閱數:18.9 萬)

原本就是綜藝咖的 Lulu,面對 YouTube 節目當然是得心應手。但不同的是,觀眾可以看見 Lulu 更真實、生活化、放鬆的一面,也展現過去大眾所無法看見的美術天分。透過畫畫與嘉賓的自然互動,整個影片的質感、氛圍相當療癒,有時也穿插較感性的聊天內容,讓通常是搞笑影片當家的 YouTuber 圈有更多新鮮感。

為什麼要開 YouTube 頻道?

很明顯,第一個原因就是疫情。

去年三月到五月間,是許多藝人以「YouTuber」開始積極更新 YouTube 頻道的契機,包含楊丞琳《RaiNie's Vlog》、劉品言《四纖女出遊記》、Selina《任真迷甚麼》等。這個時期正是全球疫情開始封城沒多久,有一些中國的商演無法參與,在台灣比較空閒的時間,就明顯可以看出很多藝人選擇當「YouTuber」。

第二的原因,自然就是 YouTube 已經改革觀眾習慣。年輕觀眾會打開電視看節目的少之又少,雖然大咖的藝人也不太會上台灣的綜藝節目了,但因為隔離期間無法上中國的綜藝節目、戲劇,而台灣觀眾也改變收視習慣,YouTube 成為最親近觀眾的媒體工具。

不做就等著被遺忘。對年輕觀眾來說,YouTuber 的影響力越來越大。面對這樣的局勢,偶像藝人也跟著「數位轉型」,彌補這段工作停滯的尷尬期。

爬梳這些明星 YouTuber 的共通點,可以發現:

  1. 發揮藝人個性本色
  2. 連來賓也很「重量級」
  3. 有趣的「畫外音」、團隊
  4. 精緻的製作品質

這些特色讓明星 YouTuber 的頻道具競爭力,不只可以看到大明星私底下親民、輕鬆的一面,製作團隊的相助也讓內容更有質感。而打開最近的發燒影片榜,這裡又可以看見另個趨勢—— YouTube 節目的精緻化。

YouTube 節目開始精緻化

大家還記得 2008-2010 年左右 YouTube 的樣貌嗎?

我想很多資深鄉民應該都還記得,那時台灣根本還沒流行「YouTuber」這個名詞。除了看國外創作者的影片外,台灣本土的 YouTube 可說是非常「純樸」。像是 YouTuber 長青樹蔡阿嘎因為中華隊輸球,而用髒話狂譙韓國人的影片,沒有剪接,就像很紀實的家庭錄影帶一樣,親切地就像是你朋友隨手用手機拍的片段。

當然,現在早就無法同日而語。在發燒影片榜,你可以看見許多有線綜藝節目片段、製作團隊出產的影片霸榜,例如中天新聞、綜藝玩很大、女人我最大等電視節目。撇除這些不看,其他影片也都非常「精緻化」,有預告、片頭、效果字、音效等目不暇給的剪接,配上雙機/三機拍攝,照著 YouTuber(主持人?幕後團隊?)排練過很多次的腳本表演。這些影片精緻度完全不輸給傳統有線電視的製作團隊。

YouTube 湧入更多的觀眾,也意味資本額、人力投入也變大了,讓 YouTube 影片的精緻程度越來越高。而當影片形式越發吸睛時,觀眾的胃口也同時被撐大了,節目若沒有清楚的口條、完整的字幕和熟悉的音效,觀眾一眼就能看穿,連帶讓續看率不會提高,甚至從影片縮圖的精緻度就可以決定觀眾是否要點進這支影片,讓現象形成循環狀態。

當然這裡面還是會有相反個案。頻道「163 braces」就是很好的例子。幾乎沒有剪接、沒有 Call to Action,結尾也都很突然地就斷掉,但吉他自彈自唱的影片點閱率卻很高,頻道也有 56.1 萬訂閱數,非常厲害。

這支名叫「632164873428077」的自彈自唱影片擁有 17 萬以上的觀看次數:

素人起家的 YouTuber 面臨挑戰

事實上,若身為素人的你沒有團隊、沒有資金、沒有爆肝的覺悟、沒有超破格的創意,基本上你在 YouTube 是混不起來的,這就是如此的現實。YouTube 圈的眼球競賽來到前所未見的白熱化程度。

創作者 Joeman 也花了很大的篇幅來分析目前 YouTuber 的困境:

總結 Joeman 的意見,現在 YouTuber 的困境大概是以下幾點:

  1. 資本額不夠高
  2. 容易被知名度高的人降維打擊
  3. 黃標政策導致 YouTuber 拿不到分潤
  4. 相同題目的影片,觀眾不會看太多支影片
  5. 素人 YouTuber 很難拍到獨家素材
  6. 特定類型影片對攝影器材要求高(例如:教學型料理影片)
  7. 特定類型影片很吃個人特質(例如:Vlog)
  8. 用不完的創意
  9. 要有心理準備面對正義魔人、酸民

除了第八項之外,上述的問題皆是素人 YouTuber 的弱勢,但反過來說就是明星藝人、傳統媒體優勢所在。觀眾的時間一天就只有 24 小時,要如何在有限的時間抓住觀眾的眼球,又要抵抗降維打擊,又要斡旋於 YouTube 內容政策以免拿不到廣告營利。只能說,現在「創業」做 YouTuber 比起以前難度又上升了不少檔次。

給 YouTuber 的一些建議

YouTuber 圈不僅難入場,還容易大起大落,不出半年、一年,很可能就跌落神壇,觀眾都是很喜新厭舊的。例如 2017 年以歌曲《安儷》爆紅的聖結石,現在聲勢也不同以往。既然做 YouTuber 那麼艱難又沒保障,那除了老話一句「保持創意」以外,還能做些甚麼呢?

推薦閱讀:【YouTuber真情告白】百萬訂閱背後是看盡人生百態,聖結石從打工仔邁向多元創作者

積極地異業合作

除了做好本業之外,保持開闊的心胸去嘗試各種不同的合作,是突破現有框架的好嘗試。例如號稱 YouTuber 里長伯的阿滴,很常露面各式各類不同的頻道,可以讓粉絲看見阿滴不只富含知識量,也有其他的面貌,是很基本又有效的經營方式之一。

另外,近兩年美妝 YouTuber 也興起異業合作風,透過與台灣服飾品牌的聯名,不只提高聲量、拓寬知名度,這樣的合作也讓 YouTuber 發掘到更多可能性。例如美妝生活 YouTuber Meg 在與服飾品牌 MO-BO 合作幾次後,就決定自己創業當「闆娘」,創立服飾品牌「mini matters」,把對時尚的影響力發揮到不同層次。

發想新主題、新媒體形式

當你已經有了穩定粉絲群後,觀眾肯定想看更多的你,以保持新鮮感。所以發掘過去從沒嘗試的新企劃主題,甚至是開始使用別種媒介平台,都可以讓 YouTuber 打破天花板,找到新的切入點或客群。

例如原先以分享韓國生活與美妝時尚起家的頻道 Hi A Day,在 2018 年開始嘗試「怪談」與「社會事件」的企劃單元後,不僅多部影片上發燒榜,更為她們帶來新的粉絲與 TA,讓頻道經營更上一層樓。

而原先經營美妝多年的 YouTuber 兼部落客丹妮婊姐,也早在 2019 年 9 月就進軍 Podcast,讓自己的內容有更多形式的發酵,也迎來更多業配與合作機會。

Photo Credit: 截自 Apple Podcast
Podcast 節目《婊姐必請》。

粉絲變現、副業

除了拍影片,還能做些什麼?建議除了繼續以 YouTuber 身分深耕外,也可以將粉絲與聲量變現。不只是可以創作更多的收入,也能在未來聲勢下滑之時,以建立起來的副業做老闆,讓職涯有更多可能。最知名的例子當然是千千的千拌麵、滴妹的飲料店「再睡五分鐘」。

核稿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社會數位轉型】交通安全不能靠運氣!經濟部AI智慧運輸新解方預防事故發生

居住在都市的人們,大多早已習慣使用電子票證搭乘大眾運輸,能自然而然透過即時公車動態資訊掌握交通時間,也多有騎乘共享單車的經驗,旅遊時更享受著機場無人化自動通關、國道 ETC 電子道路收費的便利。這些畫面也許你不曾留意,但都是智慧運輸科技改善生活的證明。
評論
Photo Credit:Unsplash
評論

疫情衝擊下,結合人工智慧、區塊鏈、加密貨幣、虛擬實境、物聯網等數位科技的創新應用服務不斷成長,加速產業數位轉型,為經濟帶來正面效益,不知不覺間也成了改變社會的力量。隨著時代進步,人類的食衣住行越來越離不開數位科技,而交通運輸作為維繫社會系統運作的關鍵之一,正是臺灣邁向數位國家必須關注的重大議題。

近年特斯拉在全球大賣,經濟部技術處也看準無人載具、自駕車趨勢,推動創新實驗專案計畫,秉持沙盒精神,授權產學研於北中南各都進行落地實證,促進臺灣智慧運輸科技的研究發展與創新應用。

串聯法人技術合作 開發 AI 自動煞車系統罩大型車

馬路如虎口,臺灣交通事故多,為提升交通安全,資策會系統所在經濟部技術處科技專案的支持下,以自駕感知次系統技術能量於 2021 年發表全球首創的智慧巴士 AI 內輪差自動剎停技術,結合車輛視野輔助攝影機及 AI 影像辨識技術,陸續在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等交通場域進行系統實證。現已能在預測內輪差區域發生碰撞前 1 公尺在 0.6 秒內發出預警並自動煞車,降低大型車駕駛盲點車禍事故問題。

資策會系統所智慧駕駛組組長張均東表示,臺灣交通環境為二輪與四輪複雜混合車流,車流密度高,駕駛習慣參差不齊,相較歐美更為複雜,對於發展無人載具來說是很大的挑戰,但也充滿機會。臺灣大型車平均一年造成 1,500 件事故,主因就是在混合車流環境下於視野死角容易發生死傷事故,「最常見就是所謂的 A 柱(註)與內輪差視野盲區,大型車輛(公車、貨車、聯結車等)轉彎時無法清楚看到機車、行人是否在行駛區域內,於是在轉彎行進過程來不及反應,造成此類車禍傷亡率很高。」

張均東解釋,目前車輛大多使用毫米波雷達感知周遭環境,但毫米波雷達雖對金屬物件偵測較敏銳,但無法得知物件類型,「毫米波雷達在偵測行人、兩輪車方面的穩定度沒有很好且無法辨識其類別。尤其是上下班時間,公車周圍滿滿都是汽機車,很難準確反應 A 柱與內輪差視野盲區內是否有機車、自行車、行人。」 據統計,正常駕駛人行車時,從目視到緊急情況,到做出反應、踩下煞車,反應時間約 0.6 秒左右。而大型車所需要的煞車距離又更長,往往駕駛在意識到危險時已來不及因應,生死就在一瞬間。

為此,資策會系統所與巴士業者合作,透過在公車上裝設之 5 顆攝影鏡頭,拍攝車輛行駛中容易發生碰撞之視野範圍,結合資策會開發的臺灣行車街景深度學習資料庫(Formosa Dataset),以 AI 深度學習辨識技術發展 AI-ADAS(AI 先進駕駛輔助系統)。

資策會系統所團隊現行於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實際道路之實證結果已經可以在發生碰撞前 3 至 5 公尺以語音提醒公車駕駛在警戒區有行駛物件類別,且在發生碰撞前 1 公尺於 0.6 秒內,若駕駛無進行剎車動作時則由系統自動剎停。「本技術在日夜晴陰雨及複雜街景中皆能穩定辨識出行人、機車騎士、老人代步車及三角錐等交通物件,都不是問題。」張均東說,接下來預計技術進程將發展進化到預測大型車輛若要進行轉彎或變換車道時,系統會主動觀測鄰近車輛、行人行進軌跡並預測未來 3 秒行駛路徑有碰撞風險,則會主動減速緩剎並打正方向盤等 Level 3 自主駕駛技術,進而發展為智慧駕駛系統關鍵技術,擴大到不同車種的應用,創造更大市場價值。

著眼我國路上交通特性  全球首創機車車聯網安全應用

而要預防車禍意外,也不能不注意機車。臺灣的機車密度全球第一,平均每 2 人就擁有 1 台機車;在所有的交通事故中,有超過 75% 的車種與傷亡人數都是「肉包鐵」的機車,其中死亡人數每年都超過千人,包括因車速過快而自撞、自摔所造成的傷亡。

為此,資策會從機車用路人的角度,針對周遭路況及早反應,提供機車安全防護,除了降低機車整體藉此事物與傷亡比例,更能藉此改善駕駛行為。智慧機車安全警示系統便是因此而生,整合智慧型路側設備與機車車上裝置,偵測車速與路線,預測行車風險,再透過 LED 看板顯示路況警訊,打造低成本、高滲透的安全騎乘環境。2019、2020 年分別獲資通訊領域最高殊榮全球 ICT 卓越獎(WITSA Global ICT Excellence & Award),以及美國素有創新界奧斯卡之稱的愛迪生獎(Edison Awards)肯定,使臺灣成為第一個將車聯網技術應用在機車的國家。

資策會系統所規劃師廖彥程表示,團隊觀察到臺灣機車使用量非常大,而且很難從政策面減少機車數量,「只能從防止肇事的安全角度著手改善」。為此,資策會系統所在經濟部與交通部的支持下,攜手臺灣車聯網產業協會,並與擅長交通控制、交通安全的臺大教授許添本合作,共同研發智慧化解決方案。

「有些都是很早就成熟的技術,關鍵是要怎麼把不同科技串連起來」,廖彥程說明,在經濟部與交通部的指導下,本系統以無線射頻辨識(RFID)技術為基礎,並結合 AI 影像辨識與決策機制進行分析,能提醒駕駛注意來車、減速慢行等,爭取更多反應時間。

經 9,300 輛機車、70 組路測設施大規模實測,收集分析了幾千萬筆的駕駛行為資訊後證實,機車通過易肇事路段的平均車速可有效降低 12%,減少交通事故比例 50%。同時,計畫第二期試驗所選擇校園場域中山大學,粗估平均車速下降 30%、事故數減少 80%,成效驚人。廖彥程表示,因為和市區相比,校園交通環境較封閉、單純,導入新系統的衝擊較小;另外,發生機車車禍的年齡層以 18 到 24 歲占絕大多數,「正好趁著年輕學子剛拿到駕照、血氣方剛的時期,幫助他們及早養成良好的駕駛習慣。」

社會發展帶動交通產業轉型 打造智慧科技新舞台

現在全世界都在關注社會數位轉型,除了在交通運輸上的變革之外,數位科技帶給社會的影響還有 8 大關鍵問題,包括:資訊中立與數位近用權、數位技能落差與教育、數位專業之性別權、跨領域鏈結與人才培育、開源協作與開放生態系、去中心化與分散化數位治理、數位國土與資訊安全、資訊與人工智慧倫理等,都是臺灣發展數位經濟的過程中,必須時時回頭關注的社會議題。

臺灣的交通環境雖然複雜,但也因此成了智慧運輸科技的絕佳試煉場,形成另一種「臺灣經驗」。不同於國外汽車產業發展 AI 應用時,大多以房車為出發點,經濟部技術處也重視臺灣大眾運輸、機車族的需求,希望藉由科技應用實現社會數位轉型,先解決民生交通問題,再帶動市場,未來在國際發光發熱。

儘管現在臺灣自動駕駛市場還不成熟,這些創新計畫也仍處於試驗階段,尚未正式落地,但當實證階段完成,掌握差異化優勢,相信從公共領域到產業發展都精彩可期。

  • 註:汽車A柱為擋風玻璃兩側主要結構,為顧及車體強度,設計多半較為粗壯,但也因此容易產生視覺死角